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愛著她的姐姐啊,那樣愛著她的親人啊!

那樣愛著她的姐姐啊,那樣愛著她的親人啊!

門被人突然推開,外面似乎有光照了進來,憐愣愣的回頭,看著自外面走入的身影,聽見了很為心疼的嘆息,「小憐,還記得我是誰嗎?」

憐的瞳孔狠狠一縮,滾燙的淚水再度落下,「老、老師……」

我相信,沒有人會覺得憐能夠自己走出來,換做任何一個人,都無法走出如此巨大的陰影!這個時候,憐需要別人的幫助,需要別人! 章節名:章134大人駕臨


裁決所小隊和家族勢力的碰撞並非一次兩次,尤其在卡特家族鼎盛的時候,教廷勢力根本就不被他們放在眼裡,教廷在卡特一族這裡吃癟不少,逮著機會一定會將從前的好好報復回來!

「隊長!翻遍了,沒有找到憐。貝拉,更沒有找到杜拉。卡特的屍首!」在肆無忌憚的搜查翻找之後,隊員們紛紛回來報告,莉莉礙於她目前的身份也只能站在一旁,這一次無論如何裁決所都是過分了。

「沒找到?」隊長挑眉,眼神不善的看著面前三個男人,「將他們帶走!」

「隊長,等一下!」莉莉站出來,「隊長,再等幾天如何,憐不會無故失蹤的,她一定還會回來!」


「莉莉,你個沒用的東西!難不成是你傳統憐。貝拉將杜拉。卡特的屍首給弄走的!」隊長吼了一句,莉莉當下怔住!

「這位裁決所的隊長,憐將杜拉,卡特的屍首帶回,若這是裁決所所不允許的,為何當時你不阻止她?」

夏海的話讓隊長很是尷尬,他媽的,當天的那個情況他根本連屁都不敢放,在那個女殺神面前也根本不敢說一個不字,只能眼睜睜的看她帶走杜拉。卡特的屍首,只是沒想到上面竟然讓他將這屍首交出來,他這才火急火燎的趕過來。

「小子!你管這麼多!我警告你們,再給你們三天時間!三天之後若是再找不到憐。貝拉,讓她將那具屍體交出,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給你們扣上與黑暗教廷勾結的帽子,有你們受的!收隊!」隊長大吼一聲,雄赳赳氣昂昂的帶著一伙人離開,莉莉有些憤慨,「雖然我也明白被壓抑了很久的滋味,但這麼狂妄的欺負,真是……有違教廷的教義!」

「你是正直,並不代表人人都是如此。」夏海淡淡開口,眉目間已經籠罩陰沉之色,「看來現在應該想辦法找到憐,不然我們三個可是會被扣上帽子,我是無所謂被扣上什麼,只是這個家族也會因為無人打理,被教廷理所當然的接收。」

「這是我看到過最狂妄的裁決所!」傑斯氣的咬牙切齒,東大陸的帝都也有裁決所勢力,但和北大陸的相比,這囂張的勁兒根本不及十分之一啊!若是在東大陸老頭子或許還能出面,然而現在可是北大陸,無能為力。

「憐現如今在某個地方,我們恐怕聯繫不到她。」加里奧的語調有些深沉,夏海聽到之後沉思良久,「那你們有沒有認識其他的人,可以幫助我們暫時解開現在的危機。」

「如果在東大陸,當然不是問題!」傑斯狠狠咬牙,「可是該死的是在北大陸啊!」

加里奧皺眉,他不認識任何有實力、背景的人物,加里奧突然發現他一直以來都跟在憐的身後,用著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保護她,雖然如此他能起到的作用卻是極其有限,像現在這樣的情況,東大陸可以有傑斯幫忙,南大陸可以有夏海幫忙,而他呢?他除了會製造幾瓶藥劑,是個祭司之外,他還能做什麼?!

加里奧頭一次正視自己,現如今的憐真的還需要他保護嗎?以她如今的實力,還能有誰能夠讓她負傷?他想要為她做的,絕對不是製造藥劑和治療傷口這麼簡單,他能為她做的更多,絕非是這麼簡單的跟在她身邊!

