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一記媚眼下來,鬼老二感覺自己身體都哆嗦了一下。

這樣的一記媚眼下來,鬼老二感覺自己身體都哆嗦了一下。

“小美人這麼說的話!當然好啊!說吧!想要什麼情趣?”對方聽得兩眼發亮。

林寒這才確信,這鬼東西真的好那一口。

心裏閃過一記冷笑,但是對這個老東西,他的臉還掛着違心的笑容。

“這個啊~你說好不好?”從一旁拿起了一根鞭子,林寒走近對方。

“哦~沒想到你這麼懂情趣!好好!來!打我吧!好好的蹂躪我~!”那胖子三兩下將自己的身的衣服扒了一個精光。

身那層層疊疊的肥肉看的林寒不忍直視,只差沒有將之前吃進去的東西給吐出來。

強忍着噁心,一不小心,還對那胖子抖動了一下自己身的肥肉,衝着林寒露出了一臉yin蕩的笑容。

臥槽尼瑪……

林寒雙眼愕然的在心裏吐槽了一句,不過很快反應過來。

衝着對方挑了挑眉,然後,暗暗的將丹火傾注到了這鞭子,隨後,一鞭揮出,重重的打在了鬼老二的身。

隨即,那猶如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鬼老二差點沒有直接抽過去。

“哇哦!多久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了!太爽了!”本以爲這傢伙應該發現有些問題了,然而這有受虐傾向的死胖子絲毫沒有發現問題,反而更加的h了起來。“來!繼續打我!好好的鞭笞我!”

死胖子,老子今天把你打成烤乳豬。

林寒在心裏腹誹了一句,在對方如此強烈的要求下,拿起了自己的鞭子,嗖嗖的在對方的身招呼着。

一番虐打下來,對方被他打得傷痕累累不說,身子更是猶如一個重物狠狠的砸在地。身體和地面碰撞的聲音響起,那聲音聽着別提有多彆扭了。

“好了~小寶貝,伺候夠了,應……”話還沒有說完,這死胖子總算意識到不對勁了。

吐了一大口的血出來,他擡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的小璇,“你……你不是小璇!依照小璇的修爲,傷不到我!你到底是誰!”隨着鞭子打入死胖子的體內的丹火開始起了作用,開始灼熱的在死胖子的體內灼燒起來,死胖子開始在原地痛的直打滾。

而這房間的四周早已被林寒設下了結界,他逃不出去,外面的人也進不來更加聽不到裏面在做什麼。

“現在才發現啊~晚了。”林寒彎腰湊到他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

這晚了兩個字,猶如一道無形的毒蛇纏住了他的脖子,讓他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你……你到底是……”對方不甘的盯着林寒,眼底滿是憎恨的神色。

“差不多了,開始燒吧~”林寒閃身坐在了凳子,翹着二郎腿,打了一個響指,身子變回了之前那個周正少年的模樣,一聲燒吧落下,那個鬼老二感覺有一股火苗在他身體裏開始灼燒起來。

很快由內至外,將他身體蠶食了乾淨不說,地還只剩下了一團噁心到有些滲人的肥油。

林寒捏着鼻子,揮了揮這空氣瀰漫着噁心氣體。這鬼老二空間裏的寶貝早在他鞭打他的時候一件件全部都取出來放到了自己的空間裏。

最寶貝的莫過於那面超神器了。

思及此,心念一動,他將這面鏡子取出來,結果沒過多久,這面超神器階品的陰陽鏡直接化爲了一趟粉末,消失在了林寒的手。

林寒大爲吃驚,抓了抓空氣,有些納悶了。

這是……怎麼回事?

關於超神器的記載,連器宗裏都沒有。若是有,林寒應該知道的。所以他對超神器這種物件一點都不瞭解。

主人死了,它跟着消亡了?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林寒嘖嘖稱有些心疼,打了那麼久的鞭子手都抽酸了,居然沒撈到好處。不過是撈了一些靈石和神品兵器,對他來說無用啊! 不過回去送給大家是沒有問題的,先放着,然後解決哪一個呢?

