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手術的難點從來都不在主刀手裏,必要的速度和精準度對上台醫生而言是最基本的要求。

這場手術的難點從來都不在主刀手裏,必要的速度和精準度對上台醫生而言是最基本的要求。

真正的難點全在麻醉醫生手裏。

湯普森的實力還遠沒有達到麻醉醫生的頂點,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謊言之誠的閱讀地址:https:///162157/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狼群是一個組織性非常嚴密的群體,個狼也是人人無我,奮勇爭先的勇士。只要頭領一聲令下,他們絕不會因顧惜自己生命而退縮,或者畏首畏尾,如果那樣的話,這隻狼不是被狼頭咬死,也必死於群狼的鋼牙之下。同時,狼報復性很強,用人的話講,他們是一個非常講團結的隊伍,積極性從哪來,那就是幹部的帶頭作用。一旦有令,沖在最前面的那可都是第一線的小兵頭們,到了必要時,大將也會親自出馬,不將敵人消滅,勢不罷休。

今天這個禍應該是吳江龍惹的。人家阿竹提示過他不要開槍,可他不聽,非要開槍自衛不可。自衛也行,嚇唬一下,把狼趕跑就得,誰成想,他這一槍還真把那隻狼給打死了。同伴死了,被狼赤候看的很明白,跟頭領一講,他便帶着狼軍出現。他們此來的目的只有一個,殺死面前這兩人,給狼同志報仇。

吳江龍和阿竹向後退,狼群排開陣勢步步緊逼。狼看的很明白,擺在吳江龍和阿竹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條路是向前沖,殺出一條血路突圍。另一條路,退到湖水中淹死。在狼看來,湖水那是死地,凡進必死。只要這兩個人死了,給同伴報了仇,也不辱沒狼的威名。至於吃不吃這兩個人的肉那都無所謂,這麼大的隊伍,誰吃了也不會飽,一狼一口都不夠分。所以,為了狼群的團結,乾脆解決了這兩人性命,泡在水裏,都別吃,還省得引出糾紛。

這就是狼群緊逼,而不攻擊的主要理由。

吳江龍哪裏知道,他還以為是狼怕他手裏的槍,不敢硬攻。

一支步槍,再怎麼射,充其量也不過是打死幾隻兒狼,沒子彈了怎麼辦!或者說即使開槍,也不過打死一兩隻,想多打,沒那機會。

狼群距離吳江龍和阿竹這麼近,只要你開槍打死一隻,就會有十隻八隻同時衝上來。到那時,無論是你幹掉那隻狼,你的身上都會接受十來只狼的風咬。這時候的槍又有什麼用,除非是機槍壓滿了子彈猛射,但也有子彈打光的時候,到了那時,其結果仍然是粉身碎骨。

在上個紀的五十代,曾經發生過這樣一件事。

兩個解放軍通信兵,騎一輛帶跨斗摩托車送信。他們要路過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剛剛解放不久的廣大農村,經常有土匪出沒。因此,解放軍戰士出行都是帶槍帶子彈的,而且,這輛摩托車還配備了機槍,就支在斗子上,其目的是為了應付土匪。

當兩人穿行一大片叢林時,土路旁的林子空地上站着一頭黃色的狼。

乘坐在斗子內的通信兵感到新奇,也許是他沒看清,把這狼當成了狐狸。那個時期部隊條件是很艱苦的,有這麼樣一個打獵的好機會,給首長弄張好皮子,不是很好嗎?

這個兵這麼想了,也這麼幹了,於是,他朝着那隻狼就開了一槍。

摩托車在行進,這也算是運動中射擊,其難度可想而知,就是神槍手也不一定百發百中。還好,這個兵的槍法不錯,一槍打在了狼退上,而不是狼頭。

狼沒有死,落荒而逃。通信兵很覺惋惜,還想下車去追。如果不是任務緊,他還真就去追了。

本來他們就不是來打獵的,打中了算是撿個便易,打不中也無所謂。因此,兩個人沒停車,繼續向前走。

森林很密,只有中間的土路是光溜的,在他的兩邊全是半人高的蒿草和大樹。太陽被樹灌遮擋着,照不到地面,因此,林子蔭森森,迷濛蒙。

兩個人越走心裏越發毛,雖說沒看到有什麼威脅,但就覺得心裏不踏實,總感到跟以前不一樣。倆人恨不得立即衝出這片林子。可是,這片林子很大,又是處於大山之中,那那麼容易,他們倆心裏也是很清楚。

