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現在主動跑過來,同她說這個,根本就沒有安什麼好心。

這小子現在主動跑過來,同她說這個,根本就沒有安什麼好心。

他的用意,除了譏諷她、奚落她,還有……

他這分明是想要打擊她。打擊得顧佳蕊無心聽課,最好是根本無心學習才好吶。

這麼著,才正中他的下懷呢。

嘖——

思及此,顧佳蕊便是一撇嘴。

而就在顧佳蕊如此這般做想之際,毛小明的那些個『小弟們』,似乎也不那麼願意消停,紛紛開始發難、搞事情。

這不,坐在顧佳蕊身後的那個小破孩,開始極有規律、且頻率極高的踢起顧佳蕊身下的座椅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下、又一下,重重、密密的踢著,不停歇。

不止如此,間或,這小破孩還會從後頭,暗戳戳的扯一下顧佳蕊的辮子、扒拉一下她的衣領什麼的。

而隔壁桌的那個小破孩,也開始拽起顧佳蕊的衣袖……

這些人! 「你是那金劍的主人!!」禿頭臉色變得了極為難看。

但是三人的反應速度不可謂不快,他們根本是不用感慨直接開口了。

「前輩!都是潛龍那小子讓我們乾的啊!此事與我們無關啊!我們三兄弟修行不易,金昌市出生入死,我們怎麼可能幹殺人奪寶的事情?我們也是萬不得已啊!」老二說。

「是啊!我們三兄弟從小相依為命,父母雙亡,所有的親情都不理我們,我們好不容易長大、修仙,一路走來……求!求求前輩!饒了我們吧!」老三嚎啕大哭,好像想起了什麼悲痛的事情。

禿頭也是眼含淚光的望著自己的三弟,眼中滿滿的溫柔。

「大哥!你從小照顧我們,幾乎是我們的親生父母,我捨不得你死啊!」老二大哭了起來。

禿頭的眼淚也是嘩嘩直流。

「這麼說是潛龍逼你們的了?」林凡面無表情。

「是,是啊!」三人同時迅速的答道。

「好,你們三個可以活一個,至於是誰,你們自己決定吧。」林凡用手一擺,一道靈光在三人身上飄過,三人的胳膊和腿立刻恢復如初了。而林凡轉過身去淡淡道。

三人愣了一秒,眼淚都不在下滑,停留在了臉頰上。

三秒后,老大直接用手死死地掐住了老二的脖子。

「老二,大哥比你大,所以我要活!」

老二被掐的說不出話來,智能化是無助的瞪著腿,臉憋得通紅,他的元神早就被判官直接毀去了。根本就沒有了絲毫的法力。三人就如同凡人!

就在老大要把老二掐死之時,老大的脖子一下子被人死死地夾住了!

「老大,你火的比我久,所以還是你先死吧,替小弟我死,這不是你長兄為父應該做的嗎.嗯?!!」正是老三死死地用腳夾住了老大的脖子,而他更絕的是用手掐住了老二的脖子!

「你們都該死!我才改活!兩個老東西都是被你們殺得,你們不該死嗎??」禿頭臉憋得通紅,強擠出話來嘶吼道。

「那不是你出的主意嗎!全村都是你殺得!你更該死!!」老三說。

三秒后,老二終於是一動不動了。

老大和老三都如同狼一般訂貨組了自己的『獵物』。

他們沖了過去!

「這是潛龍用來殺我的骷顱手掌靈寶,現在我用它來殺了你們,算是你們應得的的!善惡有報,天地輪迴!」

老大和老三剛要開口就被一個房屋般大的骷顱手掌直接碾軋成了粉碎。

對於這三人的死,林凡沒有絲毫情緒波動,這是他們應得的。

林凡用潛龍骷顱手掌的靈寶直接殺了他們后,施展術法直接將三人屍體全部化為了火球,很快,他們的屍體便化為了粉末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林凡收了三人的儲物袋,從裡面找到了自己的天隕金劍。

裡面還有這三人多年來搶殺、算計得來的寶物,大都是些高階法寶,還有幾件低階靈寶,近千萬的靈石,還有一些靈神期修鍊能用到的丹藥,林凡收了這些,轉身朝天魔城的方向疾馳而而去了。

(未完待續。)

魔靈門,位於北漠大洲極南之地,與其他三大門不同的是,與大多數北漠門派不同,山門建在了地面之上,佔地方圓千里,魔靈門山門的排場極大,怕是任何人見了其山門就會以為這是北漠第一宗了,而有些越來第二了自然知道那噬魂殿和巫族才是真正的大佬!

