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事麼?”

“還有事麼?”

“嘿嘿,你不是說了,只要我找到有價值的線索,就會給我相應的報酬麼?”

尤禿子說着,用手比出一個數錢的手勢。

瑪了個蛋!

這傢伙簡直就是個十足的財迷!

肖遙將錢包取出來,從裏面掏出十張百元鈔票,遞到了尤禿子面前,

“拿去吧!要是能找到更有價值的線索,我給你更多。”

(求推薦票!) 尤禿子一把將錢奪過來,食指蘸了點口水,將錢數了數,喜笑顏開道:“你放心!陳昌達我是盯死了,他的一舉一動,都逃不出我的火眼金睛。”

“那就好!”

肖遙離開了尤禿子店鋪。

在尤禿子給他的筆記本上,記錄了魅力模特公司的辦公地址,他決定前往一探究竟,不過在去之前,他得先問問碧柔。

他找了一處偏僻而且較爲陰暗的地方,將碧柔召喚了出來。

“主人,您大白天召喚小柔,所爲何事?”

肖遙將照片取出來,在碧柔面前晃了晃,問道:“小柔,這照片上的女人你認得麼?”

碧柔盯着照片一看,臉色露出驚訝的神色,

“是我們模特公司的夏總,她怎麼會和陳昌達在一塊?而且看起來好像蠻親密的。”

還真是魅力模特公司的老總!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說:

“據我調查到的信息,你們夏總,是陳昌達的小三。”

“什麼!?”

“你別驚訝,我現在就想搞清楚,你被陳昌達殺害這件事,夏君蘭到底知不知情。”

“我……我也不知道,但事發的時候,只有我和陳昌達兩個人在場。”

“事發的時候只有你倆在,那事前呢?還有事後呢?”

“事前?”

碧柔思索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什麼,

“我想起來了,那天,就是夏總安排我去陪陳昌達吃飯的,她說是陪一客戶,帶着我一塊去了,在酒桌上,我喝了不少酒,頭有點暈,夏總就讓陳昌達開車送我回家,誰知陳昌達卻開車把我帶到了他市郊的別墅,然後就想對我不軌……”

碧柔說到這,幽幽地哭了起來。

鬼的哭聲實在好聽不到哪去,肖遙急忙說道:“你先別哭!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

碧柔這才停止了哭泣。

肖遙沉吟片刻,皺着眉頭說:“照這麼說來,夏君蘭極有可能是陳昌達的共犯,要不然她不會讓陳昌達單獨送你回家。”

“可你不是說夏總是陳昌達的情婦麼?”

“是情婦又怎麼樣,還不照樣幫他拉皮條。”

肖遙說到這,話鋒一轉:“而且我懷疑,整件事不但是夏君蘭的安排,事發後,她也幫着陳昌達掩蓋了你的死因。”

“主人您怎麼知道?”

“哎!要不說你們鬼比較蠢呢,你想想看,如果夏君蘭不幫着陳昌達掩飾,你失蹤後,她肯定會告訴警方,你最後是跟陳昌達在一塊,這樣一來,警方就能順藤摸瓜,查到陳昌達頭上去。”

腹黑寶寶的俏俏妻 “對耶!照這麼說,夏總知道我死在了陳昌達手裏,卻還幫着他掩蓋真相!?”

肖遙點了點頭:“我看就是這麼回事。”

碧柔有些不敢相信,

“這……這怎麼可能呢,夏總對我一直像對親妹妹一樣啊。”

“你被她表面的善良給欺騙了,說不定她就是一個蛇蠍毒婦!”

肖遙說到這,話鋒一轉:“不過現在一切還只是我的推測而已,要想查清楚,我得去一趟你們模特公司。”

“你要去找夏君蘭?”

