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潛意識的接受,以及強烈的渴求,就好比是在意念層面打開了一扇大門,給了系統可趁之機。

這種潛意識的接受,以及強烈的渴求,就好比是在意念層面打開了一扇大門,給了系統可趁之機。

青龍天驕本指望能夠提升境界,結果卻事與願違。

系統轟然爆發,如同山洪決堤,開始瘋狂的入侵青龍天驕的意念與神軀。

由於剛才那一瞬間的放鬆,系統趁虛而入,一下子就攻破了青龍天驕的防線,以破竹之勢「攻城略地」。

如果將青龍天驕整個人做一個百分比,那麼現在的系統已經攻佔了他全身的百分之三十五左右!

更糟糕的是,系統的力量直奔高地,瘋狂的入侵青龍天驕的元神核心。

「不好!這個系統沒安好心,在瘋狂的侵蝕我!可惡,我就知道這裡面有問題,幸虧當初沒有完全相信這個系統,還給自己留了後路!」

青龍天驕又驚又怒,急忙穩定心神,抱元守一,牢牢的守住自己的元神核心,並催動身上的一切力量,與系統的力量進行抗衡。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一股暗藏在青龍天驕識海當中的元神突然出手,對青龍天驕進行干擾,起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青龍天驕只覺元神傳來一陣劇痛,就如同針扎一般,令他分心渙散,雪上加霜。

系統趁機大舉進攻,入侵到了青龍天驕的元神核心當中。

「啊!!!給我滾出去,不許污染我的元神!!!」

青龍天驕幾欲瘋狂,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識海當中幻化出一頭頭意念青龍,攻向系統的神秘力量,試圖力挽狂瀾。

然而大勢已成,再想阻止系統已經來不及了。

系統佔據了青龍天驕的元神,控制住了他的意念,接著擴大戰果,佔據更多的區域。

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六十、百分之七十……

青龍天驕的情況越來越糟糕,他自知不妙,嘗試著跟外界聯絡,可是受到了強烈的干擾,連意念都傳達不出去了。

他已經窮途末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系統完全佔據。他之前就覺得系統是在煉化自己,現在的他,算是完完全全被煉化了,再也無力回天。

【子系統入侵完成,新一任的擁有者綁定為青龍天驕。】

【觸發抹殺功能,給予擁有者選擇生死的機會。】

【選擇一,死亡。選擇二,存活。】

【選擇倒計時開始……】

一個個冰冷的系統提示彈出,直接映照進青龍天驕的識海當中,彷彿是對他的一種判決。

是生是死?

這還用選么!

青龍天驕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存活。

【你已經做出選擇,子系統將給予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接下來,子系統會給你相應的安排,你必須服從命令,一旦有所違抗,就會觸發抹殺功能,絕不留情。這種抹殺,不僅會毀滅你的身體,還會毀滅你的靈魂。子系統絕對擁有這種力量,不要心存僥倖。】

【新目標:前往指定地點,地點坐標已經註明,時間倒計時開始……】

一個新目標,再加上一個倒計時,根本不給青龍天驕喘息的時間,逼著他匆匆動身。

青龍天驕剛才還在幻想著自己能夠依靠系統飛黃騰達,沒想到這麼快就美夢成空,落到了這種任人擺布的田地。

「不,我不能就這樣屈服,我可是堂堂的青龍天驕,豈能被一個看不見的系統騎在頭上!我現在就去找兄弟妹妹幫忙,極光學院也會幫我的!」

青龍天驕心有不甘,取出飛信卡以及身份令牌,要聯絡別人幫忙。

這種舉動,立即引來了系統的警告。

【發現擁有者的違規舉動,觸發抹殺程序,三息時間之內,如果擁有者還不懸崖勒馬,就當場抹殺。】

【3、2……】

紅色的字體警告著青龍天驕,他感覺系統的力量在蓄勢待發,引起了本能的恐懼。

他見識過系統的厲害之處,相信系統擁有殺死他的力量,嚇得他急忙停止了手上的動作,不敢再聯絡別人了。

【擁有者停止了違規行為,暫時解除抹殺程序,請擁有者儘快遵從指示,前往指定地點。】

青龍天驕驚出一身冷汗,剛才算是在鬼門關前面轉了一圈,差點就把命搭上了。

他不敢再亂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倒要看看系統還有什麼花樣。既然讓他去那個地方,就一定有目的。

他一咬牙,孤身離開了住處,按照坐標的指引,來到了目的地。

這裡位於極光學院境內的一顆星辰之上,整個星辰荒無人煙,滿目蒼茫。

一座荒山之上,有著一個天然的洞穴,黑暗的洞口之內,就是坐標指定的地點。

青龍天驕提高戒備,做好各種準備,這才飛入了山洞之中,一路來到了最深處。

這裡站著一道背影,背負著雙手,似乎已經久等多時了。他轉過身來,望向了飛入洞內的青龍天驕,雙方打了個照面。

「范浪!」青龍天驕驚呼出聲,大感意外。

「沒錯,正是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范浪微笑道。

「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知道也晚了,你已經植入了子系統,完全被子系統所控制,如同病入膏肓,再也無葯可醫。想活命,就只能聽從系統的命令,而系統聽從我的命令!」

