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請前輩指明!望著虛影,雨辰想罷便堅定地說道。

還請前輩指明!望著虛影,雨辰想罷便堅定地說道。

不愧是靈塔的傳人!虛影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你且盤腿坐好,閉上眼睛跟我念!天地無極,乾坤見證,神識出竅,生死與共….

雨辰:天地無極….乾坤見證….神識出竅….生死與共….

外界…

一道柔和的金光從雨辰的頭上飄出,向著裹在繭中的小陰魂飄蕩而去….

金光毫無阻隔的穿過了充滿陰靈力的絲繭,來到了小陰魂的面前,只見小陰魂眉頭緊皺,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

看到此景,金光毫不猶如的融入了小陰魂的體內。金光正是雨辰的神識,按著虛影所念,雨辰第一次發現自己的神識居然還能離體,雖然有所好奇,但此刻雨辰卻是顧不得許多…

猛然間,一股靈*融的舒暢感順著雨辰的神識傳入了雨辰的身體感官,雨辰禁不住一陣顫抖,腹下的小兄弟立刻有了昂首挺胸之力!

那是怎樣的感覺啊!就像是心底有隻小手在不停的撥動著,這是神識上的快感,精神上的快感,與肉體上的快感完全不同。

快!按照我說的去做!一聲低喝傳入了雨辰耳朵,將差點就要沉迷在其中的雨辰驚醒過來,再也顧不得感受,雨辰神識連忙手掐靈決,帶動著小陰魂身體中的陰靈力不斷的交融起來…

剎那間,一波一波的舒爽,興奮不斷地衝擊著雨辰的心靈!雨辰不知道,此番做法乃是最純粹的元神相交,此番感覺要比肉體上的摩擦強烈百倍千倍,只是雨辰這個遠古修鍊者小白並不知道罷了…

雨辰傻了,痴了,陰陽交融帶與他的快感令他徹底的沉迷在其中,只是不斷地意識里重複著帶動小陰魂體內的靈力…

八卦陣內…

虛影望著雨辰顫抖的渾身嘿嘿一笑!跟著,一股濃重的邪氣從虛影的身體內散發出來,邪氣幻化成一條青面獠牙的人頭蛇身的怪物,向著雨辰狂射而去… 雨辰發誓,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身心極度的舒爽,靈魂顫抖的同一時間裡雨辰突然發現似乎自己變大了一點!還未來得及欣喜,屁股上猛然間一痛!下意識轉過頭一看!只見一條猶如蚯蚓大小的蛇身人面怪,張著大嘴,露著四根又尖又細的牙籤狠狠地咬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此刻雨辰的心情差到了極點!就好像自己在xxoo時被人突然給敲了門一樣!心情別提多差勁了!先不說這條蚯蚓是從哪裡來的,被它打擾了自己的好事這可是孰不可忍的!

一股無名之火剎那間點燃了雨辰的心。

雨辰怒從心起,也不管這條蚯蚓對自己是什麼目的,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蚯蚓的頭,那麼狠狠一捏,只聽到噗的一聲,蚯蚓應聲而癟,一股邪惡的神識順著雨辰的手臂向著雨辰的頭部衝鋒而去…

「卧槽」!看到那股噁心的神識順著自己的手臂向上而來,雨辰瞬間感到大事不妙,想要阻止卻有些來不急了!眼睜睜的看著那股灰黑色的神識衝到了自己脖頸之間,雨辰卻是無可奈何…

難道自己要被奪靈了嗎?呵呵自己還真是夠大意的!奔波兒灞,怪不得它會那麼好心,看來自己終究還是鬥不過這些上萬年的老妖怪啊…

一股劇痛從雨辰的腦海里傳了出來,雨辰兩眼一黑倒向了身後…

外界…

凍在冰封中的雨辰閉著眼睛一動不動,一股邪惡的氣息從雨辰的身軀上散發了出來,包裹住了冰封在內的雨辰,同時雨辰的臉部瞬間詭異的扭曲著,一枚神秘的灰色符文出現在了雨辰的額頭上。

眉頭略動,「雨辰」睜開了雙眼…

望了望眼前的藍冰,雨辰邪魅的一笑,猛然間身體發力,藍冰就像一塊破布一樣,應聲而碎。

一股邪惡的氣息充滿了這個無名的山洞,雨辰喋喋一笑,隨首望著山洞壁面上的兩枚八卦圖露出了憤恨的臉色…

「」『』哼!我說過,我會回來的!雨蒙大陸!我來了!這次看你們怎麼阻擋我哈哈」….