加里奧就此沉默,他是時候應該考慮一下自己的道路,他能為她做的,會有更多更多。

「怕什麼!就算是裁決所,也不能亂給人扣帽子!」傑斯十分惱火,莉莉神情嚴肅的開口,「若這件事放在其他大陸不好說,但若是在教廷勢力一直被壓制的北大陸,絕對、肯定、一定會發生。」

傑斯啞口無言,夏海嘆口氣,「若是憐再不出現,真的是棘手了……」

此刻裁決所駐地之內,隊長很明顯一肚子火,一無所獲的他氣氛非常,他說的那些話威脅成分居多,但若是一直找不到杜拉。卡特的屍首在哪兒,他說什麼也要讓憐。貝拉不好過,就算找不到她,也不讓她身邊的人好過!

「隊長,交不出杜拉。卡特的屍首我們該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辦!」裁決所的隊長也有些大頭,應該說相當大頭,杜拉。卡特雖然吐出的東西不多,但好歹也吐出了點,人都已經死了,要一具屍體做什麼!難不成還能從死人口中挖出東西?真不知道上面是怎麼想的!

那個憐。貝拉也好死不死對一個屍體感興趣,你別說雖然還是因為她的關係才能將卡特一族弄垮,不過她要一具屍體做什麼!想到這裡隊長還有這一些私人情緒,教廷勢力一直被家族壓制,這對於教廷來說是件挺丟臉的事,尤其是身為裁決所更是如此,裁決所可是教廷勢力延伸標誌,環大陸之上再小的地方都有裁決所的存在,可是堂堂帝國的裁決所卻被壓制的跟孫子一樣,教廷不滿意,他這個做隊長的可是沒少受到羞辱!


現在好了,終於可以將家族勢力打壓下去,他在這其中可出力不少,結果上面連表揚都沒有!倒是將目光放到了這個叫憐。貝拉的身上!

「若是交不出來,就拿你身邊的人瀉瀉火!」

「報告隊長!」一個人有些冒失的衝進來,隊長正在氣頭上,「什麼事,這麼大聲是要震聾我!」

「隊、隊長,有、有人駕臨。」

隊長挑眉,駕臨?是教廷又派強者來了?派來的能是誰,聖殿強者他就見過兩次而已,其餘派過來的都是聖殿以下,實力么是不錯,但是也沒讓他敬仰到哪兒去!沒能將家族勢力改變,那些強者不也是無能的貨色!

隊長懶洋洋的站起身,「駕臨就駕臨,又不是沒見過!我出去看看。」隊長慢悠悠的走到外面,遠遠的酒看到一個穿著十分邋遢的男人站在那,雞窩樣的頭髮頂在腦袋上,鬍子拉碴的樣子實在讓人難生好感,「尼瑪,誰讓乞丐進來的!」

站在隊長身邊的人臉色一變,「隊、隊長,那是……!」

「還不給我趕出去!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隊長大聲一吼,坐在地上的「乞丐男」抬起頭,將嘴裡叼著的草葉吐了出來,「小子,乞丐怎麼了?我有事想讓你們幫忙,不行么?」

「幫忙?裁決所可沒有閑工夫施捨你,還不快滾出去!」隊長冷冷一哼,站在他身邊的人滿頭大汗,「隊長……」

「如果我有錢,你肯幫忙么?」乞丐男揚聲說道,隊長不屑,「有錢?你能有多少?幾十萬還是幾百萬?」

乞丐男慢慢自地上站起,手撓了撓亂成雞窩的頭髮,「什麼時候裁決所出來像你這樣的敗類了?」

「你說什麼!」隊長當下發火,大步走了上去,竟然想要動手!他身邊的人倒吸一口冷氣,當下後退幾步,隊長,我保不住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哼。」冷笑一聲,連手都不曾動過,隊長的身子原地起飛,直直的飛向後面,撞到高牆才勉強停下!

「唔!」隊長捂著自己的胸口,一口血根本壓抑不住的直噴而出,旁邊的人連忙跑上來,扶著他起來,「那個、那個乞丐是什麼來頭!」

「隊長,那是萊德森大人!」

隊長一愣,萊德森,萊德森,萊德森!「噗!」一口血沒壓制再噴了出來,「他媽的,怎麼不早說……!」內傷,絕對的大內傷!

