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道:「那還不簡單,想必是有求於我,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何事,崑崙,到底看出了什麼。」

陳青道:「那還不簡單,想必是有求於我,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何事,崑崙,到底看出了什麼。」

徐靜都忽然眼中露出急色,道:「莫非是,崑崙看出了我們和天蛛謀划的那事……」

徐靜都作為陳青的親信,自然是知道這件事的,甚至起事之時,還需要徐靜都親自帶兵出馬,陳青自然是不避諱。

陳青和天蛛的約定,便是他擁有足夠多的無疆領域的強者之時,直接一舉摧毀掉地球上其他的智能生命,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掙脫開九大勢力的束縛。

除了無雙盟是有可能支持自己的,其他八大勢力必定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做大,與這八大勢力之間,必定有著一戰。

昆崙山下。

昆崙山主和守護崑崙的老人在黑暗中看著白骨騎的一舉一動,守護崑崙的老人是昆崙山主的師弟,不過若是有大事,都是兩人商量。

昆崙山主可以看得到白骨騎的一舉一動,整個白骨騎就如同是一群從地底爬出來的魔鬼,敢於揮刀向著任何挑釁冥王的人進攻,他們已經無數次地用他們的英勇說明了這一點。

老人道:「師兄,我們貴為九大勢力之一,是這中原真正的主宰,我崑崙高於世間,如今竟然要向世間低頭了不成?」

昆崙山主道:「不得不低頭啊,這三百白骨騎,已經有了數十四極領域,師弟我問你,若是這三百白骨騎全部到了四極領域,你可有信心能夠戰勝他們?」

老人深深地看了一眼,他曾在暗中見過白骨騎出手,陳青率領三千白骨騎,便將無疆領域之下的所有勢力平掉,若是這三千白骨騎都到了四極領域,那將會是何等可怕的一股勢力。

而更為可怕的,是他們只聽從一個人的命令,只要那人一聲令下,所有白骨騎便會聞風而動,而後,便是血路成河。

老人想了想,終究是道:「若是陳青率領,我不可能是對手。」

昆崙山主笑了笑,然後道:「是啊,如今的陳青才踏上進化之路幾年啊,我本以為三大勢力會和陳青兩敗俱傷,沒有想到的是,陳青此人竟然是勝了,而且是大勝。」

昆崙山主頓了頓,接著道:「而且,你不要忘了陳青的身份,他不僅僅是冥王,更是無雙盟的掃地人,掃天下不過掃地的無雙盟掃地人。」 崑崙守護者道:「師兄,你未免賭的太大了。」

昆崙山主道:「你可知道,陳青現在已經是生死玄關第三重,而且足足過了一年的時間,他都沒有突破到四極領域,你應該能夠猜到吧。」

崑崙守護者道:「不錯,能夠進入無缺領域,想要進化到四極領域如同探囊取物,只要融合英靈便是四極領域,無缺領域的覺醒者,都是想要突破便突破,陳青卻是在無缺領域停留了一年,必定是有著把握能夠突破生死玄關更高的層數。」

昆崙山主道:「是啊,無雙盟的老掃地人將死,就看這新的掃地人能不能鎮壓寰宇了。」

崑崙守護者道:「這陳青不是沒有吞過罡氣嗎?天下群山,崑崙最高,天下眾罡,崑崙最烈,就讓陳青吞一些崑崙的罡氣,助他衝破生死玄關第四重。」

昆崙山主點頭道:「那便如此。」

次日清晨。

陳青和徐靜都吃了一些瓜果,陳青道:「黃天那小子意志很堅定,而且有著一顆赤子之心,必成大器,你閑暇之時一定要好生督促。」

徐靜都點頭道:「是,冥王,我絕對會好生教導的。」

院門被敲響,門外傳來昆崙山主的聲音,「冥王,可起來了?」

陳青示意徐靜都開門,昆崙山主笑了笑,陳青卻是直截了當道:「我這個人,喜歡直接點,不喜歡說那些沒用的浪費時間,直說吧,你們崑崙到底要什麼?」

昆崙山主尷尬地笑笑,道:「不知道我們崑崙可否有機會登上冥王這艘大船?」

陳青滿含深意的一笑,「哦,為我也算得上是一艘大船嗎?」

昆崙山主道:「自古以來,無雙盟的掃地人只有兩種下場,要麼鎮壓天下寰宇,要麼死在鎮壓天下寰宇的路上,小老兒卻是沒有這個魄力,但是還是覺得應該信得過無雙盟掃地人的眼光的。」

