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辦?要是拒絕了幽冥尊者的建議,會不會被當場砍死?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這怎麼辦?要是拒絕了幽冥尊者的建議,會不會被當場砍死?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

看着通難小兄弟那雙眼的紅光,江北眼角都在抽搐了,他確實是被氣得不輕快。

“呼……”江北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濁氣,隨後,扶住通難的肩膀,臉上勾起了一抹僵硬的笑容,“通難啊……你先起來,這事兒咱們過後再商議也不遲。”

“是!尊者!”通難當時就是一喜,趕忙站了起來。

而後,江北這才放心了一些,先得穩住這通難,奶奶個哨子的,這小子也是腦後長反骨了?不讓他幹啥他要幹啥?

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通難,之後,看到通難臉上掛起了激動的笑容,江北嘴角又抽了兩下,隨後,趕緊把目光放在了下方的這些大佬上。

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弧度,露出了那憨憨的笑容,用那帶着魔性一般的聲音開口道:“不知……諸位兄弟們,有沒有有夢想的兄弟!想要跟隨本尊的腳步,走向無上的榮光!成就一番豐功偉業!達到真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境地!”

嚯!

這文化水平!

在場的大佬們都吃驚了,這尼瑪,說的比唱的都好聽啊!

答應了那頭髮可就沒了啊!再長出來得多久啊!

不得不謹慎,小心對待,同時也得考慮好萬一幽冥尊者生氣了砍了他們之後的事,真是不得不小心啊,向前一步是剃頭,向後一步,是掉頭。

他們很糾結……


算了,沒什麼可糾結的。

“幽冥尊者!”只見一旁的天魔堂堂主李晟糾結了不過片刻,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一般,直接上前一步,躬身行禮!

“嗯?還叫我尊者?”江北故作不約的皺了皺眉。

唰的一下!當時李晟的冷汗就下來了,這踏馬到底該叫啥啊!

“幽冥大哥!”李晟一臉鄭重的喝道:“幽冥大哥!李某人不才!不過願意身先士卒!李某,願意緊跟幽冥尊者的腳步!”

“好!大善! 壁咚王牌校草:再見喬子木 !”

江北激動的猛地一拍那枯骨大椅,整個人心情極爲的舒暢,很好啊!天魔堂的堂主都要出家了,看你們這些弟弟們該怎麼選?

敢拒絕我?那可能嗎?

而那通難,看到這次竟然被李晟奪得了先機,那真是眼珠子都凝住了,他敗了!

不行!他不能敗!他纔是幽冥尊者坐下的第一大舔狗!這種殊榮,這種位置,絕對不能讓給別人!

可是,現在他又不敢說話,他很憤怒……

“李晟老弟!來!上來!本尊幫你變強!”江北大喝一聲,臉上帶着濃濃的欣賞之意!

李晟糾結了。

李晟後悔了。

李晟特麼的想哭啊!

他哪能不知道上去了是幹啥的?肯定就是爲了剃頭的啊!

但是……他能不上去嗎?果然,以後說話還是得考慮考慮後果的啊,可現在,沒什麼辦法了,頭,還是得剃的啊。

李晟感覺自己的雙腿像是灌了鉛一般,步履艱難的走上去,同時,心裏又有些竊喜。

他竟然能跟幽冥尊者面對面的接觸,這種大佬,平時哪個不是拿着端着的?那架子一個比一個大,哪像現在的幽冥尊者,都可以親切的稱呼他爲老弟?

這是一種殊榮。

是的!

殊榮!

想明白這些,李晟攥緊了拳頭,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邁步而上!

步履堅定!

而坐在那枯骨大椅上的江北,看着這李晟竟然真的沒什麼廢話就這麼上來了,那心裏更是樂開了花,整個人都有些坐不住了。

但是他明白,作爲一族至尊,他得穩重,沉穩!

他不能表現得太過激動……

“幽冥大哥!”那李晟來到江北近前,九十度躬身施禮,態度極爲誠懇。

“嗯,來了老弟?”江北微微一笑,隨後站了起來,並沒有讓李晟起身的意思,甚至還把倆手放在這李晟的頭上玩弄了一番……

“李晟老弟,你別說,你這頭髮真是不錯,質量很好。”江北若有所思的說道。

李晟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能,能不剃嗎?

終於,他看着這幽冥尊者的手,順着褲腰帶就伸了進去……

這是要幹啥!