「隊長,我也想說,沒機會啊……」旁邊的人委屈不已,隊長滿嘴是血的看著面前這個「乞丐男」,不好意思的咧開嘴,「大人,是您啊……」

萊德森黑眸深沉,「憐。貝拉在哪兒?」

隊長一愣,「她不在,我問過她身旁的人,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裡,至於杜拉。卡特的屍體,就在那個憐,貝拉手上!我一定無論如何都要讓她交出來!」

萊德森懶得搭理他,徑直跨過他走了進去,隊長滿嘴是血的站在那,為自己的大難不死感到慶幸,他媽的,萊德森竟然親自駕臨,這樣的大人物竟然為了一個屍體的事來到這裡,會不會太小題大做了?

「哼哼,這下子可是有好戲看了。」隊長將嘴角的血抹乾凈,笑了出來,一旁的人十分好奇,「隊長,這什麼意思?」在他看來萊德森大人都親自駕臨,這件事不是更棘手么?

「就算找得到憐。貝拉,我也沒這個自信能夠從她手裡要到那具屍體,不過現在么……有萊德森大人在,區區一個憐。貝拉又算什麼!」

旁邊的人眼睛一亮,是啊,憐。貝拉可是個棘手的傢伙,這下子有了萊德森大人,他們也就無需再有顧慮了!

正在兩人慶幸萊德森駕臨的時候,明顯這位大人和兩人完全想的不同,萊德森頗為興奮的在思索,小憐啊,他心肝寶貝的學生又要見到了,雖然很想直接去找那小丫頭,不過呢,還是給她一個驚喜吧,嘖嘖,該給那小丫頭怎樣的見面禮呢……

過年不斷更,更新維持三千字,請大家體諒,希望過年期間一切開心順遂,一切順利哦! 章節名:章134大人駕臨

裁決所小隊和家族勢力的碰撞並非一次兩次,尤其在卡特家族鼎盛的時候,教廷勢力根本就不被他們放在眼裡,教廷在卡特一族這裡吃癟不少,逮著機會一定會將從前的好好報復回來!

「隊長!翻遍了,沒有找到憐。貝拉,更沒有找到杜拉。卡特的屍首!」在肆無忌憚的搜查翻找之後,隊員們紛紛回來報告,莉莉礙於她目前的身份也只能站在一旁,這一次無論如何裁決所都是過分了。

「沒找到?」隊長挑眉,眼神不善的看著面前三個男人,「將他們帶走!」

「隊長,等一下!」莉莉站出來,「隊長,再等幾天如何,憐不會無故失蹤的,她一定還會回來!」


「莉莉,你個沒用的東西!難不成是你傳統憐。貝拉將杜拉。卡特的屍首給弄走的!」隊長吼了一句,莉莉當下怔住!

「這位裁決所的隊長,憐將杜拉,卡特的屍首帶回,若這是裁決所所不允許的,為何當時你不阻止她?」

夏海的話讓隊長很是尷尬,他媽的,當天的那個情況他根本連屁都不敢放,在那個女殺神面前也根本不敢說一個不字,只能眼睜睜的看她帶走杜拉。卡特的屍首,只是沒想到上面竟然讓他將這屍首交出來,他這才火急火燎的趕過來。

「小子!你管這麼多!我警告你們,再給你們三天時間!三天之後若是再找不到憐。貝拉,讓她將那具屍體交出,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給你們扣上與黑暗教廷勾結的帽子,有你們受的!收隊!」隊長大吼一聲,雄赳赳氣昂昂的帶著一伙人離開,莉莉有些憤慨,「雖然我也明白被壓抑了很久的滋味,但這麼狂妄的欺負,真是……有違教廷的教義!」

「你是正直,並不代表人人都是如此。」夏海淡淡開口,眉目間已經籠罩陰沉之色,「看來現在應該想辦法找到憐,不然我們三個可是會被扣上帽子,我是無所謂被扣上什麼,只是這個家族也會因為無人打理,被教廷理所當然的接收。」

「這是我看到過最狂妄的裁決所!」傑斯氣的咬牙切齒,東大陸的帝都也有裁決所勢力,但和北大陸的相比,這囂張的勁兒根本不及十分之一啊!若是在東大陸老頭子或許還能出面,然而現在可是北大陸,無能為力。