陳青道:「那就看看你們崑崙的誠意了。」

昆崙山主道:「天下群山,崑崙最高,天下眾罡,崑崙最烈,不知道這個夠不夠?」

陳青思量片刻,道:「那就看看你這崑崙的罡氣有多烈!」

昆崙山主露出笑容,陳青這就是表示同意了,連忙伸手指引道:「我這就帶冥王前去為我崑崙玉池。」

忽然從山下傳來一聲大喝道:「黃泉呼延灼,前來取罡!」

陳青皺眉道:「這是怎麼回事?」

昆崙山主也是露出難堪的神色,道:「我們崑崙曾經欠了黃泉的一個人情,故而許諾可以讓他們有一人前來吞取罡氣。」

陳青道:「無妨,他吞便讓他吞。」

昆崙山主道:「非也,這呼延灼乃是黃泉的一位無疆強者,若是冥王和他一起吞取罡氣,呼延灼吞取的罡氣量之大,會引發崑崙玉池罡氣噴吐量變大,冥王現在還只是三階,恐怕承受不住這些罡氣的洗禮,而且呼延灼在這個節骨眼上來,他的用意已經不言而喻。」

陳青卻是笑笑,要和他看看誰吞的罡氣量更大,還真是有些意思,他的身上,可是有著二十多隻兵鬼,加上這一年的積累,對於兵鬼的掌控力已經更強,還能融合更多的兵鬼,陳青可不信,對方吞吐罡氣能夠拼的過他,即便是無疆領域又如何?

「既然他想要吞罡,便讓他試試看吧。」

昆崙山主看陳青這麼有把握,不好強求,還是小心翼翼地勸道:「冥王莫要發怒,若是力有不逮,為我崑崙絕不會袖手旁觀。」

其實昆崙山主也有著自己的算盤,若是陳青被呼延灼引起的罡氣傷到才好,這樣他們救下陳青,可就是救命之恩,就可以將陳青牢牢地綁在崑崙的船上。

一行人來到崑崙玉池,陳青可以看得到有著一個高大的中年男人,此人足足有著丈高,看起來如同是一個巨人,此人是在崑崙弟子的指引下來到此地,想必便是那呼延灼了。

呼延灼也是看了一眼陳青,露出一絲戲謔的神色。

昆崙山主道:「呼延灼,冥王也要今日吞罡,不知你要何日吞罡?」

呼延灼哈哈大笑道:「既然是晚輩也要吞罡,我便讓這小子先去吞罡。」

呼延灼卻是有著自己的算盤,他想要和陳青同時吞罡,有著九大勢力的約定,明著不好出手,若是陳青下了那玉池,那可就有意思了。

他隨便找個理由便能進入玉池和陳青一起吞罡,若是陳青退了出來,他便再找個理由退出來,只要有他在,陳青便別想吞下這罡氣!

陳青掃了一眼那玉池,是一方漢白玉凝成的玉池,渾然天成,玉池長寬各有百丈,若是俗世中的普通人看到,說不得還得挖走一塊玉池,不過也就是想想,能夠孕養罡氣的玉池,是那麼容易挖走的嗎?