猛地一轉身,雨辰眉宇間的灰色印記略微一轉,一股強大的神識之力狂涌而出,神識之力瞬間便化作了一把邪惡的大刀,沖著牆壁上的八卦圖而去!

轟!八卦圖應聲而碎…

「哈哈…啊」….

未等「雨辰」笑完,「雨辰」發出一聲慘叫,眉宇間那枚神秘的灰色符文一散而滅,驟然間符文化作一團虛影想要從雨辰的身軀脫離而走…

就在這個時候,雨辰的身體內猛然間散發出一道七彩霞光,隨之雨辰的頭上空波動一起,一座五層寶塔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雨辰的頭上。寶塔溜溜的一轉,便從塔中冒出五枚古銅色的符文。

五枚米粒大小的符文出現后便隨風一晃,消失在了雨辰的面前…

下一刻,百米之外的那團灰色虛影,四周虛空中波動大起,五枚古銅色符文無聲地浮現而出,並且準確的將虛影圍在中間,裹了進去…

「不,這是什麼鬼東西」?虛影驟然傳出一個陌生的男子聲音,虛影拚命地在符文中掙扎不已,而隨著虛影的掙扎,一股股灰黑色的邪氣滾滾而出,大有一副想要破符而出的模樣…

隨著邪氣滾滾而出,五枚符文漸有不敵之勢,看到此般,虛影一陣狂喜,就想加大力度一舉將符文破滅。

或許是虛影挑肆了小塔的威嚴,只見小塔上五色霞光大放,同時五枚符文驟然間光芒大放,瞬間化作了一枚五色蓮花,一舉將邪氣與虛影緊緊地包裹在了裡面。

一聲慘叫從蓮花中傳了出來,虛影就此灰飛煙滅…


一股溫暖的暖意從丹田處緩緩地涌了出來,很快就流遍了雨辰的全身,小指尖一陣晃動,雨辰從昏迷中猛然驚醒!

雨辰剛醒來,就感覺到腦袋裡就像是被灌滿了鉛水一樣沉重無比,並且在隱隱作痛,身體各個部位盡都綿軟無力,就好像大病初癒般難受。

迷迷糊糊的,雨辰想起了昏迷中的一切….

一個激靈,雨辰掙扎著坐起身來檢查起自己的身軀…

「呼!還好,身子還是自己的,沒有被那個可惡的奔波兒灞給佔據了去」,似乎是在一次想起了什麼,雨辰急忙向著洞內看去…

一個大大的黑色蟲繭映入了眼帘。黑色的繭中一副嬌小可人的裸軀,若隱若現的出現在雨辰的眼中….

「這,這是…陰氣凝體」???望著眼前的一幕,雨辰震驚的脫口而道。

「雨辰兄這麼說也沒錯!這的確是罕見的陰魂凝體大法!看來的確像師父說的那樣,凡間將亂啊」…

嗯?聽到身後那熟悉的聲音,雨辰下意識的轉過身來,只見小魔女與妙閑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大壞蛋,哼!」似乎看到雨辰完好無損,小魔女輕鬆一口氣,撅著小嘴嘟囔了一句。

顧不得小魔女的嘟噥語言,雨辰看著妙閑一字一頓的問道,「不知妙閑兄的意思是?」

「看來有些事,雨辰兄並不知道,既然如此,那我不防給辰兄一一道來」。

「這次我能夠入世修鍊,乃是師門之命,師傅說,凡間將有大事發生,讓我及早下山歷練」。臨行前師父告戒我:「凡間將亂,福禍相依,一切皆由心判,切勿麻痹大意」。

「那你師傅就沒有跟你說亂從何來嗎」?聽到妙閑的話,小魔女下意識的問道。

「這就是我接下來想要說的」!師傅見我心生疑惑便說出了一句到現在我才明白的話:「亂之使,陰冥生,邪魔現,定天命」。

「亂之使,陰冥生?邪魔現,定天命」?這句話難道就是在說….

