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他已經醒悟過來,他碰到的東西,應該就是剛才被那人踩碎的吸魔玉碎片。

這時他已經醒悟過來,他碰到的東西,應該就是剛才被那人踩碎的吸魔玉碎片。

果然,就在這響聲剛發出后,一團紅光猛地從石壁的洞里竄了出來。

正是方才那人。

此人顯然也萬萬沒有想到,在這寂靜一片的礦洞里,竟然還有其他人的存在。於是一看到張葉,此人先是一怔,接著便是滿臉冰冷,手托著一團藍光,死死地盯著張葉。

這時張葉才看清了此人的面容,只見他臉頰瘦削,臉色蒼白,在手中藍光和通體紅光的掩映下,簡直就像是一具剛從墳地里挖出來的殭屍。

「你是什麼人?」此人盯著張葉,冷冷的問道。

張葉嘆了口氣,正待回答,忽然發現此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慢慢有了一種奇異的變化。

先是警惕而冰冷的打量,接著便是滿臉難以置信的神情,就好像是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此人的神情越來越是驚訝,不等張葉開口,他又接著問道:「你…你竟然沒有輔助功法護體?」

張葉一頭霧水,詫異道:「什麼輔助功法?」

不過很快張葉反應過來,想起了那名黑袍弟子對自己敘述過的魔氣特徵。對於神識竅期以上的修士,魔氣極能侵蝕修士的神識!而看面前此人通體泛著一團紅光,多半便是用來抵禦魔氣的「輔助功法」。

但是這人應該能看出張葉不過是丹田竅期修為,魔氣對丹田竅期修士的危害並不大,怎麼還問什麼輔助功法?

於是張葉搖了搖頭,嘆道:「你應該能看出來,我不過是丹田竅期。」

「那也不對!」此人眼中突然閃過一抹火熱的光芒,厲聲道,「即使是丹田竅期的修士,遇到魔氣也會在被侵蝕之下立刻昏厥。你到底修鍊的是什麼功法?說!」

說著,此人猛地跨前一步。

見此人頃刻間凶相畢露,張葉反而笑了。


此刻他哪裡還看不出來,這人以為自己修鍊的有能抵禦魔功的特殊功法,已在瞬間起了覬覦之心。

不過張葉心裡也有些納悶,如果按此人所說,丹田竅期修士遇到魔氣便會立刻昏厥,那自己為何一點事都沒有?並且何止是沒事,這些魔氣簡直就是自己的大補之物。

「難道修鍊聖祖魔功,將我的體質也同時改變了?」張葉立刻想道。

「不說?!」見張葉沉吟不答,此人更認定張葉修鍊的有特殊功法,眼中貪婪之色更甚,厲聲道,「那我把你擒下來,看你說是不說!」

說著,此人的雙眼突然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血紅色,將手中的藍光緩緩收入懷中,雙臂一抖,右手緩緩抬起,只見他的五根指甲不知何時變得漆黑如鐵,並且長達半尺徐。接著五指一曲,猛地便向張葉狠狠抓去。

張葉皺了皺眉,立刻閃身往後一退。

「嗤」一聲。

這人的五指一抓落空,卻掃過石壁,竟猶如切豆腐般的在石壁上留下五道深深的划痕,石屑紛飛。

「你修鍊的有魔功!」張葉心中一凜,突然說道。

此人五指堅硬至此,顯然肉身極其強悍。


「如果我沒修鍊魔功,又何必來這裡?」此人喋喋一笑,馬上又欺上前來,又是伸開五指向張葉抓來。

這次張葉並沒有躲閃,他臉色凝重,將紅晶石也放入懷中,突然迎上一步,一拳向此人的五指上轟去。

雖然感應不到此人的具體修為,但是此人顯然應該是挖礦弟子中的一名,多半是神識竅期。張葉倒想見識一下神識竅期修士修鍊魔功後會有多厲害。

更重要的一點,張葉此時心中已經有了殺機。

「蓬」一聲。

硬碰硬之下,張葉和這猶如殭屍的人同時後退兩步。

張葉面無表情,看向自己的右拳,只見拳面上已被此人的五指劃出了五道白痕。

而那殭屍般的人卻是大吃一驚,滿臉震撼的看著張葉。

不過隨即,他的眼神愈加火熱,舔了舔嘴唇,森然道:「原來你修鍊的也有魔功。很好。」立刻又迅如閃電般的向張葉抓來。


眼見張葉不過丹田竅期,不但不受魔氣的影響,並且在硬拼之下,竟然能跟自己旗鼓相當,這讓此人對張葉修鍊的功法更是心中火熱到了極點,誓要將張葉擒下,將張葉修鍊的功法逼問出來。

