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頂天攤了攤手:“這就是魔術的魅力。”

陽頂天攤了攤手:“這就是魔術的魅力。”

“可是。”夏嬌嬌始終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呆了半天才一臉驚歎的道:“你手法真快,居然一下就把戒指換掉了。”

“多承誇獎。”陽頂天呵呵一笑,看着夏嬌嬌:“夏姐,現在可以收取賭注了不?”

夏嬌嬌臉上一紅,看一眼陽頂天,撲哧一笑,道:“怕我賴皮啊?”

說着,伸出手。

她手臂白嫩秀美,五指纖纖,就這麼一伸,到讓陽頂天心中蕩了一下。

他笑看着夏嬌嬌,伸手,託着了夏嬌嬌的手,然後慢慢的俯下脣,輕輕一吻。

這一吻,沒什麼特別的,但他的手卻做了個小動作,下面的小手指,在夏嬌嬌的掌心裏,輕輕的勾了兩下。

這兩下確實很輕,但不知怎麼回事,夏嬌嬌覺得特別癢,又酥又癢,似乎有一根神祕的弦,從手心一直傳到心裏面,勾連着小腹,半邊身子彷彿都酥掉了,小腹中甚至隱隱的生出熱感。

“這小子會勾女人,難怪能玩到這麼多美女。”夏嬌嬌下意識的夾了一下兩腿,見陽頂天笑嘻嘻的看着她,臉上一紅,道:“好了,我認輸了,你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怎麼換掉的,我怎麼就沒看清呢。”

“這跟手法無關,其實是牌在作怪。”

陽頂天拿牌在桌子上洗了一下,再一翻牌,牌面變成了一張小鬼。

“剛那個魔術,叫做小鬼搬家,就是這張小鬼,把你的紅寶石戒指偷走了,而不是我手快的原因,我手再快,快不過你的眼晴啊,你說是不是?”

“小鬼搬家?”夏嬌嬌一臉驚訝,手指纖纖,指着小鬼:“你是說,是這張小鬼在搞鬼?”

“對。”陽頂天笑着點頭:“不信是吧。”

陽頂天笑着,又洗了兩把牌,突然臉色一變:“不好了夏姐,你不相信它,小鬼發脾氣了。” “哦。”夏嬌嬌當然不信,咯的一下笑:“它還有脾氣啊。”

“當然有脾氣,而且脾氣大着呢,它要發起脾氣來,我都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陽頂天一臉正經。

“唷。”夏嬌嬌嬌叫一聲:“那可真是人小鬼大了,不過我到想知道,它發脾氣了會怎麼樣?”

“啊呀,那我也不知道啊。”陽頂天一臉神神怪怪的:“要不我問它一下吧。”

說着翻牌,卻咦的一聲,那張小鬼不見了。

“小鬼不見了。”陽頂天一臉驚訝的表情,東看看西看看,又把鼻子聳了兩下,嘴裏問:“到哪裏去了呢。”

他做出的表情過於逼真,夏嬌嬌雖然不信,也咯咯笑:“還真跑了啊。”

“是啊。”陽頂天卻裝出害怕的樣子:“就怕它跑出去作怪,不過它剛纔是生你的氣,不會跑你身上去吧。”

“怎麼可能?”

夏嬌嬌笑。

她是斜坐在陽頂天對面的,兩人之間,隔着一隻手的距離,還要長一點,就是說,她伸手,還摸不到陽頂天的肩膀,陽頂天先前吻她手背,還要把身子探前一點,這樣的距離,哪怕陽頂天手法再快,也不可能把小鬼放到她身上。

但陽頂天卻裝出極爲害怕的樣子,驚道:“它在你屁股後面,正往你身上爬呢。”

他聲音太嚇人,夏嬌嬌雖然不信,還是不自禁的半起身往後面看,這一看嚇到了,那隻小鬼,赫然就擺在她屁股下的凳子上,對着她露着鬼臉笑,配合着陽頂天的話,似乎真的要往她身上爬呢。