未等雨辰說完,一聲雞蛋殼碎裂般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雨辰下意識的扭頭一看,隨即便呆立當場…

一張十五六歲少女特有的嬌嫩臉龐,膚色非常嫩白,緊閉的雙眼,長長的睫毛微微曲卷著,似乎還在輕輕的顫動,那似嗔似喜的表情清晰地表漏在雨辰的面前…

一時間雨辰竟然有些捨不得移開眼光,雨辰忍不住心中感嘆,天下間竟然有如此美麗嬌柔的女孩!雖然雨辰見過很多美女,可如此美麗嬌柔的雨辰還是第一次見!好在自己的定力非常,沒有丟了自己的臉…

「哼」!看到雨辰那副豬哥的模樣,一股濃濃的醋意從小魔女的身上傳了出來,打斷了雨辰的感嘆,雨辰尷尬一笑,便不舍的移開了目光…

「阿彌陀佛「,妙閑道了一聲佛號便轉過了身:「亂之使,陰冥生,邪魔現,定天命。不知是對還是錯?辰兄,既然此間事了我就先告辭了」…

額!聽到妙閑的話,雨辰微微一愣,隨即連忙問道:「不知妙閑師傅接下來將要去哪裡?」

「呵呵,天大地大,既然師傅想要我在凡間歷練一番,那我當然是去凡間歷練了」。

「既然是這樣,那我可否拜託妙閑兄一件事?」

「出家人以助人為樂,辰兄不妨直說。」 「你敢!我不要回去,」聽到雨辰的話,小魔女瞬間爆了!雖然小魔女在經歷了被人綁架后的恐懼,但是天生膽大包天的她在被雨辰他二人救下之後,居然對雨辰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充滿了好奇!直覺告訴她,雨辰接下來的路會充滿刺激和新奇,這對小魔女來說卻是充滿了誘惑與新鮮,早在皇宮大院的時候,小魔女就以伶俐整人的方法而聞名於整個皇宮,而從另一個方面來講,這個公主乃是個不折不扣的膽大包天之人,再加上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好奇。所以,雨辰的「旅行」對她來說乃是*裸的誘惑,絕不帶摻水的…

胡鬧!聽到小魔女比乾脆面還要乾脆的拒絕了自己,雨辰急了!自己要去做的事充滿了危險,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還是兩可的事,若是在帶個小尾巴,估計到時連自己都沒有把握全身而退,這樣會連累自己不說,若是把她也給賠進去,那麼皇帝老兒絕對會在第一時間揮軍將自己的家給圍個水泄不通,然後….

雨辰想罷便斬釘截鐵的說道:「不行!你不能跟著我!你還是回去比較好!」

「評什麼?評什麼我就不能跟著你?」聽到雨辰的話,小魔女兩眼一瞪,小手一叉腰,瞪著雨辰問道。

雨辰聽了這話,當場便急了,這一著急腦袋裡便顧不得許多脫口而出道:「就憑你是公主,乃是千金之軀。我擔待不起!」

「你!你!你是怕我打攪了你的好事吧?」聽到雨辰的話,小魔女銀牙一咬,瞥了一眼灰色蠶繭般的包裹瞪著雨辰滿臉吃味地說道。雖然對雨辰的拒絕心中有些打鼓,可是一想起那些新鮮又刺激的事情,小魔女心有卻有不甘的跺了跺腳。

「你這是強詞奪理!不讓去,就是不讓去,我管你怎麼想….」

小魔女聽了雨辰的話,兩眼經不住一紅,忍不住淚水在眼中打圈:「父皇不陪我,母后也不陪我,你也不陪我,嗚嗚嗚…杜雨辰我恨你….我恨你….」小魔女說完便不再理會雨辰,轉過身哭著跑了出去….(雨辰不知道的是,就當小魔女轉身跑出去的時候,一絲邪氣順著小魔女的腳底進入了她的身體中)

額!看到小魔女如此傷心,雨辰心中猛然一揪,直覺告訴他,或許自己做錯了什麼,可是一想起前面的道路充滿了危機,雨辰咬了咬牙將想要追去的想法打消在了心裡…

阿彌陀佛:「辰兄既然想要追出去,為何不去追呢?」看到雨辰生生地止住了腳步,妙閑疑惑的問道!

