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晟便摟着我的腰,往門邊那個女人的方向走過去。

逸晟便摟着我的腰,往門邊那個女人的方向走過去。

那個女人在我們走過去的時候,開口道:“姜董,你們也太虐單身狗了吧?哪哪都能吻上啊?”

這聲音我聽着有些熟悉,我仔細想了想,頓時腦海裏浮現出一張熟悉的面孔來,“小譚?!”

自從她說什麼家裏出事情,然後從上海回到京城之後,我就再沒見過她!原來,她也是姜逸晟的人啊?只是……她不是死了嗎?之前明明看到了她的鬼魂啊?

“小譚你不是死了嗎?……”

“我是死了呀!”小譚朝我笑了笑,隨即看向姜逸晟,“是姜董給我留下了一縷魂魄,做成了傀鬼。”

我聞言,看向姜逸晟,“逸晟,這是怎麼一回事?”

“那天在我們臥室,我無意間收了她一縷魂魄,便做成了傀鬼。現在,她聽命於我了。”姜逸晟解釋道。

聞言,我從逸晟的懷裏掙脫出來,率先走到小譚身邊,仔細打量她一遍,發現她身體確實有些透明,看來,真的是傀鬼。只是樣貌不嚇人。

“小譚,你之前爲什麼要傷害我呢?”我想起那天她說什麼要代替我,嫁給他的話來,當時她還試圖殺死我。

“我是有怨氣,當時不記得自己是誰,也不記得你。後來聽到你喊我小譚,我才恢復一點記憶。只是……只是,我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小譚解釋道,只是話說了一半,深深嘆了口氣。

“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你死前的事情難道也不記得了嗎?”我疑惑的問道。

“我只記得自己穿上了未婚夫送過來的婚紗,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小譚回答道。

“怎麼會這樣呢?”我納悶。

“這很正常,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鬼魂不知道自己死了呢?”逸晟說道。

我聞言,深嘆了口氣,看向小譚,“沒想到我們分開之後,你就變成這樣了……”

小譚低下頭沒說話,似乎在悲傷。我便看向逸晟問道:“逸晟,她成了傀鬼,還能投胎轉世嗎?”

“本來她就是個魂魄不齊的怨靈,我收了她一縷魂魄做成傀鬼,就是在幫她維持意識。如果她傀體被破壞,就會連這一縷魂魄都消失,她就會徹徹底底的變成一縷遊魂,喪失意識。不能投胎轉世,直到在茫茫宇宙中消失爲止。”逸晟解釋道。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小譚雖然沒有人的身體,和我卻一樣,就是我們現在的身體被破壞了,就再也不能投胎轉世,而是徹底消失。

“小譚……”我同情的看向她。這才發現,她外面穿的是一件小坎肩,裏面穿的卻是哪件腰間帶紅色束帶的婚紗。

“秦姐,我沒事。對了,之前我傷害你,真的是對不起啊!”小譚愧疚的看向我道歉。

“我不怪你。”

小譚這才又笑了。

我伸手想給她一個擁抱,結果卻手從她身體裏穿過去了,我只好作罷。側過頭,我看向一旁的逸晟道:“逸晟,能讓小譚跟着我嗎?”

“不行,你本來就身體虛弱,她是鬼,陰氣那麼重,跟着你,只會對你造成傷害。”逸晟一口拒絕了我。

“那你之前還經常派傀鬼嚇唬我,我不是也沒事嗎?現在就不行了?”我反駁道。

“老婆,你剛纔不還是說什麼不要提過去的事情嗎?”逸晟走到我跟前,討好的朝我笑道,“再說,今非昔比。”

小譚見到他這樣笑,臉上露出吃驚的表情,“姜董,原來您不是肌肉僵硬啊!”

小譚性子也直,所以她和盛男是我身邊留下來時間比較長的人。也是我選擇她們做親信的原因……

“姜逸晟,你如果不同意,今晚你自己睡吧!”我拿出殺手鐗。

“這四合院可只有一間臥室,你不會打算讓我睡在外面的院子裏吧?”逸晟皺起眉頭,爲難的看着我道。

我聞言驚訝道,“你什麼意思?不會打算今晚住這吧?”

“家裏出了命案,被警察封鎖了,我又不想住酒店,你覺得,我們不住這裏,去哪呢?”

