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倫雙手抓住頭髮,用力拉扯着。

阿倫雙手抓住頭髮,用力拉扯着。

“洛麗亞很可愛呢……”

“但是果然會討厭我吧…..”

……阿倫有一個祕密。 承恩妃 兩年前帶隊清剿位於加倫鬼屋附近的亡靈時,他與部下失散後發現了一間破舊的小屋。當時屋內的一隻亡靈看到阿倫後,並沒像大多數失去指揮的低級天災那樣不顧實力差距的朝他撲來。而是平靜的讓阿倫稍等,等他完成自己的著作。亡靈反常的行動引起了阿倫的好奇心,於是他第一次違背教條,放任着眼前的亡靈,看着那隻奇怪的亡靈奮筆疾書。這之後,完成著作的亡靈帶着滿足幸福的笑容死在了阿倫的神聖之火下……

“大師,我該怎麼辦?”阿倫撫摸着一本破舊的書籍說道。

“要是當初沒有殺死大師你就好了……”

作爲一名血色十字軍的高級牧師,盡然會崇拜一個亡靈,這樣的祕密被知道的話,即使有着顯赫的身份,也難免被處死吧。不過大師是不同的,能寫出如此充滿愛的著作,大師早已經超脫於亡靈之外了,阿倫這麼想着。

將手中名爲《妹之空》的書籍珍之又珍地放入牀下的暗格中,阿倫輕輕的念着書中最愛的臺詞。

“即使有四萬個男朋友,即便把他們的愛都匯聚到一起,也比不上我一個人對妹妹的愛…..”

從來對任何女性不假辭色的阿倫·莫格萊尼,是個深度妹控。

————————

1只有神知道的魔獸世界中,裝備會按使用者身材自動調整大小。因爲是蘿莉,所以變小了很多。 赤脊山湖畔鎮

湖畔鎮的治安官瑪瑞斯看着對面的四個聖騎士,懶洋洋地說着。

“黑石氏族……嗯,反正有些黑皮獸人在北邊搗亂,鎮裏的衛兵最近都去修止水湖大橋了,我們沒有人手解決那些該死的獸人。麻煩你們去消滅一些,把他們的武器帶回來以證明你們完成了任務。”說完打着呵欠揮手示意幾個冒險者快點離開。

……

“態度好差啊,那個治安官。”咪麗說着。

“每天重複幾百次同樣的話,其實挺辛苦。”羅恩表示理解治安官不耐煩的心情。

“呼……爬山真累。總覺得這塊巨石有些眼熟。”四人中年紀最大的舒克有些疲勞的說道。

走過巨石不遠,前面就出現幾個黑石獸人大吼着衝了過來。

“一、二……五個,問題不大。”舒克正想分配戰力的時候,後面也傳來了獸人的吼聲。

四人轉過頭,只見巨石後面衝出了半打獸人……

……

洛麗亞隨意的走在血色修道院中,看着到處懸掛的旗幟,洛丹倫王國、白銀之手騎士團和聯盟的樣式都有,只不過都被染成了血紅色。

脫胎於白銀之手騎士團的血色十字軍,曾經是一個強大的貴族軍事組織。爲了拯救被天災亡靈蹂躪的家園以及替悽慘死去的親友復仇,他們獨自在遍佈亡靈、充滿瘟疫的廢土上戰鬥着。