在玉池的中心,有著一口玄黃色的古劍懸在一個泉眼之上,想必便是鎮壓罡氣之物。

陳青笑道:「在下是晚輩,既然是前輩要吞罡,自然是前輩先行一步。」

呼延灼則是笑罵道:「陳青,你莫非是怕了不成,這小小的罡氣都不敢吞了?世人皆說冥王是一個不敢應戰的膽小鬼,今日看來,果真如此。」

陳青也不怒,明明知道對方是想要激怒自己,若是還是怒了,那和蠢蛋有什麼區別,他此舉只是想要試試看對方是不是真的來為難自己的,如今看來,倒是真的,這四大勢力的手段還是越發低劣了,居然無恥地派了一個無疆領域的強者前來阻止自己吞罡。

陳青擺擺手,雲淡風輕道:「山主,開啟玉池吧,我來看看這崑崙的罡氣,到底有多烈。」

道完,陳青又補了一句,「以至於讓這位無疆前輩都怕了,要讓我這小輩先試試。」

呼延灼的臉色一陣紅,怒上眉梢,終究只是冷哼了一聲。

昆崙山主也不多說,反而是樂得見到這樣,意念一動,溝通那一柄玄黃劍,口中喝道:「玄黃鎮氣,起!」

那一口玄黃劍飛回昆崙山主的手中,卻見那泉眼之中,飛出一道如同白霧一般的罡氣,而後,又是一道白霧一般的罡氣飛出,整個玉池,瞬間殺意四溢。 一道罡氣接著一道罡氣飛出,不過卻是不快,罡氣飛出,被束縛在玉池之中。

陳青一躍跳入玉池,朝著泉眼走去,待得陳青走到了快到泉眼的位置,呼延灼卻是大笑道:「我看冥王如此英武,豪氣頓生,能和這樣的小輩吞取罡氣,倒是不會落了我的威名,便和他一起吞取罡氣!」

昆崙山主怒喝道:「呼延灼,陳青不過三階,你一個無疆強者,要和他一起吞取罡氣,你意欲何為?」

呼延灼確實大笑道:「我記得你崑崙曾經說過,我黃泉要何時來,何人來都可以,怎麼,你們崑崙都是不守江湖道義的小人不成?」

昆崙山主冷哼了一聲,道:「我崑崙自然是信守承諾!」

雖然說樂得見到呼延灼去傷了陳青,但是該做的樣子卻還是要做的。

陳青回頭看了一眼昆崙山主,說實話,他不信昆崙山主沒有任何理由能夠攔住呼延灼,只怕是昆崙山主也有著自己的算盤,昆崙山主這樣做,無非是讓呼延灼也進入玉池,而後用洶湧地罡氣傷了自己,但是這樣做,崑崙有什麼好處呢?

對了,崑崙可以順勢救下自己,多了一份救命之恩。

只可惜,這恩德,陳青並不想要。

呼延灼大笑道:「這不就完了。」道完,也是一躍跳下玉池,生怕陳青在此刻退了出來,呼延灼已經是張口一吸,瞬間將已經飛出三道罡氣吸入口中,然而這還不夠,呼延灼操控體內的兵鬼開始大口大口的吞吸,泉眼之中,罡氣噴吐量瞬間變大,一瞬之間便有著十多道罡氣飛出,呼延灼還嫌不夠,生怕不能留住陳青,繼續操控體內的兵鬼吞吸罡氣,將十多道罡氣吞入腹中,泉眼之中的罡氣噴吐量已經再次加大,已經是二十多道罡氣同時飛出。

二十多道罡氣同時飛出,幾乎蔓延至泉眼的各個方向,不時有罡氣飛到陳青的身旁,陳青現在,除了吞了這罡氣,已經沒有退路,不吞下這罡氣,這罡氣便會越聚越多,罡氣可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能殺人的東西向來不是好玩的,罡氣越聚越多,便能傷人。