“是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肖遙已經拿定主意,從夏君蘭入手,調查一年前碧柔被害的命案,看能否找到陳昌達的犯罪證據。

但碧柔告訴肖遙,夏君蘭並不容易接近。

她這人是典型的勢利眼,只巴結權貴,對沒錢的吊絲,一向是嗤之以鼻。肖遙要是以目前這副吊兒郎當的形象前往,估計還沒進公司大門,就得被保安趕出來。

所以,他必須得先把自己包裝一番,整個人的氣質提升了,才能引起夏君蘭的注意。

正所謂人靠衣裝,肖遙決定聽錯碧柔的建議,先換上一身像樣點兒的行頭。

他來到了S市最爲繁華的金悅廣場,這裏有許多國際大牌商鋪。

這種地方,若是換作以前,即便是從店門口經過,肖遙都懶得往裏面張望,因爲裏面的衣服他壓根買不起。

但今時不同往日,雖說他也不算十分有錢,但至少身上揣着一張一百萬的銀行卡呢。

他徑直走進了一家從外觀看就顯得十分高檔奢華的店鋪,誰知剛進門,一名售貨員便上前攔住了他。

售貨員一臉厭惡地衝他問道:“先生你有事嗎?”

肖遙微微一怔,

這是什麼梗?老子來服裝店,不買衣服難不成還上廁所?

他定了定神,反問道:“我來這兒,除了買衣服,還能有什麼事。”

售貨員輕蔑地笑道:“先生你逛錯店了吧,這裏的衣服,可不是你買得起的。”

肖遙一聽,頓時便火了。

雖說他現在的形象確實不咋地,破舊的短衣短褲,腳上穿着一雙人字拖,渾身還散發着一股子汗臭味。

但再怎麼滴,也不能狗眼看人低啊!

“誰說老子買不起!”

售貨員將肖遙上下打量了一番,實在沒看出來他像個有錢人,身上穿的衣服,以及身體散發出來的汗臭味,無不透露着一股農民工的氣質。

她隱約覺得,這人是來找茬的,但也不能趕他走啊,只得說道:“那你就隨便看吧,不過我得事先聲明,你不能亂碰衣服,要是弄髒了,你就得買下來。”

“你這人真有意思,我總得試穿吧,我不試穿怎麼知道合不合適。”

“那可不行,你身上有汗,不能試穿衣服。”

肖遙二話沒說,掀起身上的T恤,往身上胡亂擦了一把,

“行了,現在汗擦乾了,可以試了吧。”

肖遙的言行舉止,讓售貨員進一步認定,他就是來找茬的!

她皺着眉頭說:“這裏的衣服很貴,你現在這樣,是不能隨便試的。”

“合着爲了買你們店的衣服,我還得先洗個澡,那你也得提供澡堂子給我洗才行啊!”

兩人爭執起來,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肖遙身後傳來:

“哎喲喂,我就說嘛,誰這麼沒素質,原來是你。”

肖遙扭頭一看,居然是楊晴,

等等!她身邊的男子,不就是張志豪麼?

沒想到楊晴這SAO貨,居然跟張志豪勾搭上了,不過話回來,他倆湊一對,姦夫YIN婦,倒是正合適。 本來肖遙並不想招惹楊晴,但現在見到她和張志豪在一塊,心裏卻莫名有些憤怒。

他定了定神,冷笑道:“怎麼?之前那位暴發戶呢?把你踹了?”

楊晴怒眉一挑:“肖遙,你怎麼說話呢!”

“實事求是啊。”

肖遙說着,掃了一眼張志豪:“這小白臉看着挺眼熟的,我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

張志豪臉色一沉,

“小子,你說話注意點,不然信不信本少爺把你的嘴給撕了。”

“嘖嘖! 隱婚520天 還挺兇。”

“哼!肖遙,你這個窮鬼,知不知道他是誰?”

肖遙裝模作樣地盯着張志豪打量了一番,忽然一拍腦門,故意大聲說道:“哎呀,你不就是大名鼎鼎的張志豪張大少爺嗎!”

