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燦燦暴躁的大叫:“你給我出來!我在雲水間門口,你馬上給我出來!”

陶燦燦暴躁的大叫:“你給我出來!我在雲水間門口,你馬上給我出來!”

“出去幹嘛?外頭這麼大的太陽,我是孕婦哎,要靜心修養的哎,怎麼能出去曬太陽呢?”我怡然自得的喝着果汁,故意把電視聲音開大了些,讓陶燦燦能夠感受到,我現在有多逍遙自在。

陶燦燦破口大罵,各種髒話都出來了。

我不耐煩的打斷:“嘖!你不是一直在紀寒深面前樹立楚楚可憐的小白花形象麼?既然裝上了,那就一直裝下去,要不然一會兒裝一會兒不裝,我怕你哪天精分了,那可就划不來了。”

“你!冉苒,你個巫婆!賤人!我詛咒你不得好死!你肚子裏那個賤種也不得好死!你想把孩子生下來?我呸!你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命!一個表子,也想當豪門闊太?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我告訴你,只要有我陶燦燦在一天,你特麼就別想坐上紀夫人的寶座!”

樂樂都聽不下去了,幾次想搶我的手機跟陶燦燦對罵,都被我制止了。

我當然不是好脾氣的人,更無法做到無動於衷的聽別人咒罵我的孩子。

可是我必須等。

我必須拿到足夠有力的證據,才能一舉將陶婉婉這根刺從紀寒深的心尖子上剔出來。

等陶婉婉的真面目被揭開,陶燦燦也就涼了。

只有這樣,我和孩子以後纔能有安生日子過。

我強壓着滿肚子的怒火,冷冷道:“紀夫人不紀夫人的,我也不在乎了。反正現在紀寒深的人是我的,錢是我孩子的,你既得不到他的人,更得不到他的錢。”

“你個賤人!臭不要臉的!你不得好死!”

“你想罵就繼續罵吧,我懶得搭理你。你見過幾個勝利者會跟失敗者多囉嗦的?你壓根不值得我浪費唾沫星子。”

我諷刺又鄙夷的說完,就掛了電話。

樂樂狠狠的瞪我,擡手戳我的腦門子,餘怒未消:“苒苒,那個死八婆罵你也就算了,居然詛咒寶寶,這你也能忍?!”

小桃也氣得滿臉通紅,咬着後槽牙說:“媽的!我砍了她去!反正我還沒滿十六週歲,砍了她也不是什麼大事。”

我和樂樂都被逗笑了,我晃了晃手機,說:“急什麼?你們沒看出來麼,她已經有點狗急跳牆的趨勢了。現在她的所有電話我都會錄音,信息也會截屏,只不過現在證據還不夠,不到一擊致命的地步,我先忍着。”

“你這是……放長線釣大魚?”樂樂皺了皺眉,神情間有些不以爲然。

“算是吧。”我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其實最重要的不是陶燦燦,而是陶婉婉。假日記的事情一天不揭發,紀寒深的心結就一天打不開。我還想以後一家三口好好過呢,必須要讓紀寒深知道真相,而且這個真相,必須是從陶燦燦嘴裏說出來的。”

樂樂擰着眉頭思索了半天,突然一把將小桃拽了起來,怒衝衝道:“苒苒,你想幹什麼,我們不攔着。但是我們想幹什麼,你也別攔着。”

“你們想幹嘛?”我嚇了一跳,“可別真去砍人啊!”

“砍人倒不至於,不過那種表子,不給她點苦頭吃,她是學不了乖的。”

