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勒苦笑搖搖頭:“朕這次受到的刺激委實不小,御極以來,朕的心從沒有像今日這般震撼過,心智皆被這如仙境一般的宮殿所奪,朕的心第一次起了貪婪之心,朕不會去御苑和內宮參觀了,朕怕朕會失態與皇兒搶奪這太子府,還有你的太子府朕也決定今後不會再來了。你心裏若是有父皇,就多去皇宮見見朕。”

鐵勒苦笑搖搖頭:“朕這次受到的刺激委實不小,御極以來,朕的心從沒有像今日這般震撼過,心智皆被這如仙境一般的宮殿所奪,朕的心第一次起了貪婪之心,朕不會去御苑和內宮參觀了,朕怕朕會失態與皇兒搶奪這太子府,還有你的太子府朕也決定今後不會再來了。你心裏若是有父皇,就多去皇宮見見朕。”

“父皇!”

鐵勒擺手大聲說道:“列位臣工,還有誰想去參觀太子的府邸?”

羣臣們醒過神來,互相望着,蕭怒躬身道:“陛下,老臣多年爲相,自認雷霆於前面不改色,但今日真的失態了,老臣若是再參觀了太子府邸的全貌,恐怕老臣未來的日子沒有一天會快樂,腦子裏全是殿下府邸的美崙美央,老臣會嫉妒的早死的,因此老臣沒有膽子繼續參觀下去。”

百官們紛紛點頭,齊聲道:“請陛下、殿下恕罪,我等與蕭老相爺同此心思,不敢再繼續參觀下去了。”


鐵勒苦笑點頭道:“既如此,朕與愛卿們還是速速離去吧,說句心裏話,朕此刻也是心亂如麻。”

鐵勒拍拍秦抗天的肩頭,留戀的望了一眼仿若秋水般碧綠的大殿,急速邁步走出八荒宮正殿,呼啦,蕭怒韋霸帶領着百官們也簇擁出八荒宮。

秦抗天愣了一下,急忙追了出去,鐵勒和百官們站在大坪上望着龍宮三大殿,臉上都露出痛苦的神色。鐵勒苦笑道:“皇兒,你就不必送我們了,朕想一個人靜靜。”

“父皇就讓孩兒送你到府外。”

秦抗天央求道,鐵勒慈愛的點點頭,秦抗天大喜攙扶着鐵勒來到了太子府門前,立時震天的歡呼聲響起,將秦抗天嚇了一跳,這時他才發現府外人山人海站着全是京都的百姓。

“陛下萬歲,殿下千歲!天降祥瑞到太子殿下府邸,我等百姓見到了天上的仙宮,我的百姓深信,上蒼已降示大秦子民,大秦帝國極盛之世開始了!”

百姓們的歡呼雷動聲更加高漲了。

“祥瑞?”

秦抗天吃驚的望着興奮之極的百姓們。

百官們臉色也在大變,對啊,這不是天降的祥瑞又是什麼,太子殿下又不是仙帝下凡,憑空出現這如仙境一般的宮殿樓閣,不是上蒼的垂憐又當如何解釋。我大秦莫非要在太子殿下手裏開創萬世不拔之偉業?百官們的心智慢慢從龍宮收了回來,一個個崇拜的看着秦抗天。

鐵勒緊緊攥住秦抗天的胳膊,大聲說道:“都平身吧,朕同你們一樣看到了上蒼對皇兒的賜福。你們都知道,三百年一度的聖地到我大秦來選拔英傑已經開始了,你們中想必有的子女已被聖地的使者看重,他們會與聖地的天界使者們一同前往妖界通道,加固仙界對妖界的封印,但是你們不知道,妖界通道已經到了隨時崩塌的邊緣,最多一年,妖界必然會傾巢而出禍害人間。”

鐵勒的話將身後的百官和京都的百姓全都嚇懵了,一雙雙恐懼震駭的眼睛望着鐵勒。

鐵勒仰天大笑道:“正在此千鈞一髮之際,上蒼將祥瑞給我大秦,你們說這預示着什麼?”

