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輪前方的一幕。

遊輪前方的一幕。

一頭頭宛若山嶽的章魚兇獸並排而列,形成一道看不到邊際的幕牆。

太過突然。

突然到,章魚兇獸羣顯露在海面的時候,飛行的遊輪,距離幕牆已經堪堪只有百米距離。

“我,我的天,完了!咱們完了啊!”

甲板,一位大佬絕望的哀嚎了起來。

這一聲哀嚎,瞬間讓所有人全都驚慌了起來。

“這麼多兇獸,衝不過去了,咱們衝不過去了啊。”

“能匹敵真龍的兇獸,如此數量,盡皆圍來,咱們只能等死了。”

“該死,爲什麼會這樣?東海海域內,爲什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兇獸?”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

面對死亡危險,哪怕平日裏高高在的大人物,此時表現的也和常人無異。

“小龍,調轉方向!”

纏裹着半邊遊輪的常天慶當即怒吼了起來。

轟!

恐怖的妖氣,從他黑鱗巨蟒的本尊爆發出來,登時,巨大的蟒區纏裹着遊輪,開時調轉方向。

“嗷吼!”

同時,另一邊的皮皮龍也爆發出血脈之力,陰氣洶涌,和常天慶一起扭轉游輪的方向。

然而。

轟隆隆……

沒等巨大的遊輪成功調轉方向,不遠處的兇獸幕牆,便是瞬間如同海嘯一般,朝着這邊碾壓而來。

每一頭兇獸,都將八隻粗壯的觸角伸出了海面,瘋狂舞動着,形成了一方觸手森林,密集的朝着遊輪壓來。

而在更遠處,並排而列的章魚兇獸,隨着遊輪正前方的兇獸碾壓,也隨之開始朝着遊輪這邊匯聚而來。

分明是要呈合圍之勢,將遊輪徹底圍死在間。

“來不及了,拔高,快拔高!”

常天慶怒吼了起來,妖氣遮天蔽日,籠罩在整艘遊輪之,和皮皮龍一起發力,艱難地將遊輪往更高處擡升。

面對如此衆多的章魚兇獸的圍殺,能逃脫的辦法,只有兩個。

要麼,調轉方向,要麼擡升高度,超出章魚兇獸們的攻擊範圍。

現在,調轉方向已經來不及了,唯一的辦法,只能是擡升遊輪高度。

砰嚨!

突然,遊輪底部,一聲巨響。

正艱難擡升的遊輪,猛地一晃,戛然停頓在了空。

“臥槽,下邊有東西拽住了!”

皮皮龍最先一聲驚呼起來。

話音未落。

砰嚨!

砰嚨!

……

遊輪底部,彷彿是放鞭炮一般,接連響起巨響。

嘎吱……

隨之,恐怖的拖拽力,讓整艘遊輪,都開始震顫,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音。

甚至,在恐怖的拉扯力下,遊輪甲板也開始凸起,翹殼,崩裂。

轟隆隆……

而在不遠處,揮舞着觸角的章魚兇獸們,也恍若浪潮一般,朝着遊輪碾壓而來。

重生之刺客笑傳 毫不懷疑,一旦被章魚兇獸們的觸角拍,整艘遊輪,當場得徹底爆裂。

“怎麼辦?這到底該怎麼辦?誰有得救之法啊?”

“完了!都完了!如此多的兇獸,神仙也難救了啊。”

“死定了,都死定了,被如此多兇獸圍攻,算咱們拼死一搏,也搏不出任何結果。”

……

大佬們,徹底崩潰了。

剛纔,在白小鳳的帶領下,他們還有血性拼死一搏。

可現在,遊輪被困,兇獸攻擊近在眼前,已然是必死之局。

這徹底將他們的血性摧毀的一乾二淨。

“嗷吼……”

遊輪兩側,常天慶和皮皮龍咆哮着,拼命的想要拉扯遊輪脫離海面章魚兇獸的拖拽。

可遊輪下方吸扯的章魚觸角實在太多,多到即便以妖王常天慶和真龍的力量,也只能抗衡着讓遊輪不被拖入水面。

天地,漆黑。

恐怖的威壓,如同天穹砸落一般,朝着遊輪碾壓而來。

一切,都變得緩慢起來。

恍若海嘯,揮舞着觸角的章魚兇獸們的速度,都彷彿被慢放了一般。

這一刻,所有大佬們的臉都寫滿了絕望和恐懼。

“誰說,完了的?”

