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圍繞著鹿羽的十人,彼此對視一眼,微微點頭,渾身靈力,宛如潮水一般,齊刷刷的湧向鹿羽的位置。

那圍繞著鹿羽的十人,彼此對視一眼,微微點頭,渾身靈力,宛如潮水一般,齊刷刷的湧向鹿羽的位置。

「轟!」

鹿羽身上,靈力擴散開來,一圈防護罩在身前成形,對方的靈力洶湧而來,與防護罩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轟!」

一聲巨響,防護罩之上,頓時出現一道道的漣漪。

鹿羽目光微眯,十個人同時出手,那等力量,的確是頗為駭人。

所幸防護罩並沒有被破!

「嗖!」

十個人之中,其中一人腳掌在擂台上狠狠的一踏,身影瞬間沖了過來,手掌劍以一種刁鑽的角度,刺向鹿羽。

「嗖嗖嗖……」

同一時間,其餘九人,也都是身影猛地一動,直逼鹿羽而去!

刀劍之上,寒光閃爍,明晃晃。

「圍攻!」

「實在太不要臉了,竟然十個人打一個!」

觀眾席之上,不少人都被鹿羽這邊的動靜給吸引,直接站了起來,發出一道道驚呼。

擂台之上,有著不少人都在聯手。

但那也是聯手幾個人與對方的聯手幾人戰鬥。

像鹿羽這邊,十個人聯手對付一個人的情況,只此一家,絕無分號!

《踏星步》!

七號擂台之上,鹿羽臨危不亂,體內靈力運轉,腳下《踏星步》施展開來,姿態飄逸無比,在那十人之中遊走,翩若驚鴻,讓人根本就無法捕捉到他下一步要去往什麼地方。

「砰砰砰!」

冤家路窄:兔子專吃窩邊草 身影穿梭之間,鹿羽手掌也不閑著,掌心之上,一片赤紅之色,靈力激蕩開來,身影每到一個地方,便會直接伸出手掌,狠狠的印在對方的身體之上!

《斷岳蒼掌》!

掌心之中,靈力迸發開來,宛如三山五嶽一同擠壓而去,勢大力沉的掌勢,令得不少人都感覺到呼吸不暢。

「咔!」

「咯吱……!」

凡是被鹿羽《斷岳蒼掌》一掌拍住的人,身體都會在剎那間,發出一道骨骼破碎,擠壓在一起的刺耳聲音!

「噗噗噗!」

十人之中,轉眼間,便被鹿羽重傷三人,具是噴出一口鮮血,胸口位置,有著一個明顯的凹凸,卻是骨骼盡數的碎裂,更為凄慘的,是有著一些斷裂骨頭的骨刺,深深的刺出了皮膚表面,其上還有著斑駁的血跡。

鹿羽宛如虎入羊群一般!

靈力激蕩!

《踏星步》與《斷岳蒼掌》配合起來,身影忽閃不定,所過之處,勢不可擋,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那圍攻自己的人,都給狠狠的拍在地上!

自始至終,後背之上的潮汐劍,都沒有出鞘。

十個人之中,此時已經有五個人倒在地上,嘴裡發出一道道的哀嚎之聲,徹底喪失了戰鬥力。

而這,不過是第一階段的百強戰,剛剛開啟罷了! 除了鹿羽這邊的戰鬥之外。

其餘的擂台之上,戰鬥也進行的如火如荼。

靈力在擂台的上空肆虐,不斷的波動開來。

一些實力較弱的人,在這股強大的靈力碰撞、肆虐之間,竟然都是站立不住,紛紛被氣息給轟擊的倒飛出擂台之外。

上千人的戰鬥,那等靈力肆虐的程度,極其恐怖。

這上千人之中,在剛剛開始戰鬥不久,就只剩下了五百人。

由此可見,一些濫竽充數的人,也不在少數。

而這,只不過是剛剛開始罷了!

許多人的底牌,都還沒有施展出來。

而且,擂台之上的人數,還在不斷的銳減著。

三號擂台之上。

「砰!」

顏玲兒伸出自己的纖纖玉手,深深的印在了一名攻擊而來的人的胸口之上,將其轟擊下去,美眸微轉,望向七號擂台之處。

眼見數人圍攻鹿羽,她的美眸之中,閃過一抹擔憂之色。

但現在不是多想的時候!

「嗖!」

又有一人沖著顏玲兒而來。

顏玲兒只能提起一口靈力,與之對戰開來。

諸多武士之中,最為輕鬆的,便是那郭雲了。

他靜靜的盤膝坐在一號擂台的中央位置,四周的人,在戰鬥之時,便都是距離他遠遠的。

三元化形境的實力,足以傲視群雄!

