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會兒,任小魚才說道,“你有見過男生表白一直說自己的缺點的嗎?還一直否決自己,你真好笑!”

過了一會兒,任小魚才說道,“你有見過男生表白一直說自己的缺點的嗎?還一直否決自己,你真好笑!”

東陽愣了愣,不敢再問,任小魚的回答,默默地點點頭,或許他心裏也知道自己這次失敗了。

他有些沮喪的點點頭,說道,“我確實是這種人,嘿嘿,不好意思,浪費了你那麼多時間,你先回宿舍吧,我先去店裏一趟。”

東陽有些沉默的想走。

突然自己的衣角被人扯了一下,可能是扯到褲子了,又是一陣沙沙的聲音…屁股上最後一點布料也被扯了下來,光潔的…內啥在月光下顯得有些滑稽。

“啊啊啊啊啊!”

東陽還沒有吐槽,又傳來了任小魚的尖叫聲。

東陽有些無語的捂住耳朵,這本來是很尷尬的畫面好不好,我的屁屁都裸露出來了,我都沒叫,你叫什麼?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任小魚紅這個臉,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樣。

“沒事。”東陽勉強的笑了笑,說道。“本來就破了,所以我不會在意的,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我自己想辦法。”

東陽想着的等下學校熄燈的時候黑燈瞎火的什麼都看不到,上演一場奔跑吧東陽大戲,反正也沒有人看到,要不被看到了大不了上一下頭條,這種酸爽真真不敢相信!

“那你要怎麼辦?"任小魚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我等一下在離開!“

東陽風輕雲淡的說道。

”不行!我不會留你一個人的!“

任小魚看看四周,發現沒喲人以後,她輕輕扯起她的外頭,這件外挑是她傳出來禦寒的,裏面除了一件短袖,所以不是什麼問題。

東陽就這樣看着任小魚脫衣服,她似乎脫得有些糾結,有意無意之間露出了肚臍一大片雪白的肌膚…

東陽看了一眼,就下意識移開了眼睛。

任小魚的臉上紅透了…

”給你…我裏面還有一件,所以沒有問題,你先綁起來,這樣子就不會有問題了。“

看着任小魚通紅的臉,東陽苦笑道。”這樣子不好吧? 我和道尊化敵為gay[劍三]

”有什麼不好的?難道你光着…就出去?“任小魚反問道。

”那…好吧。“東陽最終接過了外套,他突然想起來在店裏他還放了一些換洗的衣物,或許可以解這眉燃之急!

修真很輕松 ,看起來有些違和感,畢竟外套是粉紅色的,看起來有些娘炮…

尷尬的氣氛似乎一掃而空,任小魚笑了笑,”真適合你、“

”我可是真男人!“東陽辯解道。

”哦?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真男人!“任小魚恢復了本性,調戲道。

東陽紅着臉,竟然有些無言以對。

兩人走出了草叢,東陽的步伐不敢跨的太大,要不然等一下褲子又發生狀況那就出醜了。

任小魚也沒有走太快,跟在東陽旁邊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又忍不住撲哧一笑。


”笑什麼!“東陽紅着臉說道。

”哈哈哈,沒有啦,只是我在想,要是這外套突然掉下來,會怎麼樣…“任小魚說道。

”哦?“東陽鼓起勇氣說道,”要是他突然掉下來,那我就會將錯就錯,直接把你抱起來,然後躲進草叢裏。“

”進…進草叢…“任小魚似乎聽到了一個很隱祕的話題…過了半響才紅着臉低下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東陽意識到這個玩笑似乎有些大了,不好意思的說道,”內個哈,我不是那個意思。“

任小魚搖搖頭,沒有在說話。

兩人呢並行走到了燒烤店。

任小魚竟然沒有要走的意思,等到東陽換完衣服以後,她接過外套,然後看着穿好衣服的東陽,忍不住笑了笑。”其實你長得有挺帥的,可以去當個小白臉什麼的。“

”哦?是嗎?“東陽自戀的看看自己。

”哈哈,騙你的!“任小魚笑了笑。


場面沉默了幾分…東陽這纔想起來晚上是要表白來着,而且已經說出口了,他看着任小魚,等着她的回答。

從任小魚的眼睛中就能看出,她也知道東陽在等着她的答案。

她正準備開口說道…

突然電話響起來。

東陽有些掃興的看着任小魚。

”不好意思,我接一個電話。“


”喂…“

任小魚接通了電話。

裏頭傳來了歐陽時雨埋怨的聲音,大概的意思就是爲什麼任小魚那麼晚了還不回來,任小魚連忙道歉,並表示要回去了。

東陽有些失望,他知道今晚的告白註定失敗了,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準備等任小魚掛了電話就和她一起出去…

東陽本來就是一個心靈有些脆弱的人,而且很靦腆,今晚他能鼓起勇氣已經是一個奇蹟了,或許從這以後他就會和任小魚成爲陌生人吧…或許他以後再見到任小魚就會想起今晚尷尬的事情,與其是這樣倒不如不見了…

東陽也有幻想過這一幕,卻沒有想到發生的那麼滑稽。

他自嘲的笑了笑,果然沒有人會喜歡他這種類型的男人。

任小魚雖然在接電話,但是卻看着東陽正當他看到東陽那自嘲一笑之後,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她掛了電話。

