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圈波紋所不知處,銀色的劍光寸寸崩潰。

那一圈波紋所不知處,銀色的劍光寸寸崩潰。

眼看著那一圈波紋就要突破劍光的阻攔,陳心蘭面色依舊冷漠,手中劍勢猛然一變,一道遠比之前燦爛千百倍的劍光竟如同瞬移般突然出現在了商紂王的額頭之前。

劍光落下,鮮血濺起!

陳心蘭倒飛而起,還在空中胸口就發出砰砰的骨骼斷裂聲,大片的鮮血直接將胸口的衣衫染紅。

額頭處鮮血滴落,每一顆都閃爍著妖異的光芒,一片氤氳。

在商紂王的頭顱上有一個前後透亮的血洞,那是之前軒轅劍氣所留下的,只不過那道傷口之前本來已經被一道厚厚的血膜封閉,現在卻又被陳心一劍貫穿!

「道長幫我保護一下這丫頭。」

趙天終於及時趕到,一把抓住不知為何陷入昏迷的小紫,朝著同樣向這邊衝來的一名老道士扔去。

同時,他雙拳包裹著黃金神光重重的轟出,與那一圈無形的波紋狀在一起。

他只感覺到一股毀滅性的力量朝著自己狂涌而來,就像一個人面對賓士而來的汽車,無法阻擋。

不愧是近道生命層次的軀體,僅僅是殘餘的一些肉體本能做出的反擊,在被陳心蘭消耗了很大一部分以後,依舊有著皇者級巔峰的力量!

生死道則運轉,在趙天背後交織,一株十餘丈高的黑白巨樹拔地而起,上面黑白道文環繞,垂落下一道道燦爛的星光!

死生之變!

這是趙天之前領悟的神通,此刻全力施展開來,竟然爆發出了不可思議的力量!

「給我我爆!」

趙天大喝,身上的氣息節節暴漲,他身上噴薄而出的黃金神光以幾何級的速度變的明亮起來,就彷彿從一個一千瓦的燈泡變成了掛在天空中的太陽,太耀眼了!

包裹著璀璨黃金神光的拳頭蠻橫的破開一切阻擋,猛然轟擊在了商紂王的軀體之上。

噔噔噔…!

商紂王高大的軀體竟然被打得連連後退,身體之外的霧氣都消散了幾分,可以看見他身上穿著的黑色龍袍,九條惡龍若隱若現。

趙天雙手包裹著黃金神光,如同兩顆小太陽般璀璨,他氣勢如虹,在空中騰躍,拳頭如雨點般一次次轟出!

黃金神光在商紂王全身各處接連爆炸,肉身成聖之力,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無限弱化的近道生命,擁有著部分近道生命的特性。

在接連不斷的攻擊之下,商紂王竟然受到了損傷,皮膚上出現一道道深淺不一的傷痕,尤其是額頭處的那道傷口,無數黃金神光融入其中,不斷有氤氳的血液淌落。

吼!

一聲咆哮,空氣直接發生大爆炸,那恐怖的聲波形成無形的波紋朝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出。

彷彿被趙天這隻小螞蟻擊怒,商紂王體內正在進行的奇異變化瞬間加快了無數倍。

七顆黑色蓮子、青銅太極壓縮行程的奇特光芒、商紂王臨死前的不甘與怨恨,九尾天狐妲己留下的一道道神秘符文…,這一刻,在他體內這種種東西相互作用,產生神秘而奇特的變化,終於誕生了一道嶄新的意識。

只不過這道意識與商紂王本來的靈魂毫無關係,完全是一道嶄新的靈魂,由於聚集了太多的負面能量,這道靈魂剛剛誕生就充滿了對一切生命的怨恨與極度的瘋狂。

「毀滅!殺戮、終結一切,將所有人全部殺死!…!」

那道靈魂中充滿了無數瘋狂的念頭,混亂而暴虐,才剛剛誕生就控制著商紂王的軀體攻擊距離自己最近的生命。

而其目標自然就是趙天!

