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霸臉上肌肉都在抖動,他舉起大刀對準劉瑞,我心都拎到了嗓子眼,不由自主起身望去,只見刀舉過頭頂,他的雙手忽然晃動一下。

郭霸臉上肌肉都在抖動,他舉起大刀對準劉瑞,我心都拎到了嗓子眼,不由自主起身望去,只見刀舉過頭頂,他的雙手忽然晃動一下。

噹啷!

九耳大環刀落於地下,郭霸強撐的表情終於露出破綻,他也力不能支癱倒在地。

觀衆席頓時爆發出一陣喝彩聲,都是給劉瑞加油的。

到這份上最安靜的反而是女孩和老人,因爲喊加油的都是看熱鬧的人,他們在等待最後勝利的結果。

而家人需要的是他能安全退下。

兩人都沒了動靜,他們閉上雙眼竭盡一切可能休息恢復體能,以期給對手最後一擊,奠定勝局。

這一刻雖然很安靜,時間似乎都靜止了,但所有人緊張的情緒並沒有因此而放鬆,相反我們變的更加緊張。

也不知過了多久,陰暗的天空開始變的黑暗,四周射燈點亮,演武場又是一片光明。

忽然郭霸坐了起來。

他對幾米外的大刀一張手,用元力吸回了自己的兵刃,看來他恢復的非常好。

這場戰鬥的勝利者應該是劉瑞,如果他的兵刃和對手的一樣堅固。

想到這兒我心下嘆息,因爲這個世界就是如此不公平,輸了就是孫子,贏了就是爺爺。

到這份上郭霸也沒什麼可霸氣了,他唯一想的就是快點結束戰鬥,將這場勝利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

於是一聲暴喝道:“烈焰十字斬”。郭霸高高跳起,在半空中大刀忽然噴射出一股濃烈的火焰,瞬間將他夾裹其中,接着火焰瞬間變成一道又粗又壯的火柱,以他身體爲中心向上又竄了十幾米的高度,向下劇烈的火焰不停噴射在路青石上,就像已經點火即將發射的火箭。

片刻之後整個演武臺都發生了劇烈的搖動,由此可見他強勁的真元力。

接着火焰中隱約看到郭霸雙手緊握刀柄,刀尖衝下猛然杵在地面。

轟!一聲劇烈的爆響,巨大的火柱瞬間消失,以他爲中心一道十字火焰瞬間點燃四面方向,巨大的火焰形成了異常明顯的火焰十字架,火山噴發一般劇烈高起的火焰瞬間吞噬了演武臺的一切。

包括躺在地下一直未動的劉瑞。

如此強烈的火焰甭說劉瑞,即便是高手也未必能承受。

所以除非劇情過於扯淡,否則躺在地下一動不動的劉瑞必定燒成了灰燼。

事實也證明了我的看法,當巨大的火焰熄滅,演武場除了郭霸沒人了。

事到如今我心裏多少有些難受。只差一步而已,這一招徹底耗幹郭霸所有真元力,他臉色蒼白用刀杵着身體不讓自己倒下。

然而隨即我就看到演武臺之外空地上劉瑞站了起來。

真沒想到他居然滾落演武臺,利用高出地面的路青石爲掩護,毫不費力躲過了這次強烈的攻擊。

反正他已經不可能贏得勝利,在落臺一次又能怎樣?

郭霸傻了,頹然坐在地下。

劉瑞穩穩走到他面前撿起地上的九耳大環刀,轉身對老師說:“不是師兄無法勝我,而是我使了詭計,因爲我必須接師兄寶刀一用,師父,人都說青鋒堂流星狂刀是吹牛,青鋒堂從未出過如此神功,今天就讓我證明給在座英雄看,流星狂刀就是我青鋒堂鎮派神功。”

老人呵呵笑着說了一個“好。” 古代穿越日 字。

師徒兩一番對話卻讓安靜的人聲再度鼎沸,難道一番爭鬥讓他頓悟本門神功了?

只聽劉瑞道:“流星狂刀。”雙臂震開,高高躍起此刻大刀在他手中恍若一葉青草,只見劉瑞來回緩緩滑動幾下,雙手橫握大刀舉過頭頂,一時間風雲盈動,悶雷初起,劉瑞身後隱隱出現一片星空幻象,接着只聽他道:“落。”

片刻之間沒啥動靜,正當我要詢問老人,只見劉瑞身後一團冒着滾滾黑煙烈火的流星從空曠的星空裏由遠及近,幻覺雖是假象,但流星砸入地面轟的一聲烈火騰空,就如引爆了一枚燃燒彈。

接着劉瑞身後陰影出現數十顆劇烈燃燒的流星,朝演武場急速衝擊而至…… 連中京醫院都沒去,唐宋就去了一趟校長辦公室。開了電腦,很快就看到中經醫院附近所有的攝像頭。

不出所料,陳英被放到輪椅上,被一個護士推出去。看樣子,陳英應該是被下了安眠藥,並沒有任何反抗。

有趣的是,那個護士並沒有把陳英真的帶出醫院,而是將陳英推到醫院後邊的草叢。因為攝像頭太遠,看不清楚她做了什麼,但可以肯定,陳英沒離開中京醫院。

沒有去救人,而是開著小電驢出校園。唐宋還刻意放慢了車速,吹著口哨哼著消掉,怎麼看都不像是去救人,而是去打人!

