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家的人覺得這小子豔福不淺,心生羨慕,雲飛帶來的人覺得自己掌櫃的就是牛,到哪裏都是焦點,而蘇小小和周補衣則是一臉敵意地看着柳菲菲••••••

鄭家的人覺得這小子豔福不淺,心生羨慕,雲飛帶來的人覺得自己掌櫃的就是牛,到哪裏都是焦點,而蘇小小和周補衣則是一臉敵意地看着柳菲菲••••••

“我不知道我跟你說的白掌櫃是否是同一個人,但是小子感謝你今天到場祝賀,我想下面的人已經等不及了,就請柳大家開始吧,要不別人該罵我不懂人情味了,哈哈。”雲飛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獻醜了,請白掌櫃多批評指正。”柳菲菲看了一圈衆人後,對雲飛說道。

“哼~狐狸精!”周補衣嘀咕一句,雲飛裝作沒聽到。

後臺有伴奏,但是柳菲菲在臺上也彈着古琴,邊彈邊唱,聲音入出谷黃鸝,琴聲如高山流水,衆人都聽得如癡如醉,但是雲飛、蘇小小和周補衣除外。

“噗嗤~”蘇小小不知道想到什麼,突然笑了出來,周補衣連忙打聽,蘇小小將雲飛聽她彈琴睡着了的事跟周補衣說了,周補衣也笑出聲來,看着雲飛不聽歌聲只知道低頭吃菜的模樣,越發憋不住笑了。

柳菲菲在臺上唱着彈着,對底下衆人的反應,習以爲常,但是看到雲飛那裏的情況後,不由的皺起眉頭。別人都在如癡如醉地聽着,你說你不醉就算了,但是能不能假裝認真點聽?你倒好,這菜就真的那麼好吃嗎?

一曲唱罷,掌聲四起,還有尖叫聲,但是柳菲菲卻沒有感到高興,而是有些鬱悶,自己賣力表演所爲的那個人意興闌珊,不相干的人卻興致盎然,心裏有着濃濃的挫敗感。

“白掌櫃,是否小女子的歌聲和琴曲有瑕疵,入不了您的耳目,還請白掌櫃不吝賜教。”柳菲菲心中有氣,站起來說道。

“哦,啊?不敢不敢,柳大家的歌聲真是此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啊。”雲飛愣了一下,才知道柳菲菲是對他說話,連忙站起身來恭維道。

“可是我看白掌櫃似乎不滿意啊,只顧着低頭吃菜,看都不看菲菲一眼,難道覺得菲菲不堪入目?還是覺得菲菲的歌聲不屑一顧?”柳菲菲嘟起小嘴說道,媚態橫生。

“不不不,我是個粗人不懂得欣賞,柳大家別見怪,相信羣衆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說,柳大家的歌聲好不好?”雲飛開始發動羣衆。

“好!”那些士兵習慣了雲飛這一套,只是聲音有些硬。

柔情少爺俏新娘 表演的精不精彩?”雲飛再次問道。

“精彩!”

“要不要再來一首?”雲飛成DJ了。

“要!”

“柳大家,你看到了吧,既然大家這麼熱情,你就再來一首。”雲飛妄圖轉移柳菲菲的注意力,但是失敗了。

“今天小女子是專爲白掌櫃而來,如果白掌櫃不能給我一個交代,小女子可就要賴上白掌櫃了。”柳菲菲一副篤定的架勢,意思是你要是不指出我哪裏不好,我就賴上你了,看你怎麼辦。

“柳大家,我真是個粗人,聽不懂這些,也不會欣賞,我有失禮之處,請柳大家見諒。”雲飛拱手施禮。

“呵呵,堂堂白掌櫃如果都是粗人,那這世界上還有雅人麼?雖然我不在風嵐國,但是白掌櫃的一些事我還是有所耳聞的,比如賽詩會?白掌櫃難道不打算露一手麼?”柳菲菲說道。

“啊?這•••”雲飛心說,這你都知道?然後看了看蘇小小,蘇小小也有意跟柳菲菲爭鋒一番,所以點了點頭。

“既然柳大家這麼說了,小子就獻醜一番,就當賠罪了。”雲飛說着,伸手牽着蘇小小,上了中間的舞臺,周補衣看着有些吃醋,其他人都是驚呆了,心說,白掌櫃還有唱歌的本事?連雲飛帶來的人也很吃驚,他們可沒聽說掌櫃的還會唱歌。

雲飛和蘇小小大方地上了舞臺,蘇小小就用柳菲菲的琴,雲飛則是在後臺要來了洞簫。

“借這個機會,我代表雲來客棧所屬,感謝鄭家主的款待,這位是蘇小小,是雲來傳媒的主編,我將和她爲各位獻上一曲,希望各位能夠喜歡。”雲飛說道。

琴聲和簫聲想起,臺下除了周補衣以外,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每個人都陷入其中無法自拔,大家不約而同地跟着節奏點着頭,眼睛眯着,曲子都結束了,衆人還在那裏陶醉呢。