「你休想!」

「對你沒什麼好客氣的,給你兩條路,要麼臣服於我,當我的奴隸,要麼現在就被子系統抹殺掉!」

范浪厲聲逼迫,與此同時,在青龍天驕的識海當中彈出了一個系統提示。

【新目標,當場向范浪下跪,三息之內如果不下跪,就觸動抹殺程序,而且不可逆轉。】 此情惟你獨鐘 又是抹殺!

這短短的時間裡,子系統已經反反覆復提到這兩個字很多次了,而且每一次都是動真格的。

如果青龍天驕不配合,范浪真的會將對方抹殺掉,可不是嚇唬人而已。

雙方的關係發展到這一步,已經沒有迴旋餘地了。

要麼給范浪當奴隸,要麼死,就這麼簡單。

倒計時開始,三秒鐘的時間,對於武神來說已經可以思考很多事情了。

僅僅是第一秒的時間,青龍天驕就想了很多很多。

「范浪,你不要逼人太甚,把我逼上絕路,完全可以跟你同歸於盡,你也討不到好處!」青龍天驕用意念恐嚇范浪。

用意念交流,一瞬間就能表達自己的意思,要比語言交流更快。

范浪有恃無恐,並沒有理會青龍天驕,同歸於盡什麼的,簡直是笑話。

二!

到了第二秒,青龍天驕換了個威脅的方式:「我要是活不成了,就在臨死之前,將消息公諸於眾,讓所有人都知道是你殺了我,你將會惹上無窮的麻煩!現在放了我,我們還有談和的餘地,真要是逼死我,你肯定會後悔的!」

一!

最後一秒,范浪用一種冰冷的目光看著青龍天驕,沒有絲毫的動搖,更沒有絲毫的憐憫。

到了青龍天驕做決定的時候,是生是死在此一舉。

有那麼一瞬間,他冒出過可殺不可辱的決然,可最後還是選擇了屈服。

噗通。

青龍天驕跪在了范浪的面前。

堂堂的武神,面對神帝的時候,都可以立而不跪,將尊嚴看的無比重要。

可是現在,青龍天驕卻不得不為了自己的小命,選擇了屈服在范浪面前,這對於他而言,實在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為了苟活而下跪了。

「很好,你到底還是跪了。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隸,我會通過子系統對你發號施令,讓你做各種事情。如果公開奴役你,會帶來許多麻煩,所以你我的主僕關係要保密。我只會在暗地裡給你下令,對外,你仍然是高高在上的四象天驕。」范浪悠悠道。

「你、你真是欺人太甚!」青龍天驕怒吼道。

「當初,可不是我先招惹你們,而是你們先來招惹我。打了兩架之後,你竟然還不肯放過我,惦記著找我秋後算賬。你知道我要從軍,就去找武官派系的朋友來對付我。這些加在一起,你說我怎麼可能放過你這個後患?你別光怪我做的絕,也想想你自己都做了些什麼。一門心思的對付別人,就要有被別人踩在腳下的覺悟。」

「我可是青龍天驕,你這樣對我,不會有好下場的!」

「呵呵,跪都跪了,還不肯服軟,看來你還沒有完全接受這個奴隸的身份。敢跟主人大吼大叫,你真是嫌命長了。抹殺程序,啟動!」

范浪又拿出了殺手鐧,啟動了抹殺程序,開始了倒計時,這招真是百試百靈,就好比是將砍頭的閘刀架在了青龍天驕的脖子上。

如果青龍天驕想要魚死網破,剛才就動手了,沒必要拖到現在。

他跪都跪了,現在死掉豈不是更冤。

猶豫再三,青龍天驕還是選擇了服軟,跪地求饒道:「別殺我,我聽你的就是了!」

「這還差不多,先叫聲主人聽聽。」范浪道。

「主人……」

「主人給你派的幾個任務怎麼樣?那一千個腰子好吃吧?」

「好……吃……」

「在一大群人面前大喊大叫很痛快吧?」

「痛……快……」

「跳鋼管舞很開心吧?」

「要不你還是殺了我算了,給我個痛快吧。」

「別泄氣,好死不如賴活著,你的人生還是有希望的。我要是真的動手,你可就魂飛魄散了,連靈魂都剩不下。放心,我不會整天使喚你,還是會給你相當的自由,只有在特定的時候,才會讓你去為我做事。 重生之墨華灼灼 現在,你可以起來了。」

范浪的態度有所緩和,但還算不上打一棒子給個甜棗,最多是打一棒子,然後再幫你揉揉。

青龍天驕陰沉著臉站了起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落到如此田地,竟然淪為了一個小輩的奴隸!

