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眾人也走下了這骸骨大坑,蒙沖既然要動手,凌煙他們自然防備起來,畢竟雲落是屬於人類這邊的。

這時候眾人也走下了這骸骨大坑,蒙沖既然要動手,凌煙他們自然防備起來,畢竟雲落是屬於人類這邊的。

聽到雲落的話,眾人的眼角頓時一跳,蒙沖沉聲問道:「你的意思是,你有辦法走出這迷霧了?」

雲落沒有回答蒙沖的話,而是面無表情將那手鏈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後從自己的須彌戒指中取出一道黃色的紙符,輕輕的貼在了這屍身的胸口,隨著她輕輕一拍之下,那乾屍驟然睜開了雙眼!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那乾屍睜開眼睛,頓時將眾人嚇了一跳。

特別是距離雲落最近的蒙沖,彷彿被毒蛇咬了一口似得,身形驟然後退了七八步,滿臉警惕的盯著那具乾屍。

到底是界主級強者,此人生前的實力能夠掌控一個大界!即使在這裡坐化只剩下一具屍體,睜開雙眼的一剎那,還是讓人感覺膽戰心驚!

雲落淡淡的瞟了蒙沖一眼,隨即說道:「之前沒有,現在有了。」

眾人都小心翼翼的目光盯著那乾屍,生怕這乾屍能夠還魂,界主級別的強者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存在,或許只是保留萬分之一的實力都能滅殺所有人!

不過在警惕之餘,不少人與蒙沖一樣,眼中都流露出一絲貪婪的神色!

不管這乾屍曾經是什麼身份,他身上蘊藏的秘密對於每個人都說都是一個不小的機緣,先不說這具乾屍的價值,光是剛剛雲落拿走的雲雀手鏈,其中蘊藏的東西都難以想象。

心動歸心動,但眾人尚且存在一絲理智,雲落對玄冥洞的了解的確比所有人都多,而且她剛剛說有辦法離開這裡。

機緣雖然重要,但相比之下性命則更加重要,不管如何,先離開這該死的迷霧再說,否則拿到再好的寶貝,也沒有命去享用!

羅征所想的與其他人卻不同,他只是奇怪,於是小聲問道:「既然雲落早清楚她哥坐化於此,為何要等到現在才進入玄冥洞?」

據羅征所知,雲落進入罪惡之塔中依舊有相當長的時間了,如果她的目的僅僅只是收取她哥的遺物,完全沒有必要等到現在才進入玄冥洞,畢竟玄冥洞中每年都有進入一次的機會。

熏搖搖頭后說道:「不清楚,」隨即她撇著腦袋又想了想后才說道:「或許,是因為你的緣故。」

「我的緣故?」羅征皺了皺眉頭。

「我也只是猜測,這次玄冥洞之行,從一開始她就緊緊跟著你,她的目的應該不僅僅是收取她哥的遺物,應該還有其他的目的,」熏眨巴了一下眼睛又說道:「那個叫做天渺的傢伙,給你一枚玉蝴蝶,他或許也有自己的目的,你若是找到那個傳承,尚且需要見機行事,他……未必是好人。」@^^$

熏的話也只是猜測,站在熏的角度來看,人族在上界是一個極為龐大的種族,掌控的界面也比妖夜族多許多,而且人族內部原本也不是鐵板一塊,以熏的判斷,玄冥洞中發生的事情,很有可能是人族的內部傾軋,並沒有涉及到其他種族。

熏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希望羅征迅速的成長起來,有朝一日能夠讓她重回妖夜族,所以她並不希望羅征成為人族內部傾軋的犧牲品。

羅征點了點頭,雖說天渺只是一個苟延殘喘的靈魂而已,但他有著自己的目的,真正到了關鍵的時候,羅征自己也要進行抉擇,熏的提醒並沒有錯。

不一會兒,雲落就將那具屍身收入了須彌空間中,須彌空間和小千世界不同,須彌空間中不能存放活物,若是強行收取的話,會被排斥在外,但若是收取一些弱小的活物,那些活物則會被直接抹殺。

將那具屍身收取后,雲落又重新掏出了那一截手鏈,將那細白的手指放在嘴邊輕輕一咬,從指尖擠出了一滴鮮血,滴在了手鏈末端那個小小的金色雲雀之上。!$*!