“咳咳,各位••••••”雲飛剛要說話,就被熱烈的掌聲打斷了,甚至後臺也傳來了掌聲。

“白掌櫃果然名不虛傳,這首曲子是獻給鄭家主和在場的人的,所以,難道白掌櫃不準備一展歌喉作爲失禮的賠罪麼?你可別說你不會唱歌哦?我對白掌櫃可是慕名已久,比如什麼歌神的,我都聽說過哦。”柳菲菲狡黠一笑說道。

“啊?還來啊?歌神?”雲飛頓時將目光轉向周補衣,那意思是都是你乾的好事!然後又無奈地對柳菲菲說道:“柳大家對我可真是知根知底啊,也罷,我就豁出去了,不過你得給我些準備時間,因爲這是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獻唱,先前也沒有準備,我得和小小商量下伴奏的事情,所以這段時間就請柳大家爲在場衆人多唱幾首了,以便我有時間準備。”

“沒問題,只要白掌櫃能出場,我願意爲白掌櫃熱場。”柳菲菲說道。

接着柳菲菲開始爲大家獻唱,雲飛帶着蘇小小來到後臺,找到那個伴奏的樂隊,跟他們和蘇小小解說了節奏讓他們練習,然後又找了一些會唱歌的藝妓,讓她們唱和聲部分,都是專業人士,很快就學會了,但是還不夠,雲飛又讓樂隊學了一首曲子,並且讓他們記錄下來,以免遺忘,好在清越國崇尚唱歌跳舞,樂器比較全,雖然達不到前世的效果,但是也相差無幾了,因爲雲飛選擇的歌曲比較適合用這些樂器演奏,主要在配樂上花費了不少時間,就這樣忙活了半個多時辰,柳菲菲唱歌唱得嗓子都啞了,但是她無怨無悔。

準備差不多以後,雲飛再次上臺,示意柳菲菲自己已經準備好了,柳菲菲下臺做到雲飛原來的位置上,等候雲飛的表演。

“各位,時間太短,準備不夠充分,如有錯漏處,請大家多多包涵,下面,有請樂隊和伴唱登場!”雲飛說道。



清越國很少有樂隊跟歌者同臺表演的,除非唱歌的人自己彈奏,否則伴奏的是一般都是在臺下或者後臺,但是今天雲飛要求他們一起上臺,這給了他們極大的榮耀。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準備好,與這些樂隊成員和伴唱人員分不開的,請大家爲他們鼓掌!”雲飛開始調動情緒,底下大部分都是雲飛帶來的人,所以雲飛不擔心會冷場。

“柳大家珠玉在前,這首《梅花三弄》就給大家獻醜了。”雲飛說道,然後指揮樂隊開始。

紅塵自有癡情者

莫笑癡情太癡狂

若非一番寒徹骨

哪得梅花撲鼻香

問世間情爲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許

看人家多少故事


最銷魂梅花三弄

這是一首抒情歌曲,雲飛唱的也很有味道,雲飛覺得歌詞歌曲都很應景,而且伴奏方面要求不是很高,所以選了這首歌曲。

聽慣了女人唱歌,現在聽雲飛唱歌,而且還是抒情歌曲,別有一番風味,柳菲菲與鄭浩民等人皆是癡醉不已,而云飛帶來的人則是隨着曲調左右搖擺,如果把他們放到舞臺上,應該是不錯的伴舞者。

周補衣注意傾聽雲飛的歌詞,然後就癡了••••••

心境不同,感受就不同,像柳菲菲、周補衣深有感觸的人聽得如癡如醉,而大部分男人則只是感覺比較新鮮,本來這首歌就是爲柳菲菲“賠罪”的,所以選擇適合她的歌曲。

一曲唱畢,雲飛沒有下臺。

“借這個機會我想對跟我不遠千里來到清越國的人和遠在幾千裏之外正在揮汗如雨的人說幾句話,你們無怨無悔地跟着我背井離鄉,你們默默無聞地奮鬥在自己的崗位上,你們毫無保留地信任我支持我,這些我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接下來,我就爲你們獻上一首歌曲,這首歌曲的名字叫做——兄弟!”雲飛動情地說道,臺下一些人已經有人眼圈紅了。

在你輝煌的時刻

讓我爲你唱首歌

我的好兄弟

心裏有苦你對我說

•••••• 小狐狸見蕭長風居然如此的在意她,不由的心裏一甜,不過,她還是很懂得蕭長風的心思,所以,她只是在蕭長風的身後露出頭來,對着赤焰魔神笑道:“大魔頭,你是不是怕了啊,膽小鬼。”