聽到妙閑疑惑的話,雨辰無奈的擺了擺手道:「不瞞妙閑兄,我此去的路上充滿了危機,就連我都沒有把握會活著回來,若是在帶著她一同前去…」


「既然辰兄知道此去充滿了危機,為何不打算放棄呢?要知道,螻蟻尚且偷生,辰兄又何必….」

」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再者說,我輩修士本就是逆天而行,若是連這點危機都會害怕,那麼又怎能修鍊得道呢?」

「呵呵!是啊!辰兄向道之心令我所敬佩,既然如此,我就不便阻攔,辰兄放心,公主那裡我保證將她安全送回,辰兄一路小心…」

有勞妙閑兄了。

呵呵!應人之事怎會有勞呢?辰兄,我先…

妙閑未說完便抬頭看了一眼還在氣繭的小陰魂,猶豫一番后對著雨辰說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辰兄小心為妙…」

雨辰轉身看了一眼妙閑,臉上漏出玩味的笑容…

「既然如此,辰兄保重…」

妙閑說完便轉身追尋著小魔女的腳步而去….

雨辰一動不動的看著灰色氣繭,頭也不回嘴角邊呢喃道:「我相信她….」

「咯咯咯,忽然,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從氣繭里傳了出來,」雨辰聽到笑聲身體一震。只見面前的灰色氣繭應聲而裂,一名渾身*的長發美女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猛然間幡然悔悟,雨辰急忙轉過身去,說實話,雨辰雖然在皇宮裡「調戲過」公主,可那個時候公主身體上畢竟還穿著衣物,此刻一個渾身*的美女呈現在自己的眼前,這可讓他如何受得了???

一股溫熱的水流順著雨辰的鼻孔流了下來…

強忍住回頭去看,雨辰心中忍不住感嘆,天下間居然有如此美麗的身軀,雖然自己已經努力地控制自己,但是面對這樣*裸的嬌軀,自己的身軀居然會忍不住想要轉過去…

「多謝小哥哥幫我護法,奴家雲玲不勝感激…」

雨辰聽到小陰魂的話渾身一陣哆嗦,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頗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似乎想起了什麼,猛然間身體一震,心中狂吃一驚!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雲玲???」

哎!聽到雨辰脫口而出的話,小陰魂心中一喜,向著雨辰「走」來…

等等!聽到腳步聲雨辰一愣,顧不得自己剛才的無理窺視急忙開口道:「你,你先把衣服穿好….」


「奴家有衣服呀,咯咯咯,奴家還要謝謝小哥的成全,奴家自己終於可以幻化衣服了呢….」

雨辰聞言心中一陣苦笑,轉過身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這是怎麼了?身為二十一世紀的新新人類,幹警察那會自己什麼沒有見過?怎麼就在這異世里陰溝翻了船呢?

抬起頭看了一眼化為實體的小陰魂,雨辰終於發現,自己「沉」的還是有些淺了…

她是上天派來的妖精!此刻雨辰心中只有這個詞來表達自己對小陰魂的面貌,鼻血再一次忍不住流了下來…

雲玲看到雨辰猶如豬哥般的模樣,心中居然頭一次對他沒有生氣,或許是雨辰在那場對自己來說猶如夢幻般的場景里挺身而出所感染,雲玲發現自己居然還有些暗暗自喜…

好不容易驅趕走了心中的邪念,雨辰這才定下了心問道:你恢復記憶了?

聽到雨辰的話,雲玲臉上瞬間掛滿了魅惑的微笑:「這還要多謝哥哥呢!」

哦?謝我??

「對呀!在那場夢境里哥哥挺身而出…」雲玲說到一半突然間便滿臉羞澀的緊閉住了自己的小嘴,自己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額!聽到雲玲的話,雨辰臉上瞬間掛滿了尷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