張葉一言不發,馬上也迎上前去。

「蓬蓬」的響聲,立刻在礦洞中連綿不絕的響起。

一柱香的時間過去了,魔氣劇烈的翻滾中,兩人仍是沒有分出高下,糾纏不休。

不過張葉慢慢發現此人好像開始變得急躁了起來,五指上的勁道越來越強,幾乎將渾身的靈力都使了出來。

心念轉動間,張葉已經明白了怎麼回事。當下嘴角噙著一絲冷笑,也不再硬接,而是來回躲閃,但是就是死死將此人阻擋在身前。

又過了片刻,此人臉色開始變得恐慌了起來,他突然往後一退,停下了廝殺。

「你的魔功不錯。」此人緩緩道,「不過我對你的功法已經不感興趣了,今夜的事就此作罷,我饒你一命。」

「說的倒是挺冠冕堂皇。」張葉微笑著,饒有興趣的看著此人,淡淡道,「我看不是你對我的功法不感興趣了,而是你已經開始受到魔氣的侵蝕了吧?」

在方才的廝殺中,張葉便已發現此人通體的紅光慢慢變得微弱了下來,顯然是靈力耗費過巨,已經無法支撐輔助功法的運行來抵禦魔氣了。

果然,此人一聽,臉色登時大變。

接著他眼中厲芒一閃,猛地又向張葉撲來。

他自然能感覺到張葉根本無意放自己離去,甚至已經有了將自己靈力耗盡,讓自己被魔氣灌體發瘋而死的打算,心中又恨又怕,多說無益之下,立刻撲向了張葉。

他體內的靈力實在已經不多了,再跟張葉耗下去,不等跟張葉動手,便已無法抵禦魔氣了。

生死攸關之下,此人一出手便已使出了全力。

見狀,張葉微微一笑,仍然不去硬接,身形迅捷的一動,便躲了過去。

片刻后,石壁上已經又出現了數十道抓痕,七八個五指深洞,但是這殭屍般的人仍舊沒有碰到張葉分毫。而且每當他趁著張葉躲閃想要衝過去時,張葉便立刻又面帶微笑的堵在他身前。

此人心中恨極,雙眼已經幾乎全變成了血紅色,但是身上的紅光卻越來越是淡薄。

「給我死!」此人突然大吼一聲,十個指甲突然再度暴漲尺許,猶如十把黑色的利劍,犀利無比的向張葉掃去。

此人好像已經完全豁了出去,將全身僅剩的靈力全都使出。

礦洞內像是突然颳起了一陣狂風,十個指甲劃過濃郁的魔氣,竟然形成了數個魔氣漩渦。

不過此人十個指甲剛劃過一半,他的臉上突然露出恐懼至極的神情來。

他身上本已變得極為微弱的紅光,突然一下子消失了。就在這極短的瞬間,周圍的漆黑魔氣立刻通過他的皮膚、嘴巴、鼻孔、耳孔,甚至是他的雙眼,瘋狂的向他的體內灌入。

他就像一個被操縱的木偶般,突然停下了所有動作。 隨著此人動作的忽然停頓,礦洞內立刻變得漆黑一片。

張葉見此人攻勢如此凌厲,本是心中凜然,此時不由一愕,忙將紅晶石從懷裡掏出來,往前一照。

只見在滾滾魔氣的包裹下,此人蒼白的臉色已是變成一片漆黑,甚至在他的脖頸處,他全身任何裸露在外的皮膚上,都變成了一片漆黑色,他簡直就像是渾身被漆了一層黑漆。

但是他的瞳孔仍在微微轉動,不過從他的眼神中,開始隱隱透出一股瘋狂之意。

「我來幫你一把吧。」張葉面無表情的說道。見此情形,他哪裡還不明白,此人被魔氣灌體,神識已經被完全侵蝕,即將要發狂起來。

然後張葉一拳便重重擊在了此人的胸口上。

「喀嚓」幾聲脆響。

此人的胸骨立刻被全部擊碎,張嘴噴出一大口黑血,凌空向後飛去,重重的撞在後方盡頭的石壁上,又滾落下來。他痛苦的蜷縮了幾下,便沒了任何聲息。

這一拳,張葉並沒有留情。

對於此人,在他想要擒下張葉索要功法時,張葉便已動了殺機。

對於對自己心存惡意的人,張葉從來不會心存仁慈。而且此人又是為了魔氣而來,張葉自然不想跟此人分上一杯羹。

而張葉對魔功也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此人體內靈力好像並不比王海強上多少,但是在修鍊了魔功后,竟然強悍至此。看來魔功能大大提升修士的修為這一說法,果然不虛。

「那我修鍊的聖祖魔功……」張葉眼中突然閃過極為興奮的神情。


以此人神識竅期的修為,修鍊魔功后才跟自己鬥成平手,而自己卻不過僅僅修鍊聖祖魔功四個月而已。這樣就再顯然不過了,聖祖魔功,定然是一種極為不凡的魔功!