就如同吃人蔘可以補身體一樣,吃一點大補,吃多了卻是會補死。

呼延灼還覺得不夠,閑庭信步吞下幾口罡氣,接近泉眼,站在陳青的對面,越接近泉眼,他能夠引起泉眼的噴吐量就越多。

呼延灼張口一吸,此時的泉眼,已經是三十多道罡氣同時飛出。

陳青的身邊,已經是罡氣肆意飛舞,想要退走,已經是難了,陳青試探著張口吞下一口罡氣,不過剛剛吞進體內,體內二十多隻兵鬼如同是見了血的蒼蠅,如同發狂了一般搶奪,將一口罡氣吸收。

陳青心中一喜,看來這些兵鬼的胃口都還不小,陳青再次張口吞下三口罡氣,三口罡氣湧入體內,卻是被孽龍給一口吞了,陳青能夠感覺到,這三道罡氣,連給孽龍塞牙縫都不夠。

自己有著二十多隻兵鬼,更能繼續融合兵鬼,陳青看了一眼呼延灼,既然你要加大泉眼的罡氣噴吐量,那就讓這泉眼噴的痛快。

陳青穆然間張口便是一吸,將泉眼之中溢出的三十多道罡氣全部吞入體內,三十多道罡氣瞬間被瓜分完畢,陳青又是張口一吸,泉眼微微震動,竟然是泉眼變大了幾分,而此時的罡氣噴吐量,已經一次飛出將近一百道!

洶湧的罡氣飛出,蔓延至整個玉池,就連呼延灼都已經沒有了退路,呼延灼眼中露出一絲喜色,這陳青,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嗎?

好,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

呼延灼也是張口一吸,讓泉眼的噴吐量再次加大,此時的泉眼,已經有著一百多道罡氣同時飛出!

昆崙山主愣愣地看著兩人竟然都在加大泉眼的罡氣噴吐量,心中盤算著啥時候出手救下陳青。

甚至有些懷疑陳青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為何要和一個無疆領域比誰能吸收承受的罡氣多。

兩人都在同時加大泉眼的罡氣噴吐量,泉眼的噴吐量也如同芝麻開花一般,節節攀高。

崑崙的弟子看得愣愣的,「這罡氣噴吐量,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吧。」

「呼延灼可是無疆強者,有這種噴吐量應該沒事。」

「不知道冥王怎麼辦?」

兩人都如同發瘋一般加大著泉眼的噴吐量,罡氣的噴吐速度,已經快到了兩百道罡氣同時飛出,兩百多道罡氣,就是整個昆崙山都在微微顫動,驚動了不少在進化的崑崙弟子。

「這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感覺昆崙山在震動。」

「是有人在吞吐罡氣吧,這種吞吐量,怕是一位極強的無疆領域。」

「我等上去看看。」

陳青和呼延灼吞吸罡氣,已經讓整個昆崙山都在顫動,眾多的崑崙弟子齊齊登上玉池,想要一看究竟。

來到玉池,卻是發現陳青和呼延灼兩人還在加大泉眼的噴吐量,「這兩人是瘋了不成,他們這樣下去,恐怕不僅僅是吞吸罡氣,還會傷了自己!」

「他們怎麼還在加大,都有兩百多道了!」

「他們還在加大,這種噴吐量,只有當年的無崖子前輩達到過。」

呼延灼冷眼看向陳青,冷冷地笑了笑,還真是不知死活,居然和我一個無疆領域比誰能夠吞下的罡氣多,今日,你非死不可!

呼延灼又是張口一吸,讓泉眼的噴吐量再次加大,呼延灼看著泉眼的噴吐量,其實此時泉眼的噴吐量已經夠他吞吸罡氣了,但是他還想要讓罡氣的噴吐量變得更大,多上一百道他還受得住。

呼延灼卻是看了陳青一眼,卻是發現雲淡風輕,輕鬆地吸收著罡氣,呼延灼心想,這小子是在強撐著吧?

