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覺得很爲難但是還是硬着頭皮告別,然後開着車走到了路邊的地攤上,買了唐笑笑心心念唸的麻辣燙,送到醫院的時候都已經有些涼了,但是唐笑笑還是很興奮的坐了起來。

雖然覺得很爲難但是還是硬着頭皮告別,然後開着車走到了路邊的地攤上,買了唐笑笑心心念唸的麻辣燙,送到醫院的時候都已經有些涼了,但是唐笑笑還是很興奮的坐了起來。

白玉擎從來都沒有吃過麻辣燙所以也不知道麻辣燙是什麼,但是聞見金南手裏的地溝油喂,頓時就暴走了看着唐笑笑“別告訴我,這個就是你心心念唸的東西!”

唐笑笑有些奇怪的看着白玉擎這才反應過來想白玉擎這樣生活在金字塔頂尖的人一定是沒有吃過這樣的東西的,不知道爲什麼忽然覺得白玉擎很可憐,連這樣的好吃的都沒有吃過真的是太可憐了!

白玉擎看着唐笑笑同情的目光,頓時就覺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還是黑着臉沒好氣的說到“這樣的垃圾能吃嗎,不可以吃!”

唐笑笑聽到這裏臉色頓時就變得很難看,可憐巴巴地說道“大白,這個是很好吃很好吃的東西,都買回來了,不能丟掉啊!”

白玉擎倒是很欣慰的看了看唐笑笑滿意地說道“不錯你現在倒是聰明瞭很多,都知道我要幹什麼了!”

唐笑笑看見白玉擎真的要把到嘴邊的好吃的倒掉,頓時就不能淡定了,直直的看着白玉擎大大的眼睛裏滿滿的都是威脅“你要是敢丟掉,我就不要吃藥,也不吃飯了!”

白玉擎本來是馬上就要丟掉的但是聽見唐笑笑這樣說,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惡狠狠地說道“就這一次,以後在吃這樣的東西,我絕對不會同意的!”

唐笑笑很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笑聲地說道“那現在可以給我了嗎?”

白玉擎有些無奈只能是把手裏的麻辣燙遞給唐笑笑,看着唐笑笑吃的開心,白玉擎也顧不上是不是垃圾了,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看着金南“東西都已經送到了,你在這裏幹什麼?”

金南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玉擎頓時就有些無語了,這應該算是卸磨殺驢吧!

唐笑笑心滿意足的看着白玉擎然後小聲地說道“大白,我想回家了!”

白玉擎看你這唐笑笑有些生氣“你還好意思說,到底是什麼事你要這樣激動知不知道傷口再一次掙開了,你至少還要在在這裏躺半個月,直到痊癒才能出院!”

唐笑笑真的沒有想到自己一時衝動後果竟然這樣的嚴重頓時就無奈了“大白,不要啊,我不要在這裏,我要長毛了!”

白玉擎聽到這裏也覺得唐笑笑有些可憐但是白玉擎知道唐笑笑就是不安分的小傢伙,要是就這樣出去的話,一定會出事的!

硬了硬心腸然後冷着臉說到“不行,必須要等着痊癒了才能出院,半個月以後就是瑩瑩的生日,到時候會有一個很不錯的生日宴會,你作爲嫂子,要出席啊!”、

聽到這裏唐笑笑終於是安靜了下來,然後忽然就想到了之前媽媽的照片,然後看着白玉擎輕聲說道“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現在唐笑笑只要是一說有事,白玉擎就覺得緊張所以就只能是警惕的看着唐笑笑“你要幹什麼?”

唐笑笑看着白玉擎如臨大敵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放心,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你要親自去!”

白玉擎這才放下心來然後點了點頭“任憑你差遣!”

唐笑笑咬了咬嘴脣,然後小聲地說道“在我家的小閣樓上面有一個小房間,那是我的房間,枕頭邊上有一張我媽媽的照片,你幫我拿來,那是我唯一的牽掛了,因爲我想以後我再也不會回去了!”

白玉擎點了點頭然後輕輕的給唐笑笑掖了掖被角,柔聲說到“那你先睡一會,我馬上回來!”