魔靈門講究排場,個個極為自大,這也是那徐九靈少目中無人的原因,而林凡殺了他們少主,早就被魔靈門上上下下列為必殺首位了,誰殺了他就額可以在魔靈門中享受最傑出弟子的待遇!長老級別的人直接進階一個等級!

而除了齊雲天和濃眉老者,所有魔靈門的人都想滅了他!這倒不是香味那徐九靈少主報仇雪恨,他們是為了那赤裸裸的利益。

這一天,正在魔靈門外看守山門的弟子被一名長相醜陋,身材臃腫的傢伙纏住了。

「滾開啊!說了我魔靈門是你這種加護歐能進的嗎?」

那醜陋的胖子死皮賴臉的又忘那守衛懷裡塞了一個大大的紅包:「通融下嘛!我可是真的仰慕楊仙在!自從那一晚,哦不!那一天見了她一眼,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我便再也不能忘掉她容顏!我曹德寶發誓,這一輩子非她不娶!」

「切!楊師姐可是最有資格進階到靈神期的我魔靈門外門弟子中第一女修!她能看上你?就算你給再多紅包我也不會讓你進去見她的!」守衛是個尖耳猴腮的傢伙,一看就是小手段很多,有很談的人。

胖子好像很失望道:「那好吧,既然見不到她,那就幫我帶一封信給她,這裡有我的一些十年,我相信她看了一定會被我打動的!」

「滾犢子吧!你知不知道我魔靈門追她的人有多少?」

「有多少?」

「一人吐口吐沫都能淹死你!」

這摸了摸女修不多,而能嗅到這麼高的境界又精通傀儡之道,還是魔靈門元老功臣的後代,自然是各個弟子爭相追求的對象。

而這個胖子自然是林凡假扮的了。

「我曹德寶是世界上最痴情的人!我相信愛情勝於一切!」林凡便極為神深情的說著邊有塞給了看守的一個大大的紅包並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我沒多少錢了…」

「還有多少?」

「三顆一星靈石…」

「這麼少!」

「是啊,我三年多的積蓄都給你了……」林凡故意委屈道。

「切!你以為你這點垃圾靈石我稀罕啊,那個,把那三個靈石都給我,我給你去送信!」

林凡把三顆靈石交合這傢伙后,這傢伙直接進門去了。

「不要偷看啊!」林凡在後面大喊道。

這山門禁制就算是靈虛期都混不進去的,林凡想趁這個機會溜進去是不可能的。

「切!我怎麼可能偷看!」裡面傳來了猴臉傢伙的不屑聲。

而他此時驅使已經打開了那信奉。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隨!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落款:雷鋒。」猴臉看門的讀道。

「切!這麼老土的表白情書,人家能喜歡才怪!不過還說自己叫什麼曹德寶,明明叫雷鋒!!」

……….

魔靈門外門最豪華,同時也是最冷清的一間密室內,楊雲曦很是無聊的打坐修鍊這,有時候她的眉頭還微微皺幾下。

就在這時,他眉頭一挑,走出了密室,朝院落走去。

地上出現了一件信封,她十分好奇的撿了起來。

……….

魔靈門外,林凡笑嘻嘻的問道:「傳過去了沒?」

「當然啦!我是誰啊!楊師姐親自出來迎接的我,一路上誰也不敢攔我,央行世界要拉著我喝茶我都沒同意的!」猴臉看門的趾高氣昂的道。

林凡點了點頭拱手故作興奮與佩服的拱了拱手就直接離開了。

「這就走啦?還又豈在朝朝暮暮??男人都是騙子!!咳咳!我不是!!」猴臉看門的很是不要臉的自言自語道。

只過了幾分鐘,一道面滿焦急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外,他四處打量著。

「楊..楊師姐!」猴臉看門的盯著雲曦的臉是一刻也不願意放開。 只過了幾分鐘,一道面滿焦急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外,他四處打量著。

「楊..楊師姐!」猴臉看門的盯著雲曦的臉是一刻也不願意放開。

「你可見過什麼人來這裡?」楊雲曦沒有注意到這些焦急的四處打量著。

「沒有啊!」

「真的嗎?」雲曦再次問道。

「沒..啊!有,不過是個該死的胖子。」猴臉看門的幾乎下意識的回答道。

「胖子?誰說的胖子都該死???那胖子人呢?」楊雲曦呵斥道。

「啊!!走..走了…」與此同時這猴臉在心裡真的是很是奇怪,難道說這個在他心中屬於神仙姐姐的楊師姐是為了那胖子出來的?她可是一想不理人一副嚴肅的樣子的!經常扮演大姐姐的身份!如今怎麼這麼焦急?難道,難道是因為那封信?

