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子被吸進死亡禁地了,那太便宜他了,如果抓住他,我要砍個十刀八刀的。”

“那小子被吸進死亡禁地了,那太便宜他了,如果抓住他,我要砍個十刀八刀的。”

“對啊!”

“敢冒犯我們鐵手幫的人,絕無活路機會。”

“鐵手威武!”

異界之榮耀夢想 鐵手威武!” 李夜被吸走的瞬間,彷彿進入一個黑白相間的隧道。當出現新的光明後,是另一個景象。只見,有黑白兩人各自盤坐,他們上方有個東西懸浮着。

“小子你還活着?”那個白衣服的年輕人開口說話。

“是啊!我還活着。”李夜奇怪地回答到。

“能扛過陰陽二氣,非同一般。”白衣年輕人男子說到。

“是混沌鎮殺體。”那個黑衣年輕人說到同時,還顯露出一絲喜悅。

“原來如此。既然是混沌鎮殺體,萬年難得一見的特殊體質進來,這也是我們的造化啊!小兄弟,這裏有場機緣在等你。”白衣男子說到。

“什麼機緣啊?看你們在這裏呆了不少時間,如果真有什麼機緣恐怕也輪不到我吧!”李夜謹慎地回答到。

“沒錯,那就實話個你說吧!我們頭頂上方的是一件無上至寶,名爲《無字天書》。現在,我們出現這樣的情況比較複雜,也很簡單。”黑衣人語氣有點變了,似乎是惱羞成怒的感覺。

“沒事,我不急出去,你慢慢說吧!”能拖多少就拖多少時間。

“行,我也好久沒說話了,那我就慢慢說。我是特殊體質名爲,先天陽體,而他是先天陰體,我們兩個就是天生對頭。我們兩個實力非常接近,從第一次相鬥算起,起碼鬥了十幾萬年,誰都別想贏誰。問題是在三十萬年前,他發現先天至寶即將出土,從而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即將得手的時候,被我發現。我們兩人都非常清楚,就我們兩人的實力,這先天至寶,將成爲決勝的籌碼。如果我得到它,那陰鬼,絕對被我鎮壓。相反,如果他得那麼我絕對會被他鎮殺。因此,在這至寶爭奪戰中,只能贏不準輸下,我們兩人不再有任何隱藏實力,就這麼一戰打的昏天暗地甚至差點驚動那位大能的存在。在那一戰中毀掉的城池和生靈無法計算。到最後,我們兩個都受到非常重的傷。就在此時,那至寶想破空遁走。雖然,我們受到非常重的傷,但這情況,我們二人聯手一起鎮壓。在鎮壓的同時才發現,這至寶是‘無字天書’。相傳‘無字天書’乃有靈性,爲有緣人所得,無緣之人相見不相識。那時,都認爲那傳言爲無稽之談。我們二人一起,用我們的本源之力,轉化爲陰陽之力一起鎮壓。但是,我們忽略一點,先天至寶都是有靈性,或者說它們跟生靈沒有兩樣,也是有靈魂的。那‘無字天書’在吸取我們的陰陽之力,同時將陰陽之力轉化爲陰陽二氣反過鎮壓我們。陰陽二氣,可以融化一切物質,我們也不例外。無奈下,我們只好將自己的奧義世界祭出。很巧的是,當我們將各自的奧義世界祭出後,我陽之界與他的陰之界在陰陽二氣的融化下,合二爲一。同時,也在吸收陰陽二氣,轉化爲世界之力。我們雖然是這小世界的掌控者,但在‘無字天書’的鎮壓下沒有任何動作的餘地。就這樣,我們鎮壓着‘無字天書’同時‘無字天書’也鎮壓着我們,誰都奈何不了誰。如果,有生靈靠近‘無字天書’就會被吸過來。不知道多少年了沒有誰能抗住陰陽二氣的融化,因此都是一進來立刻化爲血水。現在你進來還活着,那就說明我們有機會出去了。”白衣人爲李夜解釋。

“我能做到嗎?”李夜反問他們。

“如果你做不到,那你也永遠呆在這了。”黑衣人冷冷地說到。

“爲什麼啊?”李夜不信。

“這裏只有進,沒有出。”

“所以你唯一的選擇就是過來,將鎮壓在我們頭上的‘無字天書’拿下。”

“不急,我帶了不少吃的,我還有時間。”


“時間?呵呵,我們更多。你可知道,我們在這呆了多久。”

“三十萬啊!剛纔你說的。啊!三十萬。”李夜一聽這可完蛋了。

諸武爭鋒 你帶了多少吃的,能堅持多時間。你現在連一重天都沒達到,又沒靈魂永恆,時間你耗不起。”對方一連說了很多。

“那我還有選擇嗎?”