唐笑笑難得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閉上了眼鏡,聽見白玉擎離開的聲音,唐笑笑又睜開了眼睛,這個時候唐笑笑睡不着,腦子裏有些亂亂的,之前的時候唐笑笑以爲就算是沒有了白玉擎也會過得很好,但是現在唐笑笑終於知道了白玉擎纔是自己唯一的依靠,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竟然已經這樣的根深蒂固,輕輕一碰就會劇痛不以。

雖然唐笑笑知道白玉擎現在搖擺不定,知道自己在白玉擎的心裏好像是沒有那蠻重要,但是還是想就這樣待在白玉擎的身邊,只要白玉擎不說話她就不走,唐笑笑永遠都不知道原來愛一個人可以讓自己這樣的卑微。

白玉擎開車來到了唐家,看着客廳裏的唐亞中沒好氣的說到“笑笑的房間在哪?”

唐亞中看見白玉擎嘴脣動了動想要說些什麼,但是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笑笑還好嗎?”

對於今天的事情其實白玉擎是很惱怒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現在看着唐亞中這個樣子白玉擎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只能是冷冰冰的說到“她好不好跟你們都沒什沒關係啦,你們不喜歡她,但是以後我會好好照顧她,告訴我她的房間在哪?”

唐亞中根本就不知道唐笑笑其實一直住在小閣樓,所以就把白玉擎帶到了他知道的那個公主房,但是白玉擎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唐笑笑說的照片,這纔想了起來,唐笑笑之前說了是小閣樓。

眼色不善的看着唐亞中“小閣樓在哪?”

唐亞中覺得有些奇怪看着白玉擎然後有點尷尬的說到“小閣樓上面不乾淨,你還是不要去了,笑笑要什麼,你跟我說我讓張嫂去拿!”

白玉擎看着唐亞中的樣子好像是沒有說謊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冷冷的說到“笑笑說有一張媽媽的照片,你知道在哪?”

唐笑笑媽媽的照片都已經在薛晴進門的時候被唐亞中收了起來,所以唐亞中根本就不知道唐笑笑那裏還有一張,有些迷茫的看這張姨“你知道嗎?”

張姨看見白玉擎就知道他是真的愛唐笑笑的,心裏說不出來的安慰,唐笑笑總算是有個家了,有個真心疼愛她的人了!

點了點頭然後小聲地說道“那張照片的確實在小閣樓,我現在就去拿!”

白玉擎本來就是很聰明的人看着張姨這個樣子頓時就明白了這裏面有隱情,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笑笑說一定要讓我去拿,你帶我去吧!”

唐亞中也很好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就一起跟着走上了唐笑笑住了六年的小閣樓…… 年小念滿心歡喜的過來,本來還以爲是帥哥美酒,紙醉金迷,但是沒有想到她來的時候就只看見了座位上不省人事的錢子傳,抱着一個已經空了的酒瓶子,嘴裏還在碎碎念!

年小念其實是有一瞬間的凌亂的,平時的時候真的是見慣了囂張跋扈的錢子傳,這樣安靜下來,年小念忽然覺得其實錢子傳的長相也是不錯的,搖了搖腦袋,年小念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這個時候犯花癡,簡直就是腦子進水了!

連忙拿出手機給白玉擎打了過去,結果白玉擎竟然關機了,就算是年小念是個傻子,也能知道現在的一切根本就是白玉擎故意的,年小念可不是什麼好糊弄的女孩,所以就根本沒有搭理爛醉如泥的錢子傳,轉身就要出去。

這個時候錢子傳不知道夢見了什麼,大聲的喊道“念念,快跑!”

年小念本來都想要出去了,但是聽見這聲念念頓時就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回過頭來看着錢子傳,確定他沒有醒過來,基本上可以確定他只是本能的喊出了這句話,可是十多年過去了,除了記憶裏的小男孩,真的沒有人這樣叫過她了!

年小念之所以這麼多年都沒有戀愛,並不是外面穿的那樣心理變態,而是年小念其實早就已經心有所屬,七歲那年,年小念認識了一個長得很好看卻不怎麼說話的小哥哥,因爲小的時候年小念就是個看臉的孩子,所以一直都圍着那個小哥哥說話。

漸漸的小哥哥也不再冷漠,兩個人剛要成爲好朋友的時候,年小念卻再也找不到他了,十幾年過去了,年小念的心裏都只有那個小哥哥,長得很好看的小哥哥!

至於那個小哥哥長得什麼樣,年小念都已經有些記不清楚了,但是年小念死都不會忘記,小哥哥淡淡的聲音“念念,你不要鬧了!”

