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不斷的改造,以及賜過幾個特殊的能力之後,葉雲讓阿爾法離開了這裏,讓其待會在度進來。

隨着不斷的改造,以及賜過幾個特殊的能力之後,葉雲讓阿爾法離開了這裏,讓其待會在度進來。

隨着阿爾法的離開,葉雲也開始了自己的動作,將一頭嗜血怪物的拿了出來,將他們的血液放干出來,隨後將這一具屍體扔掉,落在了一旁的角落之中。

看着眼前的一盆鮮血,葉雲隨口吐出一道屍氣,將其融入其中,隨後又是吐出了一道血氣,讓這一盆鮮血不斷的翻滾著。隨後在葉雲的控制下,這一盆鮮血不停的翻滾著,攪拌著。

就這樣一直持續了許久,葉雲終於出聲,讓門外的阿爾法走了進來,緩緩開口:「拿去吧,一缸水稀釋過後,一人只准一小杯,不可過多飲用。」

阿爾法看着眼前的一盆猩紅且充斥一股不可言喻氣息,宛如血水一般的液體,一臉驚喜的點了點頭。快速的招呼著門外的兩個信徒進來,看着眼前的這一盆宛如血水的東西,瞬間被震驚到了。

但是礙於教主的命令,兩人放下手中對的武器,將這一盆血水,直接抬了出去。

看着走出去的三人,葉雲也是直接打開了聊天頻道,準備看看玩家們有着什麼有用的情報。

【重大消息,拉菲爾帝國居然出兵攻打謝爾曼帝國,要知道他們中間可是隔着一個塔利爾帝國啊。】

【拉斐爾帝國,我記得是一個國土面積,比巴比汗帝國都要小吧,居然敢進攻大陸第二強國謝爾曼。】

【所以這才說不可思議!我覺得塔利爾帝國,可不會讓他這麼容易痛苦國境。】

【這不是廢話嗎?正常的一個國王,誰會同意啊,除非腦子有坑!】

【不知道你們注意到了沒有?】

【樓上的別賣關子,趕緊說。】

【就是啊,老表,有什麼發現說一下撒。】

【呃……你居然還沒有涼?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是選了平民陣營。】

【沒錯,我在艾爾曼帝國這裏,可惜這裏好像也是是某位大佬的出生地,選擇的也是平民,直接把艾爾曼帝國被滅了,建立一個新的帝國。

而我也是趁此機會,在這些傳教士招收信徒之時,直接加入到了大佬的隊伍之中,成為了其中一員。】

【好運氣,居然加入到了大佬的陣營之中!】

【樓上的別打岔,趕緊讓那吊毛說說,發現了什麼。】

【同好奇!】

【既然你們都好奇,那我就說了,為什麼我參加了這麼多場遊戲,都不見過有外國人玩家呢?】

【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奇怪,我參加了這麼沒多場遊戲,居然也沒有遇見過外國玩家。】

【俺也一樣。】

【老表,我一樣啊。】

【這就說明你們無知了,就類似遊戲伺服器,頻道不一樣的道理。根據我組織的大佬所說,除非是參加了混合大戰,或者是深淵戰場,以及諸天生存遊戲,才會遇見外國玩家。】

【這是為什麼?】

【我也不清楚,反正大佬是這麼說的。】

【啊,看來其中有着不小的奧妙啊。】

【等等,難道就沒有人注意到嗎?】

【又怎麼了啊?】

【又來?】

【你們先別急,我的意思是,你們都沒有那個老表說的嗎?玩家覆滅了一個帝國,建立了新的帝國,這一點你們都沒有注意到嗎?】

【卧槽!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

【沒錯,我居然差點錯過了這麼重要的情報。】

【對的,居然還可以這樣玩,直接覆滅帝國,建立新政權,那我的後宮之路豈不是跑不了了!】

【樓上的兄弟這麼饑渴嗎?別忘了我們的任務是統一大陸啊,否則就算有着再多的美女,也只是紅粉骷髏而已。】

【沒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活下去,不然再多的女人都是螻蟻。】

【再說了你都變成了詭異,早已不是人了,你還想怎麼搞?】

【怎麼搞?嘻嘻,你當我那麼多的3D蒂法,2B妹子,人獸這些是看白看的嗎?

正好可以嘗試一下這些,以前總覺得遺憾,現在看來,還是很不錯的嗎,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夠嘗試到這些。】

【卧槽!你這麼一提醒我怎麼能把這麼重要事情給忘了!】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從此以後你就是哥,我就是你爸,我管你叫哥,你管我叫爸。】

