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頭龍獸原本是應該呆在妖獸之森內部的,至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很簡單,是被別的妖獸趕出來的,妖獸之間搶奪地盤這種事情並不少見。

這頭龍獸原本是應該呆在妖獸之森內部的,至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很簡單,是被別的妖獸趕出來的,妖獸之間搶奪地盤這種事情並不少見。

這頭龍獸的地盤正是被其他妖獸給搶了,只是逃出了一條小命,但是卻也受了重傷。

開啟了靈智的妖獸可以不吃不喝的修鍊,只要吸收月華之力便可,所以有一塊好的地盤也非常的重要,有些好的靈脈之地可以牽引天上星辰,靈氣濃郁,自然也就容易引起爭奪。

這附近的大片火山原本是一頭火焰獅的地盤,卻也是被這條外來的龍獸給搶了,這也是為什麼火山群這一帶的妖獸都不見了蹤影的原因,一場爭奪戰之下,低階的妖獸都被嚇跑了。

龍獸旁邊的岩壁上長著一株火紅的植物,下面是翻滾的岩漿,四周兇險異常,步雲天只好暫時小心翼翼的退了回去。

「這是一條成長期的火系龍獸,至少有著地階頂峰的修為,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不過它好像受重傷陷入了沉睡,這頭龍獸我們不一定打的過,不過我們可以趁它受傷沉睡採摘那顆植物上的果子。我雖然認不出是什麼果子,但是一頭這頭龍獸既然守在那裡,就表明一定是好東西,所以我決定冒一下險。」

「雲天,要不要再考慮一下,這可是一頭龍獸,不是什麼啊貓啊狗,你就不怕被它變成焦炭。」盧漢勝遲疑不決的擔憂道。

「是啊是啊,還是不要冒險的好。」林傑也接著道,雖然他對步雲天很有信心,但是龍獸的威名更大,而韓文雖然不說話,卻也可以從臉上看出不贊同步雲天的做法。

「放心,只是一頭受傷的小龍獸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打不過我還跑不掉嗎,不用為我擔心。」步雲天道。

「那我們就先出去外面等你了,不過你一發現不對的話一定要跑,不要再管那什麼果子了。」韓文不放心道。

等幾人出去后,步雲天悄悄的向那株不知名的珍貴果子摸過去,剛開始一切都很順利,可是就在他手碰到果樹的時候,龍獸立刻就驚醒了,他頓時一驚,頓時在龍獸沒反應過來之前把整棵果樹連根拔起,收入儲物戒指中,然後轉身向外衝去,身後傳來一陣陣龍獸憤怒的吼聲。

其實這主要是步雲天經驗不夠,像龍獸這樣的異獸,又豈會沒有一點手段,那顆果樹上早就被布置了禁制,所以他一動,頓時就吧龍獸驚醒了。


「快跑,那頭龍獸追來了,我先引開它,你們往另一邊跑。」

「不行,我們不能扔下你一個人,你是跑的,龍獸是飛的,你怎麼跑的過,我看我們還是拼了。」

雖然幾人也很怕死,但是卻無論如何也不會丟下步雲天,只能共同作戰了。


「渺小的螻蟻,居然敢偷盜我的寶物,我要吃了你們。」

「你這條死蜥蜴,有本事你就來啊,不要只知道在那裡亂叫,雖然嚇不到我們,但是嚇壞了花花草草就不好了。」

「找死。」龍獸怒叫一聲,從半空俯衝下來,同時一爪子拍向步雲天幾人,彷彿泰山壓頂一般,步雲天連忙將幾人推開,接著一個前滾翻躲了過去。

龍獸打不中后吼叫一聲,又一尾巴閃電般掃了過來,步雲天這次沒能完全閃開,因為龍獸大部分的攻擊都是朝著他來的,被掃中肩膀部位,整個人被掃的飛了出去。

「雲天,你敢傷害雲天?我和你拼了。」

盧漢勝看到這驚心的一幕大吼一聲沖了上去,「拼了。」韓文和林傑也沖了上去。砰砰幾聲,幾人的法寶砍在龍獸身上才發出了一大片火花,卻皮也沒破,幾人震驚之下完全沒反應就被龍獸給掃飛了,恐怖的力道之下,一下子就失去了戰力。

步雲天剛起身看到這一幕,憤怒的情緒一下子充滿心田,崩天指發出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威力,刷刷的打在龍獸身上,一下子龍獸血肉紛飛吼叫連連,打的龍獸劇痛無比。這下子龍獸正真的怒了,尾巴以雷霆萬鈞之勢打向步雲天。

