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峯轉身,對着鍾豪就要一刮子過來!鍾豪輕易地擋住空中的手掌,淡淡地說道:“爸,我現在是大人了,別動不動就打我,你也看見了,這人確實不是我殺的,我只是在他死之前不讓他的力量被死神帶走而已,爸,你放心,他的仇,我一定會幫他報的。”

鍾峯轉身,對着鍾豪就要一刮子過來!鍾豪輕易地擋住空中的手掌,淡淡地說道:“爸,我現在是大人了,別動不動就打我,你也看見了,這人確實不是我殺的,我只是在他死之前不讓他的力量被死神帶走而已,爸,你放心,他的仇,我一定會幫他報的。”

鍾峯嘴角抽動幾下,臉上的意氣風發不在,而是顫顫巍巍地坐下道:“豎子,無影是我的左右臂膀,你竟然這般對他,你的良心何在,啊?”

“良心?爸,你是不是吃錯藥了,你偌大的基業,不正是出賣良心纔得到的嗎,無影不過是你手心裏比較有用的一顆棋子而已,沒了就沒了,你放心,這不是還有你兒子嗎,哦,對了,你不是一直看不起你這兒子嗎,怎麼,現在你後悔了,害怕了?”

“哎,冤孽,一切都是冤孽啊。”鍾峯將無影的眼睛合上,嘆息不已,好半響後,鍾峯又恢復了鎮定,說道:“小豪,你說無影是葉逸打死的?你讓無影去幫你殺他?”

“也對,也不對,無影的確是葉逸打死的,可是卻不是我讓無影去殺他,葉逸此人羞辱我太甚,我怎會假手他人來幫我復仇,老爺子,你看看,你兒子還是以前那個窩囊廢嗎,力量,知道嗎,我現在充滿了力量,需要藉助外力嗎?”

“我問你你派無影去做什麼?你最近到底在幹什麼!”鍾峯怒了,像一隻豹子,鍾豪身子一縮,多年的膽怯已經深入骨髓。

鍾豪從驚恐中逃離出來,嘴角一揚,說道:“爸,兒子現在已經是大人了,也想像你一般闖出自己的名堂,我派無影去做事,自然有我的道理,而且,有些事,爸你現在也管不着了吧。”

“反了,反了!”鍾峯擡起手掌,卻見鍾豪眼中全是譏諷之色,鍾峯緩緩地收回手掌,憤怒之色全然不見,只是看了一眼鍾豪後,背影蕭瑟地離開了。

“果然是有力量之後,這個世界都不一樣了啊。”鍾豪手關節咯咯作響,隨意一揮,身旁的牆壁“轟隆”一聲坍塌,“葉逸,就算你再妖孽,你也不過和我一般年齡而已,我一定會讓你大吃一驚的,無影這個廢物,連個美人都弄不到手,這真讓我失望,南羽此人現在還不能得罪,也罷,葉逸這般棘手,就讓他先去踢一踢鐵板吧。”鍾豪說完,幽幽地走出了密室。

一處金碧輝煌的地方,南羽拿着一份資料細細地閱讀着,不知在想些什麼。

“少爺,外面有人求見。”

“不見,你沒看見本少正煩着嗎?”南羽將手中資料狠狠一甩,對一名僕人模樣的人喝道。

“是,少爺,那我這就去回絕他。”

“等等,來人是誰?”

“是鍾公子。”

“哦?讓他進來。”

南羽將矮几上的資料一卷而走,就見鍾豪笑吟吟地從外面走進來說道:“南公子,我沒打擾你的清修吧?”

南羽眉頭一皺,說道:“就你一個人?”

“怎麼,難道還是兩個人不成?”

南羽臉上露出慍色道:“少給我打馬虎眼,我要的女人呢?”

“呵呵,原來是這事,你看我,都給氣糊塗了,我就是爲這事而來的。”

“別告訴我,你連個女人都弄不過來,還是,你當本少好耍嗎?”

“怎麼會呢,事情是這樣,原本我是派了一個人去弄你要的女人,結果半路殺出一個葉逸,不但將你要的女人救走了,而且還損失了我的人,你可知道我損失的人是誰嗎,是我家老頭子最在意的無影。”

南羽神色一動,說道:“竟有此事?你說無影死在他手上了?”