“呀。”這下夏嬌嬌真的嚇到了,尖叫一聲,直跳起來。

撲克牌本來不嚇人,哪怕是隻鬼,可問題是,這小鬼出現得太離奇了,然後又加上陽頂天那種說法,所以就把夏嬌嬌嚇到了。

這一下跳得急,她穿的高跟涼鞋,又踩不太穩,蹌了一下。

她跟陽頂天之間,本來就只一個身位的距離,這一跳一蹌,就撞到了陽頂天身上,身子也搖搖欲倒。

陽頂天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這會兒也不客氣,伸手攬着她腰一勾,夏嬌嬌一下就跌坐在了陽頂天懷裏。

“呀。”夏嬌嬌又叫了一聲,急促之下身子不穩,一手就勾着了陽頂天的脖子。

這個姿勢極爲曖昧,夏嬌嬌臉飛紅霞,道:“對不起。”

陽頂天看着她,眼中放出光來,夏嬌嬌的感覺中,陽頂天的兩隻眼晴,就彷彿兩隻一百瓦的大燈泡,看得她臉熱心跳,她有些慌神,想要起來,陽頂天腿故意退了一下,讓她借不到力,夏嬌嬌半起的身子一下又跌了下來。

“呀。”她輕叫一聲,臉如紅布。

陽頂天眼光炯炯的看着她,臉慢慢的逼近。

“別。”夏嬌嬌有些驚慌起來,手撐着陽頂天的胸,紅脣輕張,卻帶着了微微的喘息,聲音是那般嬌柔,手上看似推拒,卻一點力氣沒有。

陽頂天本是試探, 豪門那些事兒 ,那他也不客氣了,湊過脣去,一下就吻住了夏嬌嬌的脣。

夏嬌嬌唔的一聲,似乎還想躲,不過陽頂天一吻住她脣,她就放棄了抵抗。

陽頂天這麼衝動,有一些原因,第一個,當然是夏嬌嬌長得漂亮。

另一個原因,則是陽頂天有一個感覺,夏嬌嬌好象是在考驗他。

是的,是考驗,而不是勾引,這讓陽頂天覺得非常奇怪,又有些不舒服,因爲不舒服,又引發了他的逆反心態。

要知道,陽頂天的脾氣從來都不怎麼好的:有業務就給我一張單子,發騷了,那就直接勾引我,都行,這麼莫名其妙的問什麼追女人行不行,還讓我來追你,那就不客氣。

這就是陽頂天半帶着強迫的性質,吻了夏嬌嬌的主因。

不過夏嬌嬌確實是個尤物,陽頂天本來是帶着一點戲弄的意思,但一吻一揉,到真是動了心,手忍不住就往夏嬌嬌裙子裏去,夏嬌嬌真要是不拒絕,那說不得,真就在這包廂裏春風一度好了,不管夏嬌嬌有什麼目地,美餐當前,先飽餐一頓再說。

夏嬌嬌給陽頂天吻得暈暈乎乎的,不過陽頂天手去她裙子裏,她還是反應過來了,慌忙抓住了陽頂天的手,脣也掙開了,喘着氣道:“別這樣,求你了。”

陽頂天看她發橫鬢亂,臉紅如火,**吁吁,不過眼中的神情到是比較堅決,也就不敢強迫她。


半真半假的玩玩,那也不錯,可如果真弄一個強迫,事後夏嬌嬌報起警來,那就吃不了要兜着走了。

婚色撩人:權少誘妻成癮 ,這次坐到了對面,兩人之間隔了一張桌子,她這個態度,似乎是有些怕了陽頂天了,這讓陽頂天心中暗笑。

他起身給夏嬌嬌茶杯裏續了水,自己也續了半杯,端杯喝了一口,笑看着夏嬌嬌,道:“夏姐,你對我追女人的本事,還滿意嗎?”

