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自己真的太過分了,太過出頭了?這一刻,夸克不由這樣疑惑地問自己,可是不應該呀,自己渡過了天劫、業報,這樣死去會不會太便宜?

難道自己真的太過分了,太過出頭了?這一刻,夸克不由這樣疑惑地問自己,可是不應該呀,自己渡過了天劫、業報,這樣死去會不會太便宜?

的確沒有那麼便宜,所以就在劍光距離夸克還是二十米的時候,一個白髮老者出現在夸克的身前,手中舉著一塊護盾,盾牌閃爍著一個個奇妙的符文,撞上了這猛然襲來的劍光。


「咔、咔…」

盾牌破碎,可是這一擊也被老者攔下,這時候夸克才注意到這老者,靈嬰境八重的修為,面色紅潤,但是卻透露著一股正義、威嚴之感。

看著這老頭,夸克不由有些慶幸,急忙抱拳低首:「謝前輩救命之恩。」

聞言,老者嚴肅道:「不用謝老夫,你斬殺了那麼多妖修,值得上一塊盾牌,老夫能夠出手,完全是老夫的榮幸,即使不是老夫出手,你看你身後。」

轉身一看,身後卻站著十多個靈嬰境七重以及以上修為的強者,讓夸克眼睛一紅,這世間還是少不了真男子,不貪生怕死,也不是那麼自私自利。 一一拜謝,夸克終於回到了人類大軍陣營,隨之而來,鎮關王的稱號再一次響徹戰神域,響徹雲霄,讓夸克面露微笑。

這一戰,夸克再一次揚名整個戰場,聲音甚至傳遍戰神城,可是隱藏在這之下的傷亡和損失也是巨大的。

這一戰,雙方公司死傷一億多人,其中死亡七千萬,尤其是渡劫引發的就不止三千萬人,向之前那幾個暗黑者一起造成的傷亡就不止一千萬人,這些數據無不震撼著一個又一個人的心。

甚至就連第四軍團也損失了足足一萬人!

然而這些才僅僅只是低端戰鬥力的損傷,還不包括之上的靈子境和靈嬰境,靈子境損傷數十萬,不然怎麼可能會有一千多人渡劫,靈嬰境雙方死去各死去十多個,就連靈嬰境後期也有死亡,當然這沒有算上夸克剛才斬殺的二十五個。

更重要的是,穆孜然化道境的修為被對方化道境強者打成重傷,畢竟穆孜然才突破化道境,相對底蘊還是差了那麼一些,受傷在所難免,不過好在達到那種層次想死也不是那麼容易,不然恐怕會成為第一個隕落在戰神域的化道境強者。

只是夸克想不到的是,火龍王已經暗中下令,只要一有機會就立即將夸克斬殺或者生擒,自然也部署了專門針對夸克的計劃,因為夸克身上的火神傳承對他來說太過重要,甚至能夠讓他再破一層,達到化道境後期!

在軍隊整修了一下,安撫了一下之後,夸克便來到了雪薇等人所在,雖然這一次夸克並沒有帶回之前諸如那些靈子境的修者,但是夸克的事迹也讓眾人所知,一邊替夸克感到自豪的同時,也讓二女:雪薇和羅穎深深地擔心。

因為戰爭還沒有結束,夸克還要上場,這才僅僅算得上是一個開始,真真的大戰還沒有來臨,當然,妖修短時間被肯定不會再輕易發動攻擊,人類一方自然也不會主動出擊,守株待兔,在這裡戰鬥比攻出去更具有優勢。

突然,一道人影自天而降,正是夸克之前見過的秦帝王秦龍。

「見過陛下!」

「不必多禮,鎮關王立下如此功勞,為源大陸做出了如此巨大的貢獻,所以這一次就連老祖也想邀請鎮關王一見。」

聞言,夸克一怔,心裡卻是猜測著秦帝為什麼想要見自己,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那可是化道境的強者,難道他們看出了什麼,可是如果真要對付自己的話,沒必要這麼多廢話吧,還不是一伸手的事情,想向夸克也就釋然了。

「噢,就是不知陛下可否告知一二所為何事?」

「老祖想法我等晚輩自然不知,但想來應該是有什麼疑惑想要問問鎮關王吧。」

看了看雪薇和羅穎:「我去去就回。」二女不會反駁,只能點頭,即使是壞事,面對著秦帝他們也沒得選擇。

凌空而上,很快就到了戰神碑附近的一塊石台之上,兩個五十多歲的男子和一個差不多同齡的女子,蘇日安面容還嬌好,但畢竟經不起歲月的滄桑,那一種時間的韻味無法隱藏。

「夸克見過三位前輩。」

「不必多禮,過來坐下吧,雖然你只有真子境的修為,但是感悟已經不下於我們,和我們平起平坐也只是遲早的事情,說不定未來我們還要仰仗你一二,所以不比拘謹,坐下慢慢聊。」

這是秦帝,服飾和秦帝王秦龍差不多,兩人也有幾分相似,夸克坐下,秦龍自然離開,有的事情他沒必要知道。

至於旁邊另一個男子,服飾上綉著炎字,正是炎黃,而且夸克也從她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炎黃火焰!