“家裏出了命案?”我愣了。

腦海裏浮現出之前許霆送我回家時,看到門口停的那些警車來。

“是啊,家裏三個新來的女僕打架,都死了。”逸晟回答道。

我更加吃驚了,“逸晟,你訓練出來的那些女僕可是各個懂規矩,怎麼會好好的打架呢?而且,還是打架導致三個都死了呢?”

“我也納悶,但事實上,確實是她們三個打架,最後都衝進廚房,拿起菜刀什麼的互捅,捅死了對方。”逸晟解釋的時候,看着我的眼睛,似乎在觀察我一樣。

“對了,可兒,你今天白天都去哪了?怎麼還只穿着拖鞋?”逸晟問道。

我回答道:“逸晟,我上午本來是在看電視的,然後困了,就躺在沙發上睡着了。可是,我醒來的時候,卻在大街上,然後,攔的士的時候,遇到了許霆,是他將我送到了家門口。小莫看到我下車,忙讓我離開,之後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逸晟點點頭,“是的。但我疑惑的是,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大街上呢?之前的事情,你一點也想不起來了嗎?是你夢遊了嗎?”

“這事我也搞不清楚,但如果我是夢遊的話,女僕不攔着我,門口的保鏢也該攔着我纔對吧?逸晟,我真的糊塗了。”我求救的看向他。

心中很不安,總覺得這件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我猜有可能你夢遊的時候,正好女僕打起來,然後保鏢他們去拉架,你走他們沒發現。”逸晟分析道。

他這麼分析很有道理,再說他那麼睿智,他的分析一定八九不離十。

心情安穩下來,“估計是這樣。只是,我怎麼好好的夢遊了呢?我以前沒這毛病的!”

“肯定是你最近壓力太大,或者是你中了楊靜霞的邪術了。”逸晟說到這,看向一邊的小譚吩咐道,“去給她找一串沉香珠子來。”

“好的。”小譚聞言,忙飄到大廳的那個櫃檯裏,像是隔空取物一樣,拿出一串佛珠遞給逸晟。

逸晟接過來,纏在我的手腕上,“老婆,這串珠子有安神的作用,你戴上之後,一定不會做惡夢或夢遊了。”

“和上次那個差不多吧?”

“嗯。”

“那我就放心了。”我深深的吁了口氣,然後看向他,又疑惑道,“逸晟,許霆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Www▲t t k a n▲c ○

我感覺他好像知道許霆就是文翰,不然不會吃那麼多的醋。

“很多。一些你不知道的,但是我不想告訴你的。”他坦誠的回答。

“不想告訴我?”他難道是怕告訴我許霆是文翰之後,擔心我變心? 「重四,你才剛剛調到這裡,確定現在就要出任務嗎?」

這天,五再一次陷入了直面重四的境地。

但五卻沒有想到,來這裡還沒幾天的重四居然想要去清除殤。

「當然了,你也知道我是個閑不住的傢伙,我準備明天就出發。」

重四對一臉驚訝的五點點頭,同時也拿起了一旁辦公桌上的文件。

「既然你都已經決定了,那我就不說什麼了。

桌子上關於那些傢伙的材料我都整理好了,希望你能在走之前看完呢。」

五說著,他臉上驚訝的神色也漸漸消失了,他稍稍抬起眉毛,看了眼窗外的夕陽。

「我們從來都是雙人成對行動呢,五,你不覺得你應該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重四自然注意到了五的神情,所以她就這麼對說著,臉上閃過了一抹壞笑。

「你在徵求我的意見嗎,你究竟想帶著誰一起去?」

「我如果現在告訴你的話,那不就太沒意思了嗎?

放心,我只會選擇一個魯莽而又衝動的傢伙作為我的搭檔呢。

而你,不需要問那麼清楚,只需要回答我,答不答應我的請求就好。」

重四並沒有直接回答五的問題,她反而如此對五說著,同時也不再掩飾臉上的壞笑了。

重四的異常神情讓五覺得有些奇怪,他皺緊了眉頭,思索著該怎麼樣應對重四。

這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明明我們之間是同級,不管她帶什麼人去,我也無法阻止她吧。

而且,她口中所說的魯莽而又衝動的傢伙到底是誰?