輕輕吐了口氣,張葉緩步走到那人的屍身旁,蹲了下來,在他渾身搜摸了起來。

片刻后,張葉手中便多了一顆散發著朦朧藍光的圓珠,還有一個黑色的袋子。這袋子並不是從此人懷裡搜到的,而是系在此人的腰間。除了圓珠和這黑色袋子外,此人全身再無他物。

「原來是藍芒珠。」張葉拿起圓珠轉動著打量了一遍,喃喃道。

藍芒珠是由藍芒石打磨而成,而藍芒石跟紅晶石卻是除了散發的顏色不同外,功效完全相同,都是本身能散發光芒照明而已。不過這藍芒珠對魔氣中的穿透性明顯要比紅晶石強的多,並且打磨的甚是光滑,拿在手中,要比紅晶石舒服很多。

於是張葉隨手將紅晶石放入懷中,換做了藍芒珠來照亮。

接著張葉一臉喜色的便要拉開那黑色袋子。這是神識竅期的修士隨身攜帶的物品袋,想必裡面好東西不少。

不過張葉臉上的喜色很快就變成了一片詫異。

因為他發現,無論他怎麼拉,竟然都拉不開袋口,即使最後他下了撕開這袋子的決心,竟然也無法將袋子撕裂開。

這讓張葉可就驚詫莫名了,他非常明白他使出的力量,即使是一個鐵打的袋子,也能被自己撕開了。這袋子到底是什麼材料做的?竟然如此結實!

最終張葉皺眉想了想,只有暫且放棄了。

將這奇怪的黑色袋子放入懷中,張葉站起身來,小心翼翼的向石壁上的大洞里鑽入。

在方才那人一拳將這大洞轟擊出來時,張葉心裡就好奇極了,此時自然就要進入一探究竟。他倒想看看這能冒出如此巨量而濃郁魔氣的洞里,會是怎麼一番情形。

在低頭鑽入洞里后,在藍芒珠的照耀下,張葉立刻發現,這裡竟然是一間石室。

石室的面積並不算大,只有七八丈方圓,也不知存在這地下有多少年了,顯得極為的古舊。

而石室中的情景一目了然,只擺放著兩樣東西。

一樣是地面上的一堆黑色灰燼。這堆灰燼很是奇怪,因為並不是攏在一起的,而是在地上擺放成了一個人的形狀。此「人」手腳很長,身軀極是雄偉,張葉暗自對比了下,這人形恐怕要比自己高出兩個頭來。

而另外一樣東西,卻是一具石棺!

這石棺比尋常的棺木略大,表面很是平整,像是用利器削下大塊岩石製作而成,但是不知為何,卻給人一種匆匆完工的感覺。在這魔氣翻滾的石室里,這具石棺將整個石室都襯托得無比詭異。

張葉猛一看到,也是頭皮發麻。他立刻想道:「礦洞內的魔氣,全都是由這間石室里冒出的。難道這些魔氣,跟這石棺有關?」

不過張葉立刻發現了不對。

經過這一天的時間,石室內的魔氣即使再濃郁,也理應向礦洞內散的差不多了,但是這石室中的魔氣依然是無比的稠密,明顯要比礦洞內的魔氣濃的多。

這顯然是不合情理的。也只能有一種解釋,那就是魔氣並不單單是鬱積在石室中,而且是由石室中產生的。

按現在的情形,石室中顯然仍在不斷產生散發著魔氣。

但是在石室中,只有一堆灰燼和一具石棺,其他再無任何東西。那麼就顯然,魔氣不是那堆灰燼散發出來的,就是石棺產生的。

張葉很快就發現,魔氣竟然從那堆灰燼中散發而出的。

因為在藍芒珠的照耀下,雖然石室中到處都是漆黑的魔氣,但是灰燼處的魔氣很明顯的要比周圍稠密很多。

這堆灰燼到底是什麼東西?

張葉蹲在人形灰燼旁,細細打量,伸手捻起一點,只見股股濃郁的魔氣不斷從這一點灰燼中騰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