赤焰魔神突然笑道:“我決定了。”

在場衆人都覺得奇怪,不知道他決定了什麼,小狐狸俏皮的問:“你決定什麼了?是不是想逃跑啊?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就做主放過你吧,反正像你這個膽小鬼留在也沒什麼用。”

赤焰魔神望着小狐狸,冷笑道:“本魔神現在決定不殺你,而是抓你去威脅你的死鬼老爹九尾狐。”

他的話音一落,就立刻聽見花豹怒喝道:“大膽,妖王大人的名諱也是你叫的嗎?”

小狐狸更是氣憤,她直接推了推蕭長風,道:“,長風,給我去打爆他,要狠狠的打。”此時蕭長風完全就是在說氣話,不過,在她的一推之下,蕭長風真的飄身而出。

蕭長風本來並沒有立刻就出手的意思,只是他被小狐狸推了一下,不出來也不好,當即他只是微微的苦笑一聲,飄身而出。

看到小狐狸如此的生氣,蕭長風實在不好拒絕她的要求,不過,他知道這個時候貿然的出手,根本就不是最佳的時機,不過,既然小狐狸已經這樣說了,他只好硬着頭皮向赤焰魔神出手。

只見他輕輕的一揮手中的“布雨行雲旗”,那旗子之上立刻就冒出一片灰濛濛的氣團朝着赤焰魔神罩了過去。

赤焰魔神頓時冷哼一聲,道:“小小的器具就可以滅掉本魔神嗎?哼,剛剛本魔神發動魔火你纔有所機會的,現在本魔神根本就不用魔火,看你的破旗子還有什麼用。”

蕭長風沒有說話,只是衝着赤焰魔神輕輕的一笑,因爲他知道現在不是都嘴皮子的時候,只要搶的先機,還是有機會滅掉赤焰魔神的。

只見從那“布雨行雲旗”中飄出的氣團瞬間就化成了一團雲彩,將赤焰魔神一下子圍在了裏面,由於那雲彩的速度極快,這讓赤焰魔神竟然無法躲閃,就這樣被封在了裏面。

場中衆人見蕭長風一出手就制服了赤焰魔神時,都高興的歡呼了起來,尤其是小狐狸,更是摟着蕭長風的脖子又笑又跳,不過蕭長風卻沒有顯得太高興,因爲對方畢竟是魔界的七大魔神之一,其實力也是絕不允許懷疑的。

赤焰魔神原以爲這小小的旗子根本就不可能對他有什麼傷害,所以,他也就沒什麼防備,結果等他發現情況不對頭時,自己已經無法動彈,在大駭之下,赤焰魔神質疑的道:“怎麼會這樣呢?爲什麼這破旗子發出這樣的氣流就可以困住本魔神呢?”

蕭長風笑道:“我這‘布雨行雲旗’本就有着布雨和行雲的作用,剛剛你只是見識了布雨的奇效之處,現在你見識到的纔是這旗子的行雲的厲害之處。”到此時,蕭長風才稍微的定下了心。

赤焰魔神頓時大怒道:“什麼亂七八糟的,這破東西竟然可以困住本魔神,還真是不簡單,看來,是本魔神小看了你這臭小子。”

這時,小狐狸從蕭長風的背後跳了出來,向前走了幾步道:“大魔頭,現在的滋味怎麼樣啊?”

赤焰魔神冷笑道:“小丫頭,你先不要得意,這隻能暫時的困住本魔神,但卻無法滅掉本魔神。”

小狐狸突然狡猾的笑了,她的笑容讓赤焰魔神有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赤焰魔神不知道爲什麼小狐狸的笑容會讓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就在赤焰魔神還納悶的時候,只見小狐狸突然對着天空吹了一聲口哨,不多時只見空中飛來了好多的鳥類,在上空盤旋着。

赤焰魔神不知道她想幹什麼,不由的問道:“小丫頭,你想幹什麼?”