之所以會在白玉擎的身邊做事,是因爲年小念一直都以爲白玉擎纔是當年那個小哥哥,因爲其實真的很像,但是後來旁敲側擊發現並不是,這些年,年小念一直都在幻想着小哥哥的出現,但是都沒有,一點線索都沒有,甚至有的時候年小念覺得是不是自己的臆想。

可是現在聽見錢子傳這聲念念,年小念真的不能淡定了,難道說,錢子傳纔是當年的那個小哥哥嗎?

很快年小念就否認了這個想法,因爲年小念知道,一個人就算是容貌會變,但是性格不會,她的小哥哥很高冷,可是錢子傳就像是個二貨,整天就知道大喊大叫!

可是就算是這樣年小念還是想要問清楚,本來還是想要把錢子傳送回去的,但是錢子傳真的是太沉了,所以年小念只能坐在包間裏陪着錢子傳,希望他能很快的清醒過來。

只可惜錢子傳現在睡得跟豬一樣,年小念踢了他幾腳都沒有什麼感應,除了是不是的唸叨幾聲念念以外,一點別的反應都沒有,年小念也累了,只能是靠在沙發上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大概是過了三個小時左右,錢子傳覺得口渴的厲害,所以就尋尋覓覓的在桌子上找水喝,但是好死不死的摸到了年小念的手,嚇了錢子傳一大跳,錢子傳看見年小念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過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忘了要喝水,就這樣直直的看着年小念。

平時的時候兩個人見面的時候並不是很多,導演和經紀人簡直就是天敵,所以兩個人就算是見面的時候,年小念也一直都是劍拔弩張的樣子,像現在這樣安靜的時候真的是很難看見的,現在這樣溫柔可愛的樣子纔跟他記憶裏的念念一樣!

其實錢子傳也不知道爲什麼從小到大年小念的長相沒有變太多,但是性格卻是大變,小的時候年小念簡直就是最乖巧的女孩子,溫柔如水,聲音也是又軟又甜,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變成了現在這樣的強勢,眼鏡一直都放在年小念的身上,可能是因爲酒還沒醒,錢子傳竟然有了衝動,身體裏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似乎都想要衝粗來幫着錢子傳達成心願。

錢子傳其實是一個很保守的男人,也不願意再這樣的情況下跟年小念發生什麼,所以就狠狠地灌了幾口水,然後壓制住了自己所有的想法,坐在一旁靜靜的看着年小念的睡顏。

錢子傳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就這樣靜靜的看着自己喜歡的人也是一件這樣幸福的事情,不知不覺的竟然看的天都亮了,陽光毫不吝嗇的撒在屋子裏,年小念這個時候也睜開了眼睛看着眼前的錢子傳有一瞬間的凌亂,剛想要緊尖叫出聲,忽然就想起來,昨天的事。

頓時就閉上了嘴巴然後好小的看着錢子傳“錢導好興致啊,醒酒醒的還挺快的!”

雖然平時的時候錢子傳一向都是能說會道的,但是面對年小念就像是啞巴一樣只能是尷尬的笑了笑“對不起,昨天麻煩你了!”

年小念無所謂的搖了搖頭然後很圓滑的說到“能看見錢導這一幕實在是不容易,我已經拍下來了,希望下一次跟錢導合作的時候,錢導能對我的藝人好一點!”

這樣的年小念跟昨天的那個人簡直就是判若兩人,錢子傳在心中苦笑然後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這個自然,我請你吃個早餐吧!”

年小念看了看時間倒是爽快“能讓錢導請吃飯,也是我的榮幸!”


就在錢子傳跟年小念要出門的時候,服務生有些爲難的看着錢子傳,小聲地說道“不好意思,您還沒有買單!”

錢子傳也沒有想到白玉擎和侯偉志竟然這樣的無恥,連單都不買就把自己這樣扔下來了,簡直就是太不人道了,年小念就在身邊錢子傳也不好意思說別的,只能是咬牙問到“一共多少錢!”

服務生見錢子傳沒有賴賬的意思,這才輕輕的送了口氣,笑容滿面“你好,一共是消費兩萬八千九十二!”

錢子傳差點沒把手裏的錢包吃下去,不可置信的看着服務生“怎麼這麼多?”

