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就能解決大宗師的人,就算是王越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隨便就能解決大宗師的人,就算是王越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很明顯,這一次請鬼腳七來是他們做的最正確的決定了。

當鬼腳七聽到他們的話後,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隨後說道。

“在我眼中,大宗師只是廢物而已。”

在鬼腳七的心中,他真的以爲自己解決了大宗師,至於王越之前的事情他早就拋之腦後。

隨後他直接對着那邊的何輕柔說道。

“小丫頭,你這一次請我來到底有什麼事情?不過我還是提前和你說好,太過容易的事情你也別請我了,我派幾個殺手就好。”

鬼腳七說完後,將目光放到了何輕柔的身上。

他很想知道這個女人這一次竟自己來到底是想做什麼,當然爲了表示自己的實力十分的高超,他還是想要表現一下。

當何輕柔聽到鬼腳七的話後,十分的高興,隨後直接說道。

“鬼腳七先生,您放心吧,這一次請您來所做的事情,難度十分的大,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解決掉的。”

說完之後,何輕柔將一副圖紙遞給了鬼腳七。

鬼腳七看到眼前的圖紙後,楞了一下,忍不住出道。

“有意思,就應該是某個機構的防禦地圖吧,裏面應該有很重要的東西,你們是想讓我把你們想要的東西拿出來,對嗎?”

看到眼前的防禦圖紙,鬼腳七就能夠知道一般人根本進不去。

不出意外的話,裏面應該放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吧。

何輕柔聽到鬼腳七的話後,十分的高興,隨後說道。

“鬼腳七先生,這一次我希望你能夠把一個十分重要的配方拿出來。”

何輕柔聽到鬼腳七的話後,心裏面十分的高興。

他這一次就是想讓鬼腳七將範氏集團醫藥配方給拿出來,這一次如果要是能夠解決這樣的事情的話,不光是範氏集團,王氏集團也會受到影響。

之前自己那麼做就是爲了迷惑範朵朵,自己真正的目的就是得到範朵朵集團的醫藥配方。

這樣的情況下,如果鬼腳七要是能到拿到醫藥配方的話,那麼他的任務就完成了,自己一定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範氏集團的產品給生產出來。

到時候能夠徹底的打壓範氏集團,接着王氏集團也會被自己徹底的趕出濱海市。

只要能夠得到這個藥品,那麼範氏集團就死定了。

到時候不管自己怎麼做,沒有人能夠對付得了自己。

當鬼腳七聽到他的話後,直接將文件扔在了桌子上,隨後自信的說道。

“放心吧,這點小事,明天早上之前我會把配方放到你桌子上的。”

對於鬼腳七來說這點事情沒有任何的難度,隨後他直接轉身離開了這邊。

當何輕柔聽到他的話後,也是一臉的高興,隨後他對着自己的哥哥說道。

“二哥,這一次範氏集團死定了。”

何輕柔說完後,直接坐在了旁邊的座位上。

此刻他一臉的得意,畢竟這一次鬼腳七出手了。

而且到目前爲止,他覺得鬼腳七似乎並沒有失敗過。

當二爺聽到自己妹妹的話後,也是十分的得意,隨後說道。

“小妹,這一次你做得漂亮,那個王越不是和範氏集團的關係很好嗎,到時候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那個傢伙,他一定會求我放過範氏集團的。”

對於二爺來說,他現在最想見到的就是王越跪倒自己面前,然後跪地求饒的樣子。

畢竟當初他可是差點把自己打殘了,對自己來說簡直就是一種侮辱,他一定要讓王越付出代價。

當何輕柔聽到自己哥哥的話後,點點頭,說道。

“二哥,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讓王越那個傢伙跪在你面前求饒的。”

能夠知道王越對於範氏集團十分的看重,如果範氏集團出事的話,他一定會助手幫忙的,到時候有鬼腳七在,恐怕王越死定了。

他一定會跪倒在自己面前求饒的,光是想到這裏都讓人十分的興奮和激動。

隨後他看着外面冷冰冰的說道。

“範朵朵,就憑你也想和我鬥,簡直是找死。”

能夠知道自己如果要是得到範氏集團的藥方的話,一定能夠將範氏集團打垮的。

此時,在辦事集團郊區的實驗室。

範朵朵皺着眉頭搖搖頭,神色有些凝重。

旁邊的助理看到範朵朵的樣子後,想了想,問道。


“範總,您這是怎麼了?”

