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北道宮弟子聽完,冷笑連連的登了莫宇辰一下眼。

那北道宮弟子聽完,冷笑連連的登了莫宇辰一下眼。

隨後轉過身,掃視了城中趕來看熱鬧,所有商號的掌柜。

那意思非常的明顯,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這是在警告這些人,不許賣任何東西給莫宇辰。

否則的話,就是與北道宮為敵!

只是,他的眼神警告,在這些掌柜眼中,並沒有多大的威力。

畢竟北道宮雖然勢力大,但是也並不是他一個小小的弟子能做得了主的。

然而,這一切的變化卻都被莫宇辰一絲不漏的看在眼裡。

想來,這這商號也並不是全都買北道宮的帳。

只是情勢所逼,這些人終究不會去幫一個素不相識的外鄉人。

事已至此,莫宇辰也不再客氣,掏出一個玉瓶,高高舉起,淡淡的說道:

「這瓶子裡面裝的是二十顆洗塵丹,出自於中天王國!」

「在場的都是明眼人,這丹藥的價值我就不多說了,一瓶換五株七色草!」

洗塵丹。

曾經莫宇辰在中天王國交給百里雄風的丹藥。

雖然在天靈大陸上,伐髓之類的丹藥,不算是什麼稀缺的丹藥。

但是,珍貴就珍貴在,其他同功效的丹藥,效果連洗塵丹的一半都沒有。

所以自從洗塵丹在中天王國發售開了之後,名聲響徹大江南北,無數大帝國的商號紛紛上門求購。

只是百里雄風一直不肯出售,因為他的夢想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將自家的商號開遍全大陸。

所以,一直壟斷手中丹藥的出售,誰的面子也不給。

在場這些都是商人,莫宇辰就不信,有什麼商人能在絕對的利益面前,還能站住腳跟的。

畢竟,那些所謂的潛規則什麼的,都是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對於商人來講,都是不切實際的東西。

但是,這一次,好像洗塵丹並不足以吸引在場的眾多掌柜們。

當莫宇辰說完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驟然鬨笑了起來。紛紛的嘲笑道:

「我還以為這鄉巴佬能拿出多厲害的寶物,笑死我了!」

「哈哈哈,誰說不是呢?估計他還不知道吧,中天方面的百里大掌柜已經將商號開到帝都這邊來了,不日就要開業了!」

「是啊,百里大掌柜可是說了,城中每家商號的份額不會低於兩百粒洗塵丹,這土包子裝什麼大尾巴狼呢!」

「而且啊,剛才來的時候,百里大掌柜在城守大人的陪同下,好像往這邊走過來,不知道他老人家看到有人搖著他的旗號在招搖撞騙會怎麼處理!」

……

在場的掌柜你一言我一語,毫不留情的嘲諷著莫宇辰。

只有幾家商號的掌柜並沒有嘲笑,只是惋惜的搖了搖頭,像是在可憐他一般。

但是,在他們的嘲諷聲中,莫宇辰卻毫不在意的把玩這手中的玉瓶。

只有聽到人們說百里大掌柜往這邊來的時候,他眸子中微微一亮,心中暗想道:

「沒想到這百里胖子還真是個做買賣的天才,這麼快就把生意做到拜月來了。」

「虧我到拜月之前還在念著他,倒是我自己多心了!」

而這時馨兒卻早已經氣得小臉都鼓了了起來,小聲的嘀咕道:「這該死的胖子,姑奶奶千辛萬苦給你練的丹藥,你卻賣給別人來嘲笑少爺。」

「千萬別在讓我看到你!」

本來當莫宇辰拿出洗塵丹的時候,馨兒就覺得,莫宇辰穩贏了,可是她沒想到,結果卻鬧了這麼一個大烏龍。

林浩的電影時代 同時,她也沒想到那百里雄風這麼能幹!

才過去多久的時間,就已經將買賣打出了中天王國,向大帝國邁進了。

就在這時,門口響起了一聲莫宇辰熟悉的聲音:

「我說魏大人,貴國的治安也忒亂了吧!」

一見輕心霍少的掛名新妻 「大白天的,怎麼看起來是有人在聚眾鬧事?」

不等魏城守說話,一旁的人立馬已經開始搭話:

「不不不,百里大掌柜您誤會了,是裡面有個無賴打著您的名字在招搖撞騙呢!」

魏城守聽完,撥開了人群,走在前方,為百里雄風開起了路,義憤填膺的怒道:

「哼!有這等事?」

「朗朗乾坤,竟然有人在魏某的眼皮底下如此放肆!」

「待本大人,看看,到底是何人這麼大膽!」

今天他作陪的這個小王國的大胖子他可是不敢得罪。

雖然這大胖子只是個商人,但是又不同於普通商人,是帝國的陛下派出的使者,客客氣氣請來拜月帝國的。

他聽上面的人說,這胖子手頭上的丹藥,可是能左右一個國家未來的發展。

今天要是他覺得帝都的治安不行,將商號撤走;