百官和百姓們都是一愣,慢慢地眼內燃起了希望的光芒。

鐵勒點點頭:“這是上蒼在告訴大秦的子民,太子殿下就是大秦的救星,他會帶領你們打敗妖界,讓大秦更加強盛!” 所有的目光全都凝聚在秦抗天身上,京都的百姓體內的氣血都開始賁張起來,強烈的鬥志被鐵勒這番話從心裏刺激出來,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勝利最終屬於大秦的燦爛笑容,齊聲歡呼道:“大秦必勝!太子殿下必勝!皇帝陛下必勝!”

鐵勒低聲道:“皇兒,朕剛纔講的這番話是朕的心裏話,朕深信大秦在你手裏會更加強盛,甚至會超越太祖皇帝。”

秦抗天一震,震駭的看着鐵勒。

鐵勒慈愛的笑笑,邁步走向龍輦,百官們躬身敬畏的從秦抗天身旁依次走過,直到鐵勒的龍輦在眼前消失,秦抗天才醒過神來,激動地跪倒在地,兩行熱淚滾落下來,哽咽道:“孩兒恭送父皇回宮!”

呼啦,人山人海的百姓們全都跪下了,激動的望着大秦的太子。“太子殿下,小民竇剛今日就去軍營從軍,小民願爲大秦流盡最後一滴血!”

“我等也願從軍,爲國家效死力!”

霎時間從軍的聲浪此起彼伏,百姓們向秦抗天叩了三個頭,站起身來有秩序的離去了,每一位離去的百姓臉上都洋溢着必勝的笑容。

元寶走上前去攙扶起秦抗天,平靜的說道:“四弟,二哥是軍人,溫柔鄉不是我應該享受的,我馬上回返軍營,今日就將黃金軍帶到訓練大營。”

衝白虎巨虎王韋小寶和鈕瑟等侍衛們拱了拱手,轉身大踏步離去了。

韋小寶也走了過來,笑道:“弟弟,老哥我也要走馬上任了,你的嫂子們就煩勞你照顧。”

秦抗天一愣:“大哥,你這是?”

韋小寶笑道:“老子是你大哥,不能連小民百姓都不如,你放心,老哥會將大秦的國庫給撐破的,弟弟你就瞧好吧。”

韋小寶眨了眨眼睛,大笑着飛奔而去。

白虎湊了過來,吃驚的看着韋小寶飛奔的背影:“真沒想到痞子浪子回頭了,這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秦抗天笑道:“小寶大哥可是我大秦未來的相爺,我對大哥一直充滿信心。”

白虎撇撇嘴,酸溜溜道:“弄了半天,就老子一個閒人。”

秦抗天扭頭打量着白虎,似笑非笑道:“老鬼你是不是也該乾點正事了?玄武老鬼和你那變態的妹妹朱雀可是很想你。”

白虎嚇了一跳,頭皮立時開始不舒服起來,急忙乾笑道:“還有一年時間呢,老子不着急,先讓老子過幾天舒服日子再說。”

切!秦抗天翻了個白眼,正要出言嘲諷,突然巨虎王大叫道:“皇帝老兒走的太急了吧,老子還想送送他呢,真是,太失禮了,他不會在心裏埋怨我吧?”

白虎古怪的打量着巨虎王,陰笑道:“臭小子,今早上起來你就不對勁,你不會是受了什麼刺激了吧?”

