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沐非凡的話再度響起。

這時沐非凡的話再度響起。

………………! 當沐非凡說出這句話時,南宮華逸不由得鬆了口氣,但其內心依舊割肉般的疼,那兩件東西可是他大半的家當了,就這樣沒了,不過此刻什麼都不重要了,只要能夠走出這五星誅敵陣就行。

南宮華逸掃過眾人一眼,他知道今天他是徹底丟失了顏面,想到這其雙目眯成一條細縫,在細縫中有著一抹陰翳的光芒一閃而逝。

對於謝傲雲和沐非凡南宮華逸有許多的怨恨埋藏於心中,這個仇他絕對不會就此揭過,總有一天他要讓他們百倍千倍的償還。

呼!

南宮華逸再次深深地吐出一口氣,以平復其內心的那股浮躁的情緒。

站起身來,南宮華逸便朝陣外走去。

在外。

沐非凡觀察著南宮華逸的一舉一動,其那一絲陰翳的光芒自然也被收入眼底,他南宮華逸若是向報復他沐非凡並不會怕他。

見南宮華逸的神情似乎放鬆了警惕,這時沐非凡的嘴角露出了一副冷冷的淺弧。

而他這一冷弧正好被謝傲雲和青楓所看到,前者對沐非凡似乎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這沐非凡越來越符合他的個性了。

而後者在聽到沐非凡的話時同樣忍不住鬆了口氣,不過正當他看到沐非凡露出的那抹冷弧后,則有種不好的預感在他的心裡滋生著。

再看到沐非凡那變換的雙手時那種不好的預感愈來愈強烈,正當他要開口提醒陣內的南宮華逸時,只見陣內已有了動靜,一切動來不及了。

嗖!

陣內,正當南宮華逸走近陣法邊緣時,在其後方上空,一道光芒猶如隕石般疾速下落,其下落的方向正是南宮華逸所在之處。

此刻早已放鬆警惕的南宮華逸對這突然而來的光芒正欲作出防禦,可是這道光芒卻不給他這個機會,直接將其籠罩。

轟!

噗!

光芒落地,猶如隕石墜落掀起一陣巨大的波瀾,煙塵席捲,一片朦朧,與此同時帶著吐血的聲音傳遞出來。

這一突然出現的攻擊令得眾人都為之膽寒,更是為沐非凡的這一手感到驚心,他們沒有想到沐非凡還會在將要放出南宮華逸的一刻給其突然來一擊。

「這是最後一擊,先前的那兩件東西只是作為賠償,而這一擊則是你對我的偷襲所要承擔的後果。」

望著那煙塵四起的陣內,沐非凡輕聲說道,似乎這一道攻擊是理所當然的般。

嘎!

聽到沐非凡的話在邊緣觀看的武者紛紛石化,至於青楓在一旁保持著想要提醒南宮華逸的樣子,張著嘴停滯再半空,甚至臉龐都在抽搐著。

沐非凡說完雙手微動,之後那五星誅敵陣也緩緩撤去,消失在空中。

陣法消散在空中,此刻天地靈氣還未散去,至於南宮華逸如何沒人知道,不過他們又見識到了沐非凡的狠厲的手段,當然這一切都必須擁有足夠的背景和實力,不然到最後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在陣法消散的那一刻,一道身影疾射而出,此人正是青風。