五這麼想著,他後退一步,倚在窗邊陷入了沉默。

「怎麼,答應我的請求就這麼困難嗎,這可不像你的風格呢,五。」

重四見五陷入了沉默之中,於是就這麼吐槽著五,試圖打斷五的思緒。

不過,五倒是由於重四的話而想起了一個人,那個人完全符合重四所說的條件。

原來如此,我說重四為什麼要徵求我的許可,原來她想帶著九一起去啊。

九現在的精神狀態很不穩定,而要想讓現在的九出任務,則需要兩名以上百夫長的許可。

可是,為什麼重四會選中九,我並不認為九現在適合執行任何任務啊。

雖然五想到了符合重四所說條件的人選,但他依舊搞不懂重四到底想要做什麼。

在思索了一番之後,五還是答應了重四的請求,因為他實在找不出理由阻止重四。

「我答應你。」

「你真的答應我了嗎,你現在能做出承諾嗎?」

「…我承諾讓你帶著心意的搭檔去執行任務,不過你也要承諾,不要給組織惹太多麻煩。」

「好,我也承諾,絕對不會給組織添麻煩的。

那麼,我現在就說出我想要帶著一同前行的搭檔的名字了哦。」

「我聽著呢,告訴我那傢伙的名字吧。」

「那個人,就是你呢,五。來吧,和我一起去清除那些異類吧。」

情迷歡愛:首席的冷豔傲妻 五從重四的口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而這也讓讓五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而五現在也意識到,自己不經意間掉入了重四設下的圈套里。

這讓五感到很無奈,他隨即就反駁了重四。

「我沒有聽錯吧,你想讓我和你一起去清繳那些異類嗎?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如果我們都走了,那這裡該由誰鎮守?

你應該知道,這裡必須要有至少一名百夫長以上的人守護。

所以,我不會跟著你一起去的,你不要再提起這種異想天開的請求了。」

對於五的話,重四卻一臉輕鬆地對五攤開了雙手。

「我是百夫長,你以為我會挑選比我實力弱的人作為我的搭檔嗎?

而在這裡,也只有你和我同級了,那麼,我不選你還能選誰呢?

不過,我並不認為你需要擔心這裡無人鎮守,因為千夫長明天就會抵達這裡。」

重四這麼對五說著,她臉上也露出了得勝般的笑容,但五卻因此皺緊了眉頭。

「你這傢伙,你說千夫長明天回來這裡?」

五這麼問著重四,他無法相信重四的話。

「當然了,我昨天剛剛聯繫過千夫長,也和他說了這件事情。

你知道嗎,我為什麼要等到傍晚才和你說這些,因為從一開始你就只有答應我這一條選項呢。如果你還是有所懷疑的話,你可以向千夫長核實這一切。」

重四的話讓五長嘆了口氣,他重新坐在了椅子上,陷入了沉默之中。

在短暫的沉默過後,五終於開口回應了重四。

「不用核實了,你相信你說的話。

看來那段呆在善後組的日子,讓你在千夫長們面前混了個臉熟呢,重四。

不過,即便要和你一起出任務,那我要等到千夫長來到這裡之後才離開。」

「我知道,不光是你,我也會等著的。」

這一次,重四沒有說出更多讓五感到驚訝的話語,她笑著對五點了點頭。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就到了第二天上午。

而千夫長正如重四所說的那樣,按時抵達了這裡。

五在見到了千夫長之後,終於能放下心來和重四一同出任務了。

於是,五和重四在吃過午餐,並為千夫長辦好了一切交接材料之後,就準備出發了。

不過,背著大袋子的重四和輕裝上陣的五相比,則顯得臃腫了許多。

九陽絕脈 重四背後不光背著兩個大袋子,就連她衣服上的口袋裡也裝滿了東西。

「我們是驅車去找那些異類啊,你至於把所有的口袋都裝滿嗎?

你不如全裝到你背著的包里算了,不然一會上車后,你這樣可不方便系安全帶呢。」

五這麼吐槽著重四,他並不知道重四究竟帶了些什麼東西。

但五從重四身後那兩個大袋子的形狀上來看,他覺得裡面應該是裝了重武器。

這讓五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他也懶得吐槽重四為什麼要帶這麼多重武器了。

於是,兩人就這麼驅車出發了,雖然兩人都不清楚輝他們具體藏身的地方。

而與此同時,輝正深陷入地獄一般的訓練之中。

殤為了讓輝能在短時間內變強,殤用盡了各種殘酷的訓練方式來折磨著輝。

「想要變強,就必須承受住痛苦的錘鍊呢。

不過,我想這些痛苦對於擁有治癒能力的你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