巨虎王臉色一紅,強辯道:“爺爺你怎麼這麼說孫兒,孫兒畢竟是萬獸國的太子,不能讓大秦天子笑話咱萬獸國不識禮儀。”

白虎捧着腮幫子,咆哮道:“老子的牙都快讓你酸掉了,少廢話,快說,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秦抗天也好奇的打量着巨虎王。

巨虎王的大臉更加紅了,囁嚅道:“這真是俺的心裏話。”

白虎一瞪眼,巨虎王嚇得趕緊喊道:“別打俺,俺說,俺這麼做都是爲了花花妹子,花花妹子打回到京都就一直躲着不見俺,俺心裏發慌,韋霸那老小子根本就不提俺和花花的婚事,俺想求大秦皇帝給俺賜婚,這樣俺就不用這麼難受了。”

白虎翻了個白眼,險些癱在地上。秦抗天笑道:“你不提我倒忘了,花花姑姑到哪裏去了,昨天在皇宮就沒看到她。”

巨虎王苦着臉道:“她從進城開始就對俺冷若冰霜,還警告俺,不許俺再跟着她,俺也不知道她在哪裏。”

巨虎王的眼圈紅了。

白虎氣的咆哮道:“一個女人你都擺不平,將來怎麼做萬獸國的君主,你他媽的,把你爺爺和你老子的臉都丟盡了。”

巨虎王嚇得直向後躲。鈕瑟等侍衛也恐懼的看着發飆的白虎。

秦抗天不滿的看着白虎:“你懂什麼,你當都跟你一樣,典型的一隻大色虎,喜歡霸王硬上弓,巨虎王是想用真心換真心。”

切,白虎撇着嘴,嘀咕道:“狗屁,女人就是好這個調調,故作矜持,你要是像老子一樣,不由分說,先弄上牀做了她,看她還敢不睬你,耍這套大小姐的臭威風,早就讓圓就圓讓扁就扁。”

兩個時辰後,秦公公帶領着數千宮女太監以及大內衣帽局,針工局,內務採辦局和御膳房以及灑掃雜役近千人趕着數千輛裝滿絲綢鍋碗瓢盆鮮肉瓜果菜蔬等的馬車浩浩蕩蕩來到太子府,立時太子府人聲鼎沸起來,龍宮自建成至今,第一次住進了如此衆多的人類,使得龍宮瞬間充滿了生氣。

中午,秦抗天和白虎巨虎王以及鈕瑟等侍衛在八荒宮大殿擺上酒宴,大快朵頤起來。秦公公被鐵勒暫時派到太子府擔任太子府總管,秦抗天將秦公公帶來的人留下一半,另一半全數撥給了雲雨宮,讓他們服侍韋小寶的數千妻妾,並親自叮囑他們,要像服侍自己一般服侍彪柔和數千龍妃,一切開銷都有太子府買單。

接下來十幾天,張龍和蕭天佑將鐵礦石和玉石盡數運抵京都,咸陽城又是人山人海,歡呼聲雷動,秦抗天也將體內的玉符玉簡和魔獸晶核從體內盡數移出交給韋小寶。全國各地的玉石工匠們也被徵召源源不斷涌進京都。


大秦工部鍛造司也緊鑼密鼓熱火朝天的開始冶煉鐵礦石。開始冶煉鐵精和玄鐵礦石的當日,秦抗天親自前去祝賀,鍛造司數十萬工匠整齊肅立,一雙雙崇拜的眼神望着咔噠等三位新任正副司長。

新造的數十個百米高,數十米寬的的鐵爐正在源源不斷往裏面投放着鐵精礦石,打開的鐵爐下方也正在不斷的填運着上好的焦炭。

咔噠等三名老狼人身穿着嶄新的大秦官服,神情嚴肅的望着工匠們,對秦抗天的到來也僅僅是點頭示意。

秦抗天望着三名老狼人身上的官服,心裏一陣好笑,腦子裏不由自主冒出一個詞,禽獸官員。

咔噠官威十足的望着數十萬工匠:“本官據聞,你們都是大秦最好的鐵匠,可是冶煉玄鐵和鐵精,你們沒有經驗,因此今日既是大秦鐵爐出鐵的大喜日子,也是你們學習冶煉的好機會,本官會親自示範給你們如何打造鐵精兵刃,當然由於玄鐵更加難以冶煉,因此咱們先從初級冶煉鐵精兵刃開始學起,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

盛世嫡妃:皇叔,等一下

“啓稟咔噠司長大人,五十座高爐裝填鐵精礦石和焦炭完畢,請大人示下。”


