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中,全大勇難以自持,幾乎是吼叫了,“閣下,您能給老全一個說法嗎?我們多年的交情,爲什麼要把資源給金色之夜那小酒吧。”

酒店中,全大勇難以自持,幾乎是吼叫了,“閣下,您能給老全一個說法嗎?我們多年的交情,爲什麼要把資源給金色之夜那小酒吧。”

安東尼襯衣都溼透了,脫力虛弱道:“那魔鬼終於走了。”

“什麼?”全大勇沒聽清。

安東尼道:“放心,我也會加大給你的投資。”

全大勇大喜,隨即臉就陰沉下來,他剛剛已經從兒子那裏得知,追求蘇家二小姐,蘇若兮的計劃,居然被林絕搞泡湯了。

這都不說,這小子還把他老全的兒子打了,在閣下和自己面前那也是一個勁的囂張,特麼的,真是茅坑裏打電筒,找屎。

全大勇當即吩咐道:“段小狼,你帶着少爺去給我把那小子辦了,乾脆連趙雅那娘們也給我弄來,我孝敬給閣下。”

林絕和趙雅正有說有笑走向車庫,一羣黑衣大漢就急吼吼從旁邊涌來。

接連也不知捱了多少巴掌的全小兵頂着個豬頭臉,趾高氣揚道:“混蛋,你的死期到了,我要打得你和我一樣,都是豬頭。”

林絕意態閒適,被全小兵這風騷的話給逗笑了:“你也承認自己是豬頭了,那就趕緊滾回豬圈去。”

“你特麼纔是豬頭,我…..小狼哥,快給我弄死他。”

全小兵才意識到口誤,登時惱羞成怒。

看着一臉陰鷲逼過來的段小狼,林絕笑道:“你也想變成豬頭是吧?”

段小狼狂妄一笑,道:“不得不說,你這小子是真的狂,很和我胃口。但是,得罪了全爺,你就只能給我消失。”

啪!

段小狼話剛說完,就眼前一花,發現林絕從眼前消失了。


“怎麼回事?”

段小狼大驚,臉上就傳來火辣辣的疼,嘴裏當即泛起鮮血的腥味,還有幾顆硬邦邦的玩意,不用想都知道,牙齒是沒了。

用力鼓了鼓眼,段小狼才重新看到林絕的身影,居然不知什麼時候都到他眼前了,一聲怒吼,段小狼摸出腰間的匕首,惡狠狠地捅出去。

林絕眼裏的殺意一閃即逝,如果是擱在從前,這個敢動刀子的段小狼,已經斷氣了。

閃電般拍打在段小狼的手腕處,段小狼只覺得手臂如被針刺痛,匕首就掉地上了。

“草,是個高手。”

恐懼的念頭一下就襲擊在段小狼心中,腳步一停,轉身就想逃。

然而還沒開跑,林絕不知什麼時候又站在他逃跑的路線上了,笑容如惡魔:“想跑?先問過我的巴掌同不同意。”

啪啪啪!

角度刁鑽的幾巴掌扇出去,段小狼整張臉已經不成人樣,說他是豬頭,恐怕都沒幾個人會懷疑。

林絕這樣的修者,對人體的瞭解太深了,很容易就讓這段小狼面目全非。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不過就十幾秒鐘,全小兵眼睜睜看着家裏的一號打手倒在地上,那樣子太嚇人了。

“魔鬼,你特麼就是地獄裏爬出來的魔鬼。”

全小兵膽被嚇破了,大吼大叫,屁滾尿流。

十幾號手下也跟着瑟瑟發抖,紛紛想着要是林絕那可怕的巴掌落在自家臉上,就不寒而慄。

林絕愜意地揚起巴掌,笑眯眯道:“豬頭兒子,趕緊滾回去,告訴你那豬頭老爹,要是再給我搞鬼,那我就把你們父子兩都打成豬頭。”

全小兵艱難地吞嚥口水,段小狼可是練家子,這麼輕鬆就給收拾了,他原本對林絕的怒火沒有了,只有無盡的恐懼。


連段小狼都不敢管,全小兵一個人就跑了。

緊接着,十幾號手下一鬨而散。

段小狼躺在地上哼唧,居然被拋棄了,差點暈厥。

沒想到這些平時斬雞頭燒黃紙的弟兄,如此狠心絕情,說好的同生共死呢,都特麼的表面兄弟。

“切,兒子軟蛋老子也無腦。”

林絕不屑,之前談合作時,全大勇還敢威脅他,這是林絕不能容忍的。

趙雅嘆息道:“猛男,你也太猛了吧,看把人揍得比豬還難看。”

林絕看看段小狼那豬頭樣,不是太滿意自己的傑作,如果是巔峯時期,他只需要輕輕拍一下,段小狼就會全身水腫,脹得比豬還大隻。

……

晚間,林絕回到龍湖別墅。

蘇若兮立刻大哭大鬧起來:“姐姐,就是這混蛋,嗚嗚,他打我屁股,都給我打腫了。醫生說我屁股都開花了,嗚嗚,丟死個人。你要替我做主,殺了這混蛋。”

蘇若雅正在看電視,聞言對着林絕投去白眼,爲了照顧妹妹的委屈,只得假意責怪道:“林絕,你爲什麼要打我們兮兮的屁股,真是不像話。”