那到時候,他魏城守可就是有十個腦袋都不夠砍。

所以,他絲毫不敢大意,必須在這個大胖子面前展示自己的鐵血手腕。

可是,當他們進去的時候,裡面發生的這一幕卻讓所有人震驚了! 在魏城守與百里雄風到來之時。

熱鬧非凡的人群非常自動的給他們二人讓出一條道來。

此時,大部分人的臉上都掛著幸災樂禍的表現。

特別是北道宮在場的所有弟子們,都洋洋得意的等著看好戲。

更有甚者,不斷的比劃著抹脖子的姿勢,像是在笑話莫宇辰,你死定了。

只是,儘管他們都非常想看莫宇辰這個土包子笑話。

但是,莫宇辰臉上的表情卻在場的眾人失望不已。

這時的莫宇辰非常的淡定,臉上的表情依舊沒變,甚至是連頭都沒抬起來。

似乎是沒什麼事能比他把玩手中的丹藥瓶更有趣。

「魏大人,就是這小癟三在鬧事!」

那些北道宮弟子見到魏城守到來,惡人先告狀的跳了出來。

就像是怕說晚了,被莫宇辰跑了一樣。

然而,就在這時,百里雄風匆匆的推開魏城守。

快步走到莫宇辰面前,激動得渾身上下的肉直哆嗦。

十個如同胡蘿蔔一般的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久久說不出話來。

兩人自從莫宇辰離開了中天王都之後就沒再見過面。

平常也都是憑藉著書信交流而已。

前段時間,莫家出事之後,他還一直在擔心他的好兄弟莫宇辰。

沒想到今天,竟然能在異國他鄉見到他想念許久的兄弟。

「百里大掌柜近來可安好?」莫宇辰調笑道。

他雖然被北道宮的這些渣滓攪得心情欠缺,但是,這並不妨礙他與眼前的兄弟調笑。

或許在別人眼中,莫宇辰這一聲問好是充滿了諷刺,是對百里大掌柜的不敬。

但是他的這一聲問好,在百里雄風耳中,卻聽得如浴春風,渾身舒爽。

便在這時,有不起眼的一個商號掌柜跳出來指責莫宇辰:

「小癟三放肆,百里大掌柜是你能叫的嗎?」

說完之後,他急匆匆的擠開左右的人群,走到百里雄風身邊,想要好好表現一下自己。

在走過大堂過道的同時,他那臉上的表情就像一個急著邀功的孩子一般,得意不已。

而此時,在場的眾人見到他如此做派,不由得暗恨自己榆木腦袋,死命的掐自己的大腿。

竟然將這麼好的表現機會錯失了。

這可是得到百里大掌柜賞識的好時機啊!

可是,不等他們後悔完,一聲響亮的巴掌聲刺耳的響起。

啪!

「狗東西,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

那人剛走到百里雄風身邊,百里雄風轉身就是重重的一巴掌。

他這突兀間的暴起,就連一旁的魏城守都被他這一手嚇呆了。

在場的所有人也不明白這百里大掌柜為何突然間這麼暴躁。

剛剛那位掌柜明明是為他出頭啊,怎麼還挨了他一巴掌了?

撒旦首席的百日寵妻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還沉浸在剛才那一刻的時候。

百里雄風上前給莫宇辰一個重重的擁抱,扯著嗓子哀嚎道:

「大少啊,兄弟我想死你了!」

這一次,在場的眾人算是徹底的驚呆了,也算明白了這到底算怎麼回事。

感情眼前這土包子少年,居然認識當下的紅人,百里雄風。

而且看起來兩個人的關係還不是一般的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剛剛嘲諷莫宇辰的那些掌柜們,都畏畏縮縮的低著頭,生怕被莫宇辰看到一般。

「走,大少,咱們喝酒去!」

百里雄風厚重的手掌搭在莫宇辰的肩膀上,活生生的就是一副哥兩好的樣子。

完全沒有了剛剛跟魏城守在一起的裝逼勁。

「你先站一邊,等我將事情解決了,咱們兄弟兩再去喝個夠!」

莫宇辰拍掉百里雄風的手,一本正經的說道。

剛才的事才進行了一般,就被魏城守與百里雄風二人,進來的一段小插曲打斷。

如今,也是時候將剛才未完的事情解決掉了。

百里雄風見狀,突然間想道了點什麼,好像剛才進來之前,氣氛有點不對勁。

「難道是大少遇到什麼麻煩了!」百里雄風心中暗暗想道。

隨即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完全被他憤怒所替代。

「誰是這裡的掌柜,給老子出來!」百里雄風怒喝道。

都說龍遇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他媽的,這些地頭蛇居然欺負到我兄弟的頭上了。

今天無論如何,都要給這班雜碎一個深刻的教訓!

「百里大掌柜,在下是這家商號的掌柜!」

這時,莫宇晨所在商號的掌柜誠惶誠恐的走了出來,滿頭大汗的說道。

他沒想到自己能捅出這麼大的簍子,早知道就不給那個韓鼎豐面子了。

現在可好,看樣子這個帝都新晉的新貴,很是在乎那個土包子少年。

這下真的是麻煩大了。

「來,你說,剛才發生什麼事!」

「要是有一點不實,你自己掂量掂量,哼!」

百里雄風眼角斜了那掌柜一眼,冷冷說到。

然而,就在掌柜心虛躊躇,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那北道宮弟子卻站出來替他解了圍。

「胖子,不管你事,你最好老老實實的站一邊去!」

「我們北道宮,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北道宮弟子不可一世的恐嚇這百里雄風。

他也算看明白了,在場的這些商人都靠不住,好像都非常忌憚眼前這個胖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