“我想不出來。”

“對了,你一直在說,你對面那個黑衣的爲什麼不說啊!”

“我不喜歡說話。”

“小兄弟,你來試試吧!如果能將那‘無字天書’拿下,讓我們重獲自由,我們將送你一些東西,這些東西對你現在情況,絕對是重寶,怎麼樣?況且,你不動手,你自己也將困死這裏。”白衣人忽悠道。

“看來,我沒的選擇了。我試試。”也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在忽悠,但是,這裏沒有任何出路,自己也不肯定能出去,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李夜上前,準備接觸那‘無字天書’時,那書突然射出一道金光,將李夜擊飛。就在金光射向李夜時,還沒封印獸魂的命輪寶塔虛空出現,護着李夜。

“鎮魂塔!”

“真的是傳說中在鎮魂塔”

“什麼是鎮魂塔!”

“成功歷練出‘鎮魂塔’的最後都成爲一方巨頭。鎮魂塔,可以直接鎮壓靈魂,同時,守護靈魂。你有鎮魂塔守護,那‘無字天書’傷不你。鎮魂塔就是你特殊體質激發出的特殊能力之一。”對方非常激動。

李夜再次上前,不知道爲什麼,這次‘無字天書’沒有任何反應。李夜很容易地將‘無字天書’從上方拿下。

“好輕啊!”跟一塊板磚差不多的‘無字天書’竟然讓人感覺不到它的分量。

“給我。”書拿下的同時,他們兩人也恢復自由了,那個黑衣男子說到。

“給你。”這種等級的至寶, 異能少女重生︰帝少奪吻99次 ,毫不猶豫的將書遞過去。

“咚!”當李夜剛放手,那書就立刻掉在地上,並不是那人沒有接好,而是他接不住。

“這麼重!”那人驚訝地說到。


“我來試試。”白衣男子,伸手想從地上撿起,可費好大勁也沒能從地上拿起。

“小兄弟你再試試。”

李夜很輕鬆地就從地方拿起。

“哈哈哈!!!苦苦守護了三十萬,到頭來卻是一場空。”那白衣男子發出感嘆。

“有緣人得之,傳言不假啊!”難得黑衣人也感嘆。


就在李夜將‘無字天書’拿在手裏時,那命輪自己主動出現,將‘無字天書’的一道金光吸入命格中。李夜立刻就感到,自己修築好的命格中出現一本書籍。

“不是吧!書也有靈魂,也可以封印嗎?”李夜出聲問到。

“小兄弟,萬物皆有魂,我們一般稱爲‘靈性’,各種至寶所爲的靈性,也是靈魂的一種。你封印的至寶靈魂不比上古異獸的獸魂要差。而你,手中的無字天書,只是你現在還沒有能力使用而已,等你能力上去後,能發揮出強大無比的能力。”

“兩位前輩,你們。。。。。”

“這是你的造化,是你的就是你的。三十萬年了,我們都看開了。”

“原本,我們就是離法則完美差一步而已,雖然我們受的傷非常之重,近三十萬年的療養,實力也恢復了一二成。現在我們的小世界合二爲一,也不知是福是禍。如果,沒有你我們還是被困在這。既然相見是緣,這個破空梭和定星盤就送你。破空梭是可以自由出入密境。當你,發現一個密境時,因某些原因無法從入口進出,那這個破空梭可以帶你隨時進入,定星盤可以探知未發現的密境。”

“這是混沌八式!我當年無意中得到的,就送你吧!”黑衣男子也拿出東西送給李夜。

“謝謝。”

“你們進來的密境,就是我們的小世界。我們離開後,這個密境將永遠消失。如果你能達到靈魂永恆的境界,那麼我們就能再次相見了。”

“混沌體質是可以用肉體抗橫靈魂攻擊的存在,所以你不能放棄肉身的修煉,不然那真是暴殄天物了。”黑衣男子再次提醒到。

“肉體怎麼練啊!”

