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丫頭,如果沒有受到修為限制,即便不會什麼功法,靠著一身蠻橫的高階修為和身邊幾個幫手,碾壓差兩個級別的修仙者還是不成問題的。

這小丫頭,如果沒有受到修為限制,即便不會什麼功法,靠著一身蠻橫的高階修為和身邊幾個幫手,碾壓差兩個級別的修仙者還是不成問題的。

可當大家的修為都在同一起跑線上時,正如黑袍人所說的那樣,玲瓏的優勢將蕩然無存!

通靈之體,本身是主體,那些虛影是以她為根基衍生而出的副體。主體強,副體也不會弱。但如果主體本身就啥也不會,那副體也基本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空架子……

黑袍人的戰鬥經驗極其豐富,眼光也毒辣的狠,只挨了一擊,就壓下了最初了驚慌,得出了最合理的結論。

「小金,來吧!我受得住!」按老白在電光火石間的分析得出,這是一種神魂禁錮秘法,一般的方法一時半刻解不開,目前唯一能試試的,就是以小金為媒介,在呂涼體內引動法則之雷,直接劈在神魂上,然後配合呂涼自己的努力,才有希望短時間衝破束縛!但付出的代價,自然就是神魂受損了。

可呂涼已然顧不上那麼多了!因為此時的戰局,已經開始呈現全面的劣勢了。

那邊被冥骨鮫纏住的兩道銀影,渾身光彩忽明忽暗,顯然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另一處玲瓏和銀影合擊的效果,也完全被黑袍人壓制住了。也就是對方想著要個毫髮無損的通靈之體,目前只是以纏鬥為主,暫時還沒有下殺手的意思。

雖然如此,但黑袍人的金色瞳仁中,已經開始浮現淡淡的煩躁之光,顯然對於玲瓏如此冥頑不靈的表現也感到頗為氣惱。

一炷香后,黑袍人的耐心似乎終於到頭了,口中發出了晦澀的一吼,背後突然憑空生出兩條巨大的白骨長臂,沖著周圍一撈,下一刻已然將玲瓏和銀影分別抓在了大手之中。

「小妞!最後給你一次機會,識相的收了副體,乖乖和本大爺離開!否則,大不了我先拘了你的魂魄,以後再找時間慢慢修復好了!」黑袍人說話的同時,兩隻白骨大手同時抓緊,玲瓏則發出痛苦地慘叫聲。

「那小子有哪點好了!你一個人型聖兵,怎麼可以蒙塵在如此低賤之人的手中!也好,就讓你看看,他是怎麼把自己腦袋打爆的吧!」黑袍人眼珠一轉,似乎終於想明白玲瓏如此拚命的原因了。

可當他再將注意力轉到呂涼那邊時,卻驚覺原地已經空無一人!

「你還是自己試試我這拳頭的力量吧!」突兀間一聲爆吼,黑袍人身後的空間突然被撕裂,頭頂冒著金色魂氣的呂涼赤紅著雙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掄起金光大盛的右拳就砸了過來!

黑袍人此前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玲瓏這邊,巨大的優勢感讓他基本忘記了呂涼的存在,因為在他眼裡,這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低賤小子。

「虛空撕裂?!你、你……」黑袍人一驚,隨後躲避不及,胸口已經挨了重重一拳!

呂涼的身形緊隨其後,再次掄拳,這回則對準了黑袍人的腦袋!

黑袍人本能地就要再次祭出禁錮之法,但頃刻間的一絲神魂震顫,則令其錯失了最後翻盤的機會……

「驚神刺!你竟然連天魂五式的秘法都會!你和東煌世家究竟有什麼關係!」這回黑袍人是真的驚懼了,此時此刻,他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僱主在其下界前,千叮嚀萬囑咐,一定務必小心謹慎對付呂涼,能一擊必殺,就不要拖泥帶水!

但身份上的巨大差距,以及雙方實力的測評之下,黑袍人還是被絕對的自信蒙蔽了思維,尤其上來就將呂涼禁錮住了,更令其不把這個下界的小子當回事了。

「他身具聖體大成之術,配合猿天神力,再加上天魂五式的底蘊,尤其疑似已經修到了驚神刺這層……這麼說吧,即便你實力甩開他一個大等階,也絕不能讓其近身!否則,就等著飲恨當場吧!」僱主的告誡猶在耳邊,可此時再想起,已然是太晚了!