這些代表過去榮耀的旗幟如今顯得格外破舊,正如現在的血色十字軍一樣。

“不被聯盟承認,卻依然以聯盟成員自居的洛丹倫亡靈嗎?”洛麗亞自語着。

一路上遇到的血色十字軍成員紛紛向洛麗亞鞠躬致意,這多少讓洛麗亞有些彆扭的感覺。從家養蘿莉過渡到野生蘿莉的洛麗亞,看到野怪npc難免會有些緊張。

看來自己的身份已經被公佈。作爲血色十字軍創立者之一,被人們崇敬的稱呼爲‘莫格萊尼·灰燼使者’的亞歷山大·莫格萊尼的‘孫女’。

至於其他更多的事情,以前玩遊戲從不看任務介紹,對歷史背景也不甚了了的洛麗亞並不知道。

走到一處花園中,洛麗亞雙手環膝坐到草地上,望着天空發呆。

餘光看到一個粉紅色的短毛腦袋從一旁花園的圍牆後探出。當洛麗亞看過去時,又馬上縮了回去。

那個可惡的混蛋,踢阿狸的仇,打昏我的仇……洛麗亞炸毛了。毛茸茸的粉色腦袋上,疏密的粉色長髮此刻顯得更加蓬鬆。

站起身,無視壞蛋的視線,洛麗亞無目的的往其它地方走去。

一路上總感覺背後射來可恨地視線,每次回頭都能看到那顆縮回去的粉色腦袋。終於忍無可忍的洛麗亞在路過一個拐角是停下,雙手環胸,轉身站定。

阿倫剛剛跑過拐角,就看見洛麗亞雙手環胸,滿臉怒氣地仰頭看着自己。愣了一下後,想往回跑,又覺得都被逮個正着,再縮回去不好,正猶豫不決時。

“你到底要幹什麼!”洛麗亞滿臉嫌惡、沒好氣的說道。

不知道爲什麼,面對眼前之人時總是會莫名地無法控制情緒。大概是天生相性爲負?自己引以爲豪的表裏不一和無比真心可愛的假笑技能呢?洛麗亞心想到。

其實這是妹妹們在面對妹控哥哥時的超自然感應…..

這……這就是大師在書裏所說的傲嬌麼……阿倫這麼想着。

“沒事的話就不要跟着我。”洛麗亞說完轉身就走。

看着洛麗亞頭也不回地漸漸走遠,阿倫輕聲說道

“據我一路上觀察,洛麗亞即使對不認識的小兵都能抱以可愛的微笑,唯獨對我如此特別。嗯,根據大師所說,傲嬌系的妹妹表面對哥哥總是凶神惡煞,其實內心卻最喜歡哥哥了。嘿嘿嘿……嘿嘿……洛麗亞,哥哥也最喜歡你了。”滿臉陶醉笑容的阿倫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世界。

……

將想要跟着自己的阿狸鎖到房間內,聽着房間內傳出的喵喵叫聲。洛麗亞說道

“對不起吶阿狸,接下來要去做危險的事,阿狸乖乖待在房間等我回來。”

說完按下心中的不忍,轉身離開。

剛走出沒多遠,就聽見門被打開的吱呀聲。洛麗亞轉身看向搖着毛茸茸狐狸尾巴跟過來的阿狸,無奈的想着,寵物太聰明也有麻煩的地方呢。

血色修道院所在的山上,數人一組的血色巡邏隊在十夫長的帶領下來回巡邏。從修道院走到山下的路上,洛麗亞已經碰到了數十組巡邏隊。數學糟糕的洛麗亞估算着十字軍根據地的山地面積。

“修道院位於山地中心位置,一隻蘿莉從修道院出發,步行到山地邊緣用了3個小時,假設蘿莉的直線前進速度爲4公里每小時,問,十字軍根據地面積約多大?”

圓的面積怎麼算來着……2πr2

……3.14x12x12等於,嗯等於……

洛麗亞拿出仿製版灰燼使者在地上筆算起來。

“答!452平方公里!意外的大呢,數學真是神奇啊。”

“十字軍根據地內約有6000名戰士和後勤人員。問一,假設1萬名蘿莉攻入其中,人口密度爲多少。問二,假設某國最大城市實際人口密度約爲4000人每平方公里,1萬名蘿莉攻入十字軍根據地後會顯得非常擁擠嗎?”

“一萬六千除以452等於……嗯,取整數爲35人每平方公里。35除以4000等於……0.00875.”洛麗亞咬着左手食指,右手握着仿製版灰燼使者算到。

“我知道了,即使有1萬六千個蘿莉,平均人口密度也只有區區35人每平方公里,是某國最大城市平均人口密度的千分之八,不會很擠的。”

“假設艾澤拉斯兩塊大陸的陸地面積爲600萬平方公里,同一時間內有2000萬名冒險者居住在艾澤拉斯。問,假設冒險者全部離開城市冒險,野外會容易相遇嗎?”

“唔……2000萬除以600萬,人口密度爲3人每平方公里。看起來冒險者很難扎堆呢。”

“說起來我爲什麼要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走了阿狸,去西面的澈水湖找怪物。”終於發現自己在做奇怪的事情,洛麗亞招呼阿狸道。

而遠遠跟在洛麗亞後面的阿倫看着洛麗亞收起手中的武器,自言自語道

“不會是那把傳說中的灰燼使者吧…….”

原本來叫洛麗亞吃午飯的阿倫,把伯父雷諾的叮囑忘到一邊,尾隨着洛麗亞向澈水湖行去。

……

一路上遇到的十字軍巡邏隊漸漸稀少,到了連單獨行動的斥候也看不到時,洛麗亞心想自己即將離開十字軍的勢力範圍了,大概不久後就會遭遇遊蕩的怪物。洛麗亞決定停下來等等後面的討厭鬼……

發現洛麗亞停下來遠遠看着自己,似乎是等自己過去的樣子。有些興奮有些扭捏的阿倫向着洛麗亞小跑過去。

看着妹妹瞪大眼睛,故作兇惡的可愛樣子。阿倫用極大的毅力安奈住蠢蠢欲動的妹控之魂,向洛麗亞說道。

“可以給我看看剛纔的武器嗎,就是你剛剛用來寫寫畫畫的那把。”

