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健心中一愣,頓時有點毛骨悚然。

郝健心中一愣,頓時有點毛骨悚然。

難道說自己帶着透明瞳孔所看見的一切都是透明虛幻的假象?還是說這輛公交車上只有他一個人?不敢想,太恐怖。。。

陰間與陽間重合,人與鬼陰陽相隔,難道他們之間,還會有什麼特殊的聯繫嗎?這輛列車到底開往哪裏?

郝健不甚狐疑了起來,總不會是陰曹地府吧!

嚇得他後背一陣發涼,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郝健這才訕訕的坐回了位置,連忙把手機揣進兜裏,心神慌亂了起來。他越想理清思緒卻越理越亂,他都不敢在這裏繼續呆下去,多一秒心裏就忐忑不安,期望車子能快點到站。

就這樣,他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分鐘…………

這該死的閻王老頭居然騙我來幹這麼危險的活,又苦又累的活居然派我這麼個新鬼蛋子來幹,真是坑爹!果然出來混是遲早要還的。

公交車繼續轟隆隆,轟隆隆地前進。過了一段時間,車上的人陸陸續續的都下車了。

——尊敬的乘客,您好。本次的終點站到了,請您帶好隨身物品準備下車。

突然休……嘭!的一下,大門就打開了,公交車就自動停了下來。車上所有的乘客都已經下車了,人一擁而散,排好隊,郝健也準備下車。

——“尊敬的鬼夫先生,您的目的地還沒到,請耐心等待。”

我鳥個擦,怎麼回事,我還沒到?

(敢不敢去書評區簽到,嗯哼?) 第788章她不需要主動,他會彎腰

黑暗當中,南初無法看到陸司寒的表情。

但是南初仍舊能夠感覺,陸司寒真的非常需要安慰。

說真的,南初有些心疼,有些心酸。

她想,她不在的四年時間,無人能夠走進陸司寒的內心,當他難受時候,應該怎麼發泄?

難道就和這次一樣,枯坐書房整整一晚?

轉過身體,南初一把就將陸司寒擁入懷中。

從前是他給她安全感,這次也該調換一下。

「以前的我從來沒有接觸政客,在我眼中政客這詞冷血,不顧底層需求,而你徹底打翻我的思想。」

「陸司寒,你是真的很好,換做其他政客查到瑪德琳時,可能就會蓋棺定論,認定瑪德琳就是下毒真兇。」

「而你沒有這樣,你在堅持不懈,你在不惜動用所有力量。」

「有些時候,請你不要總給自己太多壓力,結局非常重要,但是我想過程同樣不可缺少。」

「至於幕後兇手,這次讓他逃脫,但我不信下次的他還能如此好運。」

「總之在我心中,你是真的很帥。」

「帥到——帥到我想親你!」

話音落,南初上前一步,黑暗當中,踩著陸司寒腳背,踮起腳尖,吻在他的喉結,下巴。

這個混蛋,長得真高,想要親吻起來真是費勁。

這個想法剛剛想完,陸司寒好像是懂讀心術般,直接俯身噙住櫻唇。

她不需要主動,他會彎腰。

南初原本只是想要安慰安慰陸司寒而已,但是不知不覺這個親吻,變的色氣滿滿!