那一滴鮮血很快就沁入雲雀之中。

眾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著那一截手鏈,他們當然清楚雲落是在煉化那手鏈,特別是蒙沖,天虎以及血羅天等人,他們都很想知道,倘若是手鏈中真的擁有一方須彌空間,那麼其中到底有什麼驚人的寶物!這種級彆強者的寶物,隨便一件,都能讓他們受益無窮!

等到雲落將手鏈煉化之後,手指輕輕在雲雀之上碰了碰,隨後就從手鏈中取出了一樣東西。

眾人的目光一片火熱,其中果然存留著東西!

只見雲落的手中,竟然拿著一隻螃蟹一樣的東西,在那隻螃蟹的下方還有一圈長長的金屬鏈子,看上去彷彿是一枚小小的掛件飾品。

雲落從這大坑的底部慢慢爬上來,徑自朝著羅征走過來。

「什麼事?」羅征盯著雲落問道。

「不要動,」雲落走到羅征的跟前,隨後拉開金屬鏈子,朝著羅征頭上套了下來。

她將那螃蟹掛在了羅征的胸口后,也沒有多做解釋,只是說道:「送給你了,」隨即朝著羅征嗅了嗅鼻子,扭頭繼續朝前走去!

眾人也是完全摸不著頭腦,這雲落的各種舉動實在是太過於怪異,完全無法猜測……

大家也不好多說多問,既然雲落給了他們一絲希望,這時候還是乖乖跟著她比較好。

雲落一馬當前走在前面,羅征等人則是尾隨在後面,而蒙沖則緊緊的跟在最後方。

此前那一段路十分荒涼,隨著大家越來越靠近天邊那紅點,周圍離去古怪的東西也是越來越多。

剛剛走過那座大坑沒有多遠,不遠處就插著一把巨大的劍!

當初羅征在試煉者之路帶走的那把血魔大帝的巨劍就已經夠大了,可是跟眼前這把巨大的劍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眼前的這把巨劍足足有上百丈高,比一些中等的山峰都還高,抬頭仰望,在迷霧的籠罩之下根本看不見這把劍的劍柄……

如此大的一把劍,就算是巨人族也無法揮舞,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物能夠驅動這把巨劍。

凌煙,趙焚琴,蒙沖等人都對這把劍動了心思……

凌煙和趙焚琴原本是想利用須彌戒指收走這把劍,但很快就發現這是一個徒勞的舉動,即使他們的須彌空間能夠容下這把巨劍,可是這支巨劍依舊紋絲不動。

至於蒙沖則更加乾脆,直接飛升上去,站在巨劍的劍柄之上,雙手懷抱劍柄,想要將巨劍從地上拔出來。

「哈!」

蒙沖暴喝一聲,魔族人原本就遠比其他種族強壯,幾乎個個都是天生神力,何況蒙沖現在吞吃的黑天魔神的果實,修為暴漲之下體內的罡元驟然爆發,如此狂暴的力量就算是一座小山也被他搬起來了!

但是用力之下,這巨劍依舊紋絲不動。

最終蒙沖只能滿臉悻悻之色,從巨劍上一躍而下。

「這把巨劍帶不走!」蒙沖瞪了瞪眼睛,走在一旁負手而立,入得寶山空手歸,的確是一件讓人鬱悶的事情!

