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條現在心中有些遲疑。

陳三條現在心中有些遲疑。

他看了一眼依舊匍匐在路兩旁的妖獸,神情有些凝重。

「那……個,這些妖獸……」

「吱吱!」

未等陳三條說完,在他腳邊的小泥鰍轉身,就朝著獸群『吱吱』一聲,然後就見獸群頓時就散開,匍匐在距離這裡足有五十米開外的地方。

陳三條心中不由得一陣嘀咕:

「這小東西咋辦到的啊?」 陳三條見到匍匐在地上的獸群,心中不由得一陣打鼓。

眼前的小泥鰍,赫然成了一個高高在上的土皇帝了!

這在陳三條的心中就覺得很奇怪。

這小泥鰍居然能讓獸群匍匐。

而且,他還能感到,在之前匍匐在地上的妖獸,渾身似乎都在寒顫。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三條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地上的小泥鰍!

小泥鰍『吱吱』了一聲,而後就朝著血海竹林那邊而去。

這次,陳三條並未多想,而是跟隨在了小泥鰍的身後,心中有些歡喜,也有些震驚,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過濾著信息,眼前這小東西真的只是小泥鰍?

之前還沒有過多在意。

還讓這小東西自己回去!

現在看來,若是沒有小泥鰍,估計他還得與這些獸群鬥智斗勇呢?

現在有小泥鰍保駕護航。

他現在心中雖說很疑惑,但也很開心。

一直跟隨著小泥鰍,果真,這一路走來,妖獸見到他,居然沒有攻擊,依舊匍匐在地上。

這讓陳三條原本懸著的一顆心,瞬間就放下。

小泥鰍走在路上,就像是一個得勝歸來的王!

見到這一幕,陳三條也只能苦笑。

約莫一盞茶功夫。

一人一泥鰍。

就站在了血海竹林的入口。

一個人的一往情深 小泥鰍就在陳三條的腳邊,而後就不再前行,它朝著陳三條眨了眨眼睛。

「你要進入我的背簍?」見到小泥鰍可愛的模樣,然後朝著他身後的背簍望去,陳三條就知道它的意思。

這時,就只見在地上的小泥鰍朝著他點了點頭。

陳三條也不多想,就將地上的泥鰍撿起來,輕輕地放進了背簍中。

他並未直接進入這血海竹林。

而是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一般。

在來這裡之前,他可是進行過一系列的查閱。

古書上記載,血海竹林之所以叫血海竹林,這其中也有著很多講究。

比如這裡的竹子與外界的竹子相差無幾,可他唯一不一樣之處,便是竹子通體都是血色,這也是為何會被人稱呼為血海竹林!

這些血海山竹,生長的地方,是一處比較開闊之處,而且,在山竹生長的所在,也是一處靈泉源頭。

原本在這些靈泉的灌溉下,山竹斷然不會是血色,但在這身上中,很多妖獸會前來臨幸這些山竹,難免會出現獸潮之間的爭鬥。

因此,在一段時間內。

獸潮便會上演一場驚天動地的爭奪,血流成河,從山上到上下,在靈泉中都流淌著妖獸的血液。

這一片山竹就是因為浸染了無數妖獸的鮮血,從而變成了血色。再加上這裡成片的山竹,看起來,竹林就是一片血海。

血海山竹!

由此而慢慢的被世人稱呼!

陳三條環顧四周,神情嚴肅,而後再次的望向一條路。

天價剩女:挑戰魔性總裁 在他的心中很清楚,要想取得血海山竹,必須要進入其中,畢竟,這次他需要的是百年血海山竹,而非是歲月較為淺的山竹。

他站在邊緣,臉上帶著一抹笑意。

「小泥鰍,這次多謝你了!」陳三條微微的轉頭,看了一眼背後的背簍道。

也就在這時。

背簍中的小泥鰍已經在背簍邊緣,探出一個小腦袋,眼珠子一陣的轉悠,可能是聽到陳三條的話后,居然是一陣搖頭。

那意思就像是再說:小事一樁!

這讓陳三條的臉上不由得便是一陣笑意。

而後,他就朝著那條沾滿了血液的路走去。

這一路而來。

遇上了很多山竹,陳三條始終沒找到自己滿意的那一棵,他背著背簍,一直往前。

就在一處。

背簍中的小泥鰍在這時『吱吱』的叫著,陳三條聽聞后,不由得停住腳步!

「哦?我說小泥鰍,你這個時候叫啥啊?」聽到小泥鰍居然已經到了他的肩膀上,那小腦袋正朝著一處,陳三條就順著它望去的方向,臉色不由得一陣歡喜,「行啊,這你都能找到?」

在他面前的,正是一棵有著數百年的血海山竹!