夏嬌嬌臉上一紅,羞呸了一聲,隨即正了正顏色,道:“陽頂天,是這樣,我想請你給我幫個忙。”

她果然是有目地的,陽頂天暗暗點頭,心下好奇,笑嘻嘻的看着夏嬌嬌,道:“你說,只要幫得到的,我一定竭盡全力。”

這話裏,還是略微帶着了一點曖昧的味道,夏嬌嬌瞟他一眼,眼中微帶嫵媚,道:“謝謝你。”

微微一停,道:“是這樣,我丈夫出軌了,在外面養了個小三,而且有了孩子,他們想要逼我離婚,然後娶那小三。”

她這樣的女子,居然也會有這樣的遭遇,陽頂天心中一時起了同情之心,不再嬉皮笑臉,認真的看着夏嬌嬌。

夏嬌嬌眉頭微促,眼中帶着一種羞惱憤怒的顏色,道:“我不甘心,就算離婚,我也絕不能便宜了那個騷貨,我所有的姐妹都這麼說,她們也都支持我,給我出了個主意。”

說到這裏,她又停了下來,看着陽頂天,嘴巴動了動,又閉上了,似乎有些難於出口。

陽頂天猜不到那個主意是什麼,但夏嬌嬌的樣子,激起了他的同情之心。 他點頭道:“是,不能這麼便宜了那個小三,夏姐,你有什麼主意,跟我說,只要我做得到的,我絕對盡全力。”

“謝謝你。”夏嬌嬌眼中露出感激之色,她本是天生的狐媚,但這會兒,眼中卻沒有了媚意,只有一種受欺負的悲苦無奈,媚意化苦情,卻更讓人生憐。

“我幾個姐妹商量着,給我出了主意。”

她看着陽頂天,似乎還是有些難以出口,猶豫了一下,這才道:“她們說,那小三騷得很,跟我老公,是不會有真感情的,只要找個人,比我老公帥一點的,有錢一點的,稍微勾引一下她,她就會上鉤,然後, 雲色傾城 ,說不定就會回心轉意。”

“你的意思是,讓我去勾引那個小三。”

陽頂天訝叫。

“對不起。”夏嬌嬌看着他,一臉歉意:“我知道,這裏面有些讓人爲難的地方,我也是沒辦法了,我不想離婚,可那個騷貨太迷人了,我老公給她迷得神魂顛倒的,我才—我才,對不起。”

說到最後,她竟然捂着臉哭了起來。

她這個主意,確實有些荒唐,陽頂天一時實在有些難以接受,但夏嬌嬌這麼捂着臉哭泣,瘦瘦的肩膀聳動着,梨花帶雨,是那般的楚楚可憐,陽頂天到底是年輕人,心中熱血往上一涌,衝口而出:“夏姐,我幫你這個忙,那個小三叫什麼名字,現在住哪裏?”

“真的?”夏嬌嬌擡起臉來,臉上淚痕猶存,眼中卻已淨是驚喜之色:“你真的願意幫我。”

“真的。”陽頂天用力點頭:“維護自己的婚姻,用什麼手段都沒有錯,夏姐,我幫你。”

“謝謝你,你是個好人。”


夏嬌嬌收了淚容,起身又坐到了陽頂天側面,道:“我放心,我不會讓你白幫忙的,這件事,我給你二十萬,先付十萬,只要你追到她,拍下跟她親熱的照片,就算成功,我會付清餘款,可不可以,或許,你要是不放心,我一次把二十萬全付給你也行。”

“那不用那不用。”陽頂天連連搖頭:“我這算是給你幫忙,要錢做什麼?”

