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大哥,馬上召集警局所有人,還有通知電視臺,告知京城所有人,全城戒嚴,否則將不堪設想,雖然知道來不及了,但起碼還能救出一些人,我現在立刻趕到醫院!”唐小白快速的向陸瀚說完,飛身瞬間衝上夜空,劃破天際,消失不見。

“陸大哥,馬上召集警局所有人,還有通知電視臺,告知京城所有人,全城戒嚴,否則將不堪設想,雖然知道來不及了,但起碼還能救出一些人,我現在立刻趕到醫院!”唐小白快速的向陸瀚說完,飛身瞬間衝上夜空,劃破天際,消失不見。

陸瀚也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一邊不忍之下,一劍徹底殺死婦女的屍體,一邊飛身遁入夜空,準備營救整個京城的人們。

…… 唐小白迅速來到法醫院,只見裏面一個人影都看不到,寂靜無聲,這種氣氛,反而讓唐小白驚恐,他知道,這裏絕對已經出事了。

他走到醫院的走廊上,入眼之處,是大片的血跡,一直到走廊的盡頭,可是還是不見任何人的蹤影。

唐小白尋着血腥味一直向前走,在一個拐角處,頓然止步,轉頭看去,幾十個死氣沉沉的男男女女,有醫生護士,還有這裏的病人,他們背對着唐小白,發出低悶的嘶吼聲,渾身上下,陰氣瀰漫。

他們發現唐小白,紛紛轉過身來,臉上血跡斑斑,黑青黑青的,雙眼空洞漆黑,一步步,腳步蹣跚的向唐小白走來。

“怎麼會這樣,這個醫院裏的人,竟然…”唐小白緊緊的攥起拳頭,剛剛離開的時候,還好好的,現在他們的生命,就被奪去,這一切,都怪自己。

既然性命已經不在,就不能再讓他們死後,還要受此痛苦,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他們解脫。