“此事怎會有假,無影之名,南公子想必也聽說過吧,嘖嘖,這個葉逸,真是無處不在啊,你說他和這唐曉雅會不會已經有某種不爲人知的關係,可惜,我來得匆忙,沒有查清此事,實在是抱歉得緊啊。”

“你不用那此來刺激我,我南羽不是能被輕易挑撥之人,不過一個玩物罷了,我南羽還不至於這般執着,倒是這個葉逸,來歷十分可疑,讓我相當感興趣呢。”

“能讓南公子都這般在意,可見這葉逸的確不一般的,實不相瞞,當初我可是在他手上吃了大虧,南公子可得小心纔是啊。”

南羽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之色,說道:“小心?你當我南家的人都是無能之輩嗎,區區一個紈絝之輩罷了,我自有手段對付他,鍾豪,我警告你,你不用刻意來挑撥我什麼,而且,你也別把主意打到我頭上,萬一你要真惹怒了我,說不定我也會宰了你。”

“那是,那是,以南公子的能耐,的確能做出這些事來,那既然如此,告辭了。”

“不送!”

“少爺,這鐘公子氣息似乎有些奇怪,不似我正道中人,少爺,你行事可得小心纔是。”

“哼,要你多嘴,你當我不知道嗎,阿怒,這裏不是家裏,別拿南家的那些無用的東西來框我,此番我來昇宏,是爲了蘇冰雲而來,我自然知道我要做什麼。”

“少爺教訓得是,不過阿怒一直不明白,爲何這蘇小姐要拒絕家主的婚事,要知道,這可是老爺和東方家主做的決定。”

“這有什麼奇怪的,這蘇冰雲雖是東方世家之人,但卻不是同宗,她有點小心思也正常,只是父親給我說了一些不爲人知的祕密,這蘇冰雲,我必須娶過門。”

“難道是因爲昇宏市前一久發生的那件事?難道傳言是真的?這蘇小姐取走了古劍派的寶藏?”

“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釋家父這般在意此事吧,我聽說東方老賊似乎有變卦之意,這明顯是袒護蘇冰雲,這樣看來,蘇冰雲取走寶藏一事八九不離十,據說這古劍派底蘊頗豐,怪不得連東方世家都要出爾反爾了。”

“這般說來,如果少爺能取得蘇冰雲的話,那這下一代家主之位就非少爺莫屬了。”

南羽一臉得意,說道:“這話我可沒說,不過阿怒你有一點說的沒錯,只要我娶得這蘇冰雲,在南家的地位一定會上升許多,只是……”

“少爺在擔心蘇小姐不會答應你們的婚事?”

“沒錯,蘇冰雲雖然不是東方嫡傳族人,但我聽說她天賦過人,將東方世家的”冰雲訣”修煉到極致,而且我還聽說她甚至修煉了東方世家的不傳之祕”孔雀翎”,她可是個棘手的人物。”

“孔雀翎”?公子,我南家世家的也有”孔雀翎”,他們東方世家怎麼也會有這門功法?”

“這事我也只知道個大概,據說東方先祖和南家先祖在同派學藝,兩位先祖皆學得這”孔雀翎”,但是這兩位先祖都未曾將完整的功法學全,我南家得”孔雀翎”的外篇,而東方世家則得內篇,你應該清楚,我們南家的功法雖然霸道無比,但在修爲一途始終不如東方世家,而東方世家雖然修爲高出我南家一籌,但往往在較量之時,總會被我南家世家壓制,畢竟只有心法沒有招式,再怎樣精妙的心法也是無用。”

“原來如此,那爲何兩個家族不將這部功法合二爲一呢?”

“阿怒,如果彼此都想要對方的寶貝,你會輕易拿出來進行交易嗎?數千年來,雖然兩家一直都想達成這等心願,但都失敗了,你說如果我娶得蘇冰雲,並且拿到這部分功法的話,南家豈不是唯我獨尊,阿怒,這下你知道我爲什麼要揹着家裏來昇宏找她了吧。”

“少爺高見,阿怒萬萬不及,只是這蘇小姐如今已不再昇宏,少爺只怕空等一場啊。” 南羽無奈搖了搖頭,說道:“不會的,你想想,那東方世家雖然包庇她,但總不能讓她一直在家裏的,畢竟這樣一來,如果我南家強硬一些,東方世家也不得不交人的,想要擺脫這種情況,那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東方世家有藉口不交人,而這個藉口,就是蘇冰雲不在掌控之中,所以,蘇冰雲一定不會在東方世家待太久,就我所知,這昇宏市蘇冰雲至少待了三年,她一定會再來的,我昨晚已經查過她居住的地方了,我保證,她會再來。”

“那少爺,我們要不要多派些人手打聽蘇小姐的下落?”

