這個問題,史丹尼漸漸的不再去考慮了。

這個問題,史丹尼漸漸的不再去考慮了。

是他的決定。

無論死活,是他的決定。

史丹尼的思慮轉了方向。

君棄劍此次的暴走,源自於萍兒的發難。

其實在一時之間,史丹尼曾經想用『背叛』這個詞,因為事實上,萍兒背叛了沈既濟一家。

但他很快的否定了這個詞,改成了『發難』。

從萍兒離去之前的言行,他感受得到。

對萍兒而言,她所作所為並非背叛,而是報復,對君棄劍的報復。沈既濟一家,只是受了池魚之殃。

萍兒出身鄱陽劍派,已是無可懷疑的事實。但畢竟南武林發生的一切,他的參與都還太淺薄,雖知敵我,卻不存在善惡之分。南武林的種種,絕大多數都是從其師皇甫望與師叔徐乞口中聽聞。此二人雖英雄了得、值得尊敬,卻不代表他們滿溢著個人觀點的敘述與評論就完全正確。

最起碼,鄱陽劍派、百蛛,就是他認為必須重新認識的存在。

...

追到了!

縱馬疾馳了一個多時辰,離長安約已有七八十里,史丹尼終於追上目標。

是回紇騎兵,的屍體……

吧?

史丹尼清楚的知道,君棄劍與回紇騎兵之間的水平落差太大,加上有藥師小狼在側,雖是重病之驅,還有餘力宰掉其中幾個也不值得大驚小怪。

只是,在平坦而視野良好的黃土高原上,他清楚的看到戰鬥留下的痕迹。

很長。

一線往前去,每隔數十丈便稀稀落落的留下一些斑點,根本就像是灑在地上留作路標的饅頭屑,這些饅頭屑連成了一條長達起碼三百丈的線,指向東北。

雖然距離尚遠、還不能親眼判明,但史丹尼可以肯定,那些斑點當然不會是饅頭。

是屍體。

史丹尼縱馬沿線前行,心裡感受到深刻的震撼與訝異。

屍線拖得這麽長、斑點這麽多,難道君棄劍並未敗死,反倒一路追擊,狙殺了眾多回紇騎兵嗎?

經過第一批屍體,算出這第一群的斑點只有三具完整的屍體,他就有了結論:君棄劍追上了回紇騎兵群,並且展開攻擊。而回紇騎兵似乎過於託大,只留下三人阻截君棄劍,其餘人仍然繼續前行。這三人則被君棄劍殺了個乾凈。

第二堆屍體群是在五十餘丈外。

史丹尼沒有再去點算屍體數量,這種事可以晚點再作,眼前最重要的,應是先找到君棄劍。

那傢伙,一定在這條屍線的終點。

只是在前往終點的過程中,史丹尼不禁有些懷疑。

明知道寥寥三五人不足以抵擋君棄劍,卻一而再、再而三隻用這麽少的人數分批留下與他對敵,而遭到各個擊破……赤心有這麽笨嗎?他難道完全沒有考慮集中人力,來個以眾凌寡,一口氣將君棄劍擊殺?不,不可能,赤心一定會這麽作!但為什麽,這條屍線的屍體分佈如此平均?

還有,重病垂危的君棄劍居然有能力擊殺眾多回紇騎兵,也令史丹尼感到吃驚。

總而言之,不管是回紇方面、或是君棄劍,行動上都明顯的不合常理。

只是史丹尼真的沒有太多精神管那些。

屍線在一株孤立於黃土高原的槐樹下終止。

史丹尼來到樹下,仔細一看,隨即倒抽了一口涼氣、瞪大雙眼、身體僵硬。

連顫抖都作不到。

他看到了這輩子所見,最恐怖的情景!

「啊嗚唔~啊嗚唔~啊嗚唔~啊嗚唔~啊嗚唔~」

樹在唱鬼歌。

不,鬼在樹下唱歌。

哇地一聲,史丹尼當場嘔吐不止!

而那唱歌的鬼,仍然不停地「啊嗚唔~啊嗚唔~啊嗚唔~啊嗚唔~」。

...