唐小白閉上眼睛,靜靜的站着,一衆毒人步步逼近,撲鼻的惡臭味,讓人不禁窒息。

在衆毒人已經站在唐小白麪前不足半米之時,他突然睜開眼睛,一道靈光隨之閃現,以氣化劍,擡手之間,一名毒人被分成兩半,變作泄氣的皮球,攤在地上。

唐小白整個人,化作一道劍光,瞬間穿過衆毒人,一擊必殺,在他身後,幾十名毒人,紛紛爆破,摔在地上,綠色氣體,蔓延其上,久久不散。

呼出口氣,唐小白又在醫院中搜查了一翻,已經沒有了任何生氣可言,他設下結界,封住整個醫院,免得有人進來,沾染毒氣。

之後,唐小白飛上頂臺,疑惑爲何到現在,京城還沒有異樣,難道陸瀚沒有通知電視臺,還是出事了?以陸瀚的身手,不可能啊。

感知到陸瀚的位置,唐小白向目的地趕去,此時的陸瀚,也正面臨着衆多毒人,按理說,這些毒人根本奈何不了陸瀚,可是這裏是人多車雜的熱鬧之地,實在不可輕舉妄動。

“所有人聽着,立刻離開這裏,有危險!”陸瀚只能出聲提醒衆人,毒人除了臉上顏色,若不仔細看,根本分辨不出,現在又是晚上,旁人更加不清楚怎麼回事了。


聞聽到陸瀚的話,路人皆一笑置之,感嘆哪來的神經病,有危險?切,難道有外星人進攻地球啊。

陸瀚看他們無動於衷,不由大怒,警方的人還沒有趕到,這麼多人在,如果動手,豈不危險。

“我是警察,現在讓你們立刻離開這裏!”無奈,陸瀚只能掏出證件,希望能讓衆人,依言離去。

可是,其他人卻還是一副看傻逼的樣子,無語的各自玩耍,做着自己的事情,根本不予理會。

“可惡,這幫混蛋!”陸瀚真要氣死了,既然你們不聽,我也沒辦法了,看着已經走來的毒人,陸瀚準備動手,交手之後,他們也該明白怎麼回事了吧。

當然這樣的話,肯定會有人失去生命,但也是沒辦法,他們不聽自己的,自己能怎麼辦。

祭出法劍,陸瀚首先動手,一劍砍去,直接解決了兩名毒人,接連的兩聲爆破,終於讓路人注目觀瞧。

見到地上支離破碎的屍體,衆人頓時一聲尖叫,眨眼間,消失不見,躲得遠遠的,到了安全距離,又開始指指點點,甚至開始有人報警了。

陸瀚無語至極,這幫人真是讓我刮目相看,什麼玩意兒啊,不過這樣正好,可以放手戰鬥了。

這時,唐小白也趕到,見毒人的數量,出奇的多,保守也有幾十之多,加上醫院的,整整有一百多人,難以想象,短短兩個小時,竟然已有這麼多人,死於非命。

加入戰團,兩人聯手,再多的毒人也不夠看,可是,他們在不久前,還都是活生生的人類啊。

在遠處的路人們,看到唐小白,大部分人立馬認出,這就是城市的偶像,城市的英雄啊,連他都來了,自己等人豈不是說,真的剛剛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嗎!

雖然如此,唐小白兩人還是費了番功夫,纔將所有毒人解決,這時候,警察才姍姍來遲,全員警備隊到齊,武裝特警正在火速搜查毒人中。

陸瀚立刻向警員們分配任務,分頭搜查,並在每人身上都留下一道靈力,未免他們出現危險,經過剛纔的交手,發現毒人很好殺死,所以全副武裝的警員們,只要謹慎之下,是不會有危險的。

而唐小白則向遠處的路人們,喊道:“京城突然出現一種病毒,危害極大,而且傳染性極強,大家馬上回到家中,閉緊房門,千萬不要外出,否則後果自負!”

“天啊,有病毒啊,剛剛那些人是被感染上病毒的人嗎,太可怕了!”

“有偶像在就好了,我們快走吧。”

“是啊,是啊,我可不想變成那個樣子!”

……

衆人立刻一鬨而散,讓唐小白都不由微微愣神,這尼瑪也跑的太快了吧。

看到警員們,全部行動,吳明也趕了過來,見到唐小白立刻一臉緊張的問道:“小白先生,這是怎麼回事啊?”

“吳局,事情重大,還請你聯絡電視臺,告知全京城的人,讓他們全部回家,不要和任何人搭話,一場席捲全城的病毒,已經擴散開來!”唐小白把毒氣說成是病毒,他其實到現在,也不能確定,到底是不是食毒鬼乾的。

“怎麼會這樣呢,這病毒哪來的呀!”吳明聽唐小白說的這麼嚴重,嚇得臉色蒼白,腿肚子發軟。

“吳局,沒時間跟你解釋,我們分開行動,你去電視臺,我和陸瀚帶領警員們,去搜捕全部的毒人,以免更多人,丟掉性命。”唐小白說完,向陸瀚點點頭,兩人直接飛上天去,消失在吳明眼前。

吳明心頭猛地一跳,還好有他們在,應該能夠解救的,電視臺,馬上去電視臺!

隨後不久,電視臺發出消息,不管是大街上屏幕,還是廣播,或是電視上,全部都在講着京城病毒的事情,一時間,人心惶惶,恐懼不安。

一股死亡的氣息,瀰漫全城,綠色的氣體,沖天而起,變化莫測,京城再度陷入一場巨大的危機中。

…… 京城變成劇毒的樂園,大部分市民,已經回到家中,還有一小部分,並沒有當回事,繼續過着自己的夜生活,覺得上面真是小題大做,就算非典也沒有這麼誇張啊,真是當我們傻啊。

京城人口過百萬,短短三個小時的時間,就有數千人感染病毒,這也是唐小白等人行動迅速的關係,否則死亡人數,會遠遠超越。

警方人員共有幾百人,分散在京城各處,從多方面來講,都不存在優勢,但是爲了自己家人的安全着想,他們還是會全力以赴。

在他們保衛着家園之時,陰暗之處,人們無法看到的地方,一團巨大的陰影,默默注視着這一切,它渾身呈墨綠色,身體就好像一副骨架,腿短手長。

兩顆紅色的眼睛,佔據了整張臉,沒有五官,卻獨有一張,伸張到腳下的嘴巴,嘴巴上方兩個拳頭大的鼻孔,頭頂還有幾根短短的毛髮。

乍一看,就是一隻變異的,放大版的蒼蠅,顯得無比噁心,它周身散發着無盡的毒氣,不斷侵蝕着人類的生命。

唐小白似有察覺,擡頭看向天空,心頭猛跳,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到底是什麼在吞噬這裏。