自然是往大了去處理先,因爲那些鬼王的名號都是根據階品的高低來排開的。 鬼老大的修爲跟自己的孃親差不多,所以這麼說來,還是先解決了鬼老大。

思及此,林寒隨手丟出了兩個牽引人,將它們變作了小璇和鬼老二的樣子。然後轉身消失在了這個房間裏。

再次出現,他已經在大鬼王的府邸門口了,這大鬼王的鬼王殿的面積竟然跟陰帝宮差不多大,想想都知道這廝平時沒有少壓榨陰界的臣民。這讓林寒大感不齒,本打算進入鬼王殿去打聽打聽的。不過這公然進入打聽實在不妥當。所以挑了一家稍微距離鬼王殿近一些的茶樓待着,畢竟丹院院長說過,這茶樓是最容易打聽到信息的地方。

進入了茶樓之後,林寒給自己點了一壺清茶,一份糕點坐着,然後催動靈力,接收着從四面八方傳來的消息。

“媽的!”忽然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從他二樓的那個茶樓包廂傳來,語氣裏的憤懣吸引了林寒的注意力,林寒乾脆耐心偷聽起了他們在說什麼。

“這鬼老大還真是油鹽不進,煩得很啊!”在陰界敢直呼大鬼王名號的人並不多,林寒順帶感受了一下他們身的氣息,發現他們是從神域下來的真神使者。

去找鬼老大,莫非是神域之間的人跟鬼老大存在着一些交易?

林寒皺眉,繼續偷聽。

“鬼老二好搞定,一個美人好了。你說咱們家主圖啥?爲什麼要費心收買一個螻蟻?而且這片星域和陰界窮的根本不值得咱們來這裏。”額……這片星域?難不成,外頭還有更大的星域世界?

那神域,到底在哪兒?是不是凌駕在所有的星域之的大片星域?

林寒的腦海裏閃過無數的想法,周家的老家主他們一起去了神域之後沒有回來過,那個地方,到底是什麼樣的?

林寒產生了十足的好,耐着性子繼續聽。

“這星域有兩大寶物需要取,而這兩大寶物,必須是這片星域巔峯存在才能取來,否則,旁人,是不行的。”總算聽到了另外一道聲音,顯然沉穩了許多。

“那是什麼東西?”那個人有些好。

“天機不可泄露,若是說了,不太好。”那個人很謹慎,沒有說出來。

兩樣寶物?什麼寶物?

林寒舉起茶杯,喝了一口,接下來這兩個人所說的並沒有多大的有用的消息了。

林寒這才明白,原來神域的人會來這片星域,純粹是衝着那兩件不明的寶貝來的。林寒撇了撇嘴,到底是哪兩樣玩意?

看來自己要儘快找到蒼穹之巔的天書,封印陰界通往星域的通道,省的這些個神域的人對着他們星域虎視眈眈。

思及此,林寒起身,打算迅速的進行自己的計劃。

他身的牽引人已經不多了,能夠製作牽引人的材料也暫時還沒有找到。不過對應着這剩餘的七個鬼王還是夠用的。

速戰速決,先想辦法送了鬼老大西天,剩下的那幾個鬼王不用擔心了,一起自己也不用怕了。可以安安心心的去尋找蒼穹之巔那本天書。

沒有再得到任何一個可靠的消息之後,林寒動身正要離開茶樓,忽然茶樓門口的大街傳來了人聲鼎沸的聲音。

林寒不由覺得好,走出去看了看。

發現是大鬼王的儀仗隊伍經過,一個造型古怪的巨型轎子盤腿坐着一個老者,老者的手裏拿着一串珠子,模樣看起來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感覺。但是看到轎子下面擡着轎子的那百餘人的,林寒的眉頭皺起來了。

這鬼老大不是無慾無求啊!出門的儀仗隊伍竟然他孃的更加氣派,死要面子,估計是他的短處吧!