咔噠點點頭,回身衝庫蘇巴卡點了一下頭,庫蘇和巴卡回身一招手,數十米遠站立着四名壯漢將緊閉的兩扇鐵門打開了。

秦抗天打一進入鍛造司就對這扇緊閉的鐵門充滿了好奇因此瞪大眼睛看着,庫蘇和巴卡突然尖聲叫了起來,聲音十分怪異,片刻,數以百萬的比嘟獸邁着整齊的步伐從裏面走了出來。

秦抗天看着圓嘟嘟仿若花栗鼠一般憨態可掬的比嘟獸被訓練的如同軍隊一般,驚佩的張大了嘴。咔噠眼神瞟向秦抗天,老狼臉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總裁是冷文霸主[快穿]

庫蘇和巴卡衝着比嘟獸手舞足蹈尖聲叫着,比嘟獸隨着叫聲開始有秩序的分流,五十座高爐分別站立着不下兩萬比嘟獸。

剩下近百萬比嘟獸豆眼全都望向三名老狼人,咔噠面無表情的揮了一下手,百萬比嘟獸又邁着整齊的步伐返回鐵門內。

咔噠陰沉着臉說道:“你們兩個回去之後將比嘟獸分成兩撥,一次出來一撥,這樣亂哄哄成什麼樣子。”


庫蘇和巴卡趕緊答道:“是,司長大人。”

咔噠沉聲說道:“點火!”

五十名壯漢將清油潑在焦炭上,揚手扔進了一支熊熊燃燒的火把,立時高爐下冒起了沖天的火光。

咔噠又揮了一下手,庫蘇和巴卡趕緊尖叫起來,站在每一座高爐最前邊的一萬比嘟獸肚皮瞬間膨脹到了極限,鼓着小嘴開始向高爐內吹氣,一股股強勁冷冽的狂風席捲進爐膛內,眨眼間,焦炭已全部變成了紅色,炙熱的火焰瞬間達到了上千度。

一萬比嘟獸足足吹了能有近半個時辰,肚子癟了下去,快速的從第一排退下,後面的一萬比嘟獸肚皮也開始膨脹起來,小嘴鼓着用力向高爐內吹着猛烈狂暴的颶風。

一萬隻退下來的比嘟獸神情萎靡的喘着大氣癱坐在地上,這時近千名壯漢肩挑手扛着特製的大木桶走了過來,秦抗天伸長脖子望去,木桶打開,裏面全是混合着血漿的田鼠肉。 濃厚的血腥味刺激的比嘟獸黯淡的豆眼瞬間亮了起來,小鼻子不停的吸吮着,壯漢將剝了皮的田鼠快速扔向它們,每一個剝了皮的田鼠落地就有一隻比嘟獸衝上去將鼠肉叼走,其他比嘟獸並不爭搶,而是望向壯漢那隻滿是血漿的大手,壯漢的動作飛快,短短不到三五分鐘,已將田鼠肉分了個精光,每一隻比嘟獸都抱着田鼠狼吞虎嚥着。

就這樣一波退下一波吹風,足足用了四個時辰,整座高爐都已變成了紅色,熾熱不斷襲在秦抗天臉上,秦抗天渾身大汗淋漓,整張臉被烤的通紅,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了,佩服的望着始終腰板筆直,眨也不眨望着高爐的三名老狼人。

咔噠突然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喊道:“開爐!”

早已等候在每座高爐前的兩名汗流浹背的壯漢急忙登上特製的雲梯,用粗大的鐵鉗將高爐上方的一道緊閉的爐門打開,炙熱滾燙的鐵水沿着導引池緩緩流到每一位待命的工匠面前的長寬一米的正方形模具內。

咔噠將身上的官服扒下,露出一身狼毛,衝到一名工匠面前,搶過工匠手裏的大鐵錘,開始鍛打起來,高聲吼道:“一件上好的兵刃需要煉製者千錘百煉,你等記住,鐵精要想成爲鋒利的兵刃,必須將它裏面的雜質一點不留全部剔除掉,怎樣剔除,靠的就是你們手裏的大錘!給我用盡全力砸成和模具一般大小!”