況且,還有著藍月城第一天才的名頭,更是讓得眾人都不敢輕易的與郭雲展開戰鬥。

先前有兩個不開眼的人見到郭雲全然不設防,便是沖了過去。

但結果,顯而易見,直接被郭雲給廢去了四肢。

此時的郭雲,盤膝坐在地上,再也沒有人敢找他的麻煩。

他的目光,盯著七號擂台,眼睛鹿羽正在與自己的人交手,並且佔據了上風,目光微微的眯起,其內閃過一抹寒光。

「還真是有著兩把刷子。」郭雲輕聲呢喃:「若能進入十強,那才是最好,我會親手讓你知道,得罪我郭雲的下場!」

七號擂台上。

鹿羽的手掌之上,赤紅的光芒,愈發的耀眼,氣息也愈發的高漲。

「嗖!」

他的腳掌在擂台之上狠狠的一踏,身影瞬息之間,暴退而去。

《踏星步》,踏星之勢!

同時,手掌伸出來!

「嗡!」

掌心之上,赤紅之色洶湧,將鹿羽的臉龐,都映射的有著一些通紅。

一股龐大的靈力波動,在其掌心之中,緩緩的匯聚起來,天地之間的靈力,似乎都受到了某種牽引一般,逐漸的匯聚在掌心之中。

「轟!」

某一個時刻,鹿羽的手掌,倏然出擊,凌空狠狠的拍了出去!

一個巨大的手掌虛影,在鹿羽的身前出現,攜帶著三山五嶽之勢,對著那剩餘的五人,狠狠的擠壓而去。

「轟隆!」

一道巨大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巨型手掌虛影之上的靈力波動,令得一些弱小的存在,直接被擠壓的半跪在地面之上!

「好恐怖!」

「這是已經將武學修鍊到了大成的境界了!」

「不好,快撤!」

諸多勢力較弱之人,單膝跪地,驟然抬頭,望著那猛然拍來的巨大手掌虛影,都是瞳孔猛地一縮。

「嗖!」

當即,他們的身影,直接倒退而去,不敢與之硬碰,只能遙遙的倒飛到擂台之下。

這,便是等於淘汰了!

寧可淘汰,也不敢與鹿羽的《斷岳蒼掌》硬碰,由此可見,這一掌的威勢,究竟多麼的恐怖。

而郭雲安排的人,只剩下五個。

他們的目光,同樣驚駭。

「拼了!」

咬了咬牙,其中一人狠聲說道,渾身靈力,暴涌開來。

其餘四人如法炮製,將自身的靈力,對匯聚在最前方的一人身上,手掌深深的抵著前方的人的後背。

「嗡!」

五人合力,凝聚出來一道防護罩,其上波光流轉,有著一股牢不可摧的意味在內。

「轟!」

巨掌,轟然而至,狠狠的拍在那防護罩之上。

「咔咔!」

頓時,那固若金湯的防護罩,此刻卻彷彿紙糊的一般,直接碎裂了一地。

龐大的氣息,狠狠的轟砸在他們的胸口之上。

「噗噗噗……」

五個人,同時噴出一口鮮血,身軀驟然倒飛了出去,面色蒼白如紙,痛苦不堪。

身軀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渾身骨骼,都是徹底的碎裂開來。

這五個人,掉出擂台!

淘汰!

「嘩!」

觀眾席上,無數人倏然站起身來,目瞪口呆的盯著這一幕。

一掌!

僅僅只是一掌,便讓那聯手的五人,都給淘汰!

「爽!」

片刻之後,觀眾席一片嘩然,眾人歡呼。

「讓他們十個人圍攻一人,自取其辱!」

「以多對少,還被對方一掌擊潰,簡直大快人心!」

一道道的歡呼聲,在觀眾席之上,經久不息。

身為藍月城的人,在武士大比之上,他們雖然沒有參加,但也極其反感以多欺少。

此時的大反轉,頓時令他們激動起來。

而在觀眾席的第一排。

「《斷岳蒼掌》!」

坐在王之初後面的林管事,雙眸驟然一縮,驚叫一聲。

「怎麼,你知道?」

王之初略微回頭,開口問道。

鹿羽方才的戰鬥,他也在觀看,畢竟,全場只有這一個一對十的人。

「雲先生第一次去我們大鷹商行,挑選的武學之中,便有這《斷岳蒼掌》,當時我擅自做主讓雲先生隨意挑選,結果選到了這個,我還心疼不已,填補上我們虧損的十萬下品晶石呢。」

林管事在王之初的身後,恭敬的回應道,因為當時的事情,故此,他對這《斷岳蒼掌》記憶猶新。

「雲先生?!」

王之初也是臉色微變,大吃一驚,驟然轉頭,望向安泰和的位置。

安泰和眉頭微蹙,對後面的人問道:「場間剛剛以一敵十的人,是誰?」

其身後一排的衛老急忙略微前傾身軀,恭敬回應道:「這個人,乃是一個流民,前段日子,被顏玲兒招攬進入武士的行列之中,名叫鹿羽,沒想到他的進步竟然這麼快,剛剛那一掌,恐怕已經是二元化形境了,記得剛來的時候,不過是帝尊境,這不過只是三個月的時間罷了。」 此言一出,在衛老身旁並肩而坐的幾個人,臉色同時一變,雙眸之中,閃過一道震驚之色。

三個月!

從帝尊境,成長為二元化形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