燃燒出魂氣的呂涼就和瘋了一樣。

即便黑袍人努力地祭出各種法寶試圖抵抗一下,以便重新拉開雙方的距離,但不管是純陽也好,甚至是防禦屬性的先天靈寶也罷,在呂涼的金光之拳面前,全都化成了紙糊一般的存在……

當第五件護身法寶碎裂,呂涼毫無阻隔的拳頭終於砸倒了黑袍人身上!

晦澀的慘叫聲傳出,黑袍人倒飛出去的同時,漫天黑血飄落,其渾身修為也忽高忽低,開始不穩定起來。

就在呂涼奮起追擊的時候,黑袍人的身形突然瞬間消失,下一刻已然出現在了光門之外,隨後迅疾地沖回了鬼王宗本陣那邊……

鬼王宗隊伍這邊,掌門鬼面仙人已經親至於此,上來一把扶住氣息不穩的黑袍人,一臉的震驚之色,隱約間脫口而出的「師尊!」二字,讓無數耳尖之人為之側目!

「玲瓏!!!」呂涼此時收住魂氣,一把撈住已經恢復自由,且呈落體下墜狀態的玲瓏,關切地緊緊抱著這看似柔弱,卻在關鍵時刻救了自己一命的小丫頭。

「蠻……沒事就好……玲瓏不疼……」玲瓏微微睜開眼,努力擠出一個甜笑,眉頭卻猛然皺起,隨即面帶痛苦之色地昏了過去。

「恩公,送她來我們這裡!玲瓏之前激發通靈之體,加上受了一定的傷,昏過去是正常的,但性命肯定無憂,只要再吸納一定的陰冥之氣,應該過段時間就可以恢復!」柳靈兒的聲音傳來,倒是讓呂涼心中稍安。

「小子,她沒事,你的事情可大了!你知道通靈之體現世意味著什麼嗎?!我之前告訴你的,將會一一實現!今後的路,也許不那麼好走了啊……」老白凝重的聲音傳來,呂涼此時也猛然驚覺,自己最大的秘密,似乎就這麼暴露了。

果然,當呂涼也步出光門時,明顯就感到周圍的觀戰者眼中冒出了一種熾烈的渴望之光……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除非我死,要不,誰都別想把玲瓏從我身邊帶走!也別想傷她分毫!」這一刻,呂涼的決意無比堅定,即便氣息不算穩定,但渾身依舊金光大盛,一股天然的霸氣流露而出,讓那些心有貪念的修仙者猛然發覺,想要得到通靈之體,似乎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當呂涼回歸本陣,倒是欣慰的發現,自己的四位師兄除了一臉的關切,眼中倒是沒有絲毫貪婪之色。

馮麻子還一把拉住呂涼,塞他手裡兩顆丹藥不說,還悄悄傳音道:「你小子到底還有多少秘密啊!通靈之體現世,弄不好就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這滿場的人都看見了,也許連半日都不用,不光幽冥大世界,就連外面其他大世界,甚至是女媧空間那邊都會得到這個消息!總之啊,大比一結束,你立刻就在天樞閣閉關,最好閉個萬八千年的,等這股風兒淡了,再出來闖蕩不遲!」

呂涼對此報以感激一笑,他當然不可能真的窩在天樞閣里待那麼久,但對於馮麻子的善意,倒是銘感於心。

這場大戰引起的騷動,在祭羅道祖散出數道恐怖至極的威壓后,算是徹底平息下去了,那些心有貪念的修仙者雖然依舊不時地望向天樞閣隊伍這邊,但在大比結束前,一切的念頭都是不切實際的。

關於呂涼這場戰鬥的勝負結論,主要爭議就是玲瓏的出現,到底算是怎麼回事?

經過黑暗王朝三位道祖和兩位神祖約一炷香時間的商議,最後由孔亮高調宣佈道:「通靈之體,又為人型聖兵,歷屆大比也從未出現過!經黑暗王朝幾位老祖共同商議,此戰,還是算天樞閣蠻漢勝!但後面的兩輪,包括今後再次進行的礦區劃分大比,都不得再次使用人型聖兵作為輔助戰力!下不為例!」

孔亮特意在「人型聖兵」處加了重音,那意思很明顯,這次出現的少女,就按一件神兵算了。

這場戰鬥帶來的騷動,在大比現場雖然暫時平息了下去,但正如老白和馮麻子擔心的那樣,其真正產生的影響力,卻已經蔓延到外界無限的空間之中…… 原本,當天樞閣與鬼王宗一戰帶來的風波逐漸平息時,大比的第三輪是應該正常進行下去的。但突然之間,所有光門竟然憑空消失不見了!