抬起手臂揮出,龐大的力量直接將空氣壓縮,形成五顏六色的液體,力量龐大的不可思議!

趙天只覺得頭皮發麻,連忙橫移軀體躲采,僅僅是被那餘波擦到了一點,他整個軀體都幾乎要裂開了!

「居然這麼快就誕生了自我意識,這下麻煩了!」趙天眉頭緊皺,拚命在自己覺醒的記憶中搜尋對付這種冥屍的辦法。

由於近道生命之後,軀體就有了一絲不朽的特性,很多時候不會因為時光而腐朽,往往會在常年的孕育中誕生出嶄新的意識。

只是這種由屍體中誕生出來的意識與其原先的主人已經再無斯毫關係,更因為先天本源乃是屍體中孕育,這些被稱為冥屍的生命大多都極為陰暗瘋狂,充滿了毀滅慾望。

趙天還記得在玄天大世界,一旦有冥屍出現,往往都會掀起一場浩劫!

趙天深吸一口氣,雙腳如幻影般踢出,黃金神光從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都噴薄而出,繼續朝著商紂王殺去。

之前他就猜測商紂王很可能會化為一隻冥屍,所以才想要儘快逃離這裡,只是連他也沒有想到,轉化的速度會如此之快!

好在,剛剛誕生的靈魂雖然也極為強大,但是相較於近道生命的軀體而言依舊弱小如同嬰兒,需要時間成長。

商紂王邁開腳步想要追擊,卻差點摔倒,腳步踉蹌的彷彿一個嬰兒。

趙天身法迅捷如同閃電,將靈活運用到極致,圍繞商紂王不停的轟擊,一記記鞭腿如同巨斧開天,不斷在商紂王軀體上留下傷口。

「吼…死!」

那道剛剛誕生的靈魂暴怒,雙手胡亂的揮舞,想要將趙天拍死。

然而卻始終沒有真正命中趙天,都被他成功躲避開來!

趙天很清楚,冥屍本身適應的能力十分強大,別看現在還無法操控自己的軀體,或許很快就能夠適應過來!

到時候,這一方天地就再也無人是他對手!

「小子一定要堅持住!」邋遢老道在遠處大喊,只是偶爾從手心中翻出一到雷光,半點也沒有上前來的意思。

「太無恥了!」趙天詛咒,他分明感覺到那個老道士身上有著絕強的戰力,結果卻在旁邊划水,簡直沒有一點前輩高人的風範!

「飛劍客你也看見現在的情況了,在不讓祭劍者動用祭劍之力,咱們這群人估計今天都得交代在這裡。」

好在邋遢老道士也並不是真的什麼都沒做,正在嘗試說古青城劍派的飛劍客。

「該死的老東西,知道的還挺多!」

感受著一道道或是威脅或是不懷好意的目光,飛劍客淡淡的瞥了一眼邋遢道人,眼底深處一絲狠辣一閃而過。

不過,如今的局面也容不得他再有所保留,鄭重的從懷中取出一枚通體碧綠的青色劍玉,竟反手直接刺入了滿臉木然站在他身邊的陳心蘭的腹部!

青澀劍玉入體,就彷彿一把鑰匙插入了鎖孔,陳心蘭身體深處潛藏著的一股恐怖到極致的力量猛然爆發而出。

一道七彩光柱衝天而起,彷彿能夠貫穿天宇,銳利而冰冷。

從遠處遙遙看去,陳心蘭整個人已經徹底化作了一把接天連地的巨大七彩光劍。

七彩光劍轟然而下,帶著斬滅一切的滔天威壓,在那巨大的七彩劍身周圍,成千上萬的劍氣瘋狂旋轉,發出撕裂人耳膜的奸笑! 正在努力糾纏商紂王的趙天突然頭皮發麻,只覺得心驚肉跳,危險!

