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一會兒,電話中傳來白素的哭泣聲:“全哥,快來救我!快來救我!”連一旁的畢成也不由得暗暗佩服陳東紅的模仿能力,白素也一樣。

過一會兒,電話中傳來白素的哭泣聲:“全哥,快來救我!快來救我!”連一旁的畢成也不由得暗暗佩服陳東紅的模仿能力,白素也一樣。

“素素,你怎麼樣?”

“姐夫,讓我來跟白素姐說兩句。”於是也沒經劉全的同意便接過電話問道:“白素姐,你現在在哪裏?”她這樣做無疑是告訴畢成他們,自己現在安然無恙。

“我!”電話那端傳來嘴巴被塞住的聲音。

“素素,我告訴你,鐵手飛龍,你要是敢動我素素一根寒毛,我一定將你碎屍萬段!”劉全奪過手機恨聲說道。

“劉全,看是誰被碎屍萬段還不知道!”接着對方的手機便關了機。

“鐵手飛龍,鐵手飛龍!”

劉全狠狠地將手機摔在地上。

“走,去警局。”

“那望江樓怎麼辦?”童光宇問道。

劉全氣的一拳一腿下去,把童光宇打在地上不敢吭聲,“你他媽的,現在哪個重要?”

白素這時纔看清劉全的無情與狠毒的本性,不過嘴裏卻道:“走,快點去警局!晚了就麻煩了。” 首席總裁王俊凱:嬌妻,太撩人

這時,早已經過了十二點了,望江樓的賓客等得熱窩上的螞蟻一樣。

“怎麼還沒來?”劉子貴焦急的說道。

陳明君和鄭豔雪他們也不由得暗自奇怪。

就在這時,童光宇的電話來了,告知白素被鐵手飛龍擄走的事情,衆賓客大驚。而鄭豔雪不知道鐵手飛龍是誰?只知道他是黑道中極爲厲害的人物,不過陳明君則跟鐵手飛龍打過一次交道,心知他不是這樣的人,可是爲什麼要這麼做呢?他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他沒有將自己的疑慮說出。

鄭豔雪覺得不行,於是打電話給蔣高昌說明情況,蔣高昌因爲行走不便,便沒有來,他接到鄭豔雪的電話後,不由得暗想道:“鐵手飛龍就是龍雲,莫非龍雲還活着?或者這不是龍雲是龍雲極爲要好的朋友將白素擄走,看來事情有轉機。於是他在電話中對鄭豔雪說道:“豔雪,你現在便和明君還有美珊他們一同向劉全要人,你抓住的一點就是白素是天成託付給我們的,現在他將白素弄丟,不找他要人找誰要人?”

“可是鐵手飛龍的事情。”

“鐵手飛龍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有利而無害,回來以後再對你說。”

鄭豔雪將蔣高昌的話對陳明君說了,於是三個人一同向劉家提出抗議,叫他們交出白素。

劉全急急的來到警局,江中虎早就在那裏等待他們了。

“劉董,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江中虎說完與白素相視了一番。

“江隊長,我有急事要警局幫忙。”


劉劉全簡單的說明了來意。

“什麼?白素給人綁架了?在我的區域內,誰這麼大膽?好,我們警局全體出動!”江中虎說着話的時候,自己差點笑了。明明是自己做的事。

劉全慌忙說道:“不,我就不用勞煩警局的大駕了。我自己帶人去將白素找回來。”


江中虎早就料到劉全會這麼說的。可白素卻急道:“姐夫,已經到了警局怎麼不叫警局全體出動?”

江中虎聽了更是好笑。只不過仍然保持原來的姿態和表情。

“你懂什麼?”


江中虎卻在這時將了劉全一軍:“對呀,這樣前去尋找,豈不是大海撈針?你怎麼會有那麼多的人馬去搜尋?”

劉全知道江中虎也不是好惹的鳥,於是冷冷道:“我自然有辦法。”

“好,那麼你說要怎麼幫你的忙?”