良久,親吻結束,男人氣喘吁吁埋進南初鎖骨處道:「謝謝。」

「給你一分鐘,收拾情緒,這碗泡麵,我可花費不少心思,必須吃光。」

「嗯,好。」

賀冰然口中陸司寒像只暴躁怒獅,但在南初這兒明顯就是忠犬。

片刻功夫,書房亮起一盞燈光。

祝林跪在花園,看到微弱燈光,終於能夠放心,轉而起身,一瘸一拐,去做其他事情。

「糟糕,我的面都泡漲啦,一定不好吃啦。」

「沒有關係,這樣也行,非常好吃!」

陸司寒絲毫沒有嫌棄,直接用筷夾起,一口一口吃的特別香。

南初就在一旁看著,這個傢伙真是口味奇特。

米其林廚師做的被他轟走,但是自己做的,居然能夠吃的精光。

不過不得不說,這個做法能讓南初欣慰不少。

賀冰然守在一樓,整整過去半個小時,她才看到傅南初端著一隻空碗下來。

「不可能的,先生怎麼可能去吃那碗平淡無奇的面!」

「一定是她倒到外面,然後故意裝出一副先生吃光模樣!」

「真是一個心機婊!」

賀冰然罵罵咧咧,一旁女傭有些看不下去。

「總廚,面被倒掉能夠解釋通順,但是夫人唇瓣腫成這樣,應該怎麼解釋?」

「這,這!」

賀冰然磕磕巴巴半天,說不出來。

這個傅南初肯定是懂狐媚妖術!

不然怎麼能夠勾的先生三魂沒了七魄!

翌日清晨,陸司寒重新打起精神,潘良達已經死亡無法追究,但是眼下仍有一些爛攤需要處理,比如瑪德琳。

雖然瑪德琳她在最後時刻說出真相,幫助警員成功抓捕潘良達,但是瑪德琳利用毒藥想要謀害南初,知情不報也該重罰。

最終罰她十年有期徒刑。

雖說只有十年,但這可是瑪德琳生命當中,最最美好十年!

這件事情處理結束以後,午餐時間,戴禮來到琉璃別院。

「夫人,這是祝林安排特地送給您的,上面有您最想知道的事。」

考慮少爺,女傭在場,戴禮說的格外隱晦。

南初聽到祝林兩字,立刻明白裡面內容。

立刻一把就將兩份文件拿起,鬼鬼祟祟跑到三樓客房妥善放好。

一切結束,南初下樓去和戴禮說話。

「怎麼祝林,沒有親自送來?」

「說是有些事情需要調查,夫人不必掛心,祝林警衛跟在先生身邊時間很長,幾句責罵不會放在心上。」

賀冰然看著南初戴禮聊的起勁,心底像是貓抓一樣很癢。

昨天她就開始懷疑傅南初是只狐狸精,現在祝林送來文件,而且祝林剛剛去過T國。

賀冰然懷疑所謂文件可能就是T國邪術!