想也不想的,腳下黃金神光綻裂,趙天再顧不得糾纏對手,趕緊向外衝去。

他將速度發揮到極致,只是一個瞬間就到了數十米。

轟!

如山嶽般的巨大劍光與不知畏懼為何物的冥屍碰撞在一起,那是一次無比劇烈的大碰撞,商紂王的雙手竟然被七彩劍光碾壓成了一灘碎肉。

即便是曾經的近道生命的軀體,也無法承受這恐怖無比的七彩劍光!

吼!

憤怒的嘶吼咆哮聲中,商紂王高大的軀體如一枚隕石般狠狠地從天而降,那狂暴無比的衝擊力直接在大地上砸出了一個近百米深的大坑!

「繼續!」

眼中凶光一閃,飛劍客下了命令。

整個身體都融入了七彩光劍中的陳心蘭抬手將那柄依然插在腹部的青色玉劍按壓入身體之中,而在這過程中身體也微微停頓了一下,彷彿是因為劇痛,而使得身體中的某些方面有了鬆動。

她眼中閃過一絲掙扎,但是卻並沒有維持多久,等那枚青色玉劍徹底沒露身體,雙眼中剛剛出現的一絲神采迅速消失,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在外面的眾人就看到,那原本在劇烈的碰撞后已經變得暗淡了許多的七彩光劍在閃爍了幾下后竟然再次變得明亮起來,巨大如同房屋般的劍尖對準下方轟然落下!

轟!

大地震動,一道道裂紋如蛛網班向著四周蔓延,有巨大的裂縫出現,漆黑而深邃。

遠處一座座大殿倒塌,發齣劇烈的轟鳴。

趙天從一堆碎石中爬起身來,他臉色蒼白,嘴角還有鮮血。

在剛才七彩巨劍第一次落下時,雖然努力逃跑,但他還是不免受到了波及,其中幾道劍氣更是突破了黃金神光的防禦,在他身上留下了好幾個血窟窿。

煙塵滾滾,夾雜著一道道刺目地霞光,這裡就彷彿爆炸了一顆核彈,在趙天面前竟出現了一朵正在冉冉升起的蘑菇雲!

「趙天臉色微微一沉,縱身一躍直接沖入了眼前這個剛剛砸出的大坑之中。

這個大坑深得不可思議,距離洞口表面還有不少煙塵,深入百米之後已經只剩下了肆虐的能量亂流。

陳心蘭如今的狀態絕不正常,趙天很清楚對方再怎麼天才,也不可能爆發出這種近乎達到凡俗生命極限的力量!

凡俗生命極限,那是在玄天大世界的說法,換成地球的實力劃分,卻是實打實的大帝巔峰!

回想之前,少女雖然性格冰冷,但是也絕不會見面之後對自己沒有絲毫反應,此刻的趙天回想起來,那種眼神分明就是徹底的漠然,與其說是人,更不如說是一台機器!

「砰!」

腳下的地面傳出沉悶的碰撞聲,趙天終於下到了洞底,這裡赫然是一片龐大的地下空間!

腳下是一塊塊深黑色的岩石鋪就成的地面,沉重而冰冷,這個地下空間有近百米高,佔地大約三四個足球場的面積。

在朝歌古城核心區域的地下,竟有一片如此廣袤的地下空間!

趙天咪起了眼睛,這裡距離地面幾乎有千米,若陳心蘭連續兩次攻擊,打通了一條通道,任誰也不會想到在這深達千米的地下竟還有如此隱秘的空間。

生命場域擴散,趙天確定周圍的碎石泥土中沒有陳心蘭與商紂王的,當即邁開大步,迅速朝著前方衝去。

隱約間,頭頂之上的大洞中傳來數道破空聲,應該是有人也追下來了!

地下空間中沒有太多東西,只在中心處有一座青銅宮殿,格外顯眼!