在觀戰眾人都一愣的同時,祭羅道祖親自宣布:礦區劃分大比提前進入休整階段,第三輪未完結的比試,將和最後兩輪,同時放在五日後一同進行!

這個決定,在歷屆大比從未出現過,但既然是黑暗王朝做出的決定,現場經過短暫的熱議后,倒是迅速恢復了平靜,各個方陣也依次回歸到了自己的休息區。

由於通靈之體少女的暴露,天樞閣隊伍這邊,呂涼如同珍惜動物一樣,被文樞老祖和武樞老祖一左一右護送回到具有層層強力禁制的單間。按他們的說法,即便是聖祖來了,如果沒有呂涼允許,也別想輕易闖進來!

當漆黑的夜色降臨,已經持續了近兩日的礦區劃分大比終於迎來了一個相對寧靜的休憩之機。

但也有一些眉眼通透之人,在這狀若平靜的休整期間,似乎發現了一絲不同尋常的詭異味道……

……

大比間歇當日夜晚,閱風巢會的駐地深處,一間奢華的密室之內,鬍子大漢和已經摘下面具的聶青雲正談著什麼。

「之前那是怎麼回事?我只記得在救師尊的時候,身後似乎上來兩個想要自爆之人,但之後我怎麼就跑到觀戰台上去了?那名代我受過的老者是天樞閣的天樞老祖嗎?」聶青雲是滿肚子的疑問。

鬍子大漢則點頭道:「這兩人,應該和之前襲擊你的人是一夥的。我之前就告訴過你,他們這個勢力的人,即便在這次礦區劃分大比中,也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至你於死地的機會,這也是我為什麼不想讓你露臉戰鬥的原因所在。你應該看到了,他們就是一群由死士集結而成的瘋子,為了殺你,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聶青雲眉頭微皺,先是低頭沉思了片刻,隨後猛然抬起頭,盯著大漢的眼睛道:「能如此不計後果的殺我,我們之間定然是結了極為深厚的仇怨!可我自小就在混沌大世界的一個小界域長大,自認從來沒有和誰有過如此深的過節!但我現在似乎明白了,自打我跟隨恩師出現在與幽冥大世界的戰爭中,就似乎被一雙仇恨的眼睛盯上了!同時,還有如你們一樣的神秘人物或明或暗的保護著我。」

大漢不置可否地回望著聶青雲,似乎再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也許你會覺得可笑,但自打我來到幽冥大世界后,一股與生俱來的熟悉感無時無刻不在我的神魂中激蕩!而且,我的修為正在以一種不受控制的速度暴增著!比如從道尊到天尊,期間只用了不到三年,這可能么?但是,每當突破時,我卻有一種『這本來就是我原有的修為』的莫名想法出現!」聶青雲說著說著,手上光華一閃,銀光璀璨的龍牙刀躍然於面前,「我有種感覺,這一切的開端,似乎都和這柄龍牙刀有關!這是師尊一位朋友借給我的,自打拿到這個后,才帶來了之後我修為上的突飛猛進!」

突然,聶青雲抓住大漢的臂膀,近乎咆哮道:「你一定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對不對!包括這把龍牙刀的來歷!我清楚地記得,你第一次看見我拿出此刀時,眼中轉瞬即逝的那種激動之感!那是只有久別重逢才會誕出的獨特情感,你騙不了我!如果你真的知道什麼,就告訴我吧!我聶青雲不怕死,但我不想憋屈的死或蒙在鼓裡的死!也不想再讓那些不知名的兄弟替我去死!!!」

大漢看著激動的聶青雲,突然長嘆一聲,嘴唇剛剛蠕動了一下,卻猛然噴出一口鮮血,渾身氣息也變得紊亂起來,似乎是瞬間就受了極為嚴重的內傷!