”好了,我們走吧。“東陽說道。

這回輪到任小魚不着急了,她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然後在東陽驚訝的目光中問道。”怎麼了?那麼着急想走?沒看見這裏有個美女陪着你嗎?“任小魚神色如常。

”額…“東陽有些詫異,似乎沒有想到任小魚竟然直接坐了下來。

”好了,我有些口渴了,快去調一點那個果汁讓我和,喝完我纔有力氣思考!“任小魚說道。

東陽的腦袋有些短路了,思考?思考什麼?他好不容易捋清楚了,心中心花怒放,因爲他也猜到了任小魚要說些什麼!而且他也知道任小魚應該是不討厭他的,要不然就不會再坐下來,說這些話。


”好!我這就去調製…五分鐘!“

東陽衝進了廚房。

任小魚看着東陽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這個傻瓜!“ 東陽點點頭,說道。“誰有你那麼敏銳的嗅覺?你是第一個知道的……”

“哈哈,必須的必,我是什麼人!”林天笑着說道。

到了中午時分,店裏的生意空暇下來,林天打了一個電話,讓宿舍幾個兄弟帶着自己的女朋友來店裏集合,他準備多調一點調料,好好吃上一頓,慶祝一下東陽出師了。“

等到中午,陳超和傾玖兒兩人最先到來,陳超哭喪着個臉,跟在傾玖兒後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玖兒,你聽我解釋啊,那個人我真的不認識的,她找我要答案我也沒有給她啊!“

傾玖兒撇撇嘴說道。”現在學校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你陳超,陳小胖子是出了名的土豪富二代,多少人想要和你交朋友呢,有一兩個紅粉知己也是正常的,我有什麼好生氣的。“

”可是你已經生氣了。“陳超哭喪着個臉說道。

”我有嗎?“傾玖兒反問道。

”沒有!真沒有!“陳超連忙說道。

譚香雪和任小魚兩人相視一笑,陳超和傾玖兒真的是兩個活寶,天造地設的一對!

傾玖兒看見譚香雪手中忙活着什麼,撇下了陳超,說道。"香雪,小魚,你們在幹什麼?我來幫你們!”

“玖兒,你現在怎麼說也是店裏面股東了,你就沒必要做這些東西了,我們去座位裏等着吃東西就行了。”陳超囂張的說道。

林天從廚房走了出來,敲了他一下頭,說道。“你的意思就是說我家香雪是下人了?”

陳超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沒有啊,我只是不想讓我家玖兒幹粗重的累活,我會心疼的。”

“誰要你心疼?我可不是那些嬌滴滴的小公主,每天化個一小時的妝,就爲了出去釣凱子!何況洗水果是什麼累活嗎?”傾玖兒的話讓陳超無言以對。

他嘆了一口氣,說道,“玖兒,我錯了。”

“錯在哪裏了?”任小魚問道。

陳超撓撓頭,說道,“我不應該以股東的身份來耀武揚威的…嗚嗚嗚,我錯了。”

“恩!這樣還差不多,你也多去幫幫東陽的忙,免得他一天到晚上氣不接下氣的,你倒好,自己一個人坐享其成,這樣不公平。”

陳超瞥了任小魚一眼,“好好,我錯了…沒想到東陽的人格魅力還挺大,竟然還有美女爲他感到心疼。”


任小魚紅着個臉,說道。“快去幫忙!”

東陽這時從廚房走了出來,手裏端着一些燒烤用的鐵架子,說道,“好了,大家辛苦了,休息一會熱,準備吃飯了!”

“好耶!我不用忙活了!”陳超開心的直跳腳,準備準備一頭扎到位置上時候,卻被林天提起來,說道。“誰說你不用忙活了?你給我進來廚房,我有事情找你。”

“我不會做菜!不進去!”陳超表示抗議。

“那中午的燒烤你就不用吃了。”林天淡淡的開口。

“不要把!天兒,我們那麼多年的感情了,不需要這樣子吧?”

林天沒有說話,看到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陳超只能乖乖的跟着林天進了廚房。

過了一會兒,陳超滿懷笑臉的出來,剛纔臉上的不情願一掃而空,也不知道林天和他說了些什麼。反正他也開始賣力的幹起活來。

等到黃健來來到店裏以後,有些詫異的看着幹活幹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陳超,他擦擦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臥槽!中午是怎麼了?難道是要慶祝哥哥考試及格了?小胖,你太讓哥哥我感動了,竟然主動幹起活來,實在是太讓人感動了,這簡直是世界上十大不可能的事情啊!“

陳超撲哧一笑,拽着黃劍華進到了廚房。

“你丫的幹什麼,我是來吃飯的,可不是來幹活的。”

“我知道,你先進來一下,我肯定有理由讓你幹活!”



這就樣,林天託着陳超進來,現在陳超又託着黃劍華進到廚房。

過了一會兒,黃劍華出到店裏,手上拿着一個抹布,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任小魚,然後竟然笑了笑,說道。“好吧,哥哥這個高富帥今天就破例幹活一次。”

傾玖兒站在吧檯,有些疑問的問道,”林天到底告訴了他們什麼事情?爲什麼平日裏那麼懶惰的兩個人竟然開始幹活了?“

任小魚臉色一紅,沒有說什麼,譚香雪笑了笑,也沒有說些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