就在這時候,羅征卻徑自走向這把巨劍。

「哼,你以為你能拔走這把劍?」蒙沖冷笑道。

趙焚琴也提醒道,「羅征,這劍的重量無法估測,就算你的力量異於常人,也是拔不出來的。」

羅征微微一笑,「誰說我要拔出這把劍?」

他話音一出,旁邊的雲落立即明白,羅征想做什麼了,熏倒是贊同道:「這劍已經是無主之物,既然帶不走,將之熔煉掉也不可惜。」

「熔煉?」 陌上行1 血羅天眯著眼睛笑道:「想要熔煉這劍,又豈是那麼簡單!」

「這上界之物,矗立在這裡無數年,這巨劍之上蘊藏的力量遠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就算將全天下的煉器師請到這裡,恐怕也無法熔煉……」周煮鶴也只搖頭說道。

羅征卻不說話了,他走向這支巨劍的一側盤膝坐了下來,他腦海中的黑火已經在大家面前展示過來,羅征也沒有一個避忌的必要,他目光一閃,腦海中的黑火就已經盤旋而出,朝著那支巨劍衝過去!

「這黑色火焰……」凌煙和趙焚琴他們是見過羅征的黑色火焰,但是蒙沖卻沒有見過,只見那黑火一冒出來,頓時就在巨劍的劍身上灼出了一個小小的缺口! 天穹之上,爆發驚天大戰!

牽動著所有人的心。

西天戰皇召喚出上古戰帝法身,施展神通,漫天戰矛靈雨,瘋狂地朝著蕭寒攻擊而去,場面異常駭人。

而面對西天戰皇如此恐怖的攻擊,蕭寒同樣施展出無上神通,手印變化間,九個古字環繞周身,散發出駭人的威勢!

臨!

兵!

斗!

者!

皆!

賤命 陣!

列!

在!

前!

九個古字,徐徐旋轉,每個字體上都散發著滔天威勢,那彷彿是來自古老時代的印記。

蕭寒被九字守護其中。

咻咻咻……

這時,漫天戰矛靈雨,呼嘯而來,攜捲起滔天的靈力風暴狂潮。

嘭嘭嘭……

霎時間,天穹之上便爆發了一場驚天對碰,戰矛瘋狂轟擊在蕭寒周身旋轉的九大古字上,不過九大古字極為堅固,並未有絲毫損傷。

每一根戰矛衝撞在古字上,便會伴隨一陣刺眼靈光閃現,可想而知那漫天戰矛衝擊之下,天穹該是何等一番場面,那場景,就像是有人瞬間點燃了一個巨大的煙火,炫彩奪目的同時,又釋放出極為可怕的狂暴衝擊力!

在那九大古字周圍的空間,已經扭曲到了一個極為駭人的層次。

不過任憑戰矛靈雨的衝擊,環繞在蕭寒周身的九大古字,依舊熠熠生輝,金光流轉其上,威勢未減弱絲毫。

待得戰矛靈雨散去,九字一如當初。

見狀,站在上古戰帝法身之上的軒轅戰天,眉頭不覺一皺。

「該我了。」

蕭寒輕笑了笑,手掌一揮,滔天靈力迅速注入身前的九大古字之中,九字之上靈光暴漲,而且居然有了漸漸融合的趨勢。

待得最後,九大古字,合為一體,在眾人眼中凝聚成了一道遮天大手印!

「去!」

蕭寒一掌猛然拍出,在身前合為一體的遮天大手印,當即化作一團巨大的靈光,朝著不遠處那一尊龐大的上古戰帝法身暴射而去!

遮天手印呼嘯而來,攜卷滔天氣勢,欲撕裂一切!

見狀,軒轅戰天面色不覺一凝,體內靈力呼嘯而出,頓時源源不斷地注入上古戰帝法身,法身被催動后,那一隻如同山嶽般的金色大手抬起了。

大手之上,有著玄妙的符文纏繞,一股強大的力量在迅速匯聚著。

「九天戰神手印!」

軒轅戰天沉喝一聲,上古戰帝法身的金色大手猛然拍出,一道氣勢絲毫不弱於蕭寒的金色手印驟然射出。

兩道大手印,速度極快,眨眼之間,便轟然衝撞在了一起。

這一刻,天穹為之寂靜!