“我只要衛星定位系統探測儀來追蹤他們的行蹤。”

“什麼?我們警局的定位系統探測儀怎麼能夠隨便借的?再說你又不讓警局插手這件事。”江中虎臉露難色。

這時,電話響了。

“江隊長,現在能不能先測出他們現在的行蹤?”

“好吧,既然在警局當然可以使用了。”於是便調好頻率。

“快接,儘量拖延時間。”

劉全趕緊的接通電話:“鐵手飛龍,你想要什麼?儘管直說了吧,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要地位什麼的我也可以幫你想辦法弄到,但是請你千萬別傷害到白素。”

冷冷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劉全,你給我聽着,你以爲金錢可以買到一切東西嗎?你挖空心思陷害我的兄弟,這筆賬我還沒有跟你算,現在又將他害得沒了性命,我就是將你千刀萬剮也難平我的心頭之恨!後天就是我兄弟的頭七,我要你三跪九拜的到西山頂爲我的兄弟招魂,向他的亡靈懺悔。否則他的陰靈不會放過你,我也不會放過你!”

“可是,你的兄弟不是我害的呀!”劉全沒了主意。

“你還狡辯——”

接着對方傳來:“啊!”的一聲。

“素素,你怎麼樣?好,好,我答應你。”

“你現在就在警局對不對?你大可向警察說明情況。”對方發來狠話,劉全哪裏會聽不出話中的意思?

“不會,我們沒有去警局。”

可這時,對方沒了聲音,掛了。劉全最後的一句話無形中說明他已經承認了是害死雲飛龍的元兇。

白素心中可真夠氣的,只希望今晚會有奇蹟出現,特別是畢成的那句話給她帶來了一絲希望。

江中虎則又將劉全一軍:“什麼?劉董你手上有血案?”

劉全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趕忙分辨道:“我都是被鐵手飛龍逼的,如果不這樣說,白素恐怕會被鐵手飛龍折磨的不知怎樣?”

江中虎暗道:“劉全你這個有眼沒珠的,白素就站在你的身旁,是你瞎了眼看不明白。不過這時卻又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是劉全陷害雲飛龍的,於是說道:”那好,現在你打算怎麼樣?”

“沒辦法?我不能動用警局力量,否則他會對白素不利。”

“你真的一意孤行,不動用警力?別到時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又來怪罪警局。”江中虎趁機訛他。

“是的,我絕對不會怪罪,不過想請你將衛星定位系統探測儀借給我,我就一定能夠保證找得到白素,並且爲鎮江除去一害。”劉全保證道。

“這個,我必須向上級請示。”

“江隊長,通融一下嘛,現在救人如救火。”劉全忍住氣。

“好,借給你行,不過得有個見證人,並且留個人下來做筆錄,將當時發生的事情經過全部計入到檔案中。”

劉全不假思索,“好,冬雨,你就留下做筆錄。”

冬雨(白素)急道:“不行,我要去救我白素姐。”

“冬雨聽話,你去也幫不上什麼忙?”劉全急道。

“可是……”白素還繼續裝。

“冬雨,不要說了,就這麼決定了!”劉全發狠道。

江中虎將探測儀拿了過來說道:“剛纔他們的位置在吳江口附近。記住儘快歸還。”

劉全接過以後便馬上往門外走去,哪知在門口卻遇見鄭豔雪他們。

“劉全,素素怎麼被人綁了?你那麼大活人怎麼就看不住素素呢?”

“鄭校長,我現在跟你說不清楚,有什麼問題你進去跟冬雨說,我現在要去救素素,半分鐘也不能夠遲緩。”劉全說完話便離開了,同時邊走邊調兵遣將。

他帶着一百來號人,當中包括泰國飛來燕爲首的那幫殺手,因爲他知道鐵手飛龍不是一般之人,他也萬萬沒有想到,面對的對手是令鐵手飛龍沒有招架之力的隱者畢成,不過畢成不會跟他打,只會在一旁看熱鬧。另外他倒是留下了童光宇等小號的人在鎮江觀察動靜。 劉全率領人馬分批向吳江口進發,此時已經是下午兩點的時間了,從鎮江到吳江要兩個小時,再加上搜尋則又要用去幾個小時,看來不到深夜或者天明是不可能回來了,這給白素爭取了好多的時間和空間。

鄭豔雪和陳明君走進警局想要找到白素,不料白素和江中虎已經到了密室商議着下一步的計劃,自然不知道鄭豔雪他們來找她。鄭豔雪和陳明君見警局沒有見到冬雨,又擔憂白素心急如焚,由於擔心白素的安危,便急急的離開警局,打聽白素被擄到哪個位置去了?

