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木景年,也真是有意思,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狐小仙笑着說道。

“這個木景年,也真是有意思,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狐小仙笑着說道。

“不管他怎麼來的怎麼走的,至少他是來幫助我們的,他們送我們回去,比我們自己回去要好很多吧。”慕容雪菡笑着說道。

“他都說了秦大哥很好,我們這一趟沒有白來,並且我們也知道怎麼找到木景年了,以後需要他的時候,我們直接來這裏搗亂就好了。”詩詩笑着說道。

四象的侍衛法術也很高,除了法術高,人也非常的傲氣。

惡魔,少來欺負我 他們要是不是奉了木景年的命令,是根本不會管她們三人的死活的。

一個侍衛粗魯的把詩詩抗在了肩上,立馬飛快的向風人世界走去。

詩詩整個都暈了,沒想到四象的侍衛這麼厲害。

“你們慢一點,不要這快啊,我臉上還留着血呢。” 當紅奶爸:小老婆別害羞 詩詩有些生氣,這些人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

“詩詩!”慕容雪菡見詩詩被粗魯的弄走,立馬喊詩詩了,第二個詩字沒有說出來的時候,詩詩已經看不到了,可見侍衛的實力不一般。

“喊什麼喊。”隨後又有一個侍衛直接背上慕容雪菡,一個侍衛揹着狐小仙。

迅速的趕上了揹着詩詩的侍衛,詩詩見慕容雪菡上來了以後笑着說:“雪菡姐,你們這麼快追上來了啊!”

慕容雪菡衝着詩詩點了點頭,“我們到了風人世界就好了。”

在慕容雪菡狐小仙跟上來以後,詩詩仔細觀察這些帶着金屬面罩的侍衛們,一個個帥氣的不行,說話也是非常的簡練。

“帥哥有女朋友嗎?”詩詩問揹着她的侍衛,侍衛聽了詩詩的話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後沒有回話繼續向前走。

詩詩本想着跟侍衛套套近乎,沒準能被帶進四象呢,沒想到這侍衛還真是傲氣。

大世界的侍衛見了她們哪個不是卑躬屈膝的,這四象的侍衛法術高人也很傲氣。

“跟你說話呢?怎麼不說話?難道你是啞巴?你是聾子?”詩詩故意這麼說想氣氣侍衛。

但是侍衛就像是得到命令一樣,就是不跟她回話,詩詩知道他是故意的,他既不是聾子也不是啞巴。

要不然剛纔她問的時候,他就不會微微一愣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爲什麼不說話?讓我猜猜是什麼病吧。”詩詩已經下定決心了,一定要跟侍衛搭上關係,要不然她們去四象的計劃就落空了。

詩詩說話還是有效果的,侍衛也怕詩詩說出什麼難以啓齒的病來被大家笑話,只好回話了,“姑娘,你怎麼話這麼多?”

“我話多嗎?我跟你說話不回話,我只能不停地問了,既然你不是啞巴跟聾子,爲什麼剛剛不回我的話?”詩詩帶着質問的口氣問道。

“我們的任務是來送你們的,送完我們就回,沒有跟你們說話的任務。”侍衛一五一十的說道。 詩詩沒想到侍衛會這麼不給她面子,不過人家厲害,說不說她都沒有辦法。

“你這人怎麼這麼死板呢?他也沒有不允許你們在外面交朋友啊?多條朋友多條路,以後你們來我們這裏,我們還能好好的招待你們一番啊,到時候請你們吃火鍋!”詩詩大聲的說道。

慕容雪菡跟狐小仙此時對詩詩豎起了大拇指,她們沒想到詩詩竟然這麼會與人搭訕。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既然她們自己法術低進入不了四象,但是有了這幾位法術高的的侍衛就不一樣了。

“火鍋?是什麼東西?”不論男女果然是有吃貨的,揹着慕容雪菡的侍衛好奇的問道。

既然侍衛主動問了,證明詩詩的計劃成功了。

“火鍋非常的好吃,你們在四象肯定沒有吃過,只可惜我們今天身受重傷,要不然我們一定留你們吃了火鍋再走。”詩詩嘴上也就這麼一說,風人世界哪裏能夠吃到火鍋呢,她只不過是爲了下一次能夠跟這些侍衛見面。