“不用,我已經利用家族之便,就在中英守株待兔就可以了,阿怒,你是我身邊比較信任的人,這些事,你莫要對任何人說起,否則,我就會取你性命。”

“是,少爺。”

“對了,我命你派人打聽這葉逸的背景,怎麼會連他真正的出身都查不清楚?”

“少爺,我們只知道此人似乎是從蜀山來的,至於他是不是蜀山一門的遺孤這就不得而知了。”

“蜀山?這就奇了,我聽族人說蜀山一脈不是已經道消門散了嗎,難道蜀山一脈還有傳人?”

“估計是有的,只是比較少罷了,少爺,萬一這葉逸是蜀山後裔,這可有些難辦了,我聽說蜀山有一位高人,是當下Z國的守護者,你說會不會……”

南羽神色一緊,隨即又無奈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的,據說那位高人已經歸隱山林,葉逸就算機緣再好,也不可能和那人有聯繫,話說回來,葉逸和蘇冰雲關係匪淺,此人就變成了我的敵人,現在基本的信息已經弄明白,我找個機會在確認一下,阿怒,你派人監視一下鍾豪,記住派去的人一定要精明,知道了嗎?”

“是,少爺。”

“父親一直對我的能力有所懷疑,這一次,我一定會證明自己的,我累了,你出去吧。”南羽靠着舒軟的沙發,閉目養神了。

“……”

當唐曉雅和葉逸回到唐曉雅的居住之所時,卻見白髮老者正杵着柺杖在門外等候,唐曉雅向老者施了一禮,正不知要不要暴露和老者真正的關係時,葉逸卻向老者打了個招呼,轉身就走了。

“他怎麼會和你在一起,咦,你去辭職的路上出事了?”

“是,師父,若非小逸同學他救我,我這一次恐怕就有麻煩了。”

“這麼說你沒有暴露你的修爲了?”

唐曉雅怔了一下,說道:“那人極爲厲害,我並沒有暴露修爲的機會。”

“那就好,我可不希望你在繼承我衣鉢之時出了意外,所以你一定要隱藏好自己的氣息,哪怕是對那葉逸……不過看他那表情,似乎也知曉了一些端倪,徒兒,你把剛纔的事詳細地說一遍。”

“是,師父,我從店裏出來之後,發現有人跟蹤我,於是……”唐曉雅將傍晚遇見的事情詳細地對白雲老祖說了一遍,只是省去了葉逸懷疑一事。


白雲老祖沉思一會之後,說道:“原本我已經看高這小子了,沒想到他比老夫預想的還要厲害幾分,聽你的描述,此人竟然會應用五行之力,這太不可思議了。”

唐曉雅眉頭一皺,說道:“師父,這五行之力很厲害嗎?”

“好徒兒,這天地之間,以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爲主,但凡那些大能之士,無不是將五行中的某一種屬性修煉到極致,當然,也有的人因爲體質的緣故,會五行中的兩種或三種,但會運用五行之力的人,只存在於傳說之中,要知道,多不如精,想要同時掌握五種屬性,實在是困難之極,所以,能掌握這五行之力的人,一定是非同尋常之人,而聚集五行之力,那威力也一定非同凡響,徒兒,你的體質柔弱,正好適合修煉我教你的木屬性功法,以後切莫再鑽研其他屬性的功法,你資質一般,切切不可貪圖多,知道嗎?”

“徒兒知道了。”

“好了,你去休息吧,既然綁架你的人中了那五行之力,想必也活不了多久了,只是老夫也不明白他們爲何要抓你,以後你應該多加小心纔是。”

“嗯。”

“好了,你去忙吧,最近這昇宏市多了不少奇怪的人,難道又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發生嗎,看來我這把老骨頭,也的確需要活動一下了。”


葉逸回到別墅之時,李欣已經睡了,只有郭子琪在沙發上躺着,正百無聊賴地看電視。

見葉逸回來,郭子琪衝他笑道:“我就知道,你很多時候總在做一些神祕的事情,我看你一天眉頭緊鎖,現在卻眉開眼笑的,這樣看來,你擔憂的事已經被你搞定了?”