霎時間,震天的敲擊聲震耳欲聾,每一位工匠都用盡全力敲擊着面前有些冷卻但依然通紅的鐵精。

咔噠足足砸了上千下,喊道:“停!”

工匠們氣喘吁吁停住了,咔噠將大錘交給身旁的工匠,和上萬名監工開始巡視工匠們面前的模具。

片刻,咔噠滿意的走了回來:“很好,你們不愧是大秦最好的冶煉工匠。我很滿意,今後記住一定要將新出爐的鐵水砸到和你面前的模具一般大小,否則就無法將鐵精內的雜質剔除,現在淬火!”

數十萬工匠用粗大的鐵鉗將鍛造的呈正方形的鐵精夾起,放入一旁的水槽內,瞬間,整座鍛造司蒸騰起濃濃的白霧,傳來密集的刺刺聲。

半晌,工匠們將冷卻的鐵精塊拿出整齊的碼放好,這時,在每位工匠身邊的學徒開始將鐵精塊再次搬運進高爐內。高爐密封好,比嘟獸又開始向爐內吹風。

咔噠來到秦抗天面前,躬身笑道:“太子殿下,臣的工作您還滿意嗎?”

秦抗天點點頭,笑道:“今天真是大開眼界。咔噠大人不知什麼時候能造出第一批兵器?”

咔噠笑道:“三天。”

秦抗天暗暗咂舌。

咔噠笑道:“殿下請看。”

秦抗天回身望去,每一名工匠面前的模具已換成比剛纔要小上一圈的模具。咔噠笑道:“模具依大小共有六套,最小的一套模具只有海碗大小,只有這樣經過六次鍛造、淬火,鐵精內纔不含一絲雜質,才能真正鍛造出鋒利的兵刃。”

秦抗天驚佩的點點頭,咔噠笑道:“這些比嘟獸都是風系妖獸,而且它們吹出的風是冷風,因此鍛造出來的兵刃不僅鋒利無比還非常堅硬,十分難以斷裂。”

秦抗天拱手道:“大秦能否擁有縱橫天下的利刃,全仰仗咔噠大人了。”

咔噠慌忙還禮道:“殿下太多禮了,我已向陛下說明,這兩百萬比嘟獸鍛造鐵精兵刃還勉強可以,若要鍛造玄鐵兵刃,這恐怕就心有餘力不足,因此陛下恩准我在大秦繁殖比嘟獸,已爲老臣劃撥下一片水草豐美之地,老臣想田鼠和比嘟獸一起飼養。”

“太好了,咔噠大人思慮周全,抗天佩服。”

秦抗天暗暗好笑,這老狼人真是官癮十足,看來不必擔心他不盡心爲大秦效力了。

秦抗天拱手笑道:“我就不打擾咔噠大人工作了,有我在這裏,您們三位老人家也不自在,抗天告辭了。”

又衝庫蘇和巴卡點點頭,離開了鍛造司。

秦抗天扭頭望着鍛造司的大門,開心的笑了笑,沿着內河邊欣賞着沿途的風景邊信步向前走着,沿河兩岸商鋪林立,街道上人頭攢動,甚是熱鬧。

漸漸的有些百姓認出了秦抗天,紛紛開始驚呼起來,霎時間人流開始聚集,秦抗天驚得顧不上其他,趕緊縱身而起躍上商鋪的屋頂,閃身急速飛奔而去。街道上又是一陣驚歎歡呼聲。

秦抗天急速鑽進一條小巷內,邊搖頭邊有些飄飄然,沒想到我在京都百姓心中威望這麼高。從小巷鑽出,擡眼望去,皇宮已映入眼簾。怎麼跑到這裏來了?轉身正要離去,臉上露出奸笑,不知大哥生意做得怎麼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