至於女子不用多說,能出現在這裡,自然是鳳后,雖然有了滄桑,可是美色不減,對於一個正常的男人還是具有很大的誘惑力的,當然只要能夠承受得起那美艷之下的手段即可,想要一親方澤畢竟要有所實力。

「來,喝杯茶,要不是今天見你,這老秦還捨不得拿出來。」給夸克倒上一杯,炎黃便開口道。

茶杯靜靜移動到夸克面前,芳香四溢,雖然比不上夸克的洗神茶,但是卻也不是凡品。

「好茶!」輕輕地抿了一口,回味了一下,的確是好茶,有清神洗腦之效,可以說是洗神茶的簡化版,可是效用不及洗神茶的萬分之一,只能用「好」來形容。

「這一次叫你過來,也是有也個問題想要請教你,這個問題可把我們攔住了,當然你不願意講的話那就算了。」

「前輩請講,晚輩所知,必定知無不言。」

「好吧,其實眾所周知,到了靈嬰境以後的層次,修為已經變得不那麼重要,更多都在於感悟,感悟到了,修為也就自然而然的突破了,尤其到了化道境之後更是如此,想要突破一重難上加難,唯有感悟。」

「化道境的感悟難就難在真意的融合,一共有兩個方向,一是融合真意成為道意,另一種則是融合不同屬性的真意。」

「道意融合成功便是化道境,這時候每再融合一百種真意提升一個小境界,直到融合達到五百種,突破化道境,但這都不是我們三人的目標,因為要成功領悟三千真意太難,我們最多也就領悟一千多種便是極限,那時候想要再進一步便是難上加難。」

「因此我們三人都打算走的是第二條路,融合不同屬性的真意,對了,忘了告訴你,達到化道境之後即使是其他屬性的真意也能夠領悟,因此屬性融合可以讓我們進入到更深的層次。」

「可是不同屬性的融合我們一直不得要點,剛才見你水火屬性的融合,因此想知道你有沒有什麼感悟,可以言於表。」

對此,夸克微微一笑:「前輩多慮了,其實這並不算是什麼秘密,那一刻我也沒有想過自己會成功,只是讓兩種真意不停碰撞,然後便產生了那一種融合的玄奧之感,之後融合起來便非常容易。」

「至於那種玄奧我也說不清楚,我只能讓三位前輩看一遍我的融合,至於能不能成我就不知道了。」 聞言,三人都露出了欣喜、激動的神色,因為這等於給了他們一個感悟的機會,若能成功,他們想要獲得化道境中期的突破將會變得極其簡單。

夸克拿出一柄長劍,緊接著水、火真意開吃出現在長劍之上,兩種不同的真意,這一刻並沒有夸克的控制,朝著對方撞了過去,那「嗤、嗤、嗤」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真意的力量在相互碰撞、抵消。

這一幕三人深有所感,因為他們就是處在這樣的境況,根本不能再進行下一步,強行融合,只會讓真意之力碰撞得更加激烈,從而融合失敗。

不過緊接著,那一種玄奧的氣息產生了。

水為什麼能夠融於火,因為水也有火的特性,有熾熱,有灼傷,有奔騰;或為什麼能夠融於水,因為或也能夠化成水,成一灘火湖,就像那火山之巔的岩漿,奔騰的火焰里,還有著一汪汪或清澈、或渾濁的水。

當水與火融合,你會看到那水中燃燒的火焰,水不會被蒸發,火也不會因為水而熄滅,共生,共存,力量的疊加,不是一加一的加法,而算的是真意數量的乘法!

開始融合了,第一道水之真意:水之熾;第一道火之真意,火之柔!水以火的熾烈朝著火靠近,火以水的柔和向著水靠近,兩者的融合不再是當初的碰撞,而是一點點融合到了一起!