不管東洋西洋,只要有人的地方、有君權、王權、神權的地方,就有酷刑。

在中國而言,由人施於人的酷刑,有剮刑(千刀死刑)、炮烙(令犯人懷抱燒燙的銅柱)、剝皮、腰斬等等,殘酷嗎?很殘酷,但這些都還不是最狠的,因為這些都是死刑,不管忍不忍得住,最終都是會解脫的。

真正最狠毒的刑,或許該說是漢朝呂后施予戚夫人的『人彘』。

斬去雙掌雙足、斷舌割耳去鼻挖眼,養之豬舍。

不讓她死。

是的,不讓她死。

樹下之鬼,比戚夫人,更慘一些!

他的情況大致與人彘相同,只是留下了其中一些:耳朵,和手腳的皮。

皮。

只有皮。

手腳的肌肉、骨骼已經被『抽走』了,只剩下一層皮,而這些皮被拉扯開,以匕首固定在樹榦上,整個『人』成了個被釘在樹上的大字型。另外,耳朵也被固定住了,但用的不是匕首,而是數根銀針。

總之,動彈不得,連扭頭都不行。

更可怕的是,理論上人彘所以能成,所有的斬肢不可能一次完成,那必定會造成失血過多而死。然而這個樹鬼的所有傷口很明顯都是新傷,卻,沒有流血!

是的,他的四肢雖被切離,眼鼻舌都已失去,卻沒有流血!

換言之,原本是人的這個樹鬼,不會因失血過多而死!他最可能的死因,只會是動彈不得而渴死或餓死!

又或者是,痛死?不,不好意思,史丹尼實在無法肯定這人還有沒有痛覺。

讓他必死無疑,卻又不殺他……

……這個樹鬼,是赤心嗎?

這會是君棄劍所為嗎?

史丹尼無法想像、無法理解,但他聽懂了樹鬼不斷的『啊嗚唔』是什麽意思了。

『殺了我』。

他的神情,沒有痛苦,看來應該是已感受不到痛楚,但卻滿是恐懼、驚怖。

看到鬼了?

不,在這之上。

他看到了君棄劍。

赤心在雙眼被挖掉、視線只剩一片黑暗之前,最後看到的是,君棄劍。

已經被玩壞、徹徹底底地進入暴走狀態的君棄劍。

惡魔。 ?赤心該死、該殺,這一點史丹尼沒有疑問。此刻若是赤心被自己壓制,而赤心開口求饒,史丹尼也覺得自己對於下手殺他不會有太多遲疑或猶豫。

但眼前完全不是這麽回事。

就算還想問赤心究竟看到什麽,竟受到此等可怕暴虐對待也不感到痛苦,表現出來的只有恐怖、害怕,但他口舌四肢俱失,不僅言語或文字、甚至連肢體語言都無法使用了,從他身上什麽都問不出來。

那麽,不如給他個痛快吧。

史丹尼走上兩步,忽又佇足。

他感受到威脅!在頭上!

抬頭,從枝葉繁茂的這株槐樹上,他看到了。

滿樹脆綠,但其中有兩片樹葉顯得幽碧異常……

不……不對,不是樹葉,是眼睛……

狼眼。

藥師小狼,在樹上,雙眼直勾勾盯著史丹尼,渾身散發著強烈的警告氣息。

狼怎麽會爬樹?更何況是小狼這樣壯大的狼?這問題就別管了,史丹尼第一個想法是:小狼還在此,那君棄劍也還沒走遠嗎?

但是,沒有,四周沒有其他的活人氣息,在一望無際的黃土高原上、目光所及之內,也沒有見到任何會動的活物。

當然,他自己騎來的那匹馬、以及『樹鬼』除外。

如果君棄劍不在,那思路就要改變了。小狼不會無緣無故獨自守在這裡,看來是君棄劍要牠留下了。

原因呢?恐怕是……不讓『樹鬼』提早斃命吧。

雖然不管是聽來的傳言、或是這些日子的短暫相處,史丹尼都認為君棄劍不像個殘忍的虐待狂……但是看到『樹鬼』的現況,對於這種認知完全要改寫了,若說他想讓『樹鬼』維持這令人見而生懼的模樣,令他苟延殘喘至『壽終正寢』,也是可以想像的情況。

看來,送『樹鬼』提早上路是不用想了。那麽,接下來……

史丹尼回頭望向一路散落、鋪排而來的引路屍堆,忽然發現最遠處、也就是最接近長安的那一堆中,有個黑點移動了。

不,不是一個,是兩個!