見南宮華逸受創,他也不能做到真正的做到一個路人甲,可是這是他南宮華逸與沐非凡的

恩怨他也不好插手,況且旁邊還有謝傲雲盯著他,使得他不敢輕舉妄動。

但如今南宮華逸已受創,陣法也消散顯然沐非凡也將不再追究下去了,所以他才第一時間趕過去查看情況,若是南宮華逸真死在這裡的話,那他也將會受到嚴厲的懲處。

「咳咳!」

靈氣瀰漫的中央此刻穿出一陣咳嗽聲,這使得擔憂的青風不由得鬆了口氣,看來沐非凡只是報復一下南宮華逸而已,並沒有真下殺手。

「沒事吧!」

不過雖然如此他還是將其扶起,懷著關切的心微微問道。

即便他再怎麼不喜歡這個表哥,但也是有著血脈關係的,所以看在其姑姑的面子上還是要關心一下的。

南宮華逸沒有說話,只是陰沉著臉,面部儘是灰塵,嘴角殘留著血跡。

此刻他的心情十分不好,甚至有種殺人的衝動,但是理智告訴他這並不是時候,緩緩抬起頭,看向沐非凡,寒冷的雙眸中包含殺意。

「我們走。」

又看了眼謝傲雲,最後南宮華逸低沉說道,如今顏面盡失,他也沒有臉面再待在此處,所以還是儘快離開這裡才是,不過對於謝傲雲和沐非凡的怨恨恐怕是無法磨滅了。

「走!」

青風輕喝一聲,隨後扶著南宮華逸化作殘影離開了此處。

其身後天瓊宮和太清谷的一眾弟子緊隨他們的步伐一同離開。

至於九天門的一眾人在南宮華逸他們離去的時候也跟隨一起離開了,本來他們還想助南宮華逸等人

逃離困境的,這樣他們就可以與天瓊宮拉近關係,使得他們多了個靠山,雖說以他們九天門的實力不一定要天瓊宮這個超級勢力做靠山,但是多一個強勁的盟友並不是什麼壞事,絕對是好處居多。

可是這個原本認為是完美的計劃卻被突然出現的謝傲雲給攪和了,使得他們錯失良機。

原本華鵬還對謝傲雲心懷怨恨的,可是當見到段天塵他們出場時他內心的怨恨徹底沒了蹤影反而有種后怕,如此多的雷劫巔峰頂尖強者的隊伍可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即便加上天瓊宮等人同樣如此。

所以看到南宮華逸離開他也帶著九天門的弟子急忙離開,深怕謝傲雲反過來找他們。

「這下倒是安靜了許多。」

看著南宮華逸他們離開謝傲雲微微笑道。

隨著南宮華逸等人的離去,峽谷周邊的武者也紛紛離去,結局已定也沒啥好看的了,他們也要開始為接下來的事做些準備了。

「我們也離開這裡吧。」

沐非凡看了看謝傲雲笑著說道,這一趟雖說驚險,但還好沒有什麼重大的傷亡,而且不僅僅收穫了紫魂果,還從南宮華逸那裡敲來了五級靈器和高級藥材,收穫頗盛。

這次不僅僅讓南宮華逸割了肉,而且還讓他吃了一痛打。

「接下來我們也要準備準備了,這次進禁制之行的最終目的地。」

謝傲雲點了點頭,如今已得到妖月天狐的血精,謝傲雲對那機緣之地也充滿了興趣。

從段義明那裡得知此機緣之地與先天境有著莫大的關聯。

想要邁入先天境雷劫境所經歷的四劫是必不可少的,而經歷這四劫之後便是經過靈氣的洗禮進而突破到先天之境。

四劫主要是對自身的武心、肉身、靈力還有靈魂進行鍛造,從而發生實質性的變化,在經過靈氣洗禮使得自身更加的強大,與天地間瀰漫的屬性能量更好的溝通,增加了與屬性的親和力。

而這次的機緣之地它會讓每一個接受其洗禮的武者發生巨大的變化,這種變化不是表面的,而是從潛力和根基上得到一種蛻變,使得武者的潛力和根基提升一個層次。

當然這也僅限於先天初期以下的武者,因為這些武者對於天地屬性能量的親和並沒有達到一種飽和的狀態,還有許多方面有待提升。

這等好處無疑是充滿著無法抗拒的誘惑,這也是為何引來如此多的勢力前來,畢竟這等洗禮可不是丹藥可比的,有的丹藥雖然也能起到這等作用可是那等代價可是十分昂貴的,而且還會帶有瑕疵,並沒有這等洗禮來的完美。