那封土到爆炸的情書??

我決定了,我也寫一封一摸一樣的信交給我家劉師姐….嘿嘿…..

只是後果怎麼樣林凡是不知道了,因為此時他正向楊雲曦傳音著。

「雲曦,我是林凡,此處太過危險,我不好現身,你出了山門一直往北走,我在三百裡外等你。」

楊雲曦臉色微微一紅,似乎是喲徐誒小激動,被他迅速的收起來后,便自言自語道:「我去收集些材料…..」

「楊師姐,收集材料什麼的,我侯三最擅長啦!我…….0=」只是他還沒說完,楊雲曦已經是朝北方疾馳而去了…….

「多情自古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雷鋒!哈哈哈」

不遠處看著那道熟悉的身影楊雲曦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呃呃,這是我大哥,連載至西域大禪寺的頂尖修士!」林凡急忙撇開話題介紹到。

「貧僧有禮了。」黑和尚一本正經的樣子。

「哎呦我去!你挺正式啊!」林凡人不知白了黑和尚一眼。

黑和尚不為所動依舊一副紳士的樣子。

林凡是拿他沒辦法了,他轉首沖雲曦道:「最近過得咋樣啊。」

「哎,一點都不好啊!」雲曦道。

「……..」

「…….」

一番談論林凡才知道雲曦被逼婚了,而且對方還是個他沒見過的傢伙,再而且魔靈門同意了!他無計可施!

然後林凡很是爽快的答應了幫其解決這一問題,隨後鄰順著雲曦的興奮點,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問題:「雲曦啊,那個超級傳送法陣在哪裡呀?」

「不告訴你。」

「…….」

看著林凡和黑和尚一臉嗎,懵逼的樣子云曦哈哈的帶笑了起來,好一會兒她才開口道:那天你救了我數命,我就說過你活著的話我就告訴你回去的方法,那個傳送法陣就在……….」

雲曦竟是直接說了出來。

林凡聽完了點了點頭,雲曦又和他說了一些激發法陣注意的事項之後,林凡和黑和尚都是表示感謝,林凡更合適直接拿出了兩件低階靈寶,一攻一防送給了雲曦,本來林凡是拿出中階靈寶的,只是楊雲曦說自己不想有太大的欠人情的感覺,死活不要,在林凡的硬塞和黑和尚的一番『不聽好人言吃虧在眼前』大師勸導下終於是收了下來。

要知道一般的靈神期二星修士才有一件靈寶的。

「千葉姐姐恢復肉身了,當年她…那是他迫不得已的,沒有救你你不要怪她……」楊雲曦說。

而林凡自然是無所謂,人各不同而已。在一番寒暄之後,林凡黑和尚便和雲曦告別了。

「我會幫你處理好的,保證那公子哥主動提出來取消婚約!」

隨著林凡這一句斷斷續續的話語,楊雲曦心情大好,蹦蹦跳跳就回家吃飯去了。(QAQ)

三日後,距離北漠數萬里之外的一處裝扮極為豪華的家族之內,突然發生了一件怪事,這個家族本是此地最大的一個家族,可是這兩天,他們的少主每天都會做同一個夢,那就是自己的未婚妻黑自己雙修洞房之時,突然那化作了猙獰的怪物,要嘛就是變成了個鬍子拉碴的摳腳大漢!而身為靈主期巔峰的少主竟然控制不住!

連續幾天的噩夢之下,他已經消瘦了很多了………

而每次一提到他的未婚妻楊雲曦,他就臉鐵青,甚至連修為都出現了倒退!

這給其族長嚇得,立刻是備齊了大片的禮物直奔魔靈門而去,他,是代表自己的兒子去退婚的…..

而林凡愉快的直奔那處上古超級傳送法陣而去了,那法陣距離魔靈門有八萬里,而林凡這正好也順路,在他還有萬里路程的時候,卻是撞上了一對外出樂多生魂的任務,他們個大多是靈主期,有五名是靈神期二星的樣子。

他們還碰巧就是魔靈門的人!

本來林凡直接略過的,卻是別他們發現了。

似乎是因為其中你一人帶有什麼能感應出林凡沒啥同門氣息的寶物,立刻便動起了手,要將林凡殺死回去邀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