“有時候我都在懷疑,你是不是我肚子裏的蛔蟲,什麼都這麼清清楚楚,想要瞞過你,真是不容易啊。”

郭子琪見葉逸誇自己,甜甜一笑,說道:“其實你這人吧,要說複雜也複雜,要簡單也簡單,就看別人怎麼去看,別以爲我一天只會和小欣搞謝稀奇古怪的事,告訴你一個祕密,我智商很高的哦。”

“是嗎?這我可沒看出來,咦,你怎麼知道你智商高的?”

“去網上測啊,再告訴你一個祕密,小欣的情商很高哦,我和她各佔了一份,我猜想你的智商和情商一定很低吧。”

“怎麼可能,且不說我智商和情商不低,就這網上測試的東西一定不靠譜,你智商最高,那我考考你,嗯,讓我想想。”葉逸敲打着頭,正好看見電視裏在播放一則關於最近昇宏市接連有人失蹤的新聞,葉逸眼珠一轉,問道:“喏,就這新聞,你怎麼看?”

郭子琪煞有其事地想了想,說道:“經過和元方大人一番討論之後,小女子覺得此事有蹊蹺。”

“是嗎,那你覺得,什麼地方有蹊蹺?”

郭子琪歪着腦袋想了一會,說道:“大人請看,這新聞中說失蹤的人多爲年輕的女子,而且新聞中還說,失蹤的女子有好幾個是在金碧輝煌會所,據下官猜測,這一定是一起密室失蹤案。”

葉逸點點頭說道:“你啊,還真有元方的樣子,天色不早了,去睡吧。”

“是,下官告退!”郭子琪提着個嗓子,虛行了一禮,不得不說,郭子琪有進軍娛樂圈的潛質。

待郭子琪上樓睡覺之後,葉逸拿起遙控,將方纔的新聞重新播放了一遍,葉逸一動不動,好一會之後才自言自語道:“奇怪,這金碧輝煌會所是鍾峯手中比較大一個金窩,他就算再沒有眼光,也不可能接二連三地失蹤舞女,歌女,難道真如郭子琪所說,這是密室失蹤案?”

葉逸伸了個懶腰,突然,他腦中靈光一閃,一下子警覺地站起來,說道:“難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就能解釋爲什麼那無影要擄走唐曉雅了,天吶,這個鍾豪,真的是無法無天了嗎,不行,這事不能這麼被動地任它發展,我得想想辦法纔是。”

葉逸想了一會,拿起手中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嘟嘟”兩聲之後,電話那頭傳來一陣疲倦而冰冷的聲音:“你好,請問你是誰呀?”

“請問你是陳警官嗎?”

“是,你要報案是吧,報案打110,現在我沒在警所值班。”

“喲,我說陳警官,我還沒說話呢,你就忙着拒絕我一番好意吶?”



“咦,這聲音,你……你是葉逸同學?”電話那頭似乎清醒了一些。

“恭喜你,答對了。”

“還真是你,對了,這麼晚了,你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嗎?別說你寂寞空虛冷,也別說你又在學校做出了驚人之舉。”

“寂寞是有一些,只是陳警官也沒辦法解我這寂寞,我打電話給你,是問你一些事。”

“哼,和你開個玩笑你還真來勁了,說吧,問我什麼事?”

“我想了解一些關於最近昇宏市女子失蹤一案,陳警官,方便透露嗎?”

電話那頭沉默了好久,說道:“葉逸,你怎麼突然問起這件事,莫非,這件事是你做的?天吶!”

“你就瞎想吧,你說不說。”

“這事啊,葉逸同學,這事我不能幫你,因爲上頭對這件事情極度重視,雖然新聞上說失蹤了幾名女子,實際上就警察局接到的報案,就不下百起,也就是說,有一百多名女子離奇失蹤了,請恕我愛莫能助。”

“這樣啊,那我換一種說法,如果我告訴你我有可能幫助你們警察局破案呢?”

“嗯?你說的可是真的?”

“當然!我不騙人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