「的確,我對這機緣之地也滿懷期待,而且這可不需花巨大的物資、人力就可以享受得到的,無疑是許多小型勢力的福音。」

沐非凡緊跟著謝傲雲微微說道。

確實,像這等洗禮也只有大勢力之中才有,雖然每個大勢力之中的這等洗禮有著人數的限制且唯有天賦出眾、實力靠前的天才弟子才有享用的機會。

但是也憑藉著這等底蘊才使得每個大勢力之中天才輩出,實力強悍。

而這開放式的洗禮無疑是小型勢力的福音。

「走吧!」

謝傲雲朝白墨和提著酒壺的男子看了眼后帶著眾人離開了峽谷之地。

隨著這趟紫魂果爭奪的落幕眾多勢力也平靜了不少,大夥都在準備著前往機緣之地。

「這個仇我一定要報回來,謝傲雲!沐非凡!此仇不報非君子。」

一處樹林,一陣怨毒之聲從樹林中傳出,而這聲音的主人正是南宮華逸。

從峽谷出來已經有兩天的時間了,可是他身上的傷卻還未完全痊癒,即便是有療傷丹藥在身也需要五六天的時間才能完全恢復,可是距離機緣之地所需的時間只有兩天的時間了。

對於機緣之地他也有所了解,雖然機緣之地可以容納數量龐大的武者,可是若是想要得到更好的洗禮的話可是要靠實力來爭搶的。

可他傷未痊癒,到那時他的實力定會大大折扣,對他極為不利。

而想到這一切他都把所有的仇恨都歸於謝傲雲和沐非凡身上了。

可是他也不想想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果。

至於青風早在將南宮華逸帶出來之後就離開了,有天瓊宮一伙人在也沒太大的危險。

況且他本身也不太喜歡南宮華逸,與後者一同上路只會是他心情更加的糟糕。

……

時間匆匆而過,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眾多勢力武者也臨近了機緣之地,他們都在等待機緣之地開啟的那一刻。

「嗡~」

突然一陣嗡鳴之聲在這片天地間悄然而起,迅速擴散至眾勢力武者的耳中! 聽到這嗡鳴聲,原本還在閉眼打坐的眾勢力武者紛紛睜開雙眼緊緊盯著那發出嗡鳴聲的地方,眼中精光盈盈,神情即期待有興奮,猶如等待著絕世美女出現般。

眾人望去,只見那不遠處的五根石柱和一扇石門上有著漣漪不斷擴散,最終圍成一個巨大的透明的半圓。

「這就是機緣之地的路口了。」

看著那石門眾人低聲喃道,眾人盯著石門,熾熱的眼神已透露出他們的迫不及待。

嗖!嗖!

不久之後,有數道身影已經忍不住先行動身。

那數道身影化作殘影朝石門爆射而去,最後沒入消失在石門之中。

「走!」

見有人動身,其餘勢力之人也紛紛而動,那魚貫而入的人群似乎生怕遲一步就再也沒機會般。

「雖然這石門不小,可是在這般龐大的人流中依舊顯得找了許多!」

在涌動的人流後方不遠處,看著急忙湧入石門消失不見的人群段天塵忍不住感慨道。

「不過這也從而說明這次機緣之地所帶來的誘惑有多大。」

沐非凡倒是神色平平,輕輕笑道。

前方湧入石門之內的人群大多數都是來自小型勢力的武者,對於小型勢力來說這等機緣可不是輕易就能遇到的,他們的勢力本就沒有大勢力那般雄厚的底蘊,實力和天才是天差地別,而想要有所進步這等機緣足以讓他們以命相爭,畢竟在聖武大陸弱小者是沒有說話權的。

在這等弱肉強食的殘酷生存環境下又有誰想一生都是平平庸庸的呢?

