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定的。”齊備斷然點頭:“只要是國內,無論任何事情,說一聲,都可以特事特辦。”

“那是一定的。”齊備斷然點頭:“只要是國內,無論任何事情,說一聲,都可以特事特辦。”

“那就多謝了。”陽頂天先釘下個釘子,以後萬一有事,自然就好說話。

跟齊備分手,陽頂天脫身離開,打個的,往機場去。

車子還沒啓動,旁邊巷子裏突然衝出個人,衝得太急,一下撲在車前蓋上。

這人身手極爲靈活,就勢在車前蓋上一滾,滾到一邊,隨即往另一邊的巷子裏跑去。

雖然身手快沒有直接撞上,但膝蓋好象還是受了傷,一拐一拐的。

出租車司機破口大罵,不過罵到一半,又收了聲,因爲後面巷子裏追出一幫人,個個持刀舞槍,凶神惡煞,向着那人逃走的巷子追了下去。

這本來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這樣的事,每天都有無數個版本在上演,這是一個毒販武裝超過軍隊的國家,是一個市長被毒販通緝追殺吊死的國家,一切的怪事,在這裏都不奇怪。

但陽頂天認識那個逃走的人,那人居然是修比。

“修比,他居然沒給FBI抓住?”

上次齊備傳給他的消息,說霍菲斯給抓了,古誠死了,陽頂天還以爲,修比也被抓了否則死了呢,因爲那次涉及到美國軍方的武器,鬧得實在太大了,以FBI的能量,哪怕逃到墨西哥,也有極大的可能被揪出來的,想不到的是,修比居然沒給抓住,居然還在逃命。

陽頂天對修比的映象還不錯,心中一動,拿出一張百元美鈔塞給出租車司機,直接下了車。 出租車司機收了一百美鈔,很滿意,因此好心的提醒陽頂天一句:“你別管閒事,後面追的那些人,是毒龍幫的,在這裏,勢力很大,就是那些議員老爺們,都不敢惹他們的。”

“好的,謝謝你。”

陽頂天道了謝,他沒有直接追下去,而是控制了天空中的一隻鳥,借鳥眼去看,如果修比能逃掉,他也懶得管,遺撼的是,修比運氣不好,居然逃進了一條死巷子。

陽頂天嘆氣:“這老兄,運氣有些背啊。”

他追進巷子,看看左右無人,一閃進了戒指,隨後急飛過去。

到那邊巷子裏,修比已經給堵住了,毒龍幫爲首的是一個紅毛大漢,看着修比嘿嘿笑。

修比手中沒槍,只有一把匕首,反手握着,喘着氣,冷眼看着毒龍幫幾個人。

這種情況下,他仍然比較冷靜,這一點,讓陽頂天相當欣賞。

“修比,逃不掉了吧。”紅毛嘿嘿笑,手指頭勾了一下:“過來,舔我的鞋尖,或許我能饒你一命。”

修比喘了兩口氣,慢慢向紅毛走近兩步。

紅毛後面一個黑大漢槍指着修比:“把匕首扔掉。”

修比作勢要扔掉匕首,卻突然一甩手,匕首閃電般向紅毛丟過去。

可惜紅毛也是混久了的,對他當然會有提防,隔得又遠了一點,一閃,閃開了匕首。

“有種。”

雖然修比一匕沒中,但陽頂天還是暗讚一聲。

這世間,生死關頭能死撐到底的,萬人中不到一個。

紅毛則是惱羞成怒:“打斷他的腿,我要他生死兩難。”