嗯?死要面子的人,若是做出了丟了他顏面的事情必定會惹得他動怒。

林寒似乎找到了尋求之道,脣角一揚,想起了這廝還有一個獨子。

他的兒子可是陰都城無惡不作的存在,早有人對他怨聲載道。而且此子鬥惡好戰,經常出沒一些地下擂場這些地方,揍了他兒子等於揍了他的臉,如果將他的兒子給逼瘋了,去做一些讓他有損顏面的事情。

鑽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不是更加妙嗎?

林寒嘴角的笑容加深,目送那儀仗隊伍離開之後,去打聽了大鬼王的兒子下落。果然不出林寒所料,此時他的兒子正在城外一處隱蔽的地下擂場鬥擂。

而且據說已經連傷了數十條性命了,反而越戰越勇!

林寒聽完,直接邁開了腳步,消失在了城。

一番打聽抵達了那個擂場所在的位置之後,全場的氣氛已經燃爆了。

幾乎全場的人都在喊着鬼驍的名號,擂臺,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正噙着笑容,得意的朝着全場觀看賽的觀衆揮手。

林寒頓了頓,遲疑了。

這少年看起來並有世人口那麼可惡。

“還有沒人要挑戰我們的小鬼王鬼驍!”場的主持人激情澎湃的介紹着。

小鬼王是大家對鬼驍的敬稱,在陰界,誰都知道這鬼驍的名號。

“我!我要挑戰!”忽然觀戰場,有人站出,直接飛昇落在了擂臺。

剛剛落下,鬼驍臉的笑容凝固了,他挑眉望向對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非要來送死,值得嗎?”說完,身形一動,直接跟對方開戰。

目睹了這一過程的林寒眯了眯眼睛,繼續看着對方的手法。

不錯,身法不錯,但是有些太過狠辣,跟他爹的攻擊方式差不多。

修爲是準神巔峯,距離神人還有一些差別。

大約跟對方過了三招之後,鬼驍一記凌厲的掃腿擊了對方的腹部,對方直接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

“敢不敢來一個夠看的?算是神人階品,我也能打得過!來啊!”鬼驍肆意的在場叫囂,如此狂肆驕傲的模樣,倒是跟他爹那好大喜功的模樣有幾分相似。

果然是大鬼王的兒子。 “媽的,神人階品哪兒敢去啊!若是打傷了這廝,等於打了大鬼王的顏面,人大鬼王最忌諱的是被人損了顏面,我看是沒人敢出去了。 ”身旁傳來人的竊竊私語,的確如此,打了鬼驍,等於是折了那大鬼王的顏面,那大鬼王是這陰界實力巔峯的存在,沒有人敢動他的兒子。

“真是一羣懦夫!”鬼驍冷哼一聲,臉的喜悅之色盡褪,正打算下臺,發現一個黑衣少年翩然落下,站在了對方的面前。

“我是神人階品,跟你打,會不會有些不公平。”來者正是林寒,他想要去搓搓對方的銳氣。

逅會有妻 “什麼公不公平?拿出拳頭說話,不過一個神人階品!我平日裏跟我爹打都能過幾招!還會怕你?”鬼驍以爲林寒再強,強不過自家的爹爹,所以便猖狂的開口了。

林寒報以一記你勇氣可嘉的表情,而後,靈力陡出,還未動手,鬼驍直接從擂臺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擂臺之下。

這一下,全場譁然,誰都沒有想到,一向高高在的鬼驍,竟然直接輸了!

“臥槽!不算!你趁我不注意搞偷襲!還敢不敢再來一次?”鬼驍從地爬起來,才發現自己竟然被對方一下子給擊敗了。不甘的起身,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請。”林寒做了一個手勢。

鬼驍重新站在了擂臺,這一次,他沒有情敵之心了,而是一臉嚴肅的看着林寒。

伴隨着一聲主持人的一聲開始,他朝着林寒猛撲了過來。

同樣,連林寒衣角邊邊都沒有碰到,飛出去了,又一次重摔在地。

全場一下子爆冷了,安靜的彷彿水滴落入水的聲音都能夠聽見。

“不行!我不甘心!再來!”對方嘶吼着爬起來,正要朝着林寒衝過去,林寒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對方的面前。