“那怎麼行?”夏嬌嬌一臉正色:“你要付出時間精力還有金錢,這女人愛慕虛榮,不花錢,是難以讓她上鉤的,你給我幫忙,難道我還要掏錢不成,就這麼說定了,我先給你看她的資料,要是有把握,我就先轉十萬給你。”


她袋子裏帶着一臺蘋果機,說着就把機子掏了出來,打開,調出一組照片:“就是她。”

陽頂天一看,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

照片上的女人,居然是項虎的媽媽,那個讓他認爲是楊貴妃轉世的極品美女。

“居然是她,她居然是小三。”陽頂天心中驚滔駭浪,難以自己:“看她的樣子,溫溫柔柔的,無論小虎怎麼頑皮,她始終是一臉慈愛,不應該是這樣的女子啊,不過也是,來來去去,就只是她跟小虎兩個,卻沒見小虎的爸爸,原來是小三,小虎是偷着生的,所以見不得光。”

想到小虎,陽頂天到是認可了夏嬌嬌的話。

“她叫何雨溪,今年二十七歲—。”

夏嬌嬌沒注意陽頂天臉上神情的異樣,開始介紹起何雨溪的情況。

何雨溪是公務員,在馬前區**下面一個宣教科上班,她在那邊有一套房子,兒子叫項虎,何雨溪時不時會帶他回外婆家,她家在香城。

陽頂天這下也明白了,難怪他去的時候碰上,回來,又碰上了,家就在香城啊。

夏嬌嬌對何雨溪的瞭解非常詳細,看來在情敵身上,下了不少功夫,何雨溪的年齡,工作,家庭,包括生活習慣甚至她害怕肥胖天天早起跑步練瑜珈都知道,不過陽頂天卻聽得有些暈暈乎乎。

夏嬌嬌要請他幫忙勾引的,居然是何雨溪,何雨溪居然是個小三,這個消息,震得他有些頭暈腦脹。

雖然跟何雨溪只打過兩回交道,說過的話也沒幾句,但何雨溪那種溫柔嫺靜的氣質,還有那種豐腴卻不併顯胖的熟美,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他心裏,何雨溪應該是最溫柔的妻子,最慈祥的母親,最有生活情趣的多汁多味的女人。

可是,她居然是小三。

小三就算了,現在做小三的也多,而且很多時候,責任也未必就在女方,關健是,他真的要幫夏嬌嬌的忙,去勾引何雨溪嗎?

想着能把何雨溪抱上牀,什麼都不做,只要能把那豐軟如玉的身子抱在懷裏,就有一種獸血沸騰的感覺了。

可是,真的要去破壞何雨溪的生活嗎?她給他的印象是那麼的好,想到她溫潤的眼眸,那恬靜安詳的笑容,去騙她,傷害她,他怎麼忍心?

“情況大致就是這樣了,你有郵箱吧,我給你發一份好了,你可以慢慢琢磨。”

夏嬌嬌說完了,問了陽頂天的QQ郵箱,給他郵箱裏又發了一份,這時才注意到陽頂天情形有些不對,道:“陽頂天,你怎麼了?”

“哦,沒什麼?”陽頂天掩飾的一笑:“就是,那個—。”

他一時想不到話來說,夏嬌嬌在他臉上掃了一眼,卻想岔了,道:“你不要擔心,這段時間,我老公上京培訓去了,要三個月,中間就算回來,我也會盯着,不讓他去找何雨溪,再說,即便我老公發現了,也沒什麼,到時自然有我。”

她以爲陽頂天是怕了她老公,先給陽頂天打氣,陽頂天便也順水推舟的點了點頭:“那就好。”

看他的樣子,夏嬌嬌到是笑了:“你好象膽子不是那麼小吧?”

她這麼斜瞟着,媚眼如絲,極爲勾人,陽頂天心中一蕩,伸手摟着她腰,嘿嘿笑道:“你怎麼知道我膽大。”


夏嬌嬌撲哧一笑:“你膽子還不大?”

不過看陽頂天嘴湊過來,忙推着他胸,道:“別,這樣不好。” 她拒絕,陽頂天到也不好勉強她,其實陽頂天發現了,如果他稍稍用點力,只怕夏嬌嬌還是會倒入他懷裏,即便不好在這裏成就好事,親親摸摸是絕對不成問題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