待得罡氣噴吐量達到三百道,呼延灼終於是停了下來,現在的噴吐量,呼延灼覺得已經足夠殺了陳青了,如果繼續下去,只怕多餘的罡氣會傷到自己。

陳青見到呼延灼停下,卻是張嘴笑了笑,「你這就夠了嗎?可是我,還嫌不夠啊!」

陳青的身體之中,二十隻兵鬼同時張口一吸,瞬間,兩百道罡氣落入陳青的口中,泉眼變得更加狂暴,此時的泉眼,已經是四百多道罡氣同時飛出!

而整個昆崙山,都在陳青的這一吸之下震了震! 整個崑崙震顫,很多崑崙的四極,以及無疆強者都被震動,「發生了何事,為何崑崙震動了?」

「難道是有人攻打我崑崙不成?」

「是玉池的方向!」

眾人忽然想起了當年無雙盟的掃地人前來崑崙,並沒有做其他,只是朝著那玉池的泉眼一吸,便讓昆崙山塌了半座高山。

難不成,無雙盟的掃地人又來了?

等到眾人上山一看,卻是發現在玉池之中的竟然是陳青和呼延灼。

陳青並沒有吸收過多的罡氣,只是吸收身旁的罡氣,多餘的罡氣將呼延灼包圍,竟然是讓他進退不得。

「是無雙盟的第二個掃地人,難不成崑崙又要塌了?」

「不會吧,現在的陳青,可是只是三階!」

「陳青是如何抵擋住這麼多的罡氣的,聽說陳青身上的兵鬼很多,我一直以為是同類別自成一路的A級兵鬼,難不成不是?」

陳青看著呼延灼在抵抗著罡氣,寸步難行,手中又是一個木盒拿了出來,他要繼續融合兵鬼!

融合的兵鬼越多,他能夠吸收的罡氣便越多,能夠承受的罡氣也越多。

噬魂槍上的銘文是百鬼殺劫,只要自己能夠駕馭得住,恐怕可以融合百隻兵鬼!

一年時間,雖然說不得已經參悟了張問道留下的萬卷經文,但是卻也是讓他對於兵鬼的掌控力大大提升。

陳青一連拿出三個木盒,不過三下五除二便輕鬆將這幾隻兵鬼融合,而後更多的兵鬼加入了吞吸罡氣的行列。

陳青繼續融合著兵鬼,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體魄還在變強,對於兵鬼的掌控力提升,讓他可以肆無忌憚地融合兵鬼。

一隻兵鬼接著一隻兵鬼融合進他的身體之中,他只覺得每一個細胞都在跳動著赤裸裸的殺意。

隨著陳青的不斷融合,天蛛給他的六十四隻S級兵鬼幾乎已經融合完畢,陳青又拿出了剿滅北方勢力得到的S級兵鬼,繼續融合,他想要知道,如今的噬魂槍,到底能夠吞噬多少兵鬼。

兵鬼在不斷地融合進陳青的身體,在他的背後,那盛開著兩生花的圖騰上,一個圖騰接著一個圖騰湧現,在他的背後,刻出一副深奧的魔圖。

兩生花協調佛魔,冥王鎮壓右方,光明普照左方,形成一副詭異的畫卷,畫卷之上,一種種兵刃浮現,出現在冥王的腳底,出現在光明普照之處。

孽龍從下方游出,以數種兵刃為鱗甲,如同絕世殺龍!

又是三十六隻兵鬼被陳青融合,此時的陳青,已經融合了一百零一隻兵鬼,噬魂槍竟然還是意猶未盡,陳青索性又拿出十多隻兵鬼,不過卻是發現噬魂槍只對其中七隻兵鬼產生了興趣。

看來噬魂槍現在能夠融合的兵鬼數量是一百零八隻。

將最後七隻兵鬼融合完畢,陳青舉手抬足之間都感覺到了渾身精力充沛,甚至是,殺意湧現。

他融合了太多的兵鬼了。

他甚至快要抑制不住暴虐的殺意了,他看向呼延灼的雙眼微微泛紅,他忽然想要殺了呼延灼。

若是平常,他絕對不會生出這種念頭,但是現在,陳青覺得自己有機會能夠殺了呼延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