「憐現如今在某個地方,我們恐怕聯繫不到她。」加里奧的語調有些深沉,夏海聽到之後沉思良久,「那你們有沒有認識其他的人,可以幫助我們暫時解開現在的危機。」

「如果在東大陸,當然不是問題!」傑斯狠狠咬牙,「可是該死的是在北大陸啊!」

加里奧皺眉,他不認識任何有實力、背景的人物,加里奧突然發現他一直以來都跟在憐的身後,用著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保護她,雖然如此他能起到的作用卻是極其有限,像現在這樣的情況,東大陸可以有傑斯幫忙,南大陸可以有夏海幫忙,而他呢?他除了會製造幾瓶藥劑,是個祭司之外,他還能做什麼?!

加里奧頭一次正視自己,現如今的憐真的還需要他保護嗎?以她如今的實力,還能有誰能夠讓她負傷?他想要為她做的,絕對不是製造藥劑和治療傷口這麼簡單,他能為她做的更多,絕非是這麼簡單的跟在她身邊!

加里奧就此沉默,他是時候應該考慮一下自己的道路,他能為她做的,會有更多更多。

「怕什麼!就算是裁決所,也不能亂給人扣帽子!」傑斯十分惱火,莉莉神情嚴肅的開口,「若這件事放在其他大陸不好說,但若是在教廷勢力一直被壓制的北大陸,絕對、肯定、一定會發生。」

傑斯啞口無言,夏海嘆口氣,「若是憐再不出現,真的是棘手了……」

此刻裁決所駐地之內,隊長很明顯一肚子火,一無所獲的他氣氛非常,他說的那些話威脅成分居多,但若是一直找不到杜拉。卡特的屍首在哪兒,他說什麼也要讓憐。貝拉不好過,就算找不到她,也不讓她身邊的人好過!

「隊長,交不出杜拉。卡特的屍首我們該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辦!」裁決所的隊長也有些大頭,應該說相當大頭,杜拉。卡特雖然吐出的東西不多,但好歹也吐出了點,人都已經死了,要一具屍體做什麼!難不成還能從死人口中挖出東西?真不知道上面是怎麼想的!

那個憐。貝拉也好死不死對一個屍體感興趣,你別說雖然還是因為她的關係才能將卡特一族弄垮,不過她要一具屍體做什麼!想到這裡隊長還有這一些私人情緒,教廷勢力一直被家族壓制,這對於教廷來說是件挺丟臉的事,尤其是身為裁決所更是如此,裁決所可是教廷勢力延伸標誌,環大陸之上再小的地方都有裁決所的存在,可是堂堂帝國的裁決所卻被壓制的跟孫子一樣,教廷不滿意,他這個做隊長的可是沒少受到羞辱!

現在好了,終於可以將家族勢力打壓下去,他在這其中可出力不少,結果上面連表揚都沒有!倒是將目光放到了這個叫憐。貝拉的身上!

「若是交不出來,就拿你身邊的人瀉瀉火!」

「報告隊長!」一個人有些冒失的衝進來,隊長正在氣頭上,「什麼事,這麼大聲是要震聾我!」


「隊、隊長,有、有人駕臨。」

隊長挑眉,駕臨?是教廷又派強者來了?派來的能是誰,聖殿強者他就見過兩次而已,其餘派過來的都是聖殿以下,實力么是不錯,但是也沒讓他敬仰到哪兒去!沒能將家族勢力改變,那些強者不也是無能的貨色!

隊長懶洋洋的站起身,「駕臨就駕臨,又不是沒見過!我出去看看。」隊長慢悠悠的走到外面,遠遠的酒看到一個穿著十分邋遢的男人站在那,雞窩樣的頭髮頂在腦袋上,鬍子拉碴的樣子實在讓人難生好感,「尼瑪,誰讓乞丐進來的!」

站在隊長身邊的人臉色一變,「隊、隊長,那是……!」

「還不給我趕出去!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隊長大聲一吼,坐在地上的「乞丐男」抬起頭,將嘴裡叼著的草葉吐了出來,「小子,乞丐怎麼了?我有事想讓你們幫忙,不行么?」

「幫忙?裁決所可沒有閑工夫施捨你,還不快滾出去!」隊長冷冷一哼,站在他身邊的人滿頭大汗,「隊長……」

「如果我有錢,你肯幫忙么?」乞丐男揚聲說道,隊長不屑,「有錢?你能有多少?幾十萬還是幾百萬?」

乞丐男慢慢自地上站起,手撓了撓亂成雞窩的頭髮,「什麼時候裁決所出來像你這樣的敗類了?」

「你說什麼!」隊長當下發火,大步走了上去,竟然想要動手!他身邊的人倒吸一口冷氣,當下後退幾步,隊長,我保不住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哼。」冷笑一聲,連手都不曾動過,隊長的身子原地起飛,直直的飛向後面,撞到高牆才勉強停下!