果然不出所料,二十分鐘后,手機又響了。唐宋一隻手開車,一隻手接電話。

「看來,你是打算給她收屍!」那人的聲音依舊陰沉。

唐宋故作驚慌的喊著:「別啊,我正趕過去呢,不信你聽,呼呼地風聲。大哥你體諒一下,我就一輛破電驢,速度稍微慢一點,你等等啊!」

「你……叫車不會?」

「那個,你說的地方遙遠了。」唐宋有點不好意思,「我問過計程車,他居然說要五十塊。我沒那麼多錢,所以……大哥你理解一下,我就一校醫,還沒發工資呢。」

「發你妹!」那人情不自禁怒罵起來,聲音雖然依舊很沙啞,可唐宋聽出來是誰。

趙旭,這死肥豬真是皮癢了,不抽不行!

「你等著收屍吧!」

「別啊大哥,我真在路上。不信我找個路人,或者拍照發你微信……哦對了,你得加我微信才行啊。我現在到北湖路,哎喲卧槽,你不會開車啊,有錢買車了不起……不說了大哥,我出車禍了,先掛了啊。」

說完唐宋還真掛了電話,自己都差點沒笑出來。估計這會兒,趙旭那臉色一定比死豬還難看!

想跟老子玩,也太嫩了點!

根本沒去什麼倉庫,唐宋直接開車回自己家。當然,他也不會真傻到沒打電話給方雅,好歹讓她偷偷去看一下陳英是死是活。

回家美美的拉了個屎,等到四點鐘,唐宋才重新出門,口袋裡多了一把透明細線。

正騎著車往中京醫院方向,手機又響了。

這回還沒等趙旭說話,唐宋已經滿是著急的喊著:「大哥,你再等一下啊,我找不帶你說的那個地方。是不是雲華路這邊……我找了大半天,沒找到啊。」

沃日!

趙旭那個氣啊,肺都快炸出來了。儘可能控制情緒,陰狠冷哼:「小子,你耍我,別以為我不敢殺她!」

「不是啊大哥,我真沒找到。要不,你發個定位給我……剛才我跟人發生了一點矛盾,差點沒打起來。喂,大哥你在聽嗎?那個,我能問個問題嗎?剛才那人開小車撞到我,我管他要三百是不是少了點……大哥,喂?」

對面根本沒有回應,估計趙旭已經氣得嗝屁了!

唐宋也沒掛電話,繼續開著小電驢穿梭過街道。約莫三分鐘,沙啞的聲音才再次傳來:「她已經死了,收屍吧!」

「卧槽,你這人怎麼這樣!」唐宋還非常不爽的罵起來,「你丫一點都不道德,有你們這樣綁架的嗎。我又不是不努力,可我有什麼辦法,實在是趕不過去嘛。人命關天的事情,你多等幾分鐘有什麼不對啊。再說了,你又沒說我該帶錢還是咋地,就說讓我過去,我又不懂。第一次碰到綁架這種事,你就讓我這樣……喂,你在聽嗎,喂……」

噼里啪啦說個不停,趙旭根本聽不下去,手機扔到一邊,在病床上不停的咬著枕頭,恨不得把枕頭給日了!

如果可以,他真想狂噴幾句。可他又擔心,說了之後就會露餡。

這小子簡直就是裝逼之王,怎麼沒被車撞死,太他媽無恥了!

不是說他很在乎這個陳英,為毛一點都不上道……

更讓趙旭噴血的是,唐宋居然主動掛了電話。隨後,他還發了一條簡訊過來:你良心就不會痛嗎?

痛尼瑪比啊!

趙旭那個氣啊,剛剛調理兩天恢復的元氣,瞬間就沒了。他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

又過了三分鐘,趙旭稍稍冷靜下來,重新打電話。媽蛋,居然接了就掛,更是讓趙旭七竅生煙!