“這個?”洛麗亞拿出仿製版灰燼使者,疑惑道。

阿倫睜大眼睛,彷彿想要看的更清楚,反覆觀察良久,確認了洛麗亞手中所持的就是圖書館中所記載的灰燼使者後,激動的喊道。

“真的是灰燼使者!真的是灰燼使者!啊!讚美聖光……”

看着手舞足蹈、滿臉狂熱的阿倫,並不太清楚手中的仿製版武器對於血色十字軍有何種意義的洛麗亞害怕地後退了一步,猶豫着要不要轉身逃走。

終於宣泄完心中的感情,看到妹妹害怕的樣子,阿倫努力平靜下來,對洛麗亞解釋道

“洛麗亞,不要害怕…….我……我只是太激動了,因爲看到了灰燼使者。”

看着洛麗亞不明所以的樣子,阿倫繼續解釋道

“這是我們的祖父,初代大領主亞歷山大·莫格萊尼所持有的武器。祖父帶着它創建了血色十字軍,領導着同袍們與天災戰鬥,無以計數的天災消亡於這把武器之下。對於我們來說,這是象徵着榮耀和勝利的武器,有着無可比擬的號召力。”

說道這裏,阿倫緊張起來,急迫的問道

“沒有別人看到它吧?洛麗亞的實力…….實力還太…….還不能保護好它,一定要好好藏起來,不要讓別人看到。”

“沒關係,其他人大概是使用不了的。”靈魂綁定、想送人都送不了,洛麗亞心說道。

看着阿倫滿臉不信的表情,洛麗亞乾脆反手遞過山寨版灰燼使者,示意阿倫拿去。

醉仙葫 阿倫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緊張的握向刀柄。指尖剛剛接觸到刀柄,手臂就彷彿被看不見的力量推開似的,猛地彈開。

“我感覺到一股強大到無以抗衡的力量在拒絕我,卻只是推開我的手,並沒有傷害我……”阿倫疑惑的說着。

“大概是它認可了洛麗亞的原因,所以其他人都不能碰觸?”本蘿莉上面有人,系統給的誰拿的走。洛麗亞心口不一的說道。

“真是太好了!洛麗亞能夠被灰燼使者認可。”阿倫開心的笑道。

看着對面粉毛混蛋真誠的笑容,洛麗亞沉默了。 東部王國並不是某個王國的名字,而是指一片狹長的大陸。除了矮人和高等精靈的故鄉外,人類大大小小的王國曾經遍佈整個大陸。在經歷了三次大戰後,被獸人、惡魔和亡靈數次蹂躪的它,如今已滿是瘡痍。而曾經的大陸統治者——人類,此時只剩下一個王國,龜縮於大陸南端。

提瑞斯法林地就位於大陸西北端,兩面臨海,南接銀鬆森林,東面則是被天災亡靈徹底毀滅的瘟疫之地。這裏曾經屬於強盛的北方人類國家——洛丹倫王國,王國的王城就坐落於提瑞斯法林地南部。

作爲曾經的人類領土,提瑞斯法的人類在第二和第三次戰爭中英勇奮戰。天災亡靈在第三次戰爭中蹂躪了這裏,導致生靈塗炭。戰後,希爾瓦娜斯·風行者掙脫了巫妖王的束縛,讓她自己和許多其他亡靈從巫妖王的奴役中解放出來。她把這些自由的亡靈組織起來,稱爲被遺忘者,還把洛丹倫王城的廢墟據爲己有,在其地下修建了被遺忘者的主城——幽暗城。

傍晚時分,洛麗亞和阿倫到達了澈水湖畔,這裏正是血色十字軍的勢力範圍邊緣。

對於經常獨自一人在野外晃盪、找亡靈麻煩的阿倫來說,在野外露營不過是家常便飯。他輕車熟路的搭好帳篷,收集木柴搭起篝火,並在帳篷四周佈置上一些實用的小陷阱——這足以讓他在野獸或亡靈襲來時有足夠的時間準備戰鬥。

洛麗亞則在一旁好奇的看着阿倫忙這忙那、不時憑空取出一些洛麗亞不認識的東西。

看來大家都有寫作揹包,讀作空間裝備的東西,還真是方便吶。洛麗亞這麼感嘆着,注意力又轉移到四周的景色上去了。

巨大的魔法天幕籠罩在提瑞斯法林地上空,使這裏白天也顯得頗爲昏暗,夜間更是伸手不見五指。林中和湖上總是漂浮着薄霧,亡靈瘟疫在樹木間散佈着墮落氣息。植物的外表呈現出一種病態的紫色,花朵和種子也佈滿黃綠色的噁心液體。