小狐狸不說話,只是揮揮手讓周圍的衆人散開,然後她飛到蕭長風的身前,拉着蕭長風的手飛向不遠處。

蕭長風不明所以,忍不住的問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小狐狸沒有說話,只是朝空中揮揮手,然後趕緊的捏緊了鼻子。

蕭長風還是不明白,不過等他向空中一看,不由的嚇了一跳,只見空中那密密的鳥羣突然的飛至赤焰魔神的頭頂,然後每隻鳥都在赤焰魔神是頭頂上留下了一灘糞便。

恐怕在場的人之中,擁有如此能力的不會有幾個的,不過小狐狸卻是一個例外,雖然小狐狸的修爲不怎麼高,但是這裏是妖界,而小狐狸又是妖界之中尊貴的公主,對於小狐狸的召喚,那些小小的飛禽哪裏有敢不到場的,所以,小狐狸的一個口哨才召來了無數的鳥兒。

蕭長風和場中的衆多高手見到赤焰魔神那狼狽的樣子,都不由的啼笑皆非,他們萬萬想不到的是,本來是場讓人心驚膽顫的生死大戰,卻不想經小狐狸這麼一折騰,好像變成了一場鬧劇,不過,更多的人覺得是過癮,他們認爲,要是讓這魔頭就這樣的消失,大家都感到不解恨,現在小狐狸的舉動讓他們感到真是大快人心。

赤焰魔神怒極了,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人這樣的羞辱,這讓他怎麼嚥下這口氣,要是被蕭長風打敗的話,他還不覺得丟臉,那樣最多就是自己技不如人,現在小狐狸的作爲讓他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了。

怎麼說自己都是魔界的七大魔神之一,在魔界之中那可是無比的尊貴的,對於今天這樣的羞辱是他從未遇到過的,這口氣,讓他如何可以嚥下。

他越是氣憤,自身的功力就是越高,到最後, 傲嬌上司潛規則:噓,不許動

蕭長風在第一時間裏就感應到了情況不對勁,他立刻上前一把就拉住小狐狸的手,急忙往後退去,如果赤焰魔神脫困的話,他第一個就會找上小狐狸。

場中的衆多人界高手見蕭長風的樣子好像很在乎小狐狸似的,都不由的納悶,他們怎麼也想不通,這妖界的公主和蕭長風到底是怎樣的關係?爲什麼蕭長風會如此的在意她,難道說他們……當時,好多人心裏都泛起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蕭長風可不知道衆人是怎麼想的,不過他對眼前的情況還是有所瞭解的,那就是赤焰魔神的功力正在不斷的提高,“布雨行雲旗”所形成的結界已經快困不住他了,蕭長風不敢大意,急忙念動咒語,將骷髏和神龍都召喚了出來。

“哈哈,本魔神終於出來了。”赤焰魔神終於粉碎了結界,衝了出來,不過,蕭長風的也已經召喚出了骷髏和神龍。

由於赤焰魔神的強大,蕭長風不得不在第一時間裏召喚出骷髏和神龍,因爲蕭長風知道,憤怒中的赤焰魔神必定會更加的可怕。

場中衆人都緊盯着蕭長風,利用“召喚符”召喚出強大的援助,這個好多的人都可以做到,不過,蕭長風竟然召喚出一具骷髏的骨架和一副黑黑的,看上去很像魔龍的骨架,他們實在不明白,這樣的骨架到底有什麼用,而且蕭長風還同時召喚出了兩具骨架。

赤焰魔神一脫困,就緊盯着神龍的骨架,臉上露出質疑的神色,道:“怎麼可能,居然是我魔界的魔龍,它怎麼會被這小子給召喚出來,難道是魔界有變?”

他看了一會兒,忍不住的道:“小子,爲什麼我魔界的魔龍會被你召喚出來?”

衆人聽赤焰魔神這麼一說,都疑惑的道:“魔龍?這明明是骨架啊?爲什麼赤焰魔神要說是魔龍呢?難道魔界的魔龍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不成,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也太玄乎了吧。”在場的衆人有幾個人見過龍呢,那更不要說是魔界的魔龍了,所以對於赤焰魔神說那黑黑的骨架是魔龍的時候,他們都感到不可思議。

蕭長風看着赤焰魔神笑道:“魔龍?你看清楚了,這哪裏是魔龍,除了樣子有點像,它哪裏還有魔龍的特徵?”

赤焰魔神緊盯着神龍,遲疑的道:“難道是我看錯了,真是不可思議,明明有着魔龍的外形,但流露的出來竟然是人界裏神龍的氣息,難道是……吞噬?”

想到這,赤焰魔神緊盯着蕭長風道:“小子,你到過‘魔王大殿’?”

蕭長風露出雪白的牙齒,輕輕的笑道:“不愧是活了千年的大魔頭,居然一下子句猜中了。”

赤焰魔神點了點頭,道:“本魔神想起來了,這魔龍本是‘魔王大殿’的守護者天魔的戰寵魔獸,我說怎麼看都感覺有點面熟呢?原來你的神龍吞噬了魔龍啊,怪不得……”

他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不可思議的指着蕭長風道:“難道說天魔,天魔已經不在了?”

蕭長風還未開口說話,站在他身前的骷髏,突然全身七彩的光華一閃,不過,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蕭長風看了看骷髏,感覺骷髏好像要開口說話一樣,他心裏突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骷髏生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