“混沌乃萬物起源,也可以容納萬物,你多融合的點天才地寶。”

“哦!”

“你有破空梭和定星盤找些天才地寶應該不難。想當年,我就靠這兩樣東西找過不少東西。”

“那謝謝了。”

“你小心點,別隕落了。你的成長潛力非常高,等你真正成長起來,可以比肩一方巨頭。其實,我很想收你爲徒,但我們沒被鎮壓後,這片天地的規則就不允許我們繼續存在,所以我們必須去一個高級的地方,那裏有利於我們的成長。現在,送你破空梭和定星盤你一定要小心使用,萬一被人知道,最好是殺人滅口。當初,我得到這兩樣東西時,殺了不少人。這兩樣東西,就是靈魂永恆者看了都得眼紅,明白嗎?”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道理我知道。”

“你很冷靜,有時候過分的冷靜不一定是好事。”

“嗯。”

“也罷!這是我獨門絕技,叫靈魂千變法。你修煉此法,可以改變你靈魂氣息,雖然這功法不會給你帶來多少戰鬥力,但絕對會給你許多方便。你用不着將這千變都學成,學個幾十種變化就足夠了。另外,這是易容術,易容術能改變你的外貌,但是改變不了你的靈魂波動。憑你的理解能力,用不着我多說什麼了。”黑衣男子說到。

“謝謝。”

“陽頭,我們鬥了這麼多年,想不到我們還能成爲一體的時候啊!”

“世事難料。我們也該走了,我們走後,這密境就消失了。如果,密境突然消失,你們這些進入密境的人必然逐各排查,這樣你就危險了。你用破空梭先走,再過一天我們再走。”

“兩位前輩,受你如此大禮,無以回報,就受我三個響頭吧!”說完,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 李夜出來後,直接出現在深山,沒有引起任何騷動。也不知道現在身處何處,這些對孤家寡人的李夜來說,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修爲太低。況且李夜在密境中死死得罪‘鐵手幫’,在密境中還好。現在如果被鐵手幫找到,那絕對不會有什麼好果子。也罷,現在正是修煉的時候,沒必要出去。

李夜是安全了,可‘羽化仙宮’可亂成一團。一個具有非常悠久歷史的密境突然消失了,不是跟往年一樣地關閉了。宮主和幾個太上長老,知曉一點,但是他們不敢聲張。因爲,他們已經受到那二人的氣息警告。此時,也不敢有什麼大動作。而,下面幾個大勢力,將此次從密境出來的人員全部軟禁,做一一查問,那些散修的可倒了黴。可惜他們無論怎麼做也不會得到答案,因爲罪魁禍首已經遠在萬里之外,不在同一空間。

李夜稍微瞭解一下命格中的那個器靈。兩個靈魂稍做交流,也明白一些事情。如果,靠李夜自己的實力絕無可能封印住,那器靈也傷害不了李夜。但是,那本無字天書想要遁走也比較困難,那麼最後的結局就是,李夜得到一本無法使用的‘無字天書’,如果李夜無法使用,那麼只能將它扔進自己的乾坤袋中。對那器靈來說只是從一個鎮壓之地,轉換到另一個地方鎮壓。另外,如果李夜無法使用的話,那麼那個陰陽二士,說不定花點大代價也要將‘無字天書’帶走。這樣一來,落在他們兩個手上,那麼器靈只能被永世鎮壓或者奴隸的命。因爲,他們兩個早已命格大成,靈魂永恆境界了。而現在,李夜就是一塊尚未雕琢的極品美玉,做他第一個命格之魂,從某種角度說做他的啓蒙之師。另外,看中的是他的潛力。‘無字天書’是一位大能花費無盡心血而練成,陪隨着他經過了無盡歲月。只是,後來那位大能去了特殊之地而將他留下。現在已經經歷過八次生死存亡,只因自己當時過於囂張,受到異常慘重的傷勢。現在的實力連巔峯時期的億分之一都不到。現在,又經過三十萬年的鎮壓,吸收到陰陽二氣,對它來說也是個福音。李夜稍作休整後,發現自己處於個完全陌生的大山裏。幸好的是,現在離天黑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任何辦法,先得將自己給安頓下來。走出山坳,只見一條不寬,但看上很長的小山路。從這山路看,應該是經常有人走過。如果,長時間沒人走,那山路早就長滿野草了。讓李夜犯愁的是,這山路到底是哪一頭是通往居住點。如果,選錯了那麼就是南轅北轍,晚上必定在深山中度過。都是連綿不絕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作參考。