而在警局的密室裏,白素問江中虎:“虎哥,你想畢老伯他們現在在哪裏?”

江中虎笑着對白素說道:“白素,如果我飛哥還在,那麼我以後能不能改口叫你嫂子?”

白素臉一紅,說道:“樑永娟的事情都還沒解決,你飛哥現在又下落不明,這稱呼……”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情,樑永娟真的生下了孩子,那麼飛哥一定會盡起自己的責任將孩子撫養成人,關鍵一點是你能不能接受這個事實,至於樑永娟,你放心,感情也勉強不了的,相信她也漸漸明白這個道理的,你沒看見她現在正和那個什麼付極熊關係好了嗎?”

白素通過這麼多的磨難終於看化了,於是說道:“不管你飛哥活不活着,我都是他的人。”

“好,那我就叫你嫂子了。”江中虎爲雲飛龍高興。只是心裏又非常擔憂,不知雲飛龍能不能如期返回?

“隨你,畢老伯和東紅現在的位置在哪裏?”

江中虎笑着說道:“他們現在正通往汀江的路上,在你們來之前他們已經到達那裏了。”

“真的?看來那個衛星定位系統探測儀遇到磁力感應器也會失效,明明現在已經在汀江,卻將他們引向吳江。”

江中虎說道:“不過,吳江的確有劉全他們要找的東西。”

白素急問:“什麼?”

“劉全的那輛車嘛。”

原來是車,不過這更證明了‘自己’的確是被擄到了吳江口。

“接下來,我們準備怎麼上空中園?”白素心急今晚的空中園之約。

“不如這樣,你隨我到車上,我們瞭解瞭解,劉全還將多少人留在鎮江?”

“好吧!”白素便和江中虎一同走出警局走上警車,巡視情況。

白素坐上江中虎的警車,自然沒有人過問她的行蹤。鎮江的各個街道他們都看遍了,劉全的確留下了童光宇、付極熊之類的人留守在鎮江。

“晚上怎麼到達空中園?”白素問道。

“我們從另外一條路直上空中園,到時我便在外盯着,另外如果有人來此,我可以以執行公事爲由阻攔他們上來,如果是他們幾個,那麼我會製造一些混亂,將他們引開。”

“製造混亂?”

“到時自然就知道了。”

白素各自離去,免得被童光宇等人看到引起懷疑。

再說,鄭豔雪和陳明君、陳美珊因爲見不到冬雨,心憂白素的下落,於是便也準備向吳江進發。

“美珊,你還是先回家裏,孩子總要先照顧着。”鄭豔雪說道。

陳美珊想到也是,怕保姆一個人應付不過來,於是便告辭離去。

陳明君送回陳美珊後,便跟着也去了吳江。他們終於於五點鐘的時候在吳江口遇見劉全他們。只是見劉全正在那裏沮喪的抽着煙。

“劉董,素素有消息了沒有?”鄭豔雪急道。

“車還在這裏,可是找遍了周圍卻始終沒有發現他們的蹤跡。”

的確,這裏真的看見了劉全的那輛寶馬車停在這裏,車門還打開着,車座有被拖拉的痕跡。

這時,劉全的手機響了,劉全神經質般的拿起手機就說道:“喂,你們在哪兒?”

“姓劉的,好你個傢伙,帶了那麼多的人來,告訴你你就是地毯式的搜索也甭想找到我們的下落,我只要你給我記住後天的時候,你叫你手下人等着爲你收屍吧!”

“你,白素怎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