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家你已經成核心了!以前,我們都忙忙忙,整天不是上班,就是吃飯,下班就看電視什麼的,週末去逛街……一切都很平凡,沒有味道,可是你出現之後,每個人臉上都多了笑容!說實話,你不在的日子,我們幾個人都不習慣,柳媚經常跑去你屋子裏,那三個月,幾乎都是在你房間裏住!莫柔也偶爾去看看……其實莫柔想必早就對你有感覺了……只是她不願意承認,也不想承認……總之,我們都離不開你了,離不開你的原因,也不是因爲你的飯菜,而是因爲你這個人!”林淺溪臉上泛起了一抹紅暈,看着遠處緩緩說道。

“這個家你已經成核心了!以前,我們都忙忙忙,整天不是上班,就是吃飯,下班就看電視什麼的,週末去逛街……一切都很平凡,沒有味道,可是你出現之後,每個人臉上都多了笑容!說實話,你不在的日子,我們幾個人都不習慣,柳媚經常跑去你屋子裏,那三個月,幾乎都是在你房間裏住!莫柔也偶爾去看看……其實莫柔想必早就對你有感覺了……只是她不願意承認,也不想承認……總之,我們都離不開你了,離不開你的原因,也不是因爲你的飯菜,而是因爲你這個人!”林淺溪臉上泛起了一抹紅暈,看着遠處緩緩說道。

“什麼時候,我已經變得那麼重要了?”陳鈔票震驚的看着林淺溪。

“人大部分都是拿得起,放不下的!你已經變成我們三個的私有物品了, 以後不準突然消失,這是你溪姐我的命令!”林淺溪笑道。

“咳咳……你不覺得我很噁心嗎?”陳鈔票說道,平時什麼話都說,再噁心的話,他都能說出來。

“不覺得!剛剛我說的聽到沒?”林淺溪問道。

“聽到了!”陳鈔票點了點頭,看着遠方心情出現了變化。

不知不覺,這個家好像已經從拼租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家,彼此間,好似都不能失去了……

這也許就是家的魔力……

不久後,陳鈔票轉頭看向林淺溪道:“有一天你們會離開嗎?”

“不知道,這得看你咯,你看你已經把媚兒和莫柔都給攻陷了! 王之召喚獸 ,想必是不會破裂的!”林淺溪說道。

“她們父母呢?”陳鈔票繼續問道。


“媚兒的父母早就已經去世了,她父親你也知道,當初龍雲組的老大,而她是被她的叔叔養大的,別人都不知道她的身份!好像聽媚兒說過,當初的她的父母死於一場槍殺……但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不知道……”林淺溪說道。

“槍殺案?”陳鈔票自語,隨後搖了搖頭,黑幫老大被槍殺這類事情很正常。

“嗯,至於莫柔,好像只有一個舅舅,沒有聽她提起過父母!”林淺溪說道。

“你呢?”陳鈔票問道。


“我是個孤兒!在福利院長大的!曾經被人收養過,但是別人對我不好,我就跑出來了!十三歲之後都是自立根生!”林淺溪說道。

“十三歲之後自立根生?吃了不少苦吧?”陳鈔票驚訝的看着林淺溪。

“苦?你不覺得它苦,你就不苦。想着活下去就行了!”林淺溪說道。

“好吧……”陳鈔票說道,對於林淺溪這個女人,陳鈔票只有膜拜的份兒了,一步步走到今天,從十三歲就要開始養活自己,吃了多少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爲了這個家,我也要把你給泡了!”陳鈔票說道。

“就看你有沒那個本事!”林淺溪說道。

“啪啪啪的本事嗎?”陳鈔票問道。

“嗯,這方面很重要,你溪姐需求很高的喲!”林淺溪笑道。

“那多少次合格?”陳鈔票問道。

“算了,看在咱們關係好的份兒上,一夜八次就合格了!”林淺溪拍了拍陳鈔票的肩膀道:“怎麼樣,溪姐夠大方吧?”

陳鈔票頓時無語,一夜七次都是鐵金剛了,一夜八次,那不得精盡人亡?雖然他老子能一夜十次,但他不是他老子……

至於他自己到底能一夜多少次,他也不知道,他只記得自己的巔峯,一夜擼了五次,但是實戰和擼的效果是不一樣的。

“任重道遠啊……”陳鈔票搖了搖頭。

“怎麼,不行了?”林淺溪笑道。

“等下,我們試試好了!看看能幾次!”陳鈔票說道。

“你還是找別的女人試吧!姐,現在沒性趣!”林淺溪說道。

“小氣鬼,做一次又不會死!”陳鈔票鄙夷道。

“姐就是不給,怎麼樣?”林淺溪笑道。

“老子強推!”陳鈔票說道,隨後直接抱了過去。 林淺溪一動,直接誒躲開,隨後兩人直接在天台上展開追逐戰。

шшш★ ттκan★ c o

天台上晾了不少被子,林淺溪直接在杯子中間穿來穿去,陳鈔票一直在後面追……

但也是陳鈔票故意放慢了速度,否則早就追上了。

這完全是玩遊戲罷了。

不久後,陳鈔票直接一把抱住了林淺溪。

“放開我!”林淺溪拼命要掙開。

“老子纔不,直接把你在天台上收拾了!”陳鈔票說道。


“小鈔票,放開我,求你了,饒了我……”林淺溪直接展開了哀求。

“不幹,不幹,我就不幹……”陳鈔票抱着林淺溪說道。

“放開我,不玩了!”林淺溪說道。

“我纔不放!”陳鈔票說道,隨後一把直接抓在了林淺溪的胸上,柔柔的觸感,從陳鈔票的指尖傳來。

“小鈔票,別這樣啊!”林淺溪說道。

陳鈔票直接把林淺溪轉了過來,道:“我就要這樣!”說間臉上的笑容消失,含情脈脈的看着林淺溪說道。

林淺溪頓時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起初陳鈔票還是一臉猥瑣,可是現在卻是一本正經。

