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看不出他是怎麼出手的啊!”範長老搖了搖頭,一臉苦笑着收回了目光。

“還是看不出他是怎麼出手的啊!”範長老搖了搖頭,一臉苦笑着收回了目光。

他本想借着場上的“王明”出手的時機,研究下自己是怎麼輸的,可即便用上了天眼,看到的僅僅還是“王明”衝着宗劍平一指。

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這是什麼鬼情況?

毫無疑問,這個王明使用的是劍意。

但範斌從沒聽說過劍意可以僅用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影響到別人的心神?

“是不是可以宣佈結果了?”葉蕭開口道。

宗劍平的翻着白眼地倒在不遠處,已經徹底失去了意識,無法再繼續比賽了。

顯然勝負已分。

“哦…對…天劍門宗劍平敗,晉級者王家——王明!”支持人猶豫了一下,宣佈了比賽的結果。



“初姑娘,既然熱鬧看完了,我們也應該分個勝負了吧?”

另一處擂臺上,金偉力將目光收回,頗有紳士風度地提議道。

雖然比賽的結果出人意料,但金偉力並沒有放在心上。

“好。”初瑞雪惜字如金,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算是迴應。

“初姑娘,小心了!”天泉劍宗的大師兄手指一彈長劍,劍氣如虹,激盪而出,發出絢爛奪目的光芒。

“飛瀑流泉”

金偉力的長劍一揮而下,無數劍光如同飛流直下的瀑布,浩浩蕩蕩,無窮無盡。

他這一劍威勢極強,又引來場外的一陣歡呼。

只見初瑞雪身影遊移,一襲白衣,劍風輕舞,恍若是一片雪花,在風中飄來蕩去。

“碎!”少女淡淡開口。

一柄薄如蟬翼的細劍在劍光中刺出,頓時熄滅一片劍光。

“好利落的劍法”就連範長老也不由得暗讚了一聲。

“這兩人的一戰,值得矚目!”不少圍觀的修煉者紛紛打起了精神。

“前輩,這次你看誰會贏。”王睿看着擂臺上兩人勢均力敵,隨口問道。

此時,葉蕭已經結束了比賽,坐回到看臺上的座位。

偶爾還會有人投來不屑的目光,低聲說兩句“黑幕”。

對於這些只敢在人背後表示不滿的鼠輩,葉蕭向來不高興理會。

“還是那個姑娘。”葉蕭看了一看場上,不假思索地說道。

“可是,天泉劍宗的金偉力是去年的冠軍…”

“去年冠軍又怎麼樣,那個姑娘還是玄霜院的傳承呢!”


“前輩,玄霜院是什麼?怎麼我沒有聽過。”

“玄霜院是修煉界鼎盛時期公認的四大劍宗之一,不過後來運氣不好,被天劫毀了…好了,你專心看比賽,別問這問那的。”葉蕭淡淡地說道,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雲蒸泉涌”

一擊未果,只見金偉力長劍向前一揮,一大片劍氣四散而出,無數劍光洋洋灑灑,如雲霞般揮灑開去。

天泉劍宗的劍法走的是行雲流水,順意至極的劍意,劍招帶着一股流水般靈動。

緊接着,他的劍尖向上一挑,一道手臂粗細的劍光從地面刺出。

“這下看你怎麼躲!”

金偉力的目光一凝,全身的真氣震盪着衣服,發出一陣陣爆響。

之前洋洋灑灑的雲蒸不過是虛招,真正的殺招在這一擊泉涌之中。


“蓬”

劍氣轟鳴,冷光炸裂。

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眼前一直在躲避他攻擊的女子,這次居然沒有躲。

反而足間輕點地面,手指一抹長劍,一股清淨冰冷之意猛然間爆發出來。

“飛雪漫天”

紛紛揚揚的白色雪花隨着這一揮,突然出現,將整個演武場籠罩其中。

放眼望去,滿目潔白,猶如一個白色的世界。

雪片紛飛,隨着初瑞雪的劍舞,一片片像輕盈的玉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

整個西山山頂的氣溫陡然下降了好幾度。

“怎麼回事?”