這令陳三條心中不由得一喜!

然而,下一刻。

他的臉色就迅速的變化。

因為在臨近這百年血海山竹時,居然有著一條盤旋著的巨蟒,正在山竹前休憩。所以在周遭,幾乎是寸草不生。

「吱吱!」

這時,站在他肩膀上的小泥鰍叫了一聲。

這一聲,嚇得陳三條是渾身一陣哆嗦,他甚至躡手躡腳向後在倒退。

在一處血石后,陳三條不由得輕輕嘆了一口氣道:「我說,小泥鰍,你就不能安分點,要是吵醒了那頭巨蟒,我們就慘了……

我現在肯定是打不過,

你這小不點,就更別說了!」

然而,小泥鰍壓根就不理會陳三條的話,而是依舊在肩膀上『吱吱』的叫喚著。

這讓陳三條現在找個地縫自己鑽進去的心思都有了,他臉上冷汗直流!

而後,就小心翼翼的朝著百年山竹的所在看去,就在這時,他剛剛探出頭,剛好就看了一張血盆大口正朝著自己而來。

巨蟒醒了!

陳三條的心中那叫一個苦!

然而,就在這時。

時光不及你 站在陳三條肩膀上的小泥鰍,朝著巨蟒就是『吱吱』一聲,巨蟒那張血盆大口居然閉攏,一個很大的巨蟒頭就呈現在陳三條面前。

他被這嚇得是魂飛魄散。

但看到這一幕。

他就緩緩的舒了一口氣。

突然,巨蟒那龐大的身軀微微一動,百年山竹就此斷裂,倒在陳三條面前。

陳三條是目瞪口呆。

這是啥意思?

難道這百年血海山竹,他可以拿走了?

「你可以拿走這百年血海山竹!」這時,巨蟒的頭朝著陳三條微微張口,一口蛇息而出。

「你……你可以說話?」見到這一幕,陳三條被震驚的是無以復加,心中著實很震撼,「不……不是,你為啥要給我?」

陳三條心中很是不解!

而且,這樣驚險的事情,他從未遇上過!

巨蟒可以說話了?

這說明巨蟒至少也有百年道行,它完全可以直接殺了他陳三條啊?

「嗯,話真多!」巨蟒聞言,言語中有些不耐煩道,「滾吧,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們了!」

陳三條聞言,神情一怔。

小泥鰍這時在陳三條肩膀上一陣吱吱聲。

陳三條並未多想,而是朝著巨蟒施了一禮,便轉身離開。

就在陳三條和小泥鰍即將離開之際,巨蟒居然化作人形,臉上掛著笑道:「終於來了!」

……

陳三條和小泥鰍一路嘀嘀咕咕。

已經走出了血海山竹。

這一次,陳三條總覺得很順利。

不過,他在想到小泥鰍后,臉上神情就變得很柔和和洒然起來。

多虧了小泥鰍的幫忙!

不過,就在這時。

突然一聲打斷了陳三條的思忖。

「喂?小子,留下血海山竹!」 陳三條和小泥鰍正談的很歡樂。

突然在背後,就傳來一聲:「小子,留下血海山竹!」

然後,就見到一眾人。

為首的是一名臉上帶著一個刀疤的壯漢,身後跟隨著一名精壯的胖子和一個穿著很奇葩的女子。

「嗯?」

陳三條心中一怔,他連忙向小泥鰍求救道,「喂?小泥鰍,咋辦?」

然而,小泥鰍壓根就沒理會他。

早就在背簍中睡著了!

這一幕,讓陳三條無語,真是哭笑不得!

「喂?小子,你耳朵聾了嗎?」

就在這時,為首大漢身後那名精壯男子,可能對陳三條如此漫不經的態度,心很是不滿道,

「見了我們老大,你還不乖乖的將你背簍中的血海山竹奉獻出來?」

「啊?」

聞言,陳三條的臉色微微一變,但僅僅是一瞬間,他的臉上就是一陣苦笑道,

「幾位大哥、小姐姐,

你們也看到了,這走一趟不容易,

你們就可憐可憐我,就不要與我搶了!

這血海山竹,對而言,很重要,我……」

「少特馬廢話,居然敢跟我們大哥講條件?你這膽兒可真夠肥的!」站在身後的女子呸了一口道,「你小子是不是找死?

小子,你現在只有一條路,

留下血海山竹,然後能滾多遠就滾多遠!」

這名身著草莽衣服的女子狠狠的啐了一口。

站在另一邊的精裝漢子神情很是陰冷。

為首的壯漢,在肩上扛著一大刀,就站在原地,也不說話,眼睛直溜溜的盯著陳三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