被陳心蘭批出的大洞位於這片地下空間東北方向的角落中,趙天一路狂奔,幾乎只是幾個呼吸就站到了青銅宮殿的大門之前。

「吼!吼!…吼!」

「哈哈,這商紂王的屍體雖然重新誕生了意識,又如何能是本尊的對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最後的布置不是還沒有啟動嗎?」

「本尊都沒有想到這一次竟然會出現一名祭劍者,不但將商紂王重傷,還連同自己一起送到了我們面前,!

桀桀!看這小女娃身上的氣息,其劍主應該是蜀山劍宮三大仙劍之一的天虹見。」

「這聲音…」

趙天狐疑,從青銅宮殿中傳出了兩人的說話聲,他總覺得其中一道聲音似乎有些熟悉。

青銅宮殿中有一座十米見方的黑色祭壇,在這座祭壇前方不遠處,有一血液。

血池中猩紅的血液翻滾,如同一條條蛟龍,商紂王略有些殘破的軀體被困在其中,竟無法掙脫!

趙天之前在外面聽到的咆哮聲,就是這隻冥屍不斷掙扎而發出的。

「竟然是你!」

進入青銅宮殿中,趙天一眼就認出了此刻正站在祭壇旁邊的那道白衣人影,赫然是白虎戰隊隊長嵇命離!

不對,這股氣息?

難道對方被什麼東西佔據了身體,趙天在一開始的驚訝之後很快就發現了異常,對方的氣息有了極大改變,陰冷而晦暗,就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

黑色祭壇上刻畫無數鬼畫符般的符文,有天龍、神凰、麒麟等天生神獸,也有惡魔、鬼嬰、凶蟲等,神秘而妖異,十分的詭異!

陳心蘭雙眼緊閉,現在已經陷入昏迷中,她躺在黑色祭壇中央,殷紅的鮮血不斷從腹部的傷口中湧出,逐漸染紅身下的祭壇。

「沒想到來的是你!」

轉過身來,嵇命離同樣認出了趙天。

「正好,把你一起殺了,我看許瑤那小賤人還會喜歡誰!」

眼中的驚訝迅速轉化為瘋狂的殺意,嵇命離帶著快意的開口,道:「快點殺了這個人!」

「桀桀!本尊越來越欣賞你小子了!」

憑眼神一變,嵇命離就如換了一個人般,怪笑著說道。

果然是被什麼東西佔據了!

趙天心中升起明悟,對方在進入殷墟古都之前很正常,看來多半就是在殷墟古都中被上古殘魂、意志烙印之類的東西侵入了身體中。

只不過看嵇命離如今的情況,似乎自身的靈魂依然存在,並未被其身體中的另一道意識抹殺。趙天猜測雙方很可能是達成了什麼協議。

「裝神弄鬼,你也不過一道殘念而已!」

殺!趙天大喝,周身黃金神光噴薄,向著前方殺去。

嵇命離眼中黑色幽光暴漲,揮手之間便掀起一片烏雲,朝著趙天席捲而去。

那烏雲仔細看就可以發現,其實是由無數米粒大小的七黑甲蟲組成,正是之前曾經出現過的黑暗閻羅蟲,號稱連神靈都可以吞噬的上古異種!

趙天全身的黃金神光在這黑色烏雲之下竟然在快速消融。

肉身成聖之所以如此強大,是因為具備了近道生命的部分特性,對於普通凡俗生命層次的攻擊有著極大的削弱作用。

然而此刻黃金神光面對這種上古異種,卻再也不具備之前那種金剛不壞的特性!

呼嘯之聲倏然而起,在這地下空間之中竟突然颳起了狂風。

光影浮動,天青色的光點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蒼茫而古老,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現在這天地之間。

狂風呼嘯,那漫天的烏雲竟被直接吹散而開,兩道身影如閃電般從這被吹散的烏雲中急速掠出。

一人為趙天,另一道人影自然便是風神化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