林絕也是好笑,小姨子還惡人先告狀了,咳嗽一聲,道:“沒兮兮說的那麼嚴重吧,我就隨便打了一下。”

“你撒謊。”沒想到林絕如此輕描淡寫,蘇若兮都快氣瘋了,“你明明打了好多巴掌,啪啪啪的響,我記得非常清楚,混蛋,你必須付出代價。”

蘇若雅沒忍住,被蘇若兮的小老虎模樣逗笑了,林絕雖然霸道,但沒欺負過妹妹,所以她是知道妹妹其實是在胡鬧。

“姐姐。”

蘇若兮委屈巴巴的叫了一聲,怎麼姐姐還笑呢,快點懲治這個惡徒啊。

蘇若雅故意冷着臉道:“林絕,快去給我們的兮兮道歉。”

“好勒,沒問題。人家對不起,不該打兮兮的屁股。”

林絕笑着上前,將蘇若兮安撫坐下,並開始扮演奴才,給蘇若兮按摩捶背。

“哼。”

蘇若兮傲嬌地哼一聲,得意地瞪着林絕,只要搬出姐姐,你還不得給本小姐屈服。

“啊……”

只是這得意還未持續幾秒,蘇若兮就火燒屁股一般跳了起來,捂着屁股,慘叫道:“啊,我的屁股,嗚嗚,我不能坐下的,林絕,我和你拼了。”

“哈哈哈……”

林絕和蘇若雅都沒能忍住,紛紛笑出來。

蘇若兮那叫一個委屈啊,恨恨地看一下林絕,又看一下蘇若雅,覺得被針對了,哭喪着小臉,怒氣哼哼上樓去了。

Www¸ тт κan¸ c o 好不容易把折騰不休的小姨子打發走,林絕這才滿懷期待的看着蘇若雅,眼神漸漸地火熱放肆起來。

蘇若雅脖子和臉蛋迅速爬上暈紅,有種要被吃掉的感覺,放下遙控板就蹬蹬瞪跑上樓,砰一下鎖死房間門。

“哎,寂寞,空虛,冷啊。”

林絕苦笑,嘆息不止。

……

“恭喜林部長,榮升古玩部部長的位置。”

次日,一到集團,徐林就非常狗腿的上前笑道。

林絕沒想到蘇若雅真的給了一個部長的位置,雖然他對於職位什麼的,壓根就不在乎,但側面說明,總裁老婆認可了他的能力。

果然,實力纔是男人的全部啊,林絕有些感慨。

“無利不起早,你小子又打的什麼算盤?”

林絕被這徐林的熱情搞得不自在,好笑道。

徐林神祕兮兮湊上來道:“林部長你還不知道嗎?今天可是一個月一次的賭石大會啊,就在城東古玩城那片區域舉辦,屆時很多古玩大咖都會來的。”

林絕來了興趣,問道:“賭石大會?怎麼個堵法?”

徐林趕緊解釋道:“很簡單,就是切割原石,堵運氣和魄力,這就很檢驗鑑定師的能力了,有的鑑定師一舉成名,就是靠賭石,一舉堵出天價的寶貝來。”

“天價……”

一聽到這兩字,林絕立刻起身,抓起椅子上的西服,就讓徐林帶路。

徐林嘿嘿直笑,林絕瞥了一眼他,笑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小子的心思,投我所好是吧?”

徐林老臉一紅,尷尬道:“我這不是想和林部長您混嗎?奶奶的,服務部沒意思,跟着你纔有前途。”

林絕嗯了一聲,道:“那也要看你表現,你小子要是給我抖機靈,趁早滾蛋。”

徐林啪一個立正,敬禮:“我徐林願爲您肝腦塗地,至死方休。”

“靠,你不進傳銷可惜了。”

林絕大罵。

反正總部有賴九指坐鎮,林絕很放心,對自己的鑑定技術,林絕也很期待,到底達到哪個水平。

東海市城東區一帶,幾乎被古玩市場佔領,這裏最大的一家就是昌隆古董行。

林絕帶着徐林,來到這片區域時,已經是人滿爲患,巷道街頭拉滿橫幅,宣傳的無外乎是賭石能讓你一夜暴富,某某上個月堵出了價值千萬的玉石……

徐林搓着手,一臉嚮往道:“要是我也能鑑定就好了,吃香的喝辣的,還被人尊稱爲大師,別提多爽了。”

林絕呵呵笑道:“可惜你不是。”

“……”


徐林臉色慘淡,整個人都不好了,林部長你的心不是肉長的嗎?說話這麼毒?

林絕隨意掃了一圈,淡淡道:“要開始了。”

隨着主持人的宣佈,賭石大會氣氛火熱起來。

一大堆黑不隆冬,奇形怪狀的原石被擡上來,看數量,怕有上千件。

林絕眼神專注,開始掃視這些原石,瞳孔上浮現出淡淡的光澤,這代表他開始運功了。

賭石不同於古董鑑定,他的功法那逆天作弊的功能發揮不出來,只能靠眼神了。

不過,也並非無跡可尋,林絕通過感應這些原石的年份,專挑古老的下手。

“我要這一塊。”

林絕很快就相中一塊不起眼的小石頭,對着工作人員道。

工作人員拿來刷卡機,笑道:“沒問題,請轉賬十萬。”

“靠,賭一次就要十萬。”

林絕暗罵,這賭石大會的主辦方特麼太黑心子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