步雲天展開身法幻影和龍獸游鬥了起來,卻驚險連連,有好幾次差點就被龍獸壓倒,而龍獸雖然痛叫連連,但是卻只是皮外傷而已,龍獸的鱗甲堅硬無比,崩天指打在龍獸完好的鱗甲上根本就沒有多大效果,而且崩天指凝聚的速度太慢了。

龍獸雖然原本就有傷,但是也不是吃素的,龐大的身軀動起來卻是快捷無比,移動之間快若閃電,恐怖的爪子不時的拍在步雲天身上。

可惜崩天拳雖然恐怖,但是打不到龍獸身上也是枉然,現在的崩天拳還沒有具備遠程打擊的能力,拳頭必須打在龍獸身上才能發揮真正的威力,否則隔空打的話,只能給龍獸搔搔癢而已。

「轟」的一聲響起,只見步雲天再次被拍的倒飛而起,整個身子撞到後方的岩石,那塊十幾米高的岩石直接被撞擊的粉碎,破碎的石塊四散開來。

這已經是不知道是第幾次被龍獸的爪子拍中了,鋼鐵一般的身軀早已經遍體鱗傷,要不是那股不服輸的意志支持著他,恐怕早就放棄了。

關鍵的時候髓氣神決也發揮了不可忽視的作用,瘋狂運轉的髓氣神決不斷的修復著步雲天破損的肉身,就像一頭不知疲憊的老牛,瘋狂的運作著。

「不行,在這樣下去就死定了,一定有辦法對付它的,只是我沒想到而已。」

步雲天一邊閃避的龍獸的攻擊,一邊思考著對付龍獸的辦法。

過了好一會兒,步雲天冷靜下來后才醒悟過來,他一邊閃避者龍獸瘋狂的攻擊一邊想著辦法,過了一會兒之後終於被他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水滴石穿,雖然龍獸把它眼睛等弱點防護的很緊,但是步雲天卻可以找一個龍獸最難防護的地方,接著只要每一下都打在那個地方就行了。

步雲天雖然找到的對付龍獸的方法,但是卻沒有立刻付諸行動,而是不停的往嘴裡扔著恢復元力的丹藥,沒多久便恢復了大半實力。

這也是步雲天專心閃避之下才能做到的,之前之所以不斷的被龍獸拍中便是因為他也在攻擊對方,只是之前的攻擊效果並不大而已。

恢復大半實力步雲天很快的找到了那個地方,那是龍獸脖子的側面,在龍獸撲過來時他只要往旁一閃,那個部位就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只見步雲天用崩天指一指一指的打在上面,不一會兒就打出了一個大大的血洞,血洞被他打得越來越大,但是龍獸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不停的吼叫,它巨大的身體成了它最大的弱點,步雲天就相當於一只小蚊子,不停地叮它,它卻怎麼也拍不死這隻小蚊子。

步雲天就像不受力一般,雖然不時被龍獸拍中,但是卻很快又飛了回來,繼續用崩天指轟擊著龍獸,真像一隻巴掌拍蚊子啊。

沒多久,這條龍獸就已經搖搖欲墜,只能不斷的發出凄厲的慘叫,步雲天也終於抓住了機會,一招崩天拳轟向龍獸的腦袋,崩天三重勁的恐怖力道狠狠的轟了上去,砰的一聲響起,連綿不絕的三重勁道,每一重都有上萬斤,頓時擊垮了龍獸,倒了下來,而步雲天也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直接躺倒在地上。

這頭龍獸死的也算憋屈,因為受傷失去了龍息這個遠程攻擊的能力,最終被這個它平時認為是小螞蟻的人類給弄死了。

可以這麼說,步雲天是幸運的,如果龍獸沒有失去遠程攻擊的能力,如果他地階時沒有完全適應那套重八百八十八斤的練功服,還像以前一樣嚴重降低移動速度的話,那麼結局將完全改寫。

看到龍獸倒下,韓文幾人既震驚又興奮,他們居然殺了一頭龍獸,這一切都好像做夢一樣,令人難以相信。

「哈哈哈,我們的運氣真是太好了,居然可以碰到一頭龍獸。」一老一少的兩條人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步雲天等人面前,其中的少年旁若無人的哈哈大笑著道。

「你們是什麼人?」步雲天沉聲喝道,同時退到了盧漢勝等人身前,謹慎的看著不知從那裡冒出來的兩人。

「小子,我們是什麼人你就不必知道了,如果識相的還是快點滾吧,不然等我改變主意的話就晚了。」那名少年滿臉傲氣道。

「少爺,還是斬草除根的好,既然惹上了,還是讓老奴滅了他們吧。」那名老者卻是滿嘴陰毒的插口道。

「哼,誰滅誰還不一定呢。」步雲天冷哼一聲,不甘示弱的道,不過心裡卻是做了最壞的打算。

「小子找死,區區凡階四級的修為居然也敢說大話,難道以為運氣好碰到一頭頻死的龍獸就無敵了。」那老者大喝一聲,也不等那少爺發話,便是雙手一揮,一道恐怖的勁氣向著步雲天射了過來。

