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江寂塵傳給她的第二門太古劍術神通。

這是江寂塵傳給她的第二門太古劍術神通。

名為如夢劍意!

劍如夢,意飄渺,無定處!

一道道如夢劍光,飄渺殺出。

徐靜雨擊碎了一道道飄來的劍影,但卻發現,那只是一道虛幻劍光,如夢比一般。

而真實的劍光,她根本無法尋出在何處?

咻!

直到,一道劍光,已經架在她細嫩的脖子上。

「你再動,就死了!」

柳心月平靜的開口道。

徐靜雨,瞬間面色慘白,心如死灰。

「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變得這麼強?」

「你,你應該只是一個女僕人而已么?」

徐靜雨喃喃自語,難以置信。

她很難接受這樣的結果。

「這世上,沒有沒什麼不可能的。」

「而我,確實也是一個人的女僕而已。」

然而,柳心月這時候,卻是微微一笑。

這一刻,她心境通透,很自然的說出這一句話。

同時,柳心月也撤去劍光。

「柳心月,你一個女僕,你有什麼驕傲的?」

「你是降臨者的恥辱。」

徐靜雨冷冷地開口道。

同時,她也退到了英俊男子的身邊。

對於徐靜雨的話,柳心月應道:「你這麼一說,我倒還真覺得有些驕傲了。」

北有南庭,予我深情 「因為,你剛剛就是被一個女僕擊敗。」

「好了,你已敗,那麼,我也該走了。」

柳心月舉步向前。

然而,徐靜雨卻冷冷一笑道:「你以為,你真的走得了?」

她的聲音剛落,英俊男子已擋在了柳心月面前。

「為什麼,你要反悔?」

柳心月秀眉一皺道。

徐靜雨此時淡淡地道:「我並沒有反悔,我只說,你擊敗了我,我自不會攔你,讓你離去。」

「所以,你若要離去,我不會出手!」

「但是,我不能保持別人不出手攔你。」

「比如,我身邊的易師兄,又或者,其他也想要江寂塵死的人?」

八卦 聽到徐靜雨的話,柳心月臉色終於一變。

便是劍心如水意,此時也難以讓她保持平靜。

因為,四周得降臨者竟然也走了過來,對她虎視眈眈。

與此相反,徐靜雨看到柳心月的表情,她終於露出得意的笑容。

「柳心月,交出江寂塵吧,看在同是降臨者的份上,可以放你離開,到決戰日時再殺你。」

「殺她,可以留到決戰日,但是現在,我卻一定要****一次才會讓她走。」

「嘿嘿一個人干有什麼意思,一起干有才意思嘛!」

「哈哈」

四周近十名降臨者圍了過來,聲音淫邪地開口道。

柳心月,聽到這些話,神色終於變一片慘白。

她只是一個女人,在這個時候,終會感到無助。

「呵呵,一群垃圾,欺負一個女人,覺得很有意思么?」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聲音驀然響起。

同時,江寂塵的身影從噬毒珠碎片中閃身而出。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江寂塵出現,傲視全場。

所有的修士,神色一變。

因為,江寂塵一開口,就罵他們是一群垃圾。

被一個他們認為是低等世界的生靈罵成垃圾,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羞辱。

「江寂塵,你這隻縮頭烏龜終於敢露頭了。」

「但無論你如何掙扎,今日都是你的死期,沒人能改變這個結果。」

英俊男子易公子聲音陰冷的道。

「諸位,江寂塵就在你們面前,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

「且你們也不要忘了,柳心月是江寂塵的同伴,更是江寂塵的第一女僕!」

徐靜雨也在一邊煽風點風,並且拖柳心月下水,給她拉仇恨。

讓所有的降臨者們,也同時敵對柳心月。

不過,縱然沒有徐靜雨的提醒,這些降臨者們也不可能會放過柳心月了。

柳心月、江寂塵在旁靜靜地看著徐靜雨賣力的表演。

直至此時,江寂塵才開口道:「這個女人不僅言而無信,還如此的陰險毒辣,按理說,本公子應該一巴掌拍死算了。」

「但心月,本公子突然有一個想法,不如將她抓來,讓你收她為女僕,如何?」

江寂塵最後一言,可謂是惡意滿滿。

剛才,徐靜雨不是嘲諷是柳心月是一個女僕么?