“算了,反正是二選一,大不了晚上在這荒山過一晚。”李夜自我嘲笑到。

李夜注意這着周圍的動靜,沿着山路,手中拿着‘無字天書’當板磚。走了沒多久,前面傳來一陣嬉笑聲。

“太好了,有人。”李夜高興道。

“朋友,你很面生啊!不是大荒的人吧!”就在李夜高聲大叫有人時,那邊有人問到。

“大荒?我不知道。我只是在一個密境裏,出了那個密境就出現在這裏了。”

“你是說,你從密境裏出來,就到這了?”跟在後面的一位中年男子問到。

“有這種事情?”

“沒聽說過。”

“你所在的密境是不是出現什麼事情了?”剛纔問話的中年男子再次問到。

“不清楚。只是,我在密境中採集靈草,突然天空黑下來,然後就是天旋地轉的。再者,我就出現在這。”李夜胡編了一個藉口。

“應該是那個密境出現什麼狀況了,將密境裏面的人隨機傳送出來,而你運氣比較好的,沒出現在洪荒巨獸附近。但也算不得好,這裏是大荒,沒有人知道大荒有多大。我們只從先祖記載中知道大荒外面很精彩。既然,碰到我們了,那就跟我們到村裏吧!雖然你也是修士,但晚上的大荒絕非一般。”那人邀請道。

“非常感謝你們能收留我。”李夜非常感激。


“你很壯,有你加入,我們定能獵到更多的獵物。”一個非常年輕的後生嬉笑到。

“嘿嘿!”李夜陪笑着。

“孩子他娘都出來!”沿着山路走了近一個小時後,來到一個村莊口,爲首的喊道。

話音剛落,頓時從村裏跑出幾十個小孩,小孩後面跟着十幾個婦女。

“唉!這位好面生啊!不是大荒的吧!”這羣婦女中有人認到。

“這位朋友是因爲意外所以來到大荒的。你們準備準備,通知下他們,說晚上我們狂風村要聚會了,他們想來就按規矩來。”爲首的中年人大聲吆喝。

“好,你們先去休息下,這些就叫給我們吧!”那人似乎是這羣婦女的領頭。

“兄弟先到我們家坐坐,晚上聚餐的時候,我給你介紹大荒的情況。”

“好!”

那帶頭的將獵物交給衆婦女,而他們自己卻在一間比較大的房子裏做着某種祭祀活動。而這時,李夜並沒有跟着,只是在外面安心的等待。在他四周圍着幾十個小孩,他們也只是安靜的圍在旁邊,沒有詢問。

天色漸漸暗下,漫天的繁星也顯現出,廣場上早已傳出陣陣肉香。那些勤勞的婦女已經將他們男人帶回來的獵物烤熟了。只是,現在時間還沒到,那些小孩雖然很饞,但也沒人敢動。

“盧大,我來了,人呢?”一個長起碼有兩米高的壯漢,扯着大嗓門喊道。

“村長還在做祈禱。”那些小孩回答到。

“行,那我們自己找個地方,先將東西給擺出來。”沒有人來招呼,也不會有人來招呼,這都是慣例了。


陸陸續續地有別的村莊的人過來,都一樣。圍着主火堆各自點起自己的小火堆同時擺出自己帶來的東西,沒有一個人開動。

“奇怪,怎麼祈禱了這麼久,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時間久了,各種雜音也有了。稍微一詢問就知道,今天村來了個大荒之外的人。

“各位都來了啊!那晚上聚餐就開始吧!”帶李夜來的那人出來說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