周圍詭異陰森的環境讓洛麗亞有些害怕,她朝着蹲坐在身旁的阿狸擠了擠,整個人貼到了比自己還大一圈的阿狸身上,似乎這樣能獲得些安全感。

作爲寵物的阿狸和洛麗亞等級一致。雖然只會像普通狐狸一樣用牙齒攻擊,但至少比月餘前還是一個和平國家普通女孩子的洛麗亞強的多。

阿狸身上傳來的溫暖使洛麗亞稍稍安定下來。

平常有些懶散,做事情三分鐘熱度的自己居然能跑到這種鬼地方來受罪。難道是因爲離開聯盟腹地和平安逸的生活之後,爲了適應危險陌生環境而產生了提升自己實力的期望?洛麗亞不確定的想着,但總有種莫名的緊迫感在驅使着自己前進。

“洛麗亞,準備好了,到帳篷裏來吧。”設置完陷阱的阿倫打斷了洛麗亞的胡思亂想。

“……”

“怎麼了洛麗亞?”阿倫故作鎮靜地問道。

“爲什麼只有一個帳篷?”洛麗亞指着眼前的帳篷問道。

“這樣方便警戒,搭建兩個帳篷會增加危險,在亡靈襲來的時候也難以作戰。野外生存大宗師,貝爾·虛空吞噬者說過,在野外露營務必要以安全爲最重要的考量,一絲一毫的不謹慎都可能帶來死亡。”阿倫繃緊臉說道。

儘管有些狐疑,但看着阿倫嚴肅認真的表情,穿越前既不是特種兵也沒什麼奇葩經歷的普通蘿莉還是乖乖坐進了帳篷。

待洛麗亞進入帳篷後,阿倫背向帳篷入口點燃篝火,邊取出烹飪材料,邊露出了陰謀得逞的笑容。

……

坐在篝火旁的阿倫將烤好的狼肋排從火上取下,冷卻了一會後,遞給跪坐在帳篷門口的洛麗亞。

“狼肋排真是百吃不厭呢。”肉食動物洛麗亞說道。

“說起狼肋排,還是銀鬆森林北部的座狼最佳,唔……那鮮嫩多汁的狼肉,用炭火慢烤,撒上些甜香料和辣椒,簡直是夢幻般的味道……洛麗亞喜歡的話,我們繞過幽暗城去那裏逛逛,弄些座狼肉來燒烤,順便找找亡靈的麻煩。”原來也是肉食動物的阿倫建議着。

“那麼久不回修道院沒事麼?還有繞過幽暗城豈不是很危險?”被美食誘惑的洛麗亞明顯意動的問道。

“我已經託下午遇到的那個斥候送信給伯父了,說要帶你進行戰鬥訓練。至於幽暗城那些奇怪的天災亡靈不足爲慮,他們的主力正和普通的天災亡靈內戰,只要不深入銀鬆森林就沒關係。而且這附近的野獸和亡靈實力太弱,洛麗亞要訓練的話,最好還是去銀鬆森林。”分不清被遺忘者和天災亡靈的阿倫說道。

“好吧。”想到阿倫是35級的精英級實力,洛麗亞放心了。1

“天快黑了,要熄滅篝火了,否則會引來大批亡靈的。”注意到天色的阿倫說道。

“嗯。”即使是洛麗亞也知道這樣的常識。

“洛…….洛麗亞,你…..你先睡吧。”阿倫竭盡全力地壓抑着自己如岩漿般滾燙的妹控之魂,結結巴巴地說道。

“哦,你也早點睡。”洛麗亞說完後鑽進帳篷,順手拉起了門口的簾子。

……

深夜的澈水湖東畔,除了帳篷內洛麗亞傳出的均勻呼吸聲,明明是野外卻詭異的沒有一絲聲響,四周一片死寂。

再次確認周圍短時間內不會有危險的阿倫用力攥緊拳頭,他的妹控之魂已經飢渴難耐了。

一手顫抖着拉開布簾,阿倫緩緩的將上半身探入帳篷,一片漆黑。

阿倫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儘量的控制着只在手上產生微弱的聖光。

……

……

……

睜開眼的阿倫看到…….洛麗亞的白色大狐狸一動不動的蹲坐在熟睡的主人身前,琥珀色的大眼睛緊緊盯着自己的脖子。

……

清晨醒來的洛麗亞坐了起來,照例腦袋空空的發着呆。發現阿狸後,把腦袋靠到阿狸背上來回的蹭着。

“低血糖真是麻煩的說。”自言自語的洛麗亞從帳篷中鑽出,看到阿倫正在拆卸着陷阱。

察覺到身後響聲的阿倫轉過身來,對着洛麗亞說道

“洛麗亞,準備出發了。”

看着阿倫臉上誇張的黑眼圈,洛麗亞想了想還是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