嘭!

數息之後,璀璨光華閃耀天宇,極端恐怖的狂暴能量開始成環狀迅速擴散,以對碰處為中心的方圓百丈之內,空間盡數崩塌,場面宛若末日!

嗤嗤!

然而,在那狂暴的能量肆虐區域之中,蕭寒的遮天大手竟然並沒有破碎,只見那一隻遮天大手印經過碰撞之後,再次一化為九,而後猛然撕裂軒轅戰天的手印。

撕裂軒轅戰天的手印之後,蕭寒的九大手印,依舊還剩下三道手印。

斗!

陣!

兵!

三大手印迅速衝出狂暴能量肆虐區域,而後再次合為一體,雖說沒有之前九印合一那般強大的氣勢,但依舊散發著可怕氣息,合三為一的手印,狠狠沖向那一尊高大無比的上古戰帝法身!

見狀,軒轅戰天目光一凝,當即操控上古戰帝法身一拳猛然轟出,這才徹底擊潰蕭寒的攻擊手段,不過這一拳產生的衝擊力,卻是讓得巨大的上古戰帝法身震退了兩步,由此可見蕭寒的一記神通該是何等強大,即便沒有法身加持戰鬥,蕭寒的實力依舊恐怖

軒轅戰天穩住身形之後,內心有些沉重,經過一番對碰,他自然知道了蕭寒的強大,在不動用法身的前提下,蕭寒依舊有能力將他壓制!

事實上,軒轅戰天並不知道,蕭寒並沒有修鍊什麼大千世界的至尊法身,所以蕭寒也不存在召喚什麼法身。

「蕭寒,再接我一記絕世神通試試!」

軒轅戰天面色凝重,沒有打算再保留什麼了,準備直接施展他的最強手段,絕世神通!

大千世界的絕世神通,只有三十六部,因此每一部絕世神通,都異常珍貴,若非什麼古老家族勢力,根本不可能擁有。

「居然逼得戰皇要動用絕世神通了么?!」

觀戰的眾人無比驚訝,不過卻是極為興奮,像絕世神通這種東西,他們一輩子能夠見識一次就已經是三生有幸了,今日之戰,足夠讓他們談論一輩子了。

聞言,蕭寒眼中也是浮現一抹興趣之色,動用了絕世神通,這才有趣。

軒轅戰天心念一動,體內靈力霎時間瘋狂咆哮而出,全都注入到了上古戰帝法身之中。

「呼……」

想來消耗太過巨大,即便是軒轅戰天此刻都有些吃不消,臉色變得有些蒼白起來,軒轅戰天繼續操控上古戰帝法身。

只見那上古戰帝法身之後的三顆懸浮光球,此刻陡然變得璀璨無比。

三顆光球之內,不斷有金色靈力如同大河一般咆哮湧出,那些不是一般的靈力,而是融合了戰意的靈力,稱之為戰靈力,極為強大,霸道無比!

呼嘯而出的金色戰靈力,在上古戰帝法身的胸前匯聚,金色靈力凝聚在一起,片刻后化為了一尊金色的三足大鼎。

三足金鼎之上,銘刻著無數玄妙符文,滄桑古老,玄妙莫測。

「絕世神通:戰靈不敗鼎!」

軒轅戰天操控上古戰帝法身,法身的兩隻金色手掌結印,那一隻金色的三足大鼎當即被催動。

咚!

金色大鼎迎風暴漲,當即化作了一尊百丈巨鼎,巨鼎倒懸天穹,巨大的鼎口,宛若一張吞天巨嘴,死死鎖定著下方的蕭寒!

「給我鎮壓!」

軒轅戰天面色蒼白,手掌一揮,只見那一隻吞天巨鼎,當即自天穹砸落,欲將下方的蕭寒鎮壓其中!

「好手段,不過絕世神通……我也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