“下雪了?現在不是春天嗎?”

“不對,這不是雪花!這是劍氣!”

“劍氣怎麼可能籠罩這麼大的範圍!”

“是劍意真解。傳說中可以引動天地之力的劍意真解!”範老從座位上站起,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咔”


地面上,剛剛那一道手臂粗劍光被凍結在這一片飛雪之中。

空中傳來陣陣碎裂的聲音,金偉力的劍氣被雪片擊了個粉碎。

金偉力身上已經凝上了一層厚厚的冰霜,真氣流轉越發的困難,看着眼前這漫天的劍氣,心中涌起一股絕望。

劍意真解都出來了!

這還怎麼玩!

在劍意真解面前,自己的劍意就像是螢火之於太陽,水滴之於大海,根本沒有辦法做比較。

“我認輸。”

在一衆粉絲的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金偉力苦澀地說道。

“金大師兄怎麼可能輸?”有粉絲捂着眼睛,無法接受眼前的這一幕。

“曾經的偶像,這下讓我徹底幻滅了。”

“我覺得初小姐冷冰冰的樣子,也很酷!”另一個粉絲說道。

“是啊,要不我們粉初瑞雪小姐姐吧?”有人提議道。

立刻引起了一片贊同的聲音。

“那我們下一場替初瑞雪小姐姐加油,這纔是我們的真愛!”

“吹瑞雪小姐姐,一生推!”

金偉力頹然地走下了擂臺,心中的早就沒有了當初的意氣風發。

只不過,他不知道的是,他不止失去了這次論劍大賽的冠軍,還失去了一堆粉絲迷妹。

… 收拾完場地,又讓參賽選手稍作了休息,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三點半,太陽已經西斜了。

“這次最後一場決賽,初瑞雪對戰王明!”主持人大聲宣佈道。

擂臺上,分割用的圍欄已經徹底去掉。

一整個演武臺作爲決賽的場地,顯得氣勢非凡。

偌大的演武臺上,孤零零地站着兩個人影。

“那麼我們開始吧!”

葉蕭拿了把不知道從哪裏撿來的劍,淡淡的說道。

“等一下,我不想跟你打。”

突然初瑞雪開口道,依然一副冷冷地樣子,惜字如金。

“誒!?這是什麼情況?”這次輪到葉蕭吃驚了。

兩人還沒交手,對方居然就直接喊了暫停?

難道自己真的有王霸之氣?

“我的劍告訴我說,她很害怕你。”初瑞雪秀眉微皺,面無表情地解釋道。


“你的劍?”

葉蕭疑惑地看了看她手中的那把劍,眼中流光一閃而過,心中瞭然。

從葉蕭的視角來看,初瑞雪的佩劍之中,有一個粉雕玉琢的透明小女孩躲在劍鞘之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無比可愛。

這居然是一個劍靈!

上品法寶奪天造化,可以蘊養靈智生成器靈,這是法寶通向仙器的道路上的一個重要標誌。

能夠擁有劍靈的寶劍,品級至少可以達到準仙器的程度,甚至有可能是一柄完整的仙器。

一想到仙器,葉蕭不由得嚥了咽口水。

“你不要再盯着看了,她說她很害怕。”初瑞雪將長劍藏到了背後,冷眼看着葉蕭。

“額,我看起來難道很像壞人?”葉蕭覺得有些無語。

在對方的眼裏,自己似乎成了無緣無故搶劫勒索的壞人了。

難道是因爲這個王家三少爺天生是一副壞人臉?

“我看到你偷偷拿走了宗公子的三把黑劍…”

“額…你看到了?”

“嗯。”初瑞雪說着又往後退了一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