「恩公!你怎麼了!」聶青雲一驚,急忙扶住對方,滿臉的震驚之色。

「無妨,不用擔心。」大漢微微一笑,似乎這並不是什麼大事,「都說了,千萬別叫我恩公,消受不起啊!剛才我確實想告訴你什麼,但你看到了,我只不過剛有個衝動,就遭受了天道反噬之力的責罰。對不起,從我這裡,你真的無法得到什麼想知道的事情。」

「是我對不起你們……我明白了,既然上蒼選擇和我玩這種遊戲,那我就奉陪到底!你的傷勢……」聶青雲輕嘆一聲,眼中恢復了一貫的清朗,同時也開始關心起大漢的傷勢來。

「小傷,吃點丹藥就好了。既然你想明白了,就好好休息,靜待後面的第三輪吧。另外一定小心,之前那兩個自爆的人,頂多算是先頭部隊,真正對你構成致命威脅的戰力,必然會在大比後期再次突襲的!」鬍子大漢說完這句話,身形一陣飄散,聶青雲則若有所思地盯著手中銀光流淌的龍牙刀,半晌后,眼中再度流露出滄桑與迷茫的混雜之光……

當鬍子大漢再度現出身形時,已經來到了黑暗王朝伸出,他剛一出現,就被一臉驚色的祭羅道祖一把扶住:「大人!你這是……」

「沒事,不過是動了一絲想和那位大人說破一切的念頭,一個不大不小的天道反噬之力,恢復幾日便好了。」大漢的氣息雖然不穩,但虎目中精光卻更勝往昔,「他們果然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出手的機會!把能夠信任的人全部帶過來吧,我有預感,五日後大比繼續之時,也許就是他們在狂都境地孤注一擲的最後的一戰!」

……

同一時刻,鬼王宗駐地內,有一處詭秘的虛空之地,被呂涼重創的黑袍人及鬼面仙人都在其內。

這名神秘的黑袍人,確實是女媧空間,冥獄三大王牌殺手之一的靈鬼。其出身自幽冥大世界鬼王宗,正是現任掌門鬼面仙人的師尊。

「師尊,傷勢如何了?」鬼面仙人一臉的恭敬與擔憂。

「怪不得那傢伙讓我能一擊必殺就不要留手呢!還真不是個普通的下界修仙者!一身的聖體之術不提,竟然連沒有契約束縛的通靈之體女子都能為其效死命……嘖嘖,我不甘心啊!」靈鬼晦澀的聲音里透著一股憋屈感,「我這傷勢不礙大事,有鬼靈散補著,最多三日,我依舊能恢復到巔峰戰力!到時候,他的一切都是我的!」

看到自己的師尊並無大事,鬼面仙人微微鬆了口氣,隨即告辭而去。

當空間內只剩下靈鬼自己時,其一身黑袍也徹底褪下,露出了一個被腐臭黑氣包裹的瘦高男子,正待他想運轉恢復性功法時,突然由魂魄深處傳來一股詭異的恍惚感……

「咦?」震耳欲聾地歡呼聲將靈鬼重新拉回到清明狀態,但他隨即就是一愣!

因為此時此刻,他竟然依舊站在礦區劃分大比現場,光門之內的腐爛天地之間,而天樞閣的蠻漢也於此時剛剛沖入光門之內。

「怎麼回事?這是虛幻嗎……」靈鬼眼中閃過迷茫之色,可無論是渾身運轉而起的法力也好,還是久經戰陣后那獨有的警醒感,無一不標誌著,此時此地,就是真真正正的礦區劃分大比現場!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這次,我絕不會手下留情!」靈鬼暫時摒棄一切雜念,雖然這詭異的情境再現令他有著說不出的彆扭,但渾身上下無比真實的感覺,卻突然讓他覺得,莫非,之前的一切才是幻象?

「死滅之咒!」靈鬼沉聲一喊,對面的蠻漢再次被束縛住了手腳,這一回,沒有絲毫拖泥帶水,飽含金光的右拳直接來了個完美爆頭!