服務生看見錢子傳凶神惡煞的樣子有些害怕,小聲地說道“一共是四隻紅酒,兩隻洋酒,還有,就是,那個……”

錢子傳還以爲自己被宰了所以就很不高興的說到“磕磕巴巴的你幹什麼,還有什麼事?”



服務生看了一眼很淡定的年小念,然後弱弱的說到“還有八個公主,四個坐檯的,還有兩個……”

錢子傳現在已經在自己的心裏吧侯偉志凌遲處死了,直接把自己的卡遞給了服務生“別廢話了,刷吧,沒密碼!”

服務生有些委屈的看着暴跳如雷的錢子傳,本來是不想說的還不是他自己一直問一直問,沒辦法啊!

錢子傳看着年小念忍笑的樣子有些欲哭無淚,想要張嘴解釋謝什麼,又怕越描越黑,只能是在心裏暗暗的罵着侯偉志!

侯偉志本來是想要去肖樂樂那裏問個清楚的,可是到了肖樂樂的門口以後就變得有些慫了,在肖樂樂的門口蹲了一夜,這不是天一亮就打了好幾個噴嚏,侯偉志知道自己可能是悲催的感冒了,卻不知道是因爲錢子傳現在正在罵人呢!

既然已經決定留下這個無辜的小生命,肖樂樂就必須去做產檢,但是肖樂樂沒有想到侯偉志會在自己的門口,看見侯偉志肖樂樂本能的排斥“你怎麼還在這裏?”

侯偉志很自覺的忽略了肖樂樂臉上的不耐煩,然後笑嘻嘻的說到“我知道你今天要出門,所以在這裏等你啊,要去哪裏,我可以送你,免費的司機啊!”

肖樂樂已經很久都沒有看見過侯偉志這樣笑眯眯的樣子了,竟然覺得有些溫暖,畢竟是孩子的爸爸,肖樂樂也不想要絕情,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麻煩你了!”

侯偉志本來都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了,但是沒有想到肖樂樂竟然答應了,頓時就高興的不得了,點了點頭然後上前一步很殷勤的幫肖樂樂打開了車門,笑眯眯地說道“我們去哪?”

肖樂樂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後小聲地說道“去醫院!”

聽說肖樂樂要去一眼,侯偉志終於也是不能淡定了還以爲肖樂樂要放棄這個孩子,回過頭來直直的看着肖樂樂,有些悲傷地說道“你真的決定了嗎?”

這樣的變臉速度讓肖樂樂覺得有些無奈,所以就只能是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早就決定了!”

侯偉志根本就不知道肖樂樂的決定是留下這個孩子,還以爲肖樂樂是一定要打掉這個孩子,頓時就有些激動,惡狠狠地說道“肖樂樂,你爲什麼一定要這樣的殘忍,雖然他很小,但是他也是有感覺的,你這樣不怕他傷心嗎?”

肖樂樂覺得今天的侯偉志有些奇怪,不願意跟侯偉志墨跡,肖樂樂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悶悶的說到“算我今天神經病了,我幹嘛要上你的車!”

說着肖樂樂就要下車,這個時候侯偉志眼疾手快的鎖上了車門,直直的看着肖樂樂“你懷孕了是不是?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你現在要把他打掉是不是!”

肖樂樂沒有想到侯偉志竟然啊知道了這件事情,頓時就覺得有些慌張,搖了搖頭急急的說道“胡言亂語,我怎麼可能懷孕了,沒有,跟你沒關係,你放我出去,我要去醫院!”

侯偉志也沒有想到自己都已經這樣說了,肖樂樂還是不承認,頓時就有些惱怒,死死的抓着肖樂樂的手然後惡狠狠地說道“我一直以爲你是不一樣的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到你竟然也有這樣殘忍的時候,肖樂樂,你就不能把孩子留下來嗎?”

肖樂樂甚至聽到了自己手腕碎裂的聲音,咬牙切齒的看着侯偉志惡狠狠地說道“我沒有想要打掉這個孩子,我會留下他,但是我不想讓他知道他的父親是你,一個遊手好閒的公子哥,我不想我孩子的父親是你,我也不想我的孩子變成下一給你,你懂嗎,能明白嗎?”

肖樂樂的話就像是一級重錘狠狠地敲在了侯偉志的心上,侯偉志有些受傷的放開了肖樂樂的手然後喃喃地說道“原來在你的心裏我這樣的不堪,你真的以爲我只是遊手好閒的大少爺嗎,你就這樣看我?”