斗子裏的這個兵就抓緊了機槍,做好了臨戰前的準備。至於要跟誰干,他不知道,但無形中的恐怖給他造成了巨大壓力。

摩托車拐過一個彎,前面的路幾乎於筆直,視野也十分的開闊,坐在車裏,一眼就能把前方百米的情況納入眼中。

突然間,一頭狼站在了路**,身體一動不動,兩隻眼死死瞪着盯着過來的摩托車,完全是一付要錢不要命截道的樣子。

通訊兵一看,總覺得這狼眼熟。他認出來了,此狼就是那剛才他開槍射擊的那隻黃狼。看到這,通訊兵心裏這個高興勁就甭提了。他就想,這可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不是我非得要你的皮,是你自己找上門來的。

這個兵就不想想,你開的是摩托,狼畢竟是用腿走路,這麼遠的距離,他怎麼就跑到你前面了呢!難道說,這裏面就沒有明堂?

沒有,這個兵一點都沒想這個,鬆開抓機槍的手,換成一支步槍,重新朝這隻狼瞄準,準備射擊。

就在他準備開槍的一瞬間,林子中傳來一聲狼嚎。這聲嚎,比螺號還要響,在林子中蕩漾。

聽到這聲叫,通訊兵哪裏還敢開槍,先是轉頭向四周圍看。

四面全都被樹和草擋着,什麼都看不見。看不見是看不見,可碰動草棵的聲音卻很密,噼里啪啦的,裏面像是有千軍萬馬。

兩個人不用說話,對視一眼就都明白了,草叢裏肯定有情況。

不跑還等什麼。駕駛員加大油門,提速準備快速開過去,丟下這片危險境地。等兩人把目光往前再看時,全都傻了。

這時的前方,不僅那頭黃狼在那沒動,而且,在它的前面又多了十幾狼。完全是按著足球隊三三四的進攻隊形擺開,一個個呲牙咧嘴,發着狼聲,即像是哀嚎,又向是宣戰。

通信兵明白了,這是狼要與他們倆開戰。這個時候,只有一個辦法,打掉截道的狼,衝出去。

於是,他開槍。

「噠噠噠」機槍子彈在地面上劃出一條橫線,塵土飛揚。他並沒有直接朝兒狼開槍,只是想用槍聲把狼嚇走。

沒成想,槍聲過後,這些狼跟本就沒有逃走,而是朝着他迎頭撲了過來。

這還了得,如果不把衝上來的狼幹掉,不用一分鐘,他們倆就得被狼撕毀。

不能等了,也不能客氣。就是一級保護動物,也得開槍,除非是自損生命,一命換一命。

槍手朝着飛奔而來的狼就是一頓橫掃。

槍法還是很准。子彈過去之後,前行的三頭狼瞬間倒地。

前面這三個死了,按說,其它狼見到這種陣勢還不退卻,再上來,其結果也是一樣,死了死了的。沒成想,狼群跟本不懂這個規則。第一批死了,隨後的三隻狼又撲了上來。其結果自然是被機槍掃倒。轉眼間,六隻狼就倒在了前面的路上。

死了六隻,還有四隻,加上最後面的那頭黃色狼也不過五隻,再有十幾發子彈肯定能把他們掃乾淨,所以這倆通信兵們沒怎麼害怕,摩托車沒有停。為了不翻車,駕駛員必須把速度慢下來。

因為要想過去,就得壓過地上的狼屍。車輪一上去,立即出現顛簸。稍微快一點,都有翻車的可能,所以他們走的很慢。

摩托車向前開,距離那五頭狼越越近。

面對着衝過來的摩托車,這五隻狼沒有一隻退縮的,他們親眼看見了同伴的死亡,相反卻全都呈現出一種大無畏,視死如歸的精神。、

這個時候,開槍的戰士有些手軟了,他也不想亂殺無辜,你是生命,人家也是生命,你想活着,憑什麼就得讓人家死。所以他不想這樣再殺下去。

可是,現在是你死我活的鬥爭。你不殺了這些狼,狼就會吃了你。是人都明白這個道理。但有一條路還可以選擇,那就是狼退卻,讓出道,你走你的,我玩我的,這樣多好,何樂而不為呢!