看到這裏,陽頂天不能不現身了,不過現身前,他換了古城的臉。

因爲修比只認識古城,可不認識陽頂天。

換了臉,他在稍後一點的一個拐角閃身出來,然後猛地往前衝出,雙手齊伸,抓着最後面兩個毒龍幫幫衆的脖子,手一合。

怦。

就如撞了兩個木魚。

那兩個毒龍幫衆同時軟倒。

陽頂天放手,繼續前衝,又抓住兩名幫衆的脖子,依樣葫蘆,又撞暈兩個。

毒龍幫包刮那紅毛在內,一共七個人,陽頂天身如閃電,每次抓兩個,幾乎就在一個呼吸之間,把紅毛後面的六個人全撞暈了。

修比本以爲必死,沒想到陽頂天突然衝出來,陽頂天化身古城的功夫,他是看守所裏就見識了,今日一見,還遠出他意料之外,不由得狂喜。

紅毛看修比臉現喜色,同時聽到後面的響動,他驚疑之下,猛地轉身,剛好看到最後兩名被陽頂天揪着脖子撞暈的幫衆,一時間驚怒交集,急忙舉槍。

但他的速度哪裏趕到上陽頂天,槍才舉到一半,陽頂天拳頭已經到了,只見一個拳頭在眼前急劇放大,隨即一痛,腦中一黑,失去了知覺。

“古城。”

不等紅毛倒地,修比已經喜叫出聲。

“修比。”陽頂天看着修比,又看看地下扭動的紅毛幾個:“這是怎麼回事,毒龍幫的人追殺你做什麼?”

“你也知道毒龍幫?”修比搖頭:“我也是毒龍幫的,不過他們是東城的,我們是西城的,然後起了衝突。”

“你也入了毒龍幫啊?”陽頂天訝異。

“沒辦法。”修比嘆了口氣:“在這邊,不混幫會,根本沒有立足之地。”他說着揚眉:“你呢,你是哪個堂口的?”

“我沒堂口。”

陽頂天搖頭。

“那太好了。”修比大喜:“入毒龍幫吧,到老雞鼓這邊來,他這段時間不順利,剛好需要人手,以你的身手,肯定受重視。”

不等陽頂天拒絕,他就對陽頂天招手:“跟我走,這邊還是東城的地盤,不**全。”

他快步走出巷子,陽頂天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這邊的黑幫,聲名赫赫,毒販武裝的力量,甚至超過軍隊,警察就更不用說了,這讓他非常好奇,想要見識一下。


當然,黑幫不是一個整體,這邊的黑幫,沒有一萬,也有八千,正如修比說的,在這邊,不入個堂口,基本混不下去,分分鐘鍾給幫派份子教訓,毒龍幫估計不是一個很大的幫會,但窺一斑而知全豹,陽頂天很想見識一下。

出了巷子,修比叫了個車,東繞西繞的,到一幢屋子面前停住,修比帶着陽頂天進去。

屋子很大,人不少,十多個,都是彪形大漢,一看就都是混黑的。

修比走到一個三十多歲的漢子面前,道:“組長,我有一個兄弟,想加入我們西城組。”

修比在車上跟陽頂天介紹過,毒龍幫是這座城市的三大幫會之一,勢力不小,修比的上級雞鼓,是毒龍幫下面的一個組長,管着西城這一塊。

雞鼓並不是很高大,但極爲壯實,他拿手機在看足球,修比過來,他還在看,一球射空,他罵了一聲,這才轉過頭來,看一眼修比,眼光轉到陽頂天身上,上下一掃,眉頭一凝:“中國人?”

這眼光中帶着不屑,陽頂天惱了,眉毛一揚:“中國人怎麼了?”

“唷嗬。”雞鼓來了勁:“膽子不小嘛。”

聽到他的話,屋子裏的人都看向陽頂天,個個眼光不善。

修比忙道:“這是跟我一起逃獄的兄弟,名叫古城,個子雖然不高,但功夫很好的。”

他說着揚了一下拳頭:“中國功夫。”

“中國功夫?哈哈哈哈。”

他這話沒有引來尊重,反而惹起一屋子笑聲。

修比一下子脹紅了臉,陽頂天卻無所謂,反而饒有興致的看着屋子裏的人,從雞鼓一個個看過去,心下琢磨:“這邊的黑幫居說都極爲兇殘,這些傢伙,都殺過人沒有?”