“你說的這個火鍋,我們聞所未聞,等你們養好傷了,你們一定再來一回。”侍衛說道。

“那我們一言爲定,我們以後怎麼找你們啊!”詩詩趕緊問道,這裏沒有手機,不能隨時隨地的聯繫,只能是先問好怎麼聯繫了。

“在禁地的北面有一座山,是大世界與四象的分界線,你們若想找我們,直接到那裏吹這個哨子就好了。”隨後侍衛把身上的一個哨子給了詩詩。

原來幾人就是守護在邊界的侍衛,怪不得剛纔木景年一召喚就來了好幾個侍衛。

“我們知道了。”詩詩拿過哨子心情非常的激動,原來並不是只有神獸那裏能進入四象,原來由侍衛把守的山也能過去。

雖然侍衛法術很高,但以後處理好關係後,進入四象也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詩詩慕容雪菡狐小仙三人暗自在慶幸,終於跟侍衛搭上關係了。

幾人聽從木景年的吩咐把人送到了風王宮門口後就走了,此時三人已經可以站住了,被他們背了一路,三人清醒了不少。

“你們路上小心,我們傷好了就去找你們。”詩詩揮手跟他們告別。

風人世界出現了一大批的高手,風王雖然不知道狐小仙慕容雪菡詩詩等人會來,但是從他們進入風人世界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

三人在宮門口還沒有站住腳,風王立馬就出來了,“幾位大人這是怎麼了?傷的這麼重?”

雖然不想跟風王聯繫,但是木景年把他們送過來了,只能是先住下,身體好一些後再去魚人世界。

“我們想去四象,結果遇到了一隻神獸,它把我們傷的這麼重的。”慕容雪菡面無表情的看着風王說道。

“大人們說的可是四角獸?”風王是知道四角獸的厲害的。

他沒想到慕容雪菡、狐小仙、詩詩三人能夠活着回來,一般跟它交手的人沒有人能夠活下來的。

看來三人的法力真不是一般的好,是非常好了。

“是的,就是這個怪物!”詩詩說完立馬咳嗽了起來。

“快點接三位大人進王宮休息!”風王見三人身體不適,趕緊吩咐身邊的侍衛們。

付欣欣在花精家裏住着,電谷老闆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女兒,他想爲自己的女兒做點什麼。

他自己不知道花精家的位置,只好打電話詢問石偉了,他能看出這個花精跟石偉的關係很好。

“石哥,我想問一下你朋友家的地址,我想去看看欣欣。”自從離開石偉辦公室,他還沒有再見過欣欣呢。

“我不知道方不方便,我問一下,一會回給你好吧。”

電谷老闆的行爲,讓石偉更加確定他此時已經知道錯了。

石偉哪裏敢答應電谷老闆的請求呢,雖然他看的是自己的閨女,欣欣想不想見他,花精同不同意都是需要問的。

電谷老闆的兒子從一出生就知道自己還有個姐姐,只不過一直沒有見過面。

聽到電谷老闆打電話後,他走到電谷老闆的身邊,“爸爸,你是不是想去看姐姐!”

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是姐姐的名字他是知道的。

“是!你在家乖乖聽阿姨的話,我出去一會就回來。”電谷老闆在等他跟他兒子的親子鑑定報告,在這之前他不想說的太明白,傷害孩子心的。

萬一證明真是他們付家的骨肉,他說了什麼不可挽回的話,或者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他到時候後悔不及。

自己的女兒雖然可以看到,但是她的身份已經發生了變化,隨時都有消失的可能。

“爸爸,我媽媽呢?我想我媽媽,我好幾天不去上學了,我也想我的老師跟同學!” 最佳幸福 付明星小聲的對電谷老闆說道。

他知道自己的爸爸肯定心情不好,否則他爸爸對他不是這個態度。

以前他是說什麼他爸爸就會做什麼的人,他想吃什麼他爸爸立馬就會出去買的。

他不想走路,他爸爸馱着他走,可以說在父母的愛護下成長的,現在付明星自己也很鬱悶,爲什麼爸爸對他這麼冷淡了。

“過兩天你就可以回到學校了。”電谷老闆現在不想提跟他老婆有任何關係的話題,更何況現在親子鑑定還沒有下來,他什麼話都不能說。

說完他直接走了,他不確定付欣欣是否見他,她現在真的是很想彌補自己犯下的錯誤。

電谷老闆剛拿着車鑰匙按了一下開鎖鍵,石偉電話打了過來,“老付,我剛聯繫了,欣欣不想見你,你還是不要去見她了。”