當範朵朵聽到助理的話後,搖搖頭說道。

“沒什麼,或許是最近有些太累了吧。對了,你忽然給我打電話來,有什麼事情嗎?” 範朵朵看着眼前的李博士,隨後想了想問道。

李博士聽到範朵朵的話後,急忙十分高興地將一個文件拿給了他。

範朵朵看到後十分的高興,然後說道。

“實在是太厲害了,如果我們要是能夠成功研發這個藥物的話,估計以後範氏集團能夠再上一個臺階。”

此時李博士交給自己的一份醫藥報告,就是針對癌症有着重大突破的藥物。

如果要是研發出來的話,範氏集團將會有重大的突破。

隨後他看着李博士嚴肅的說道。

“李博士,這一次的成績可都是屬於你的,你真的太厲害了。”

範朵朵覺得範氏集團所做的最正確的決定就是找到李博士,他纔是範氏集團真正的核心人員。

當李博士聽到範朵朵的話後,笑了笑,隨後說道。

“範總,如果當初不是你父親的話,或許我也不會有如今的成就。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我一定會記得範氏集團對我的恩情的。”

李博士在研究所這麼多年,可是過慣了苦日子。

只不過當他有了足夠的才能,但是沒有人看中他。

而且自己也沒有研究經費,好在範朵朵的父親發現了自己,給了自己所有的一切,他才能夠做出如今的成績。

範朵朵聽到他的話後,點點頭頭,隨後說道

“李博士,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讓範氏集團走向輝煌的。”

隨後,範朵朵將目光放到了一個青年男子面前,隨後想了想說道。

“高雄,這裏的安保可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保證這裏的安全不能讓任何人進來。”

這個高雄是自己上一次親自面試過的人,他在安保界可是赫赫有名的,這一次請他來可見自己對於實驗室的重視程度。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不希望出現任何的差錯,希望高雄不要讓自己失望。

當高雄聽到範朵朵的話後,點點頭說道。

“範總,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把這裏保護好的,而且這裏的防禦系統也十分的堅固,不會有任何人闖進來的。”

高雄剛說完,忽然外面的警報聲響了起來,這讓他傻眼了。

對面的範朵朵和李博士也愣了一下,一臉的疑惑。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手下急匆匆的趕了進來,然後臉色大變的說道。

“高隊長,不好了,有人已經闖了進來,而且已經來到了我們這一層。”

“你說什麼,絕對不可能。”


不得不說,高雄手下的話讓高雄直接傻眼了,他沒有想到事情變化的這麼快,怎麼會有人直接闖入了最高層,自己還沒有發現,這根本不可能啊。

隨後,他慌里慌張地走到了監控器的面前,然後打開了大屏幕。

此刻在屏幕上,一名男子有如無人之境向着裏面衝了進來,這讓高雄臉色有些難看。

隨後他拿起對講機對的手下怒吼道。

“給我抓住這個傢伙,不要讓他有任何機會闖進來。”

“砰!”

就在高雄說這句話的時候,忽然辦公室的大門直接被人一腳踹開了。

鬼腳七冷笑了一聲,看着這些人,這讓高雄嚇壞了,隨後直接說道。

“不可能,你絕對不可能闖進來。”

高雄現在有些想不明白,爲什麼這個傢伙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剛纔他可是看到那人還沒有衝進來啊。

隨後他想到了什麼,臉色直接變了,看來監控也被這個傢伙給破壞了。

這讓高雄十分的憤怒直接向着這個傢伙衝了過去,既然自己的防禦沒辦法將他抵擋,那麼接下來自己用實力徹底將眼前的這名男子解決掉吧。

那邊的範朵朵和李博士看到高雄向着眼前這名男子衝了過去,十分的緊張。

希望他接下來能夠將鬼腳七徹底的制服,不過很快他們發現,他們想的太天真了。

“砰!”


高雄在鬼腳七的手下根本就堅持不了一招,直接飛了出去。

不得不說,這一次鬼腳七實在是太厲害了,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範朵朵看着鬼腳七向着他們走了過來,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隨後說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想做什麼?”

當鬼腳七聽到範朵朵的話後,想了想,笑着冷冰冰的說道。

“本人叫鬼腳七,這一次來其實目的很簡單。把你手上的東西給我,如果你要是聰明的話,我可以不殺你,不然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鬼腳七一臉兇狠的看向了範朵朵,如果這個女人要是識相的話,就把自己想要的東西交出來。

不然的話就別怪自己不客氣,自己折磨人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得到的。

當範朵朵聽到鬼腳七的話後,抱緊了手中的文件,着急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