“溪姐,啵兒一個!”陳鈔票笑了笑, 超神學院之萬界商城

林淺溪下意識退出了一步,可是卻沒有躲開,陳鈔票直接吻上了林淺溪的嘴。

林淺溪呆呆愣在原地,陳鈔票雙手抱住林淺溪,雙脣輕輕蠕動。

林淺溪沒有拒絕,沒有掙扎但也沒有迴應。

片刻後,陳鈔票直接撬開了林淺溪的嘴,林淺溪慢慢迴應了起來,雙手抱住了陳鈔票。

片刻後,兩人分開,林淺溪嘿嘿一笑,舔了舔嘴脣道:“吻技不錯!”隨後林淺溪的手機響了。


接了電話,片刻後轉頭看向陳鈔票道:“小鈔票,人家要去酒店了!你一個人慢慢擼吧……溪姐會想你的!”說着便捏了捏陳鈔票的臉,隨後便跑開了。

“這算什麼?”陳鈔票呆愣愣的站在原地,隨後陳鈔票搖了搖頭,拿着酒杯和酒便回家了。

回到家中,莫柔也提着菜回來了。

“做飯!”莫柔放下菜便說道。

“收到!”陳鈔票說道,隨後便跑進了廚房。

片刻後莫柔換掉了高跟鞋,走到處方前,靠着門,探出手道:“給錢……”

“給錢?”陳鈔票拿着土豆蹲在地上削皮,一臉疑惑的看着莫柔。

“你的名我幫你報了,學費減免了百分之六十,學費一共兩千,也就是你要給我八百!忙忙忙,名都不去報……”莫柔撇了撇嘴說道。

“呃,現金木有,等下轉給你,謝謝你了,柔柔!”陳鈔票說道。

莫柔頓時打了個哆嗦,那聲柔柔讓她起了一聲的雞皮疙瘩。

“能不那麼叫嗎?”莫柔說道。

“那叫媳婦兒好了!”陳鈔票繼續說道。

“我纔不是你媳婦兒!”

“柔柔寶貝!這個可以了吧!”陳鈔票笑道。

“滾!”莫柔一聲厲喝,隨後便走開了。

陳鈔票笑了笑,沒有說話。

不久後,飯菜出爐,擺上桌,柳媚和林淺溪還沒回來。

陳鈔票正與莫柔坐在沙發前看電視。

只不過兩人並未坐在一起,莫柔坐在一邊,陳鈔票坐在了另一邊。

雖然是看電視,但陳鈔票卻是心不在焉,因爲莫柔今天穿黑絲了,並且回來也沒有脫掉。

整個人側躺在沙發上,一雙長腿直接露在了陳鈔票眼前,而且莫柔穿的是黑色的職業短裙,隱約間還可以看見了黑色的蕾絲包邊。

陳鈔票看了看莫柔又看了電視,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莫柔旁邊。

莫柔雙目盯着電視,腳挪了挪直接給陳鈔票讓出了位置。

陳鈔票整個人不禁有些拘謹了,有些想要靠得更近,可是又有些害怕莫柔不讓……

呼吸也不禁急促了起來,因爲莫柔一直都是比較冷淡的,不想凌菲蝶這些,一屁股坐過去,直接摟住就好了。

關係不一樣,性格也不一樣,如果莫柔不願意,直接給他一個“滾”,這無疑是很沒面子的事情,雖然現在家裏沒人,但是他也不想沒面子。

可是面對那誘惑,陳鈔票不淡定了,非常不淡定,隨後又挪了挪,眼睛盯着電視,但一隻手卻是探了出去,直接摟住了莫柔的肩膀。

莫柔身體微微一顫,但是也沒有動。

沒動?沒拒絕?

貌似這個可以更近一步了吧?

陳鈔票滿懷忐忑,隨後心中一聲怒吼,鼓足勇氣,腳一跺,直接貼在了莫柔身旁,一隻手樓住了莫柔的腰。

莫柔臉上出現了變化,轉頭看向陳鈔票道:“不準亂摸!”之後又別過了頭。

陳鈔票眼珠轉了轉,嘴角露出了猥瑣的笑容,但也沒有亂動,整個人也自然了,雙手摟着莫柔,頭直接靠在了莫柔肩膀上,然後就看電視了。

不得不說,陳鈔票這個動作很不爺們兒。

一般都是女的靠着男的,可是這丫的直接掉轉了,自己靠在了莫柔的肩膀上。

而莫柔也沒有動,直接盯着電視,一句話也不說。

片刻後陳鈔票擡起頭,看着莫柔說道:“黑絲很好看喲!”說着便摸在了莫柔的腿上。

“別亂摸!”莫柔直接把腿收了回來。

陳鈔票嘿嘿一笑,直接把莫柔抱在了懷裏。

“等下她們回來了!堅決不能做別的!”莫柔叮囑道。

“知道!”陳鈔票笑了笑,隨後一隻手便把玩這莫柔的頭髮,一隻手摟着莫柔。

“對了,三天後,你得去報到!”莫柔說道。

“知道了!”陳鈔票點點頭。

“這三個月你到底幹嘛去了?”莫柔疑惑道。

“回家了啊!”陳鈔票說道。

“還騙我,我打電話去你家了,你爺爺接的!你根本就沒回去!你爺爺還讓你回去看看他呢!”莫柔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