如果真按著通訊兵的這個想法行事,還真行。可是,狼並不這樣想。他們要報仇,他們要殺狼償命,欠債還錢。我沒招你,沒惹你,為什麼打我們?

還有一點是這個通訊兵沒想到的,他最先打的那隻狼,是這裏的頭。你把司令員給欺負了,他能不組織兵力報復嘛!就是他不這樣干,手下這些兒狼也得這樣干,誰不想在領導面前出出風頭,得到一個英雄稱號。

所以,他們碰到的情況就是群狼出動,進行圍剿的局面。

看着五隻狼沒動,摩托車的速度也在減慢,接下來是什麼情況,誰都能猜想不得到,要不就從活狼身上衝過去,要不就把他們射死,否則,就把命留下。

兩名戰士還是低估了狼的智慧,怎麼就把剛才草叢響的事給忘了呢!

那些響聲可不是風吹的,是什麼東西在動。雖然摩托車的速度把他們落下,但經前面這麼一阻,他們又趕了上來。想甩掉,可沒那麼容易。

突然間,那頭黃色的狼把頭昂了起來,張開大嘴,朝着天空就是一聲吼。

這一吼不要緊,就聽得在摩托車的左右和後邊出現了呼哧呼哧響聲。

戰士頓覺不妙,轉頭去看。只見草叢中,土路上有數不清的狼正朝他們沖了過來。

這個戰士大喊一聲,「快開。」

說着,端起機槍,迴轉身朝着身旁身,身後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掃射。

子彈射出去之後,果然有幾隻狼被射倒。前面的倒下了,並沒有阻止住後面的進攻。

機槍「噠噠』地響着,一頭接一頭兒的狼被打倒,轉眼間在摩車前後就堆起了一堆堆狼屍。

如果是在公元前的某個茹毛飲血年代,打了這麼多獵物,那就是英雄。可現在,這是屠殺,是為了以命換命。

越打,這個戰士的手也發軟,他幾乎到了瘋狂地步,一邊開槍,一邊狂喊,「你們快退啊!我真不想殺你們。」

狼群哪肯聽他的,完全到了拚命地步,就是他們的狼頭領下令撤退,可能狼都不會走。死了這麼多狼,他們能不復仇嗎?就是把眼前這兩個人撕碎,也難解狼的心頭之恨。

機槍子彈打光了。射手忙着換彈夾。

就在這個時候,有兩隻狼撲了上來。駕駛員一看大勢不好。緊急把車剎住,掏出手槍朝這兩頭連開幾槍。

兩頭狼被打死。

眨眼功夫,機槍手子彈再次上膛。

沒想到這時的他,竟然不開槍了,傻楞楞不動。

駕駛員望着向前猛衝的狼群,狂喊,「快打呀,不想活了嗎!」

「快沒子彈了,這是最後一夾。」

「那就全打出去,打死一個算一個。」

「算了,就是再打死十幾隻,我們也是一個死。」

「那你說怎麼辦?」

「我不想殺了!」

「阿!」駕駛員驚恐地看了機槍手一眼,很快從他血紅的眼睛中讀出什麼。

怎麼打也是一個死,為什麼還要讓更多的狼來陪葬呢!事本來是我們惹的,怎麼也得講個理吧!打死這麼多狼就想一走了之,天理也說不過去。這就是一命抵一命的道理。更何況,這不是一命,而是多條命。