距離有三百多丈,那兩個黑點的移動也不明顯,但史丹尼對自己的眼力非常有信心,他確定看到屍堆中有東西在動!

史丹尼當即翻身上馬,回頭向第一群屍堆疾馳而去。

此時,兩個黑點合而為一,看情況也是上了馬,緩緩向第二群屍堆移動了。

兩方在第二群屍堆打了照面。

來人是個穿著土黃色連身長裙、披紅色短披肩、露出了兩顆豐滿乳球上緣的年輕女子。她只瞄了史丹尼一眼,即翻身下馬,在第二群屍堆的六具屍體中緩步而行,不時還蹲下審視屍體。

史丹尼騎在馬上,不無疑惑的看著這女人行動。他看得出來,這女人也是武林中人,只是……沒有印象曾經見過。於是他下馬抱拳一禮,道:「我是史丹尼,木色流第四代弟子。敢問姑娘出身何門何派?如何稱呼?」

這種招呼話,他可是從入門開始就練過幾百次了,對漢語咬字一向不清楚的史丹尼而言,這大概是最流利的一句話。

而來人,自然是拋下了萍兒,追著史丹尼而來的楊戎露。

她仍保持著審視回紇騎兵屍體的姿勢,頭也不抬地應道:「楊戎露,出身不講你也知道了。」

是的,當然知道。

但史丹尼還是愣了一下。

他原本以為雲夢劍派只有屈戎玉這麽一個女弟子……

道理很簡單,既然雲夢劍派以治國平天下為己任,而時代不容許女性任官執政,雲夢劍派想讓門下弟子藝成後投身朝廷或革命軍旅,自然收的都是男弟子。屈戎玉能破例入門,是因為有屈兵專罩著。那這一個……是怎麽來的?

楊戎露可沒理他在想啥,仍自顧地翻弄屍體,看了一陣後,起身道:「哎,這六個都一個樣兒,像是被利刃刺死。」

聽到楊戎露出聲,史丹尼也下意識的望向六具屍體,很明顯在六具屍體身上都有個透明窟窿。而且,都是左胸。

心臟部位。

一擊斃命。

「君棄劍身上有帶武器嗎?」楊戎露上了馬,又問。

「應……應該是沒有。」史丹尼一怔,應道。

「是嗎……果然是怪物。看下一群吧。」楊戎露說著,上了馬,逕向第三堆屍群行去。

史丹尼在後跟上了,雖然因為『樹鬼』的存在,他很難否定『君棄劍是怪物』的說法,但仍反駁道:「他自身雖然沒帶武器,但他可以從第一批迎擊他的回紇人身上奪得,再考慮到他有足以與聚雲堂於堂主抗衡的能力,一擊就解決這些回紇人,並不奇怪吧。」

「喔,你還沒看過屍體啊?前兩群一共九具屍體,身上空的刀鞘都只有一個,而他們的刀全部握在手上,並且一點血都沒沾到喔。也就是說,他們的武器並沒有被君藍田奪去使用。」楊戎露回頭道:「明明沒有武器,也沒利用敵人的武器,卻能讓敵人全死於利刃,你能解釋嗎?或者能辦到?」

「……不……不能。」史丹尼愣愣地應道。

自身沒有武器、也不使用敵人的武器,而令敵人死於利刃……

這是猜謎嗎?還是懸疑戲碼?

「所以他是怪物。」楊戎露輕巧地說著。

史丹尼無能反駁了。

來到第三堆屍群,楊戎露和史丹尼都呆在原地。

忘了要下馬。

過了好半晌,史丹尼道:「楊姑娘……你能解釋嗎?」

「不能。那你呢?承認他是怪物了嗎?」楊戎露。

「承認。」史丹尼。

他們看到了,破碎的屍塊。

屍體切口顯然也都是利刃造成,滿地散落著殘缺不全的屍塊。楊戎露已沒有心情去檢查這些屍體身上的武器有沒有被奪走了,她移開了目光,道:「我實在不喜歡看一堆內臟散得到處都是……麻煩你算一下好嗎?這邊一共有多少具屍體,我……我想先去看下一堆了!」

「等等!為什麽要算啊?」史丹尼不解地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