樂樂拉着小桃就走,我連忙大聲叫她們回來,但她倆一個都不聽,跑得比兔子都快。

我扶着肚子,追不上她倆,眼睜睜的看着她倆上了甲殼蟲,一溜煙開跑了。

我只能趕緊給小桃打電話,叫她倆別衝動,千萬別惹事,可小桃只說了一句,她都聽樂樂的,就把電話掛了。

我懵了,想去找紀寒深,可是剛邁出去步子,又停下了。

如果被紀寒深聽到剛纔的電話錄音,他肯定會收拾陶燦燦,說不定就直接把陶燦燦扔到天邊去了。

這樣一來,陶燦燦的確很難在我跟前晃悠了,可是假日記的事情,也就沒辦法揭開真相了。

我不想讓我的男人一輩子都愛着一個虛榮拜金殘忍無情的表子,而我只能默默地躲在角落裏等待垂憐。


我想終有一天,能光明正大的出現在紀寒深的戶口本上,能當得起一聲“紀太太”,我的孩子能成爲名正言順的婚生子,不會被任何人質疑身份。

我想了想,吩咐兩個保鏢跟我一起出去看看。

沒想到,半路上居然看到了我送給樂樂的甲殼蟲,在路邊停着。

我趕緊吩咐停車,車子一停下來,就聽見一串尖銳的叫罵聲、哭喊聲。

兩個保鏢陪着我下了車,轉過甲殼蟲,往裏是綠化帶,種着大叢大叢的觀賞竹,以及各種花木,繁盛茂密。

樂樂和小桃兩人把陶燦燦拖進了花叢,在兩叢竹根之間狹小的空地處,把陶燦燦摁在地上暴打。

小桃是青春期少女,能吃能睡能跑能跳,以前在村子裏常常幫着趙姐做農活,五十斤的大米扛起來就跑,單手拎煤氣罐無壓力。

這彪悍的小姑娘直接把陶燦燦坐在了屁股底下,狂扇巴掌。

樂樂也是個打起架來不含糊的主兒,咬牙切齒,拳打腳踢。

陶燦燦被打的滿臉是血,哭着喊着罵着。

她罵一句髒話,小桃就扇她一巴掌,一邊扇還一邊得瑟:“再罵!罵呀!看是你的嘴皮子狠,還是你姑奶奶的巴掌狠!”

我雞皮疙瘩都竄起來了,硬着頭皮說:“樂樂,小桃,差不多得了,別真打出人命。”

“離死遠着呢。”小桃回頭衝我眨巴了一下眼睛,“苒苒姐,你走遠點,別讓我大外甥看見不乾淨的東西,再給噁心着了。要不你們孃兒倆一起吐,我會心疼的。”

我被她一句話逗樂了,哭笑不得,想上前把她給拉開。

可我一出聲,陶燦燦就炸毛了,掙扎的越發厲害了,就跟打了雞血似的,差點把又高又壯的小桃掀翻。

保鏢護着我往後退,我也嚇出一身冷汗,趕忙退開了些,保持安全距離。

陶燦燦破口大罵,花式詛咒我和肚子裏的孩子,一口一個不得好死,畸形啊殘疾啊智障啊什麼的。

我那個氣啊!

我伸手進兜裏,摸索着打開了手機的錄音功能。

敢詛咒紀寒深的孩子,這一筆必須得記下,回頭讓紀寒深找她清算去。

“姓冉的,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你想要紀寒深娶你,想要當紀太太,是吧?”


陶燦燦一邊罵一邊冷哼,明明已經疼的半死不活了,卻還是嘴硬。

“你做夢!現在我姐可是爲了讓紀寒深死心,不惜抹黑自己的苦情戀人,紀寒深那麼重感情的男人,他絕對不會忘了我姐的!你這一輩子都別想當上紀太太!你生出來的,只能是野種!”

我心口一陣抽痛,不得不承認,陶燦燦說的,是我拼盡全力也難以改變的現狀。

“你以爲你贏了嗎?不!你沒有!紀寒深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我姐!你一輩子都別想上位!你特麼到死都只能是一個情兒!一個替身!”

“替身”這兩個字,紮紮實實傷到我了。

不止我是替身,就連我的孩子,都是陶婉婉孩子的替身。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冷汗倏地竄遍全身。

初秋的風輕拂過來,帶着淡淡的花香,明明沁人心脾,我卻遍體生寒。

樂樂的拳腳落得更狠了,抓狂的大罵:“還不是你個表子,自己寫了假的日記騙紀寒深!也就紀寒深那個超級無敵大傻X,纔會相信這種鬼話!”