似乎駕駛員明白了他的這個道理,大喊一聲,「抓緊了。」加大油門,摩托車朝着前方猛衝。

前方截道的五隻狼看見摩托車衝上來,一個個挺直了身體,只等著摩托車靠近,全都是大義凜然,毫不愄懼之態。

明知道摩托車衝過來,他們當中肯定要有狼被軋死,但沒有一隻狼退卻,也許他們還有別的目的,想用身體把摩托車頂翻。

摩托車轟大油門沖了過來,駕駛員撕心裂肺地吼著,「給老子閃開。」

可是,這些狼就是不為其所動,仍然站在原地不動。

摩托車沖了過來。就在接近一頭狼頭的一剎那,摩托車拐了個彎,直朝樹林躥去。

樹林中沒有路,除了草之外,地面上還有許許多多的大石頭。摩托車朝着方向跑,不是自殺還能是什麼?

。 寧修羽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曾經愛過的女人,竟然一點點淪落到這個地步。

印象中,她一直都是那個在大學校園裡,捧著書本,梳著長直發,會靦腆溫柔的笑,一個歲月靜好的女孩子。

他從來都不忍心去破壞她的美好,哪怕他們已經結了婚,她不喜歡被他碰,他就躲得遠遠的,給她留了一片清靜。

她要離婚,把所有的過錯全都推到了他的身上,他也沒有為自己辯解半句,而是照常給了她一大筆撫養費,足夠她下半生衣食無憂。

可是,她做的事情,卻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了寧修羽的底線,他從來沒見過這麼有手段,這麼狠毒的女人!

她對他無情也就罷了,誰讓他自己犯賤,非要喜歡她呢?

但是,寧修羽沒有辦法容忍和理解的,是她竟然買兇開車撞人。

而且她撞得還是一個身懷六甲的怨婦,想要創造一起一屍兩命的慘劇。同為女人,即便沒有過懷孕生子的經歷,也不應該對同性這麼殘忍。

無論從哪方面來看,沈茜都不曾有半分對不住她的地方。

就算是為了爭搶一個男人,可她逼得沈茜背井離鄉也就罷了,萬萬不該做出這種觸犯底線的事兒。

這件事,美國警方那裡至今還有存檔。她已經犯了錯,有了把柄在別人手裡,可是卻仍舊不知收斂,甚至妄想著有進一步動作——

這樣的於佳音,讓寧修羽感到很失望。

為什麼?

為什麼於佳音會變成這個樣子?

昔日那個溫柔安靜的於佳音到底去了哪裡呢?

寧修羽看著眼前的女人,忽然苦笑著搖搖頭。也許,她一直都是這樣的人,骨子裡就是一個壞女人,只不過那時候,他和葉崢嶸都愛著她。她左右逢源,才沒有露出毒牙而已。

現在,她拚命想得到的男人,已經投入到了別的女人的懷抱,所以她想不通,她不甘心!

「如果我當真弄死了沈茜,他會怎麼對我?」

於佳音鬼使神差的開口,她抬起眼眸,有些神經質的看著跟前的這男人,喃喃道:「他會殺了我嗎?他舍不捨得?」

像是在問寧修羽,也像是在問自己。

寧修羽看著她,忽然用力搖了搖頭:「你真的是瘋了!」

他伸手抓起於佳音的手臂,將她扔到了沙發上,然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來,撥打了一個電話,報上了於佳音這裡的住址,叫人趕緊過來。

「你想要幹什麼?」

於佳音張牙舞爪的撲了上來,試圖伸手打掉他的手機:「寧修羽,你不要在我這裡撒野,我根本就不是你的誰,你無權干涉我……」

寧修羽完全不顧及她,伸手用力一推,直接將人甩到了沙發上。

之後,他索性在屋子裡翻了翻,在沙發上的那堆亂糟糟的衣服裙子里,找出了一條束腰的皮質腰帶。

用力抻了下,是純牛皮的,應該還算結實!

之後,他將於佳音給抓了過來,不由分說便將她的雙手反剪在身後,用那條牛皮腰帶給捆綁了起來。

於佳音像是瘋了一般,歇斯底里的朝著他大吼大叫,甚至連雙腳都開始不停地踢踹他:「瘋子——你放開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