一夜的時間,就在消滅毒人的戰鬥中過去,所有人筋疲力盡,但所幸殺死了所有毒人,可是不可避免的,又有很多人,在此犧牲。

時間已到凌晨,京城再次陷入寂靜當中,唯有唐小白和陸瀚還在城市中盤旋,尋找着第一感染源。

“你能確定它到底是什麼東西嗎?”陸瀚不斷揮舞着手中法劍,向唐小白問道。

“雖然不能百分百肯定,但應該就是食毒鬼。”唐小白想不到別的東西,但又覺得食毒鬼不應該有這麼大的能力,這讓他很迷惑。

“你記不記得鬼差七郎曾說過的話,厲鬼逃出地府,只要將所有鬼怪遣回鬼界,才能保證地下的平衡,可是身爲鬼差的他,卻沒有能力擊敗厲鬼,這又是爲什麼,一定有某種契機,讓回到人間的鬼魂力量大增,能力進階,所以食毒鬼也有可能是因爲這個。”陸瀚沉重的說道。


聽到陸瀚的話,唐小白反而想到了黃儉說過的話,還有寄生鬼劉濤也說過,那個在鬼門關大開的時候,幫助他們獲得能力,尋找‘聖極傲世訣’的斗篷人。

所有的一切都跟他有關,或許食毒鬼真的也是得到了他的強化,如此一來,就更加要找到這個食毒鬼了, 希望能從這裏找到關於斗篷人的信息。


“對了,我們現在去找田單,利用他的羅盤,定位食毒鬼的位置。”唐小白衝陸瀚說道,他差點忘了田單這個死胖子。

來到會所,找來田單,三人按着羅盤的指示,一路追尋,來到了京城的一處冰窖中,見到這個,唐小白終於可以確信,是食毒鬼無疑了。

“陸大哥,田單,你們守在外面,不要讓食毒鬼逃出,我自己進去抓它。”唐小白揮手攔住陸瀚,向他們說道。

“你一個人沒問題吧?”陸瀚還是很擔心唐小白的,食毒鬼可不是簡單的小鬼。

“放心吧。”唐小白點點頭,推門走進冰窖,這裏是郊區,儲存的冰塊,都在地下,所以唐小白還需坐電梯,來到-1樓。

把腳步放輕,唐小白看着寒氣逼人的冰塊,被分爲三部分,擺放在冰窖裏,溫度起碼也在零下好幾十度,一般人恐怕,在這兒待個一分鐘,就會被凍僵。

而食毒鬼卻只能在這種地方生存,也算是對他生前害人的懲罰,只怪其冥頑不靈,生生世世,永不停歇,好像用毒害人,已經上癮了一般。

極熱和極冷,並不是說食毒鬼在這個地方,會力量大增,反而,在這裏,它的能力幾乎全無,可是它若離開這裏,卻不能超過半小時,否則就會被分解,死亡。

它逃不開懲罰的束縛,只要它仍在害人,這種懲罰就永遠跟着它,就算其投胎之後,毒藥的天賦還會跟隨着他,那是因爲它的念頭沒斷,它是一個執拗的人。

唐小白已經看到了它,它身體龐大,好似一個巨大的蒼蠅,躲在冰窖的角落裏,瑟瑟發抖,它怕冷,怕熱,可是若沒有這些,它就會死,就會再次輪迴,重複自己的人生。

“這一切都是你乾的吧。”唐小白靜靜的看着它,現在的它,根本沒有反抗能力。

食毒鬼偷眼看向唐小白,默不作聲,不知道是不想說,還是根本不會說話。

“你已經受夠了吧,每一世的輪迴,不斷的害人性命,其實你也不想吧。”

就算是一個壞人,生生世世不斷的做壞事,也會厭煩,甚至到最後的痛不欲生。

食毒鬼終於擡起頭,看向唐小白,紅色的眼睛中,透着絕望的淚水,啪嗒,啪嗒,滴落下來,在滑下的瞬間,立刻被冰窖的寒氣,凍成條狀琉璃。

“一切都結束了,幫助這裏的人,得到重生,你…也將獲得重生。”

