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白顏沒有告訴她的理由。

這才是白顏沒有告訴她的理由。

白顏想給天炎一個笑容,又看到靈兒身上的血跡,頓時笑不出來了,她滿是怒意的雙眼再次轉向了谷老。

「你和我娘先去一邊,我先把這件事解決了,等回你的領主府之後,我會為我對你的隱瞞道歉。」

此刻,谷老的腦子卻是一片空白。

滿腦海都是天炎的那句話……

雖然我從小沒有養過你……

養過你?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這丫頭應該從小在領主身邊長大不成?否則,為何領主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那語氣滿是歉疚。

還不等他想明白,白顏的身形已經到了谷老的身前……

谷老急忙將思緒收了回來,抬起手中的長劍迎接轟斬而下的滅神劍。

嗡!

一劍落下,谷老的身子頓時後退了幾步,他感覺到手臂發麻,望向白顏的目光中儘是震驚與錯愕。

這丫頭的實力……

應該在應蝶之上。

縱然應蝶也已經到了玄神高階,奈何玄神高階同樣分強弱,就好比大長老姬天,因為一隻腳跨進了領域,所以他才成為領主府第二人。

而這丫頭的力量……或許已經和姬天持平了?

谷老的臉色煞白,繼續往後退去。

而白顏的劍風再次從空氣中斬下,一道道的突襲向谷老,讓谷老有些應接不暇。

「你服下了丹藥?」 白顏眼眸輕眯。隨-夢-.lā

這老傢伙應該服下了丹藥,他原先的實力,並沒有達到玄神高階的程度。

可惜……

白顏冷笑著揚唇:「你別忘了,我是一名煉丹師,姬清歌的病就是我治好的。」

什麼?

谷老錯愕的抬頭,望向這一張絕色的容顏,蒼老的容顏蒼白無色。

白顏瞬間從儲物間內掏出一枚丹藥,她抬手一捏,將丹藥捏碎,這一刻,彷彿有綠色的氣體漂浮在空氣當中,慢慢的鑽入了谷老的鼻尖。

谷老的臉色一變。

因為……

他分明感受到,剛才自己用丹藥所提升的力量在消失著,不過是片刻的時間,已經從玄神高階跌回了玄神中階。

「這……這怎麼可能?」

谷老的心都被狠狠的震撼住了,他的眼神終於充滿了恐慌。

雖然他來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但他沒想到,自己還沒能殺了任何一個人,就會死在這女人的手裡,這讓她怎甘心?

「領主,」谷老急忙轉頭望向天炎,「當初,我陪小姐一起前往大陸將你救了回來,不知谷主能否看在這個恩情的份上幫我一次?若是當日沒有我,你也無法順利的回來炎之領域……」

若是靈兒死了,也許,他沒有這個機會再求情。

可如今帝靈兒不是還沒有死?領主說不定會幫他一次……

天炎凌厲的眸子轉向谷老,眼中殺意閃爍:「你覺得本領主若是有個女兒會如何?」

谷老一愣,不明白天炎這話的意思。

白顏亦是停下了動作,靜靜的站在一旁,只是在她氣勢的包圍之下,谷老無處可逃。

「如果領主有個女兒的話,一定會寵到極致。」

他對於帝靈兒都如此疼愛,要是領主真有女兒,一定會寵到極點。

「既然如此……」天炎冷笑著說道,「你憑什麼認為本領主會幫著你與自己的親生女兒作對?尤其是,你還傷了我的外孫女兒?」

轟!

這話就如同晴天霹靂,迎頭砸了下來,砸的谷老眼冒金星,腦子再次變得一片空白。

也許當天炎之前說出那番話后,他就能夠猜測到白顏的身份,但他總是下意識的去否決了這個可能性,如今聽到了天炎的承認,他才恍然明白,原來自己曾經所做的一切是有多可笑……

領主早已經娶妻生子,他的妻子女兒都是如此優秀,可他卻偏偏將他的女兒與外孫女當成了妄想勾-引他的不軌之徒。

谷老緩緩的閉上了雙眼,他的身體顫抖的力量,良久,方才用盡全力的睜開了眼,蒼老的聲音帶著沙啞乾澀,比那微風吹動枯樹枝的聲音還要難聽。

「領主,這件事都是我自己所為,小姐她並不知情……還希望領主別為此……怪罪她。」..