那如果把她變成柳心月的女僕,也即是女僕的女僕,這種畫面一定很有意思。

果然,聽到江寂塵的話,徐靜雨神色大變。

陰毒王妃禍天下 若真是如此,那她連女僕都不如了,會被狠狠的打臉、羞辱!

要知道,她是天之驕女,高高在上,若真是要變成那樣,那還不如死了算。

所以,聽到江寂塵之言,徐靜雨可謂對他恨之入骨。

「江寂塵,你是不知死活!」

「易師兄,快出手,將這垃圾斬掉。」

徐靜雨怒喝一聲道,她此時恨不得將江寂塵碎屍萬段。

此時,便是柳心月,也不得不驚嘆,她這個賤主人的嘴巴、想法,都實在是太毒了。

任是誰都受不了,更何況如徐靜雨這種心高氣傲之人。

其餘的降臨者也同時圍殺過來。

「嘿嘿,滅掉江寂塵,他身上的東西平分!」

「至於柳心月,那自然是大家一起上了。」

一群降臨者興奮、激動地開口道。

雖說,這一段時他們捕獵了一群六道界的女修,但質量根本無法與柳心月這等極品相比。

更重要的是,柳心月的身份!

如此玩起來,他們自然會更加的興奮。

而江寂塵一直沒有出手!

其實,他是故意說話,需要拖延一點時間在罷了。

若不然,按照他平時的性格,早已經出手,不會讓這些人廢話這麼多。

他剛剛在噬毒珠碎片空間中,其實是處於突破的關鍵時刻,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完成。

但感應到了柳心月有危險,所以,他就不得不提前出來。

此時,江寂塵的身上浮現著層層七彩神紋,如夢似幻,身上的氣息也在攀升,不斷變強。

更有異象生成,浮於虛空。

這是小境界突破的徵兆。

也即是江寂塵將要從神王八重境,踏入神王九重。

「快出手,江寂塵在突破,不要讓他再繼續。」

雖然只是一重小境界的突破,但是英俊男子易公子感受到了江寂塵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隱隱可以威脅到他。

易公子對江寂塵進行調查,知道此人很逆天。

所以,他表現雖然囂張,但卻很謹慎,沒有大意。

他估算過江寂塵的戰力,知道他神王八重境時,可以相當於天級超然突破者,帝者三重初境。

這是江寂塵的極限戰力。

而他自己,目前是天級超然突破者,帝者三重圓滿境。

要殺神王八重境的江寂塵,那自然是輕而易舉,可以隨手碾壓了。

可是,如果讓江寂塵踏入了神王九重境,那就一切都變成未知了。

看到易公子焦急的樣子,其餘的降臨者卻是毫不在意,有人甚至冷令一笑道:「一個神王八重境的垃圾,就算突破進入神王九重境,又有什麼區別?」

「確實,我們在座的,哪個不是地級超然突破者,帝者二重初境之上的存在?殺死一個神王九重境的垃圾,和捏死螻蟻又有什麼區別?」

這些降臨者,只知道江寂塵是懸賞追殺榜單上的人,並沒有具體了解過江寂塵。

若是他們知道,連地級超然突破者,帝者三重初境的伊塵公子都已經成為江寂塵的肉票,恐怕就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

「一群白痴!」

英俊男子易公子不由得心中暗罵一聲。

超級仙王混都市 同時,他不再理會那些自大的白痴,而是全力的出手,轟殺向江寂塵。

他可不想讓江寂塵突破成功。

鬼知道江寂塵踏入神王九重境后,又會有多麼的逆天、變態。

柳心月此時正要迎殺上去,為江寂塵擋下易公子的攻擊。

不過,柳心月只是低階天級超然突破者,帝者三重初境。

無論是天賦、境界都遠遠不如易公子。

所以,面對易公子這全力絕殺的一擊,她接不下,必然要受傷。

但是,柳心月依舊義無反顧,決絕的出手。

她也不知為何?

從最初的開始抗拒江寂塵第一女僕的身份,到現在慢慢的接受、融入其中。

「紅塵歷練心,修行萬般路。」

柳心月覺得,這更是一場修行的歷煉。

這或許對她來說,也一種機緣。

其實,人世間界,有很多看似對自己不好的事。

但換個角度去思考,這何嘗又不是一種歷煉、一道機緣、一場造化?

蒼天萬道,眾生萬相,到底如何,該由本心去看!

所以,柳心月沒有一絲的猶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