猛然間,整片天地突然變得昏暗,靈鬼原本覺察到的真實感全部不翼而飛!緊接著,一股無法言喻的死亡氣息傳來,同時還伴有無數飄散的腐臭黑血……

直到此刻,靈鬼心中突然升起一絲明悟,似乎剛才被爆頭的,並不是蠻漢,而是他自己……

時隔半日,鬼王宗神秘黑袍人的來歷被徹底挖了出來,與之一同被挖出來的,還有其在鬼王宗駐地神秘消亡的詭異事件。

據知情者透露,當鬼面仙人第一時間趕到靈鬼身死的地點時,隱約間只看到一名黑袍男子的殘影,唯一有點印象又根本沒有實際價值的,是那名男子的面目上,似乎籠罩著一層混沌的黑霧……

在眾人都對此事感到驚異的同時,只有黑暗王朝深處的黑紗少女,眼中抹過一絲異彩,嘴角也泛起一絲頗有意味的淺笑……

……

礦區劃分大比間歇期的第二日夜,黑暗王朝領地邊緣的一處隱秘地穴之內,兩道飄渺的人影隨著昏暗的熒光搖曳,又一個針對呂涼的陰謀就此展開……

「你確定她能聽你的?據我這邊得到的情報看,那丫頭為了呂涼連死都不怕!」

「放心吧,以前沒找到也就算了,但既然被我發現了,我就有絕對把握讓其做一枚為我所用的棋子!」

「她是你大哥的女兒,也是你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血親族人了?你真的下得去手?」

「唯一血親?那又如何!她竟然可以拼著性命去救呂涼?!也許那時她還不知道蠻漢的真實身份,但我會把一切的事實都告訴她!她捨身救護之人根本就是她的殺父仇人!」

「……明白了,信與不信,我都沒有選擇,留給我的時間也不多了。他的實力越來越強了,而且已經開始和那些失散的同伴重新聚合。上次沒能在冰嵐峰除去他,那個沒死的賤人肯定把我出賣了,起碼我的身形樣貌呂涼應該是了如指掌了。也許,我第一次和他正式的碰面,同時也會變為最後一次碰面……」

「……對於我也一樣,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這次出來,就沒打算再回組織那邊。當初我加入組織的目的,就是為了光耀家族門楣,如今這個理想徹底破滅,我還有什麼可留戀的呢?」

「我即刻便會先行一步進行準備,等呂涼到了礦區后,我會讓他有一場永生不忘的血殺之旅!」

隨著話音落下,其中一道虛影瞬間飄散。另一道虛影先是長嘆一聲,隨後漸漸化出一個男人魁梧的身形,其手中翻出一枚金色吊墜,上面隱隱映射著一張殘缺的光影圖形。

畫面右側,是一個笑得甜甜的小女娃,正被一名柔美的白衣女子輕抱著,而左側的畫面,明顯是被人強行刪去了,只能看到一個閃動著金色條紋的黑袍邊緣……

「曉彤,對不起……請原諒我即將要做的一切……如果這次失敗,我會去黃泉下找你,到時再好好向你賠罪吧……」男人輕喃著,語氣中透露著無盡的悲苦與痛楚,與其落寞孤寂的背影,終是形成了一副凄涼蕭瑟的絕景…… 間歇期的五天內,倒是先後發生了兩件令人側目之事。

其中之一就是鬼王宗內發生的離奇死亡事件,其結果直接導致掌門鬼面仙人宣布:鬼王宗放棄後續的大比資格,就此打道回府!

這個決定一出,黑暗王朝這邊倒是沒有絲毫阻攔之意。因為自打靈鬼的身份被揭露后,一些頂級大能就都知道,此人正是於十幾萬年前外出雲遊不知所蹤的原鬼王宗掌門人,也是現任掌門鬼面仙人的授業師尊。

如今不明不白的在鬼王宗駐地身死道消,如果他們還能有繼續比賽的精氣神兒,那才讓人覺得奇怪呢。

再有一件,就是在五天之內,數名頂級大能前往天樞閣駐地,目的就是為了讓蠻漢交出通靈之體的女子。其中大多數人都是利誘,開出的價碼之誘人,即便連聖祖大能都要挑挑眉頭。

但也有極少數人,竟然搬出三大禁令,要求天樞閣就地滅殺通靈之體。

最後,利誘的直接被呂涼拒絕,威脅的,則是被天樞閣高層強勢拒絕,還放言:只要呂涼不放棄一日,天樞閣就護著他一天!