砰!

白顏的滅神劍再次斬下,空氣中的溫度都帶著炙熱的感覺,如同一陣熱浪迎面衝來,瞬間,谷老的身子就被掀翻了出去,狼狽的摔倒在地……

噗嗤!

谷老噴出一口鮮血,絕望的目光看著四周的所有人…… 「谷雅是不是真的有參與入此事,本領主自有分寸。」

天炎淡然的目光從谷老的身上緩緩掃過,聲音冷厲:「若是讓本領主知道,她當真犯下了無可饒恕的錯誤,那不管她之前為本領主做過什麼,她都難逃一死!」

谷老的身子驀地一震,老臉一片煞白,身子極其無力的癱倒在地。

他緩緩的閉上雙眼,臉龐儘是痛苦。

如若小姐真的犯下了錯誤,以領主心狠手辣的性子,確實不會放過她……

「顏兒,讓我來殺了他,」天炎已經走到了白顏的身旁,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他的語氣不再似之前的凌厲無情,溫和的讓人如沐春風,「為父不想讓他的血,髒了你的手……

白顏腳步一頓,她收回了手,側首間,望向了男人俊美溫和的臉龐。

她微微點頭:「好。」

唰!

天炎抬手的瞬間,一把長劍落在了他的手中。

他緊握著長劍,狂風自周身揚起,周圍的樹木盡都被捲入了虛空當中,氣勢冷冽而強大。

如此的他,似如殺神,那充斥著殺意的眼神更是令谷老渾身冰冷,猶如墜入冰窖。

谷老的話再也沒能說出來,他就感覺到天炎的劍沒入了他的胸腔,隨後,鮮血從胸口涌動而出。

他低下頭,定定的望著血液如泉水般涌流不息的涌動而出,再僵硬的揚起頭,那一刻,痛悔之意呈現在他的眼眸之中。

他後悔的不是對靈兒動手,而是……沒有用最快的辦法殺了這丫頭,導致自己致死都沒能殺了這些人……

「靈兒小姐。」

應蝶快步走到靈兒的身旁,當看到這小丫頭的傷勢真的恢復了差不多后,她方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濁氣。

不過……

一想到靈兒的鮮血還有自愈的能力,應蝶的眼眸中流露出一抹詫異,可還不容她多想,天炎冷沉的聲音從她的頭頂上方傳來。

「二長老,你保護了靈兒這件事……我會銘記於心。」

應蝶這才想起了剛才的一幕,秀麗的臉龐微微浮現出激動之色。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靈兒真的是領主府的小姐,自家領主的親外孫女!

「領主,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不管是不是應該的,我都會記得。」

天炎輕撫著小靈兒的腦袋,俊美的臉龐揚著笑意:「但是,你這小丫頭以後就沒法喊我爺爺了,得稱呼我為外公,可明白?」

小靈兒一臉獃滯的表情,她到現在還沒有想明白,爺爺怎麼變成了外公?

而且還成了娘親的爹爹?

「你真的……是靈兒的外公嗎?」她搖了搖頭,還是不敢置信。

可若不是外公,娘親為何當日因他出事而如此緊張?更甚至將她託付給大長老,只為了去遺迹救他……

「如假包換。」

天炎的笑容帶著寵溺,目光中滿是溫和的光芒。

「我和這小丫頭還真是有緣,難怪第一眼看到她,她就讓我很有好感,恨不得拐回家裡,原來她竟然是我的外孫女兒……」

可笑的是,一開始,他還想要讓晨兒出馬,將這小丫頭拐回家中。 現在不用拐,這丫頭都是他的人……

哈哈!