張志豪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神色。

肖遙隨即又道:“這可真是巧了,我正要找你呢。”

張志豪一臉疑惑地反問道:“你找我做什麼?”

“是這樣,前些天,我碰到一個女人,挺漂亮的,那女人說是你女朋友,她讓我捎一句話給你。”

“捎什麼話?”

“她說:她在下面等你,讓你快點去。”

“哪下面?”

張志豪聽得雲裏霧裏。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還納悶呢,她幹嘛找我捎話給你。對了,她說她叫馬麗蓮。”

一聽馬麗蓮的名字,張志豪的臉上陡然變得煞白,身體微微一顫。

肖遙裝作沒看出他表情的變化,繼續說:“她還說了,如果你再不下去,她就上來找你。哎!反正挺莫名其妙的,我還以爲碰上一神經病呢……”

沒等肖遙把話說完,張志豪丟下一句:“我……我得走了。”

剩下楊晴,轉身就跑。

“哎!志豪……”

楊晴想追過去,無奈她穿着高跟鞋,沒跑幾步,腳一歪,差點摔倒。

待她穩住身子一看,張志豪已經奔下了樓,追不上了。

楊晴氣得直跺腳,猛地轉過頭來看着肖遙,怒道:“肖遙!你又壞我的好事。”

肖遙聳了聳肩膀,裝出一副無辜的模樣,

“發生什麼了?我只是幫人捎句話而已。”

“你……你難道不知道那個叫馬麗蓮的早在一年前就跳樓自殺了嗎!你分明就是故意這麼說,嚇唬志豪!”

風水大師 “哎呀!自殺了?那你男朋友慘了,只怕要被鬼纏身嘍。”

肖遙說着,轉身走進店鋪,店鋪服務員正要攔他,他掏出一張銀行卡,往櫃檯上一拍,接着又走到旁邊的衣架旁,二話沒說,一手掃過去,拿起了七八件衣服。

他將衣服遞到身旁的服務員手裏,很是豪氣地說:“這些衣服,每一款給我拿一件,加大碼的。”

服務員看他的眼神都變了,有些不敢相信,

“先生,您……您是說,這幾件衣服您各有一件?”

“是啊!有什麼問題麼?”

“沒,沒問題!我這就去給您拿,先生您在這裏稍坐。”

服務員顯得很是激動,抱着那幾件衣服直奔倉庫。

楊晴看傻眼了,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輕哼道:“肖遙你這窮鬼,爲了在我面前顯擺,所以打腫臉充胖子麼?你知不知道這個品牌的衣服一件多少錢?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就算是把臉打爛了,也買不起一件。”

“楊晴,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吧,我需要在你面前顯擺麼?沒錯,哥平日裏是穿得破舊點,但哥這叫低調奢華有內涵懂不?”

“你……!哼!好,你繼續顯擺,我倒要看看,待會賬單出來了,你怎麼收藏。”

楊晴說着,也在店裏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她翹着二郎腿,等着看肖遙的好戲,

在她眼裏,肖遙就是個十足的窮鬼,省吃儉用一個月的伙食費,都不夠她買雙鞋,他又怎麼可能有錢在這種店裏十件八件地淘貨。

服務員很快拿着幾件嶄新的衣服走到肖遙面前,畢恭畢敬地問道:“先生,需要我爲您包好麼?”

“不用,隨便給我找個袋子提着就行。”

“好的。”

服務員將衣服裝好,並飛快開好了單據,遞到肖遙面前,

“先生,一共是33680,我給您打個八折,然後抹掉零頭,最後算下來是26900元。”

肖遙一聽,一陣心疼。

瑪了個蛋!

難怪有人說,逼都是用錢裝出來的,今天這逼裝的,還真TM不是一般的費錢。

不過既然逼已經裝了,那就得一裝到底!

肖遙將銀行卡遞到服務員手裏,語氣平靜地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