呂涼聽說后,心中是徹底被感動了。同時一種迷茫的情緒逐漸蔓延開來,他不知道,當自己目的達成的那一刻,究竟有沒有勇氣面對一直呵護他的天樞閣眾人……

……

五天內,呂涼有近九成的時間,都泡在了梵天虛彌陣中,無微不至的幫玲瓏恢復著傷勢。

陰冥之氣對於其傷勢的恢復,確實有著無可比擬的優勢,加上呂涼的幫忙,僅僅兩天,玲瓏那「蠻……蠻……」的歡聲笑語就又響徹在一片墓地之中了。

剩下的時間,呂涼有選擇性的開始傳授給玲瓏一些功法,還包括送其一些使用方便的法寶,基本全都是防禦性質的,目的就是讓小丫頭多一些自保的手段。

之前激發通靈之體時,玲瓏異常痛苦的表情深深震撼著呂涼的心靈。他這輩子最怕的,不是自己去死,而是別人為了他去死。所以,如果可能,他是堅決不希望玲瓏再次體驗這種非人的痛苦。

期間,呂涼試著變回了幾次真身,玲瓏的反應比第一次見到他本尊時算是強多了,雖然明顯有一個錯愕的感覺,但接下去頂多是皺皺眉,倒是沒有再次驚慌失措地躲起來。

呂涼看著小丫頭明顯不如之前自在的表現,只能搖頭苦笑一聲,再次化回蠻漢的模樣,同時心中也打定主意:反正在幽冥大世界也沒什麼露出本尊樣貌的機會,不如就保持蠻漢的樣貌到目的達成為止吧!

臨近五日時,呂涼才在小丫頭一陣膩乎的依依不捨之下回到了現世環境之中。

只是他沒有發現,在自己離去的時候,玲瓏的眼中閃過一抹難以名狀的彷徨之色……

……

當間歇期結束,再次迎來礦區劃分大比的後半段時,已經沉寂了五日的黑暗王朝領地,再次變得異常喧囂起來。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才是每次大比最奪目的時刻!

這回能站到大比高台之下的隊伍,明顯比最初時少了太多人。

除了鬼王宗隊伍棄權外,另一支雪龍山的隊伍,也因為嚴重減員而決定放棄,畢竟即便新加入一人,也不過才有兩個人而已……

如此一來,剩餘的第三輪比試,其實就只在四支隊伍之間進行了。

其中最令呂涼在意的,就是閱風巢會和靈風洞之間的碰撞。靈風洞的隊伍,也是之前讓呂涼有些在意的金袍人隊伍。

雖然此時的靈風洞隊伍中只剩下兩人,但他們卻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此時,那名聚靈之體的男子體內,已經擁有了三個另外的魂魄,整個人透都著一中說不出的詭異感覺。

「下面,第三輪剩餘的大比繼續!各支隊伍派人員上場!」孔亮高聲一喝,兩道光門浮現,第三輪後續的大比正式開始!

此時,閱風巢會那邊有人先動了,正是那名面具雙刀青年。靈風洞這邊出場的,則是那名聚靈之體的男子。

兩人之間也沒什麼開場白,上來就是針尖對麥芒的狂放之戰。

面具青年依舊是放出一片絢爛至極的恐怖刀芒,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此人的功力絕對比五日前又有了一個長足的進步!

其對面的金袍人,在這種狂猛的攻勢下,基本已經沒有了還手之力,可不知為何,其眼中蘊含的金光,漸漸化為了一種無法掩飾的激動之情!

就在此時,場外觀戰台上,率先出現了驚變!

首先是黑暗王朝大員們所處的觀戰台上空,突然閃現出數道黑影,還不等眾人反應什麼,他們就化為了恐怖的自爆漩渦氣流……

與此同時,在其他三面的觀戰台上,都有類似的情況發生,令原本只有喧囂的觀眾席瞬間化為了血與火交織的恐怖地獄。

「小子!那人就是聶青雲!你看!」老白的驚呼聲響起,「台下那名靈風洞的弟子……他自盡了!」

呂涼瞬間將注意力轉向光門之內,那裡也一樣異變突起!

原本只有招架之力的金袍人,體內瞬間又多了一個魂魄,與此同時,數道肉眼可見的金光瀰漫而出,其身形明顯漲大了一倍有餘!

老白之所以斷定面具青年就是聶青雲,是因為此人在短暫的錯愕后,手中雙刀突然光華一閃,接著竟然化為了一把柄端帶著龍頭的銀色長刀。那不是龍牙刀,還能是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