石偉其實不打這個電話都能夠猜出來,付欣欣對付強已經沒有任何的父女情分了,付強辦的事情也確實是有違道德。

男人可以風流也可以玩,但是不能沒有良心,人一旦沒有良心辦出來的事情就非常的沒有底線。

付強以前不把自己的結髮妻子當回事,如果他對家庭負點責任,就沒有現在這些事了。

“我知道,我犯的錯誤太大了,你現在在哪裏?我心裏很煩想跟你聊聊。”電谷老闆此時非常的難過,一肚子的苦無處發泄。 石偉早已經被電谷老闆給麻煩的不行了,不想見他,但是這個時候把他支的遠遠的又不夠哥們,尤其是他們這個年紀的人很要面子。

“我在咖啡廳等你。”石偉說完就開車過去了。

電谷老闆知道晨晨的咖啡廳,他跟着石偉去過兩次。

兩人前後腳到的,晨晨難得見兩人在一起來咖啡廳,他們常常出入娛樂場所,她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真是難得啊,我這個小店今天蓬蓽生輝啊,竟然來了兩個大老闆。”晨晨笑着說道。

“好久不見了,越來越漂亮了。”這一次見晨晨,電谷老闆格外的驚訝,他知道晨晨的身份,沒有想到晨晨現在跟女性沒什麼兩樣了。

就連聲音也變得柔和了很多,喉結也早已經見不到了,皮膚水靈的可以說能掐出水來。

“謝謝付總誇獎,怪不得付總招女孩子喜歡呢。”晨晨並不知道付總家裏出了什麼事情。

本是開玩笑的話,在電谷老闆現在看來格外的刺耳,他現在看到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已經有了心結了。

“晨晨,快去給我們煮兩杯咖啡過來,不要放糖。”石偉跟電谷老闆這個年紀,由於經常喝酒應酬,血糖已經偏高了。

“好的,兩位大老闆稍等,小的馬上就回來。” 魔王的絕地求生 晨晨開開心心的跑出了包間。

“老石,我現在真的後悔了,太后悔了,身邊唯一的兒子有可能也不是自己的。”電谷老闆唉聲嘆氣的說道。

“你帶着孩子去做親子鑑定了?”石偉沒想到電谷老闆的動作會這麼快。

“這兩天就出結果了,我現在非常害怕那個結果,如果不是我的,在這個世界上我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自己都養了這麼多年了,也有感情了,就算不是你的也當自己親生的養吧,他媽媽肯定是沒有希望了。”在石偉看來,有個孩子在電谷老闆的身邊,以後他老了還有幫他操辦後事的人。

如果把孩子送走,他養了這麼多年,肯定也心疼。

“他媽是殺了我老婆閨女的兇手,我根本就過不了心裏的坎,如果他是我的,我養着他還說的過去。”電谷老闆痛苦的說。

石偉見電谷老闆精神狀態不是很好,發生這麼多事情擱誰身上也不舒服。

“孩子都是沒有罪的,他媽是他媽,他是他,你不要混淆了。”石偉也不知道怎麼勸電谷老闆了。

晨晨這個時候端着兩杯熱乎乎的咖啡過來,“嚐嚐我的手藝,剛從美國進口的咖啡豆,嚐嚐口感。”

“謝謝!”

“辛苦了!”