重生之最強星帝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在哀嚎遍野的甲板響起,顯得格外清晰。

轟!

幾乎同時。

一股磅礴如獄的恐怖陰力,化作十米直徑的幽光龍捲颶風,沖天而起。

隨之。

磅礴漆黑的幽光龍捲颶風,轉變成了璀璨金光。

剎那間,將整艘遊輪,照的亮若白晝。

好似烈日騰空,在昏天黑地,亮起了唯一的光芒。

什麼?!

驚慌的衆人全都大驚,紛紛朝着金光升起的地方看去。

隨即,所有人都愣住了。

金光璀璨,一道身影昂首挺胸的站立着,神情冰冷,眼精芒迸現。

在那道身影背後,一方金光八卦,正快速旋轉着。

猶如神祗下凡,光彩奪目。

這一刻,那道身影,如同重錘一般,狠狠地砸進了所有大佬的心臟裏。

“主人……”

遊輪一側,皮皮龍一聲驚呼。

幾乎同時。

風長卿,周擎蒼,巫天行,華青月等人紛紛反應了過來,矚目着那道身影。

“小鳳,你想做什麼?”

風長卿當即驚呼了起來。

這樣的局面,即便是他,也已經絕望。

白小鳳現在突然爆發出陰力,讓風長卿腦海只迸現出了一個念頭——拼死!

“殺出一條血路!”

金光,白小鳳冷冷地說道,隨即,目光看向了左右兩側的皮皮龍和常天慶:“看準時機。”

轟!

話音未落,白小鳳雙腳猛地一跺甲板,直接施展出了三清飛身咒,拖起長長的金光,沖天而起。

當空猛地倒卷,以閃電般的速度,咻然飛到了遊輪之下。

不等衆人反應過來。

遊輪之下,金光肆虐。

砰,砰,砰……

一聲聲炸響,接連響起。

轟隆……

隨之,僵持在半空的遊輪,終於晃動了起來。

砰,砰,砰……

遊輪下,金光和炸響,還在繼續。

“嗷吼!”

隨着皮皮龍和常天慶一聲震天動地的咆哮,被拖拽的遊輪,終於再次向擡升。

“得,得救了?”

甲板,所有大佬全都驚愣在原地。

但。

下一秒。

一道淒厲的驚呼聲驟然響起:“來不及了,來不及擡升高度了,兇獸壓過來了!” 轟隆隆……

隨着那道淒厲的驚呼聲響起。

天地,驟然死靜下來。

白小鳳懸空在遊輪正下方,渾身金光璀璨,神情冰冷,恍若神祗。

而他的雙手指尖,此時卻緩緩的流淌出血滴。

能在短時間內破掉遊輪下那麼多章魚兇獸的觸手,也只能施展祕術了。

聽到那道淒厲的驚呼聲。

白小鳳心臟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右腳當空一跨,便是飛到了遊輪前方。

然後。

他看到。

滿天巨大的章魚觸角,密密麻麻的覆蓋在一起,猶如一面巨型的牆壁,悍然朝着遊輪砸落了下來。

“該死!”

白小鳳大罵了一句,當即想要出手。

可身下海面,驟然響起了幾聲炸響,水面炸開。

幾隻巨大的章魚觸手,破風呼嘯着朝他席捲而來。

“給我破!”

白小鳳雙手劍指,猛然對着下方的章魚觸手揮去。

嗖,嗖,嗖……

剎那間,一道道血色劍芒,呼嘯着斬在了章魚觸手之。

僅僅一秒鐘,便將幾隻章魚觸手絞殺成碎片。

但,隨着他一轉身。

絕望,瞬間讓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來不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