只要打破害人的常規,救一次人,食毒鬼就能擺脫它的命運。

“你…說的是真的?”食毒鬼說起話來,都顯得有氣無力,聲音嘶啞,有種呆呆的感覺。

“只要你願意,就能改變自己的人生。”唐小白堅定的點點頭,並向食毒鬼伸出自己的手掌。

“好。”食毒鬼緩緩起身,頭部直接抵在窖頂,唐小白拿出百鬼幡將他收入其中,走出冰窖,回到上面。

“怎麼樣,食毒鬼呢?”陸瀚和田單見到唐小白出來,連忙緊張的問道。

唐小白看了他們一眼,說道:“我們去救那些死去的人吧。”

說完率先飛出,飄向空中,向着京城中心而去,陸瀚和田單對視一眼,皆是不明所以:“救死去的人?什麼意思?”

站在京城的最高處,唐小白俯視着整個京城,此時天空浮起魚肚白,月亮下落,太陽漸漸升起,食毒鬼站在唐小白身邊,兩人一大一小的身影,被拉出老長。

唐小白衝着食毒鬼點點頭,食毒鬼嘴巴張開,將城市中的毒氣全部吸入其中,已經死去的人們,再次恢復生機,就好像泄氣的皮球,被吹起來一般。

人們不記得發生了什麼,可是他們只知道,唐小白再次拯救了京城,他依然是個偶像。

…… 毒人事件已經過去兩天了,也彷彿是被所有人遺忘,而百鬼幡中的食毒鬼和蛇鬼,竟然成了好朋友,兩個極端的鬼怪,也確實會有共同語言,並且,它們都很醜。

唐小白拿着一個大布袋,來到百鬼幡中,看着它們愉快的聊天,真是感到很欣慰啊,把布袋扔在地上,看着這幡中詭異的氛圍,決定改變一下。

身爲百鬼幡的主人,自然可以隨意更改裏面的場景,他把這裏變成了山莊的模樣,借用的就是自己家,又暫且分爲一百個房間,讓它們自由選擇。

看着現在這個彷彿真實世界一般的山莊,唐小白微笑着衝蛇鬼它們說道:“如何,現在比以前那個好多了吧。”

“小白哥,你真是太好了,這房子好漂亮啊。”蛇鬼的真實年齡確實比唐小白要小几歲,所以稱呼其爲哥哥。

“喜歡就好,這是你要的零食,夠你們吃一陣子的了。”對於一個蛇頭蛇身的人,叫他哥哥,唐小白心裏還是有些彆扭的,指了指地上的布袋,向它說道。

離開百鬼幡,唐小白拿出手機,想要給田單打個電話,問問他那個遷墳的事情,到底是怎麼想的,還沒等撥出號碼,周馨的電話突然打了過來。

“喂,周馨,怎麼了,哦,好,我馬上到。”周馨說要約見面,唐小白一口答應,開着車趕向目的地。

這是一個遊樂園,周馨正坐在一個摩天輪之下的長椅上,唐小白趕到時,見她身體微微發抖,立刻脫下外套,披在周馨身上,看着她說道:“幹嘛約在這裏見面,這麼冷。”

“你來了,我覺得要說的事情,在這裏比較合適。”周馨臉紅了一下,看着唐小白說道。


“你要說什麼?”唐小白疑惑了,在這裏能說什麼,這裏不是情侶談戀愛的地方嗎?等等,周馨好像喜歡我啊,她不會是想…

唐小白明白周馨的想法,可是兩人只是好朋友,不可能成爲情侶的啊。

“我…我想說。”周馨支支吾吾,臉蛋羞紅的不敢去看唐小白,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們不合適。”

猛然間一個聲音響起,讓滿面嬌羞的周馨,表情一愣,擡頭看向面前的唐小白,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道:“爲什麼?”

唐小白嘆息一聲,他猜到了周馨要說什麼,還不如直接了斷,由自己先一步拒絕,雖然這很殘忍,卻是最好的辦法,這對兩人以後都好。

“我要做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我沒關係的,我也被鬼糾纏過,我可以和你一起的。”周馨激動的站起身,唐小白爲她披上的衣服,隨之滑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