咚咚咚……

就在此時,房門忽然敲響。趙旭頭也沒抬起,惱火的大吼:「出去!」

因為背對著房門,趙旭完全沒注意,唐宋悄無聲息的走進病房,還順便把門給反鎖起來了。

悄無聲息的走到病床旁邊,就站在趙旭的身後。

趙旭完全沒意識到後邊有人,盯著手機咬牙切齒罵著:「唐宋,算你他媽夠狠。媽的,好不容易請了高手,你丫……也不知道去沒去。搞不好,那小子到最後還是去了。」

忽然閃過幾分機靈,趙旭又撥打另一個號碼,問道:「怎麼樣,見到人嗎?」

「沒有,你到底靠不靠譜,我做生意是要見血的……」那人還很不耐煩。

「再等等,很快就到了。」掛了電話,趙旭兩眼直突突,「媽蛋,最後叫一次。唐宋,求你快去送死吧!」

叮鈴鈴!

撥打號碼,卻聽到奇怪的鈴聲,趙旭很是驚奇,從枕頭下邊掏出另一個手機,卻發現不是自己的手機在響。這讓他很是納悶,奇怪的翻身,忽然看到後邊有個人,心臟差點沒嚇出來。

「卧槽,你他媽……沃日!」

抬頭見到唐宋那鬼畜一般的笑容,趙旭驚呼而出,肥胖的身子嚇得直接從床上滾下來,心臟驟停了。

抿著純潔而又善良的微笑,唐宋微微歪著頭:「趙少你好……哦不好意思,我先接個電話。」

說著唐宋還真接電話,大聲喊著,「大哥啊,我到地方了,沒看到你啊。你在哪呢,要不要我先把頭砍下來啊?」

裝逼的樣子,讓趙旭臉色更是蒼白,喉嚨相當乾澀。

懵逼的看著他,腦子真是一片空白。他,他什麼時候進來的?怎麼會知道是自己,又怎麼會這麼快過來?

「咿,原來你就是大哥啊。」唐宋還故作驚訝的樣子,「趙少,你早說要找我,直接打電話叫我就好了,幹嘛還非要綁架別人?咿,趙少,你臉色怎麼這麼蒼白,是不是你那腎虛,醫生沒給你下藥?不是,你沒告訴他,你都要斷子絕孫了,要趕緊吃藥才行的……」 艱難的咽下口水,趙旭依舊躺在地上不動,緊張的將手機藏在身後:「你……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唐宋微笑的聳肩:「剛才啊,我敲門了。也對,你忙,可能沒聽到。」

頭皮發麻,趙旭僵硬的繼續問道:「你……你想怎樣?我警告你,陳英在我手裡,你要敢動我,我讓人弄死她!」

唐宋只是笑了笑,瀟洒的坐在病床上,雙眼眯成一條線。

這模樣,怎麼看怎麼眼熟,讓趙旭心臟直突突,背後涼得要命。

鑽石假婚 「你別亂來,我媽等下就過來看我,我媽不會放過你的……陳英真在我手裡,你別胡來。我警告你,你要真把我怎麼樣,方家不好過,你也會死……」

越說越語無倫次,心虛得很。實在是唐宋那表情,他太熟悉了!

「哎呀,你不用這麼緊張。」唐宋忽然笑起來,「你看你,本來就腎虛,現在出這麼多汗,等會會更虛。我這麼單純善良的人是吧,就想跟你聊聊天,陪你解解悶。」

善良你個球!

趙旭差點沒罵出來,硬著頭皮往後挪,絲毫不敢放鬆:「唐宋,你到底想怎樣?」

唐宋無辜的攤開手:「我沒想怎樣啊,我今天中午剛見過你爹……哦不,是你三叔。我跟他說,我下午想找你談談,他不給。沒想到你這麼善解人意……趙少,你真體貼。」

那一臉的壞笑,讓趙旭不禁惡寒,哆嗦的繼續往後挪,緊張得要命。

唐宋繼續說道:「趙少,今天一大早就找人給黃建明安眠藥,不容易吧?」

俠女來襲:本王妃你不可 趙旭一抽,趕忙反駁:「我不知道你說什麼,什麼鬼安眠藥。我警告你,別胡來……」

「你這樣是不對的。」唐宋一臉認真地樣子,「你呢,想弄死我,想把事情鬧大,就應該光明正大的捅死我。利用我的學生,想要把事情鬧大,給我增添輿論壓力,這樣真不好!」

說得一本正經,就好像是在教育一個三歲小孩,「以後,絕對不允許再做這種事,聽清楚了嗎?