「好快。」步雲天心神一凝,卻是不敢避開,因為他的後方是重傷的盧漢勝等人,一旦他避開,那麼三人只有被勁氣轟成渣的下場,所以他是萬萬不敢避開的,只能硬接了,只能一拳迎上去。

「轟。」的一聲巨響,步雲天被打的倒飛而起,直接飛出了十幾米,僅僅一招,本就受傷不輕的步雲天一下子變成了重傷,兩者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這老者至少有地階高級的修為,根本就不是步雲天目前可以對付的。

「雲天。」「雲天大哥。」盧漢勝等人驚怒交加的喊道。

「咳咳,該死的,我沒事。」步雲天趴在地上咒罵一聲,同時還咳出了一大灘鮮血,看來傷的不輕啊。

「小子,遇到我們,今天只能算你倒霉了。」老者慢悠悠的走到步雲天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扒在地上的步雲天,滿臉奸笑地道。

「快點殺了他們吧,別浪費時間了。」少年喊了一句,便不再理會老者,而是轉身滿臉欣喜的摸著龍獸的屍體。

「是,少爺。」老者說完便舉起了右手,眼看步雲天就要被滅殺了。

然而這時候卻是異變突起,只見步雲天一聲暴喝,「老傢伙,你廢話太多了。」

步雲天說話間,藏在他懷裡的右手閃電一般指向老者的胸口,崩天指發出的恐怖勁氣瞬間激射而出,直接打在了毫無防備的老者身上,瞬間便在老者的胸口轟出了一個大洞,連心臟都轟碎了,任老者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明顯已經不行的敵人居然還可以發出這麼恐怖的攻擊。

崩天指雖然需要很長的時間凝聚能量,但是攻擊力可不是吹的,毫無防備的老者站的距離又近,所以僅僅這一下,便被步雲天給掛掉了。

老者雖然也有地階高級的修為,但是自身防禦力比起龍獸來說,差了不止十萬八千里,大意之下豈能僥倖。

「該死。」發現事情不對的少年咒罵一聲,緊接著便招出法寶,向著步雲天射了過來。

「崩天三重勁。」步雲天一拳迎了上去,飛來的法寶直接被這恐怖的一拳轟飛,少年更是被嚇得面色大變,連法寶都不要了,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想跑?太遲了。」步雲天身形一閃,瞬間便攔住了逃跑的少年,這少年的修為僅僅是凡階頂級,哪怕步雲天已經受了不輕的傷,但是他依舊不是對手。

「你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這麼厲害?」那少年依舊一臉鎮定道。

「劍道宗步雲天,你又是何人?」步雲天一臉殺氣道,如果不是想確定對方的身份,他根本就不會廢話。

「步雲天?劍道宗那個廢物?不可能,你一定是騙我的,那個廢物怎麼可能這麼厲害,你怎麼會是那個廢物。」少年滿臉獃滯道,根本就不相信他是步雲天。

「你不相信也沒用,還是受死吧。」步驚魂厲聲道。

「不,你不能殺我,我是混亂之城李家的大公子,殺了我你是逃不掉的。」少年滿臉驚恐的威脅道,之前傲氣凜然的樣子早已經不復存在。

「哼,死。」步雲天大喝一聲,毫不猶豫的一拳轟了出去,瞬間便把少年給轟成一團肉泥,緊接著他才一屁股坐了下來,他的肉身雖強,但是受了老者那一擊,卻也是受了不輕的傷。

「太好了,終於沒事了。」韓文看到步雲天大發神威的解決了所有敵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你們沒事吧?」過了好一會兒,步雲天才站起來道。

「沒事,死不了的,只是暫時失去戰力而已,吃點葯就沒問題了。」韓文道。

「那塊點吃藥吧,免的留下後患。」

「嗯,知道了,快點把葯拿來吧,那麼啰嗦,像個娘們一樣,嗚……嗚……」

步雲天把葯直接塞到他嘴裡,「竟然敢說我啰嗦,看我不封住你的嘴。」

半天之後,眾人的傷才算是恢復了一些,至少行動是不成問題了。

遼完傷的步雲天突然跳起來撲向倒在地上的龍獸屍體,「我的血阿,都快流光了,都怪你們幾個混蛋。」

在韓文幾人目瞪口呆下,步雲天用閃電般的速度衝出去,掏出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大罐子像擠奶一樣擠著龍獸血,連一滴也不放過。反應過來的幾人也瞬間沖了上去,好像一下子傷都好了,個個變得生龍活虎。