連帶氣息,一併消失在了這個鬥擂場。

“生了嗎?”林寒加快速度火速的消失在了鬥擂臺是有原因的,白雲皓用傳心語跟他說,楠兒要生了。

所以他連招呼都不打,直接消失了。

一路加急的趕回來,發現這裏的時間是半夜,幾乎是他認識的人都聚集到了產房外邊,大家眼底都是擔心。

“剛剛開始呢,你速度可真行。”白雲皓看着林寒行色匆匆的樣子其實也是理解林寒的。

當年雅兒生育,他是這般費心費力的。

“林寒,楠兒讓你進去。”產房打開,妖妖出現在了房門口,開口讓林寒進去。

林寒想都不想往裏走,還沒有進去,被人給拉住了。

“男人不能進產房!” 豪門閃婚:被圈養的女人 白雲皓皺眉,開口提醒了林寒一句。

“我是男人,但是我更加是楠兒的丈夫。”林寒一把甩開白雲皓的手,直接進入了產房之。

剛剛進去,聽到了楠兒一陣高過一陣的痛呼聲。

直接瞬移到了牀邊,林寒伸手,牽住了楠兒的手臂。

“林寒……生孩子,好疼啊……”楠兒汗如雨下,整個臉色蒼白的看着林寒,虛弱的開口說了一句。

“對不起,讓你受苦了。”林寒內心無自責,責怪自己怎麼一時心軟答應了楠兒。

連忙從空間裏取出丹藥給楠兒吃下去,發現她的力氣回來了,林寒鬆了一口氣。

“這是我自願的,我終於能夠切身體會一次給你生孩子的感覺了……”楠兒暗暗咬牙,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從齒間蹦出來的。

“啊!”話音剛落,楠兒發出了一聲慘叫,手緊緊的抓住了林寒的,指關節都泛白了。

很疼很疼!

尋常女人生孩子更是疼百倍千倍!

“不好!下面流血了!”白雲皓給楠兒請了全藥星最好的產婆,那產婆一直在關心楠兒的生產情況。

“夫人!收斂靈力!不要用靈力!靈力生子是逆天而行啊!”因爲實在太疼了,所以楠兒打算稍稍用一些靈力來生這個孩子,然而一動用靈力,血失控的從楠兒的身下涌了出來。

這可嚇壞了產婆,連忙開口提醒。

“楠兒聽話,別用靈力。”林寒也嚇得不輕。

“可是我好疼啊……”楠兒疼的眼淚都掉出來了。

“我知道我知道,以後我們再也不生了。已經夠了,足夠了。”林寒想要幫忙,但是愛莫能助,如果動用靈力的話,那是想要楠兒去死。

“現在不生了好不好?”楠兒兩眼有些翻白,臉色又開始變差了。

“現在不生了……”林寒語塞,楠兒還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啊。

現在不生怎麼可能?這孩子在她肚子裏待着呢!

“怕是不行,楠兒,你繼續吃點藥。”林寒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幫楠兒,拿出丹藥繼續給楠兒喂下去。

楠兒的這臉色好一陣差一陣的。

終於在疼了整整一天一夜之後,掐的林寒的手臂都淤青了,這才生下了一個孩子。

孩子是男孩,也是說,這是林寒的第三個兒子。

林寒忽然覺得壓力重大,三個兒子,要是放在他的那個年代,當爸的要跳樓啊!

不過這孩子是楠兒生的,對林寒來說意義非凡,他伸手將楠兒抱住,至於這兒子,林寒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一直陪着楠兒直到她醒過來,她看到的第一個人是林寒。

嘴角勾起了一記虛弱的笑容,楠兒甜甜的笑着,發現自己的手被林寒握着,眼底充滿了感動。

“林寒,謝謝你。”楠兒發現自己是林寒的三個女人裏最幸福的,唯獨自己生孩子,林寒陪在她的身邊,熬過了難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