不過下一刻,他的目光當時便是一凝,這把短劍……

“嘶~”

李晟當時就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絕對是神器!絕對是!

拿這個東西剃頭?

這不能夠吧幽冥大哥!

您這要是手抖一下,那我不就徹底涼涼了嗎!咱能不能換一種方式啊!

李晟要哭了,不過他還是不敢說話,因爲他發現,站在這幽冥尊者近前,所感受到的這種莫名其妙的威壓,絕對是要比之前在下面來的恐怖的多。

就連背後都覺得發寒……

江北依舊是那副憨憨的笑容,不過看到李晟這個模樣,自然是意識到他才擔心什麼。

畢竟他的理髮技術還停留在此前幫那些長髮惡靈剪頭的時候。

他有點手生了。

“尊,尊者……”李晟要哭了,他終於忍不住了,因爲他看到這幽冥尊者已經把那把小劍往上挪了,很明顯,這是要開始了。

“嗯?怎麼了老弟?”江北眉頭微皺,感覺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了。

果然,這一切有些太過順利了。

這人要反水!

你別逼老子砍了你!殺雞儆猴一波!

終於,李晟彎着腰,擡起了頭,臉上掛起了一抹笑容,只不過這笑容比哭都強不了哪去,就這,還是他極力擠出來的,他也很苦逼的好嗎!

江北的眉頭緩緩皺了起來,神色明顯有些不悅了,下意識的就開始運轉了自己的吞天魔功。

怎麼拿氣勢壓迫別人,他還真不太懂,但是……想要嚇唬人的時候,就運轉一下功法,特效一開,眼睛變紅!

瞬間!那濃濃的魔氣直接從江北的身後逸散了出來。

“李晟堂主,難道你是在戲弄本尊嗎?”江北的聲音逐漸的冷了下來。

想要嚇唬人,首先就要代入這個大佬的狀態,騙人也是如此,先得騙自己!

“不,不是!”李晟連連搖頭,如同撥浪鼓一般,他現在很慌。

“那,你是何意?”江北的聲音依舊很冷。

“我……尊者,不是,我不是不想剃頭,而是……”李晟說話都說不利索了,狂吞唾沫,一臉難受的看着江北手中的小騷騷。


“你是在懷疑本尊的技術?”

“本尊江湖人稱託尼老師,你覺得本尊配不上這個名頭?”

“不是……尊者,我……”李晟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也罷,也罷。”江北收了功法,擺了擺手。

“尊者,我可以不剃頭了嗎?”

“自然不行。”

權謀天下之攝政郡主 那您是……”

“我們可以換一個方式剃。”

只見江北牙一呲,笑的那叫一個真誠,不過,這笑容在李晟眼中看來卻是毛骨悚然。

不光是他,就連下面那些大佬們也都毛骨悚然了,太可怕了,剃個頭都有這麼多的選擇?這到底是何種手段?

江北倒是沒想那麼多,頭,肯定是要剃的,不然這整個萬魔宗就他一個禿子,那顯得多不好?

現在,正好這些人也沒什麼意見,半推半就的,也就那麼回事兒了。

美滋滋。

“李晟!”

下一刻,只聽得江北厲聲喝道!

“在!尊者!”李晟當時身體就是一哆嗦,那身子又往下彎了幾分。


“作爲我魔門天魔堂堂主!你也算是個人物了!作爲修煉者,爲了實力精進,你是否能忍受痛苦!”

“能!”李晟當時就是一驚,男人不能說不行!修煉者不能說不能!尊者問了,不能也得能!

“大善!無量壽佛!那今日,本尊便用本尊梯度之時的手法,爲你剃度!你,可願意?”江北挑了挑眉,一臉深意的問道。

李晟當時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願意!他願意啊!

此前要是他還捨不得他的頭髮,那現在, 他都捨得了!

這是和尊者相同的待遇啊!

江北笑了。

因爲……他特麼頭髮禿了,都得感謝他哥!現在生髮生不出來,也得感謝他哥!

把他髮根都給燎了!

那時候自己要不是重傷昏迷過去了,多半得疼的直叫喚吧?

再看看眼下這些大佬們……

“放心吧,諸位!我們是兄弟!本尊經歷過的痛苦……不是,本尊經歷過的歷練,肯定也會讓諸位兄弟都經歷一下!” 在場的兄弟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