他眼光落到一個大塊頭身上,眼光一對,那大塊頭站起來:“中國小子,不如讓我來領教一下你的中國功夫吧。”

話沒落音,陽頂天一個箭步過去,一拳打在他胃部。

“噢。”大塊頭一聲慘叫,雙手抱着肚子,慢慢軟倒。

本來滿屋子的笑聲,他這一拳,讓所有的笑聲嘎然而止。 雞鼓眼光一凝。

修比想要說話,嘴巴動一下,又停下了。



“好象有點意思。”另一頭一個高個子站出來:“我來試試。”

這高個子足足有兩米出頭,身板也極爲壯實,他擺了個拳擊的架勢,那拳頭握起來,差不多有陽頂天的腦袋那麼大。

“小心。”修比提醒陽頂天:“他是傑克,打過拳擊。”

“是嗎?”陽頂天冷笑一聲,身子忽地往前一縱,後腳落地,甩胯,前腳藉着甩胯之力,一腳踢了過去。

這是正宗的李小龍截拳道的側踹,祕密就是躍步甩胯。

身子前躍,有一個勢能,再用甩胯,把這個勢能甩出去,全部加到腳上。

所以這一腳,力量就非常大,這也是李小龍截拳道里威力最大的一招。

誘妻入懷︰帝少大人寵翻天 ,這一勢側踢,他練過整整五年。

他說踢就踢,快如閃電,高個子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給陽頂天一腳踢在胸口,整個人給踢得飛了起來,飛出去四五米遠,撞到牆上。

怦。

一聲悶響,屋子好象都搖了一下。

這高個子至少有兩百多斤,飛出去四五米再撞到牆上,這力量之大,難以估算。

高個子在牆壁上撞了一下,落地,一口血噴出來,落地打了兩個滾,仰天躺在那裏,爬不起來了。

所有人全都臉上變色,雞鼓騰地站起,邊上幾個人則手忙腳亂的撥槍。

“組長。”修比忙叫。

雞鼓愣了一下,看着陽頂天,點點頭:“中國功夫,果然名不虛傳。”

他擺擺手,讓屬下把槍收起來,想了一下,道:“這樣吧,我收下你了,不過你兩個不要呆在西城這邊了,去莫利亞吧。”

婚情告急:休掉國民老公 :“你叫什麼來着,陽頂天,嗯,很好,功夫不錯,你去那邊當小組長,修比當你的副手,我看好你們哦,好了,現在就去吧。”

“組長。”修比叫。

“不必說了。”雞鼓不耐煩的揮手:“你們去吧,我有些累了,到時跟傑克拿貨就行。”

“是。”修比只好無奈的退出來。

陽頂天看他臉色不對,道:“怎麼了?”

“莫利亞是黑玫瑰的地盤。”修比皺着眉頭。

“黑玫瑰?”

陽頂天好奇。

“黑玫瑰不是一個人,是一幫人,一幫女人。”修比眉頭皺得更深了,跟陽頂天說了黑玫瑰的情況。

黑玫瑰也是一個幫派,首領叫塔娜,雖然兇名赫赫,卻沒人知道她到底長什麼樣子。

塔娜的手下全是女人,平時就是超市的收銀員啊,餐館的服務員啊,甚至有可能是公務員。


一旦有人招惹了她們,塔娜發出召喚令,她們就會集中起來,全身黑衣,戴上黑口罩,黑帽子,悍勇出擊,把招惹她們的人收拾掉,因爲她們一身黑,下手又絕不容情,所以得了個黑玫瑰的名號。

“黑玫瑰出現有四五年了,現在在那邊,勢力越來越大。”修比說着皺眉:“現在在那邊,什麼人都敢招惹,惟一不敢招惹的,就是女人,因爲誰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黑玫瑰的人。”

“這麼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