「主人允許你起來,還不謝謝主人?」范浪道。

「謝謝主人……」青龍天驕不情願道。

「恩,算你識相。告訴你一些事情,你身上的子系統,能監控你的想法跟行為舉止,以後記得老實點,不要抱有什麼幻想。如果你讓人不滿意了,我肯定不會手下留情的。對於我來說,你可以是一枚棋子,也可以是一枚棄子。」

「我現在是迫不得已,不得不屈服於你,但我的心裡是不會完全屈服你的,肯定會有反抗的想法!」

「那就隨你的便了,僅僅是一些想法的話,我還能接受,可若是將想法付諸行動,那你就是自己找死了。反反覆復的觸發抹殺程序,我會很煩的,你最好不要挑戰我的耐性。」

青龍天驕陰沉著臉,悶聲不吭,沒有回范浪的話,也實在沒什麼可說的。

讓他下跪已經是極限,不可能像是哈巴狗一樣,處處都去討好范浪。

范浪頓了頓,接著說道:「下一步,我要命令你做兩件事情,一是去跟你那些軍方的朋友聯絡,讓他們別找我的麻煩,二是與我演一齣戲,讓外人知道我們兩個已經和好了。尤其是四象天驕的另外三人,你一定要管好他們。要是他們三個冥頑不靈,我不介意讓他們步你的後塵,把他們統統變成奴隸!」

「你要是敢動他們三個,我就是魂飛魄散,也不會答應!」青龍天驕憤怒道。

「我動不動他們,這就看你的表現了。」范浪冷笑道。

……

片刻之後,青龍天驕垂頭喪氣的飛出了山洞,回往了極光學院的主體星辰,路上想著那些倒霉事,簡直痛不欲生。

他竟然淪為了范浪的奴隸!

那個所謂的系統,就是套在他脖子上的枷鎖!

現在的他,連想法都受到了監控,很多事情想都不敢想,更別提去做了。這種悲慘境地,比起被煉製成聽話的傀儡,也強不了多少。

青龍天驕不得不遵從范浪的命令,回去之後就開始著手那兩件事情,先是跟軍方的各路朋友取得聯繫,讓這些人以後別去找范浪的麻煩。

龍血聖尊 之前說要報復范浪的人是他,現在阻攔這些人的也是他。

他做事很少會反覆無常,自然引起了那些軍方朋友的疑惑,他只能找了些借口搪塞過去。

接著他將白虎天驕、朱雀天驕以及玄武天驕三人都叫了過來,要跟這三人做一些交代。 「大哥,叫我們過來做什麼。」白虎天驕第一個粗聲道。

「今天找你們過來,是想告訴你們,我已經跟范浪冰釋前嫌了,從今往後,四象天驕與范浪和平共處,不再勾心鬥角。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無論孰對孰錯,全都過去了。」 攻關秘籍:毒舌影后的自我修成 青龍天驕宣佈道。

「啊?大哥怎麼忽然改變主意了?范浪害你當場自廢功體,失去了御龍聖體,這樣的大仇,豈能說過去就過去?」白虎天驕把銅鈴雙眼一瞪。

「錯又不在范浪一個人身上,再者說了,他多大年紀,我多大年紀,沒必要跟一個小輩斤斤計較。」

「大哥,你現在說的,跟之前說的大不相同。你少說那些漂亮話糊弄人,大家多少年的兄弟了,你的脾氣什麼樣,我清楚的很。你是不是覺得范浪不好對付,背後牽扯太多,所以才選擇了忍氣吞聲?若真是如此,那你就想錯了,我們四象天驕的身份與關係網,絕不比范浪差,真要是斗下去,就不信鬥不過他。不報了這個自廢功體之仇,別說是你,連我都不甘心!」

「就算跟范浪斗個魚死網破,對我們又有什麼好處?這件事情,我已經想通了,你們不必多言,照著我說的做即可。從今往後,誰若是再去找范浪的麻煩,就別再說自己是四象天驕了!」

「大哥!」

「我說了,就這麼辦!!!」

青龍天驕神威衝冠,重重的一拍桌子,整張石桌應聲而裂,他怒視著白虎天驕,表達著自己的態度,以及身為四象天驕之首的權威。

白虎天驕同樣動了怒,卻又不好發作,胸口起起伏伏,最後哇呀呀暴叫幾聲,轉身憤然離去。

「我去勸勸他。」朱雀天驕說了一聲,急忙追了出去,替兩位哥哥打圓場。

最後屋裡就只剩下青龍天驕一個人,他坐在那裡生悶氣,緊握著拳頭,咬牙切齒。

他當然也不甘心,可又能怎樣?

現在連小命都落在了別人手上,一舉一動都受到監控,可謂處處受制,只能任人擺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