【秀!蒂花之秀,造化鍾神秀!】

【來人,把我的傳國玉璽拿過來砸核桃,方天畫戟拿過來削蘋果,九齒釘耙拿去給秀兒梳頭髮,寡人親自爬上電線桿,給秀兒彈一曲東風破!】

【樓上的,你也很秀。】

【不說了,居然可以這麼操作,在加上這個遊戲沒有明確的說明存活人數,那就說明這個存活人數極有可能是一個人,或者多個人。】

【卧槽,這麼殘忍!只能存活,那我豈不是沒有份!】

【樓上的別擔心,現在還不清楚規則。】

【不擔心才怪,要是真的是只能存活一個人,你們想想該怎麼做?】

……

葉雲看到這路,也不由得愣了一下,沒想到還有人看到了這一層,畢竟從那個老表所說的話語之後,一旦有人深究起來,肯定會發現這個問題。

現在看來,顯然是有人注意到這個問題,至於為什麼說出來,自然不可能是什麼大公無私,而是很有可能在藉機套取其餘玩家的情報的玉。也可能是單純的為了出風頭,當然這個可能性不大。

葉雲沒有阻止,畢竟自己也很想要這些玩家手中的情報,所以打算看看聊天頻道玩家們的回答。然而等了半天,也沒見有人出聲,平時一個個吹水的很厲害的玩家,也消失了不見。

??明天朋友的姐姐嫁人,也算是我堂姐。

?

????

(本章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銳的叫聲震顫了每一個人的鼓膜。

錢台多拉扯的彷彿不是凌霄瀟的胳膊,而是一三班全體學生的自信。

僅這一擊,就足以讓這個班級的所有學生,都失去向上成長的鬥志。

錢台多曾數次將得到六分的一三班擊退,數次讓一三班止步於成功的邊緣。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一四三:你很自信啊,小朋友? 「知道了,唐主任!」

對於二級演員的事情,關世全並沒有太多意外。

《賣拐》之後,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而且其他文工團有沒有參賽選手晉級到最後,這個名額肯定是秦川的。

「行,那我等下給秦川打電話。對著這件事僅限團里高層知道。」

「明白,唐主任。」

掛了電話,關世全下意識的看了看張青。

「如果小秦要去的話,以他現在的熱度或許會引起不小的風波。」

「所以我們這邊得想辦法替小秦兜著點。沒辦法,頂級人才就是這樣…..庸才的話軍總那邊也不會發出邀請。」

「嗯!」

……….

另一邊,空政片場,

秦川演完小品后竟是直接坐車來到了空政片場,並沒有迴文工團。他打算一鼓作氣將《炊事班2》拍完了再好好休息。

只要趕一趕進度,最遲五天,《炊事班2》項目就能結束。

剩下的事情就和電台部再沒關係了。

叮鈴鈴….

就在秦川剛剛坐在導演椅子上的時候,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嗯?」

拿起一瞧,是個陌生號碼,猶豫了一下,秦川才接通了電話。

「喂您好!」

「你好,小秦嗎?我是文旅部辦公室主任唐林。」

「文旅部唐主任?」

一聽,秦川頓時怔住。

倒不是說他沒聽過這個名字,現在怎麼說也是文工團的一個二級部門正職,團里的直屬管轄單位還是很清楚的,包括上面的領導。

就是沒想到唐林會親自給他打電話。

「唐主任您好,我是煤礦文工團秦川。」

「小秦,是這樣的……一周以後…..」

唐林隨即將事情的大概說了一遍。

「你看…..」

「我這邊沒問題!」

聽罷原委,秦川沒有絲毫的猶豫。

如果是商演或是其他什麼的他或許會考慮,但是這種事情絕對不會。或者說,能給這些龍國的幕後英雄們演出是他的榮幸。

「那小品大賽這邊….可能要退賽了!」

唐林猶豫了一下說道。

「嗯!」

「還有,因為這次涉及到的單位都是我龍國保密單位,因此在這之前要簽訂保密協議,慰問演出期間也不能和外界有聯繫,畢竟手機可能會泄露信號源。

對外還要找一個你消失一個多月的理由……

除了你的團長知道這件事之外,其他人包括你的下屬合作單位那些都不能知道,這個有沒有問題?」

唐林再說。

所謂保密就要做到真正的保密,而不是走形式。

「沒問題!」

秦川依舊沒有猶豫。

而且他剛聽完的時候就已經猜了個七七八八。

如果真的是去這些單位慰問演出的話,這些條件都是必須的,不然拍照什麼的真的會泄露很多信息。

「小秦,雖然你年輕,人氣現在也是高漲不下,但你畢竟和那些明星不一樣!還是體制內的領導,有時候……得做出一些取捨。」

唐林再說。

像這種級別的慰問演出,軍總那邊不可能也不會邀請當紅明星。

當然唐林也清楚,

秦川這邊在消失的一個月里可能會失去不少東西,但得到的會更多。

如果被軍總這種單位認可….以後….秦川絕對會是文化演藝界很特殊的存在。

「那事情就這麼定了?」

說罷,唐林最後道,

「嗯!」

「好,那我給軍總那邊打個電話,利用這一周時間你先處理這邊的事情,一周以後那邊會來接你。」

…….

傍晚時分,夕陽斜下,

《賣拐》火了,還是超火的那種,論架勢比《鐘點工》還要兇猛。

這對於煤礦文工團來說是天大的好事,可在有些人看來,麻煩似乎有點大。

燕城電視台,

台長何志元坐在辦公桌前望著對面的工作人員眉頭皺的很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