陶燦燦滿臉是血的笑了,笑聲陰森森的,就跟恐怖片裏的女鬼似的。

“紀寒深本來就是大傻X,不然怎麼會對我姐死心塌地呢?我隨便寫寫他就信了,哈哈,這不是傻X又是什麼?” 陶燦燦得意的衝我叫囂:“姓冉的,你不是贏了麼?知道自己深愛的男人因爲一個表子而不愛你,又因爲一本假的日記本而不娶你,你現在是不是特別難過?你現在還有勝利者的得意嗎?”

我呆呆愣愣的,心亂如麻,不知所措。

我爭那麼多,有什麼用?

就算證明了陶婉婉是個表子,陶燦燦是個騙子,那又怎樣?

恭喜您成功逃生

別說一個冉苒比不上,再加上一個孩子,都抵不過那個死了十年的表子。

我還有什麼好爭的?

我失魂落魄的轉身,感覺渾身都沒了力氣,扶着保鏢的手臂,才能勉強穩住,蹣跚的往車上走。

“哈哈!哈哈哈哈!冉苒,我告訴你,我姐就是個表子!陶婉婉就是個表子!她嫌貧愛富,她爲了錢不惜親手打掉自己的孩子,去跟年紀夠當她爺爺的男人睡!可是那又怎樣?紀寒深他就是愛表子啊!你冉苒是大明星又怎樣?你連個表子都比不上!你還不如一個表子!”

我感覺我已經走得很快了,可是我卻怎麼也逃不脫陶燦燦的追魂魔音。

那聲音就像一根針,淬着毒,直往我腦袋裏鑽,往我心口上刺,攪得我腦袋嗡鳴不已,心口鮮血淋漓。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車上的,坐在車裏,我不能動,不能思考,整個人就像石化了似的,僵硬生冷。

不一會兒,樂樂衝了過來,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大力搖了我好幾下。

“苒苒,她說了!她剛纔說了!她親口說日記是假的了!”

我恍若未聞,啞聲吩咐:“回去吧。”

樂樂的眼睛猛的瞪得老大,擡手在我面前晃了晃:“苒苒,苒苒,你怎麼樣了?你發什麼呆呀!你應我一聲啊!你別嚇我!”

小桃也追了過來,小臉激動的漲紅了:“苒苒姐,我們成功了哎!”

“成功?”我呆呆地看了一眼小桃,搖了搖頭。

沒有成功。

我纔是敗的最慘的那一個。

即便打敗了陶燦燦,即便能揭開陶婉婉的真面目,那又怎樣?

紀寒深從來就沒有真正愛過我。

他答應娶我,是因爲我懷了他的孩子。

可即便是我懷着他夢寐以求的孩子,陶燦燦一出現,拿着一本假的日記本,說了一篇鬼話,紀寒深就立刻悔婚了。

我還在那兒跟陶燦燦鬥得起勁,殊不知這場戰役,我就算贏得過所有人,依然是徹頭徹尾的輸家。

樂樂和小桃對於今天這場架得意洋洋,喋喋不休的向我述說她倆是如何把陶燦燦激進小區,如何找到監控死角,如何聯手把她暴揍一頓的。

在韓國 。”

樂樂掏出手機,顯擺的衝我搖了好幾下:“我剛纔聽你說到錄了音,我突然靈機一動,也錄了音。本來只是想把錄音發給你聽聽,讓你解解氣來着,沒想到居然能錄到這麼重要的東西。”

小桃笑眯眯的接口:“我猜陶燦燦一定是被打懵了,忘了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再加上苒苒姐一出現,她被刺激的忘乎所以了,只想着氣死苒苒姐,就親口把祕密給說出來了。”

從陶燦燦說出“替身”,以及“你連個表子都比不上”的那一刻起,我已經不在乎什麼真相假象了。


真如何?

假又如何?

從始至終,我要的都是紀寒深的那一顆真心。

可是到頭來我才發現,不管紀寒深對陶婉婉是什麼感情,他對我和孩子,始終到不了那個程度。

我不否認紀寒深對我有感情,但那份感情太單薄了,在陶婉婉這三個字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擊。

南國夏夢 ,一直到車子停下來,她倆都沒說夠。

我太瞭解樂樂了,誤打誤撞幹成了這麼得意的事情,肯定是要大肆炫耀的,不讓她嘚瑟個夠,她是不會消停的。


可我真的不想再聽下去了。

什麼陶婉婉、陶燦燦,我都不想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