尤其是對於武者來說這等環境更為殘酷。

「聽說在裡面即便是最外圍的洗禮也能令人受益匪淺。」

沐非凡再度開口道。

「不過若是想要得到更好的洗禮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越是精純的洗禮其席位越是稀有,聽說在最完美的洗禮之地其席位也只有一個而已。」

繼而段天塵繼續說道,不過在其說道那最完美的洗禮之地時,其神色露出了嚮往之色。

「但這完美洗禮之地可不是誰都可以登上去的。聽工會裡那些老傢伙所說有著將近五十年沒人登上那個位置了。」

雖說對於那個位置他沐非凡也是十分嚮往,但是那等席位可不是那麼容易登上去的,即便是他們這些在所在勢力之中的天驕。

「哦?有這等事?這倒是有些意思。」

聽聞沐非凡和段天塵的話,謝傲雲露出了淺淺的弧度,對那所謂的完美洗禮之地感興趣起來。

對他來說這次禁制之行也算的上是一場意外的機緣,若是按往常的修鍊速度其突破到雷劫境都還要一些時日,就不會如此之快。

而且雖說天玄宗也有這等洗禮之地,可是想要進入洗禮之地的前提是本身修為要在雷劫初期,而若是在蛻凡境就進入的話其體內由於無法承受洗禮之力而被其爆體而亡。

本來謝傲雲是想在將要突破到先天境時再回天玄宗的,可是這趟禁制之行卻讓他早一步接受這等洗禮。

不過相對於禁制內的洗禮,眾大勢力中的洗禮卻沒有這等嚴格的等級限制,只要是在勢力內排的上排的上名都可以接受同等的洗禮,這也是為了激勵眾人的一種手法吧。

即便是過去許久,此刻依舊猶如洪流般的人群往石門內瘋狂地涌動。

至於那些大勢力的武者則在後方靜靜地看著,他們並沒有著急於向石門趕去,畢竟先進入的未必是能得到最好的,而且他們都知道實力強勁的對手都在後方,實力強悍的武者不屑於與那些只為能在裡頭佔得一席之地的武者爭得那進入的先後。

洗禮之地越是完美所遇到的競爭對手就越是強悍,他們留在最後也是為了相互觀察對手的情況。

在裡頭一旦有所失誤那就等於失去了最佳的洗禮條件,而這等洗禮一個雷劫境武者或先天初期武者只能洗禮一次,若是等出去之後回到自己所在的宗門在洗禮一次的話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所以他們也相當的重視這次的洗禮。

而作為實力強勁的對手,他們的目光自然是放在了那洗禮越是完美知處,稍作了解一下對手的大致實力還是有所幫助的,至少進去之後不會因大意或者一些細小的誤差而與最佳的機緣失之交臂。

可是在這等情況下又有誰願意在其他勢力眼下將自己的實力展現出來呢,所以在觀察良久后大勢力武者間也放棄了,不過越是這樣他們的心就越是警惕,他們可不想在陰溝裡翻船。

大概認識了下那些已經冒出頭來的大勢力之人的樣貌,他們再度將目光移向漸漸減少的人流。

「看來此次洗禮並不會很順利啊。」

察覺到一些人的靈魂感知,在一處茂密樹枝之上,謝傲雲微微說道。

「的確,此次前來的大勢力除去超級勢力之人外,一級勢力的武者中同樣有實力強悍之輩,可謂是競爭異常激烈。」

沐非凡朝謝傲雲笑著說道,說話的同時其眼眸中有著炙熱的焰火在騰升著,在這幾天的時間裡經過謝傲雲給的丹藥他的修為也達到了雷劫巔峰的層次,至於其靈魂之力也在六級巔峰頂尖靈師上完全穩固下來,這等實力面對雷劫巔峰強者也是綽綽有餘了。

所以他的目標自然也是那洗禮等級靠前的地方。

而對此他也有足夠的信心。

嗖!

就在謝傲雲和沐非凡說話之際,一道道身影疾速掠向石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