肖樂樂很少看見侯偉志悲傷的樣子不知道爲什麼看着侯偉志這個樣子肖樂樂竟然覺得有些心疼,但是事實就是這樣肖樂樂也不能說什麼,只能是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沒錯的,在我的心裏你就是這樣的,所以能不能請你以後不要再這樣纏着我了,也別纏着孩子!”

侯偉志真的很想撕碎眼前的肖樂樂,從來都沒有人趕在他的面前說這些,但是侯偉志沒有這個勇氣因爲他知道肖樂樂說的其實都是事實,自己現在的確是沒有當父親的資格,直直的看着肖樂樂,過了好半天才嚴肅的說到“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一定會是個好爸爸!”肖樂樂看着侯偉志認真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傻,竟然覺得他一定能做到,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要是真的有那一天,我就嫁給你,現在放我走!”

侯偉志聽到這裏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只是並沒有吧肖樂樂放下去,只是啓動車子,向醫院開去,一路上害怕傷到肖樂樂和肚子裏的孩子,一直習慣開快車的侯偉志,竟然破天荒的慢了下來,只不過……

看着不知道第幾輛自行車就這樣的超過了他們,肖樂樂終於是忍無可忍了“侯偉志,你丫的你有病吧,我們這可是法拉利啊,法拉利,你特麼讓一個自行車超過去了,你情何以堪啊n你!”

已經很久都沒有聽見肖樂樂罵人了,侯偉志還真的是覺得有些感動,點了點頭然後很溫柔的說到“我知道我知道,我現在就快一點,主要是你肚子裏有孩子,我們不能太快了,知道嗎?”

看着侯偉志小心翼翼的樣子,肖樂樂真的想要一頭裝在座位上撞死算了,無奈的說道“我求求你了,我還要上班呢,你這樣我會遲到的!”

聽到上班兩個字,侯偉志瞬間就不能淡定了“什麼?你還要上班,是肖氏養不起你了嗎?你現在懷孕了不能上班,沒錢我有!”

一邊說侯偉志一邊把自己的卡遞給了肖樂樂,肖樂樂看見銀行卡沒好氣的說到“我都這麼大了,還要誰養活,想花錢就得是自己賺的,收回你的錢,我不稀罕!”

侯偉志有些迷茫的看着肖樂樂,然後咬了咬牙“那以後我工作養活你們娘倆!”

聽到這話肖樂樂就好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笑了好半天才淡淡的說道“誰不知道侯家小少爺除了吃喝玩樂什麼都不會,你工作,你能幹什麼啊?”

侯偉志知道這是明晃晃的鄙視,所以就沒好氣的白了肖樂樂一眼,憤憤地說道“你不要瞧不起人,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明白我是有實力的,現在的平庸只不過是因爲我懶!”

肖樂樂看着侯偉志這個樣子好不容易決定不笑了,又沒忍住再一次笑出聲來,看着肖樂樂大笑的樣子侯偉志人生第一次覺得自己好像是個傻子!

本來半個小時就能到的地方,肖樂樂坐着法拉利,愣是走了一個多小時,最後車子好不容易停在醫院門口,肖樂樂也已經是無力吐槽,只能是下車坐在走廊裏,等着醫生去叫自己。

侯偉志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看着肖樂樂有些緊張地說道“你不是說會把孩子留下來嗎,那你現在要幹什麼?”

肖樂樂之前的時候真的以爲侯偉志不過就是個紈絝子弟,智商還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現在肖樂樂忽然發現侯偉志好像是有點傻,沒好氣的白了侯偉志一眼,然後不耐煩的說到“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操作叫做產檢,懂嗎?”


侯偉志是個大男人哪裏懂這些但是看着肖樂樂不耐煩的樣子還是很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一直陪着肖樂樂,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肖樂樂額竟然覺得侯偉志這樣陪着自己還挺好的,小小的幸福感覺,在心裏蔓延,下意識的,肖樂樂竟然把肩膀靠在了侯偉志的肩膀上。

侯偉志根本就不知道肖樂樂在想些什麼,看着肖樂樂這個樣子還以爲是累了,所以就連忙說到“是不是累了,要不我給你掛個專家號吧,我們去超級VIP好不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