她的腦洞真的很多,這個想法冒出以後,賀冰然勢必是要去趟三樓仔細看看。

而現在就是最好時機。

賀冰然囑咐女傭幫她看著一樓情況,而她偷偷摸摸前往三樓。

身為琉璃別院總廚,經常要送食物前往客房,所以客房鑰匙換過以後,徐管家同樣交給賀冰然一把。

「咔擦。」

傅南初客房的門打開,賀冰然露出一抹笑意。

這個邪術,不能只有傅南初會,要是她能學會,同樣可以獲得先生寵愛。

「賀姨,這是打算要做什麼?」

賀冰然身後響起一道奶聲奶氣的童音,賀冰然嚇的渾身一顫,轉身看到陸儲暗暗定下心神。

「少爺,怎麼跟在我的身後一聲不響,差點就把我給嚇出毛病。」

「其實我是過來收拾收拾房間。」

「真的只是收拾房間?」

奶包雙手插在褲兜,做出一副老成模樣。

賀冰然點點頭,希望少爺能夠趕緊離開這裡。

「我可不信,我要問問南初阿姨,願不願意讓你收拾房間!」

奶包說著,慢悠悠轉身。

只是還沒走出兩步,奶包身體立刻就被賀冰然一把抓起。

「不要不要,千萬不要。」

「賀姨,即使我是只有五歲,但你不該拿我當做孩子看待。」

「現在放我下來。」

賀冰然看著奶包這張萌萌的臉,感覺一陣寒冷,最終只能乖乖聽話。

「現在你來說說,想對南初阿姨做些什麼,畢竟我也討厭南初阿姨,我們可以結為同盟。」奶包說著這話,眼睛亮閃閃的,似乎星星浮動。

賀冰然四處觀望,沒有發現閑逛女傭,這才貼在奶包耳邊,說出自己計劃。

「真是蠢貨,我看你是電視劇看多,才有這種想法。」

「果然女生都是奇怪生物!」

奶包單手按著額頭,感覺真傷腦筋。

如果想靠賀冰然趕走南初阿姨,根本就不可能。 車子大門直接“砰!”的一聲合上了,然後“咻”的一下繼續前進了起來,直到一串清脆幽靈的鈴聲再次叮咚叮咚的響了起來。

——“現在進入10秒倒計時,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

在倒數一的時候,公交車居然像火車進入鐵軌一樣穿入了一個隧道,高速前進了起來。

我去,感情這麼高科技嗎?還來一個十秒倒計時,是爲了幹嘛?

——“鬼夫先生,恭喜您已經進入地府境界。車長,老鬼將持續爲您導航。”

郝健心裏就更納悶兒了!

——“鬼夫先生,請您坐好扶牢。接下來即將穿過地道,特別晃盪,請不要慌張,如果發生眩暈,在您的左手邊,有方便快捷的塑料袋子,祝你使用愉快。”

納尼?晃盪?慌張?眩暈?熟料袋?

這一系列的詞郝健還來不及反應,公交車果然就噼裏啪啦了起來,還“咻”的一下,就猛的穿進了地道,黑隆隆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伸手不見五指。

郝健心裏莫名躥出了一股恐怖。我回到了地府?不會吧?

這時車廂裏的燈突然自己就亮了起來,還在瑟瑟寒風中忽閃忽閃了起來。你猜透過燈光他看到了什麼?

嚇!

郝健居然看到公交車反貼在地道的頂上倒掛着,在高速前進,堪稱秒速啊!

鑽石閃婚之溺寵小嬌妻 而且郝健的整個人都是倒掛着的,懸坐在位子上,雖然搖搖晃晃的,但是始終掉不下去。他有種在坐過山車的感覺,胃裏一陣發嘔,頭暈眼花起來。

隨着轟隆轟隆的響聲越厲害,郝健的頭暈目眩也更厲害,胃裏也翻江倒海起來,更加難受了。郝健才終於明白他說的塑料袋是什麼用處了。

混亂之中,郝健連忙抓起一個塑料袋就吐了出來,狂吐啊!吐得那才叫一個狼狽不堪。

慢慢的,公交車減速了下來。

——“尊敬的鬼夫先生,請您閉眼。現在要穿過岩漿,畫面有點驚悚,我勸您還是不要看了。再過十秒倒計時,就到達目的地了。祝您旅途愉快。”

媽的,這又是要搞什麼幺蛾子?

雖然很不情願,郝健還是閉上了眼睛。車子轟隆隆轟隆隆地又前進了,然後“咻…拉……!”的一下就停了下來,堪稱秒速。

——“現在進入停車10秒倒計時,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叮咚!

大門又自動打開了。

終於到了,嚇死哥哥我了。這地府的車果然不同凡響啊!

郝健連忙站起身,走到了車門前,當他擡腳準備下車的時候,耳邊兀地又傳來了那道低沉的聲音:“尊敬的鬼夫先生,離蓬萊鬼村最近的超市,也就是您的目的地已經到達。系統將自動扣除您的冥幣。”

惡魔乖女友 叮咚!叮咚!叮咚!

“扣冥幣?啥玩意兒?”郝健心想不好,還是先下車爲妙。

“叮!警報警報,冥幣扣除失敗,冥幣扣除失敗。”

結果,他剛要擡腳出門,就聽見他的身後傳來一串報警聲和噼裏啪啦的一陣叮咚叮咚的銅鈴響。郝健還在納悶這是怎麼回事?什麼扣除失敗?不是說好是免費的?

“嘭!”

門突然就自動關了起來,嚇得他連忙把腳給縮了回來,要是晚一秒,可能就被門給夾住了,估計腿都廢了。郝健頓時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心裏滿是怒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