石偉跟電谷老闆道謝,晨晨一聽他們說謝謝就覺得他們把她當外人了。

“你們說話太見外了!再這麼客氣別來我這裏了。”晨晨開玩笑說道。

“好的,聽你的,以後我們來你這裏只帶着厚臉皮過來。”石偉開玩笑的說道。

“石哥,前幾天付總的酒店出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酒店怎麼會出那樣的事情呢?”晨晨看了新聞,好好的慈善晚會差點變成了追悼會。

“一言難盡,你就不要問跟付總有關係的問題了,你要是想知道去問花精。”石偉不想有人再提跟付強有關係的事情,付強聽到後心裏肯定不是滋味。

“好吧,我抽時間問問她,你們今天過來怎麼沒有叫着她呢?”晨晨好幾天沒有見到花精了,自己都有點想花精了。

“花精現在不是談對象了嗎?我就不耽誤她約會時間了。”石偉笑着說道。

電谷老闆此時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哭怎麼笑了,自己有多麼的後悔只有自己知道。

“石哥,沒想到你這麼懂事,花精知道了肯定高興。”

石偉發現晨晨自從轉胎成功後,整個人都變的活潑了不少,人也越來越有自信了。

電谷老闆把自己心裏憋着的話給石偉說出來後,整個人痛快多了,自己的心結也打開了。

很快鑑定結果出來了,確定了兩人的父子身份,電谷老闆很是後悔自己最近忽略了兒子的感受。

“明星,最近家裏有事情,你回學校好好的學習,爸爸有時間就接你回家。”石偉抱着自己的兒子抱歉的說。

“爸爸,爲什麼我一直看不到媽媽?”雖然保姆不讓他在爸爸面前提媽媽,但是他現在非常想念自己的媽媽。

石偉看着兒子委屈的小臉,實在是不忍心了,“你媽媽出差了,你好好的上學。”

現在孩子小,他認爲等孩子大一些了,時間長了就不會再找媽媽了。

付明星畢竟還是個孩子,大人說什麼他都會當真,“爸爸不許騙人,我先去上學了。”

保姆帶着付明星上車後,司機拉着付明星跟保姆向學校的方向駛去,電谷老闆盯着車子直到駛離了他的視線。

今天鑑定結果出來後,他非常的高興。

在他看來,李小麗那個時候不敢跟他耍花樣,尤其是在孩子的問題上,他畢竟也不是傻子,自己也會算日子的。

一個人不管條件多好,都希望家裏人丁興旺熱熱鬧鬧的,現在他身邊出了這麼多事情,如果孩子不是他的,他都覺得活着沒有意思了。

付欣欣在花精家裏修煉了幾天,在花精的指導下,法術也是大增。

花精拿出仙丹,“欣欣你把這個吃了,這是可以增加法力的仙丹。”

付欣欣見過花精給厲鬼仙丹,雖然是厲鬼的身份,但法術可以說是她們那個圈中的老大。

付欣欣沒想到花精會把這麼珍貴的東西給她,有了這顆仙丹,她重新出現在許碩面前的時間又進了一大步。

“主人,謝謝你這麼照顧我,以後我一定做牛做馬的爲你服務。”付欣欣跪在地上激動的說道。

對她來說,花精此時就是她的在生父母,她跟本無任何的交集,她只是一個身份低微的小鬼,花精竟然這麼幫她。

花精見付欣欣給她下跪了,立馬扶着付欣欣說:“你這是做什麼啊,你快點起來,以後不要這麼客氣了,既然你現在跟了我,我肯定要管你的。” 陳奕霖最近有些忙,只能抽時間去看花精,他到花精家後,付欣欣就會在房間內不出來,當然了,這是花精給她下得命令。

雖然陳奕霖知道她們這個羣體,但是她不想陳奕霖被嚇到,希望陳奕霖不被外面的事情所打擾。

子涵的酒店開業了,在羣裏發了試營業的消息,希望大家都能去捧場,並把地址留在了羣裏。

石偉一直主意着子涵的飯店開業時間呢,平時去其他地方吃飯口味大徑相同,去哪裏都是吃,不如照顧朋友的生意。

更何況子涵又不是外人,他也知道子涵的實力,平時需要子涵的事情還很多。

石偉叫着幾位生意夥伴,電谷的老闆,一同來到了“福滿居”,福滿居是子涵飯店的名字。

福滿居牌匾是標準的楷書,子涵的父王也就是現在的樹人世界的國王,是樹人世界有名的書法家,這三個字還是子涵父親給他寫的,他拿到人類世界後做成的牌匾。

飯店內的裝潢也是古香古色的,非常有感覺,跟現代其他的飯店裝潢完全不一樣。

石偉來之前已經跟子涵聯繫了,石偉一行人到了包間後,子涵跟小白立馬過來打招呼了。

“石哥,多謝捧場!”子涵笑着對石偉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