「唔!」隊長捂著自己的胸口,一口血根本壓抑不住的直噴而出,旁邊的人連忙跑上來,扶著他起來,「那個、那個乞丐是什麼來頭!」

「隊長,那是萊德森大人!」

隊長一愣,萊德森,萊德森,萊德森!「噗!」一口血沒壓制再噴了出來,「他媽的,怎麼不早說……!」內傷,絕對的大內傷!

「隊長,我也想說,沒機會啊……」旁邊的人委屈不已,隊長滿嘴是血的看著面前這個「乞丐男」,不好意思的咧開嘴,「大人,是您啊……」

萊德森黑眸深沉,「憐。貝拉在哪兒?」

隊長一愣,「她不在,我問過她身旁的人,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裡,至於杜拉。卡特的屍體,就在那個憐,貝拉手上!我一定無論如何都要讓她交出來!」

萊德森懶得搭理他,徑直跨過他走了進去,隊長滿嘴是血的站在那,為自己的大難不死感到慶幸,他媽的,萊德森竟然親自駕臨,這樣的大人物竟然為了一個屍體的事來到這裡,會不會太小題大做了?

「哼哼,這下子可是有好戲看了。」隊長將嘴角的血抹乾凈,笑了出來,一旁的人十分好奇,「隊長,這什麼意思?」在他看來萊德森大人都親自駕臨,這件事不是更棘手么?

「就算找得到憐。貝拉,我也沒這個自信能夠從她手裡要到那具屍體,不過現在么……有萊德森大人在,區區一個憐。貝拉又算什麼!」

旁邊的人眼睛一亮,是啊,憐。貝拉可是個棘手的傢伙,這下子有了萊德森大人,他們也就無需再有顧慮了!

正在兩人慶幸萊德森駕臨的時候,明顯這位大人和兩人完全想的不同,萊德森頗為興奮的在思索,小憐啊,他心肝寶貝的學生又要見到了,雖然很想直接去找那小丫頭,不過呢,還是給她一個驚喜吧,嘖嘖,該給那小丫頭怎樣的見面禮呢……

過年不斷更,更新維持三千字,請大家體諒,希望過年期間一切開心順遂,一切順利哦! 章節名:章135解圍

「老師,你看我提煉的如何?」室之內,憐專心致志的完成自己第二個傀儡,想要傀儡成活必須讓傀儡的身體有靈,而靈的製造則是由老師親自教導,憐也避免少走一些彎路。

「還不錯,不過還是不夠穩定,但也能夠讓傀儡成活了。」老者讚許的點頭,對這個唯一的學生再次感到驚訝與驕傲,他原以為憐總要失敗個兩三次才能勉強成功,縱然她有著很高的附魔天賦,然而製造傀儡之靈又談何容易?想當初他在第一次製造的時候,也是失敗了。然而憐在第一次就已經成功,靈歲不成熟,然已經能夠使用了!

「不是最好的……那我繼續。」憐隨手將剛剛製造成功的靈即可打散,一點都沒有心疼之意,老者不由得嘆口氣,這丫頭的性格太倔強了。

憐深吸一口氣,緩緩的讓元氣遊走在身體的各處,隨即湧向了手掌之中,靈最主要的構成部分不是別的,正是來自附魔師自身的元氣!這元氣可以最高程度的控制傀儡,達到完全同步的程度。上一次製造傀儡,憐用的是老師留給自己的傀儡之靈,雖然融入了自己的元氣,然在操控方面仍然有不協調的感覺,一個完美的附魔傀儡是可以和附魔師達到完全同步,附魔師的思想會迅速傳達到傀儡腦中,隨想隨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