幾人很快便龍獸血收集完了,步雲天把整頭龍獸的屍體收進儲物戒指后道,「搞定,大家有口福了,可以吃一陣子龍獸的肉了。」

「沒錯,可以烤龍獸肉吃了….」盧漢勝邊說邊擦著口水,就連林傑也嘿嘿傻笑著。 「好了,別發傻了,我們要趕快轉移陣地,這裡發生這麼大的動靜很可能會引來其他人。」

緊接著對現場來個毀屍滅跡之後,步雲天便一馬當先帶著幾個傷員找了個安靜的地方養傷,然後才欣喜的掏出那株火紅色的果子,這些果子只有拇指大小,卻是不斷的散發著恐怖的靈氣,而且這些果子居然足足有十三個,就是不知道效果怎麼樣。

由於還不知道這些果子的功用,所以步雲天等人也不敢服用,僅僅是摘下來之後用玉瓶裝好,然後放到儲物戒指裡面重要物品擺放區。

接下來的日子裡,韓文三人就呆在一個洞穴里養傷,而步雲天就到處亂逛,他雖然被龍獸拍了不知多少下,但是那些傷卻恢復的很快,還不到第二天便已經活蹦亂跳了,看的盧漢勝等人目瞪口呆。

「體修果然恐怖!」幾人只能一個個興嘆不已。

步雲天受的傷其實比盧漢勝等人重很多,只不過步雲天的意志力非常驚人,在加上髓氣神決的逆天效果,所以他才堅持了下來而已。

傷好之後,興奮的步雲天開始了瘋狂的尋寶,什麼靈草礦石之類的東西他是一樣都不放過,只要看見就通通收進儲物戒指,所過之處寸草不留。

「哈哈,你們幾個快看啊,我又找到好東西了,五階的血靈草,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寶物,發達了。」步雲天一回來看到幾人便說道。

幾人互相望了望,卻沒有說話,因為這幾天幾人已經被步雲天刺激的多了,已經麻木了,步雲天老是找一些好的東西回來刺激他們,可是他們偏偏因為受傷不能出去。

可是步雲天這回更加可惡了,喋喋不休的數著每一樣他得到的寶物,不停地刺激著韓文幾人。

「啊。」幾人終於受不了了,不約而同的大叫一聲後向步雲天撲了過去,幾人瞬間抱成一團,不一會兒步雲天便被三人壓在了身下,主要是因為三個傢伙還有傷在身,他怕傷到三人,所以不敢反抗。「啊…哼…噢….噢…」一直壓到步雲天求饒之後幾人才放開他。

「不管了,我也要出去尋寶,我不要再呆在這個該死的洞穴里養傷了,免得老被你刺激。」韓文道。

「對,我們也要去。」盧漢勝和林傑也附和道。

「我靠,用不用這樣子,這麼誇張,不就是一點點不值錢的礦石靈草嗎,你家少爺我又不是不給你們,用的著帶傷出去尋找嗎。」步雲天小聲道。

「你給我們的沒感覺,我們要自己找。」幾人異口同聲的道。

「行行行,你們想出去找就出去找吧,反正你們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螳螂命一條,都是打不死的小強,只要小心一點,應該死不了的。」步雲天嬉笑著道。

步雲天說完後幾人又打鬧了一會兒才停下來,一樣一樣的翻著步雲天找回來的物品。

第二天一大早,這幾個牲口便已經早早起來整裝待發,「出發了。」在幾人興奮地嚎叫下,步雲天帶著他們向那些還沒有搜尋過的地方前進。

「臭小子,不要跑那麼快,要是被妖獸給叼了,我們會很傷心的,你難道不知道我們的淚水很值錢的嗎。」步雲天臭罵道。

「切,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雲天大哥你的淚水是最不值錢,和水做的女人比起來差不了多少,我可是記得上次我們受傷的時候你眼睛紅紅的。」林傑嬉笑著道。

「臭小子,那是你眼花了,我什麼時候眼紅過,大丈夫流血不流淚,我是不可能會流眼淚的,一定是你小子看錯了。」步雲天狡辯道。

「切,你就不認吧,反正我們大家都看到了,我們才受一點傷你就眼紅紅了,要是我真的死了,那你的眼睛還不得發洪水啊。」林傑道。

「那次是眼睛進了沙子,不算數的。好了,不說了,我們還是尋找寶物吧,盡量小心一點,那頭龍獸已經被我們殺了好多天了,那些被龍獸趕走的妖獸感覺不到龍獸的氣息可能會回來的,所以我們還是小心一點好。」步雲天轉移話題道。

一轉幾天又過去了,所有人的傷都已經好的差不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