趙旭哪裡敢回答,雙手依舊藏在身後,整個人都在冒冷汗。他現在就盼著,手機亂按的時候,真按對了……

「還有呢,」唐宋耐心的繼續教育,「你跟護士勾結,讓護士把陳英弄出去,還扔到草叢裡,這是非常不對的。陳英跟你一樣都是病人,她比你還慘,你不能這樣沒同情心。做人啊,要知道良心真的會痛。」

嘮叨個不停,著實讓趙旭陰晴不定,完全摸不透他的心思。緊咬著牙,還是陰狠冷笑:「唐宋,你別在我面前裝逼。呵,陳英在我手裡,有本事你打死我啊,大不了同歸於盡!」

底氣居然變得這麼充足,讓唐宋尤為驚奇。上下審視一番,略帶無奈的嘆息:「當老師真不容易,尤其是好老師,真的很難。趙少啊,下次你跟醫生說說,你不但要補腎,還要補腦。相信我,你腦子不行。」

包郵老公,好評喲 「你腦子才不行……你別過來!」剛要怒罵,忽然見到唐宋快速繞過病床,嚇得趙旭趕緊往後翻滾。

一步一步,唐宋慢慢逼近過去,將他逼迫到牆角。臉上始終帶著恨鐵不成鋼的苦笑:「趙少,你這也不對。三人行,必有我師。我現在是你的老師,老師說話一定要虛心聽。我呢,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來跟你說一聲。」

忽然停頓下來,嘴角勾起了陰險的邪笑,「你今天,很慘!」

話音未落,人已經迅猛的衝過去。趙旭嚇得趕緊將手機翻過來,卻發現竟然沒撥對號碼,讓他心臟瞬間發涼了……

嘭!

唐宋毫不猶豫的一腳踢過去,強大的衝擊力讓趙旭只覺得胸口頓時一陣煩悶,氣血翻騰。

根本不給他任何思考的機會,更別說什麼反抗。唐宋強行把人拉回到病床旁邊,揚起手又是抽巴掌。

本來臉上就被纏著紗布,這抽得啪啪作響,疼得趙旭更是兩眼昏花。可是因為胸口煩悶,他愣是沒能叫喊出來。

這回可是慘了,已經臃腫的臉頰再被這麼狠抽,估計能毀容……

抽了一會,唐宋把人扔到病床上。趙旭的意識依舊清醒,就是喘不上氣,臉色尤為蒼白。

本以為就這樣結束,不曾想唐宋忽然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透明細線,像是釣魚用的線一樣。陰險的挑著眉頭,喃喃自語:「有一種從天而降的抽法,我一直都想試一試。委屈一下,讓我體驗一次。放心,一次就好!」

趙旭嘴角一抽,可算是接上氣了,趕緊拉開嗓子大喊:「救命……唔!」

唐宋哪能給他喊,衝過去捂住他的嘴巴,然後在他的脖子後面狠狠打了一下,把人給敲暈過去。

隨後,唐宋用細線綁住他的雙手雙腳,再將細線掛到屋頂上的各種鉤子……

三分鐘后,病房內出現了一個非常壯觀的畫面。

趙旭被倒掛在病床正上方,他身上纏著好多透明細線,嘴巴被他自己的褲衩塞住。雙手雙腳大開,跟一個倒立的「大」字一樣。

不靠近看,還以為他懸浮在病床上,真的很奇特。當然,那光溜的身子,也挺奇葩……

拿著銀針刺激了一下,趙旭很快就睜開眼。腦充血的感覺,讓他懵逼的扭頭四處張望。看到倒立的唐宋,嚇得唔唔掙扎。

唐宋善意的提醒:「你最好別動,否則等下線斷了,你直接砸在床上。嘿嘿,我可告訴你了啊,你上面掛了一個熱水壺,嘎嘎……」

趙旭吃力的低頭一看,魂兒都冒出來了。就在他的鳥兒上面,真掛著一個熱水壺,還能看到熱氣正在騰騰散發而出。

「別怕,不會掉的。」唐宋陰森的挑著眉頭,「等會我把一條線綁在房門上,如果沒人開門,線就不會斷,熱水壺就不會掉下來。當然,你也不會被燙……這可是開水,燙鳥毛最合適。」

趙旭涼了,兩眼泛白,都已經快要嚇死了,不停的嗚嗚,眼淚都洶湧出來。

沒有理會他,唐宋繼續說道:「當然了,我會在你下邊放一個手機,一直保持亮屏,打開撥打電話的頁面。至於你怎麼打電話,我可就不知道了。」

還沒等趙旭來得及高興,唐宋就將手機放好了。特么距離足足有一米,他不動,怎麼拿得到手機?

唐宋可沒理會他怎麼絕望,還真印了一掉線到門口。關門之際,唐宋雙眸寒光閃爍:「趙旭,如果不是答應你三叔,你會更慘!最後告訴你一個辦法,你可以撒尿,但是一定要瞄準手機,最好能撒尿打字……」 以一顆流星爆裂的威力來看,這下產生的撞擊足以撼動整個山頭,無需多言,寥行天指揮守護演武臺的虎廷尉四下散開,接着抽出身後的雙棍,插在身前地面。

瞬間一股銀光閃閃的氣流籠罩於席前,寥行天身體瞬間長大一圈,動也不動的守在席前。

巨大的流星由遠及近,速度並不是很快,但可以想象如果你是他的對手不可能正面阻擋如此強大的撞擊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