一想到這,天炎的笑聲帶著爽朗,似乎許久他都沒有如此愉悅過了。?隨{夢小◢.1a..

「寧兒。」

天炎又再次將目光轉向了白寧。

若是說,面對白顏與小靈兒他是溫和與慈愛,當面前站著的是自己心愛的女人之後,則化為了滿腔的柔情。

「抱歉,我如此晚才能見你,讓你憂心了……」

白寧笑了笑:「該說抱歉的是我,我不該忘記你,這麼多年都沒有回去看過你,還害得……我的女兒受了如此多的苦。」

藍月的性情倒是不錯,她也確實將顏兒當做親生女兒疼愛,所以她當日也放心的將女兒託付給她。

可沒想到……藍月的夫君會在她過世之後,如此折磨她的女兒!

如今只要想到白顏在白家所承受的苦難,她都有一種揪心的疼。

這丫頭……是她和聞雲峰的女兒啊。

葯門門主的外孫女,幻府的大小姐……本來她就該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卻偏偏……讓那些人如此對待她。

「嘰嘰。」

金雞不滿被所有人都無視了,它嘰嘰的叫了兩聲,一蹦三尺高,隨後穩穩噹噹的落在了白顏的肩頭。

「娘親,有小-雞。」

小靈兒欣喜的伸出手,想要抓住這隻小雞,她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如那浩瀚的星空。

「嘰嘰!」

小雞的眼裡流露出憤憤的情緒。

它才不是小-雞,它乃是上古金鳳,區區小-雞怎與它相比?

這些人類……一個個都沒有眼光!

氣死它了!

「娘親,靈兒一直很羨慕哥哥的身旁有小咪的陪伴,所以娘親可以把小嘰嘰送我嗎?」

小雞一個跟頭差點栽倒了下去,它嘰嘰的叫著,恨不得用自己的嘴啄一下靈兒伸過來的手。

然而……

看到靈兒那一張粉嫩可愛的小臉之後,金雞捨不得動口了。

畢竟它也是視覺動物,只要長得好看,那做什麼都能原諒。

「好,」白顏將這隻撿來的金雞拿了下來,放在了靈兒小小的掌心內,「以後,它就是你的夥伴了。」

這隻金雞個子太小了,也只有靈兒的小手掌那般大小,它毛為金黃,透著光澤,倒是極為漂亮。

「你一天到晚嘰嘰嘰嘰的,以後你就叫小嘰嘰吧。」

小靈兒咯咯的笑了起來,她聲音如鈴,清脆動人。

「嘰嘰。」

金雞不滿的抗議著,它乃是上古金鳳,才不會取如此庸俗的名字。

它拒絕!

「娘親,嘰嘰是會長大的吧?」小靈兒下意識的吞了下口水,咕嚕一聲,「不知道長大后的嘰嘰好不好吃?」

金雞正想抗議,驀地聽到了小靈兒這番話,它身子一縮,立刻慫了。

白顏轉頭瞥了眼金雞,揚眉道:「估計不怎麼好吃。」

這隻雞好歹幫了她,她也不是忘恩負義的人,這種時候,自然要幫它說一句話。

果然,聽到白顏的聲音,嘰嘰下意識的鬆了口氣,它還真擔心這個女人把它送給小丫頭當食物。

「哦,」靈兒燦爛的笑著,「小嘰嘰,你不用害怕,靈兒不會吃自己的小夥伴的,不過……如果你遇到天天的話……哪怕你再難吃,它都會想要吃了你……」 嘰嘰滿目都是驚恐,它嚇得已經快哭了。?隨?夢?.lā

這丫頭到底是在安慰它……還是恐嚇它?

「爹,」白顏揉了揉靈兒的小腦袋,將目光轉向了天炎,「你們是怎麼離開遺迹的。」

若是再讓小靈兒說下去,她還真擔心這隻小雞哭出來……

天炎的眉眼中閃過一抹疑惑:「我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突然之間就有一股力量把我拽了出來,隨後我就離開了那片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