從這兒開始,因為其他的水之真意能夠與水之熾烈融合,因此再融合也就變得相對容易起來。

三大化道境強者已經看傻了眼,這種辦法他們也試過,只是他們並沒有找到其中契合的屬性原理,自然一直沒有成功,現在夸克的示範立即幫助三位打開了一道大門,想要融合已經不是難事!

當然也不意味著簡單,因為第一次的融合不可能像夸克剛才一樣容易,需要控制真意力量的量等等,所以還是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才能成功,而且有的人不管怎麼融合也不能成功,因為身體條件等限制。

三人還在繼續感悟著夸克剛才的融合,夸克也不打擾,在旁邊靜靜地等候著。

一個時辰后,三人才一一從感悟之中回過神來,見到夸克還在旁邊,不由對夸克又高看了一分。

「不錯,我越來越肯定你能超越我們,甚至達到更高的境界,哎,想當初我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可沒有你這樣淡定,即使有點什麼小秘密,也都藏著掖著,不肯拿出來與別人分享。」

「今天卻是要謝謝你了,算是幫我們上了一課,不過你幫了我們,我們也不能讓你空手而回,便讓你感受一下我們的真意種類吧,相信這樣也能夠讓你更快領悟真意力量。」

聞言,夸克一愣,的確,若是能夠感悟到其他真意的雛形,下一次領悟的時候的卻能夠幫助他更快領悟更多的真意,從而加快他在真意領悟這一途的成就。

「謝過三位前輩!」

首先是秦帝,他修鍊的屬性是主金,一共三百七十一道金,只是其中只融合了兩百多道,所以秦帝還是化道境初期,可是夸克沒有金屬性,所以改換成了他領悟的第二道屬性:木!

木屬性秦帝領悟了一百二十三種,真意展開的一瞬間,夸克就愣住了,因為其中大部分的真意都是他不曾領悟過的真意,若是加上他領悟的五十七種,除去兩人都有的部分,一共有一百六十四種!

一道又一道,真意雛形再這樣的感悟之中迅速成型,一柱香的時間,夸克都將其記載了腦海,若是有時間,想要感悟將會變得和當初在紅蓮業火之中一樣容易,像和在血海之中一樣吸收融合一般容易!

隨即是炎黃,他主修的可是火屬性,這對夸克來說才是真正的重頭戲,而且他還是炎黃火焰的擁有者,可想而知他感悟的火屬性真意會有多少,絕不是秦帝能比。


隨即只見一道道晶紅色的光芒綻放開來,一種、兩種…整整四百七十一種,融合二百九十一種,化道境初期巔峰,只差九種就能踏入化道境中期!

這一道道真意雛形,讓夸克笑開了顏,沒想到只是簡單的融合了一下水火真意,就讓他收穫如此豐厚,可是他並不知道實際上算起來卻是三位佔了便宜,因為他們不僅可以憑藉著這份感悟成功踏足化道境中期,甚至還能夠將更多的真意融合在一起。

畢竟踏入了化道境,五行屬性甚至雷屬性等都能感悟,他們每一個人腦海之中的真意數量總數可都是超越了一千的存在,若是五行真意融合,他們甚至有可能夠踏入化道境之上的境界!

這一次感悟的火屬性真意大多卻都是夸克擁有的,所以雛形完成之後,夸克所知的火屬性真意一下達到了四百八十九種!

緊接著是鳳后,作為一介女子,能夠達到如今的地位,甚至能夠和秦帝、炎黃平起平坐,自然有其不凡之處!

果然,等她水屬性真意展開的一瞬間,夸克也震驚了:五百三十一種!

比炎黃都還要多出幾十種,而且她的融合達到了二百九十九種,只差一種就能夠踏入化道境中期,說起來,她才是三人之中的最強者!

如此良機,夸克迅速感悟起來,一道道雛形都化成了夸克自己的東西,若是將來能夠感悟成功,將其融合,至少也是化道境之上一個境界的層次。

只是夸克突然發現,身體之中的幻世霧也陷入了感悟之中,將其中沒有的真意納入其中,竟然隱隱約約有了成長的勢頭。

這時候,再回過頭看紅蓮業火,竟然也強大了一絲,只是因為它本身感悟的火屬性真意超過了一千種,所以其中並沒有多少它需要的,畢竟炎黃火焰等級比它要低。

這一次足足花費了夸克一個時辰,但是收穫真的太大了,因為現在算起來,本身的真意加上真意雛形已經超過了一千種,這還是一個真子境的修者,說出去誰能信,要知道化道境的三位可都不知道活了多久的歲月! 拱手一拜,夸克道:「謝過三位前輩,這等恩遇,晚輩沒齒難忘!」

「不用多禮,也不用客氣,等你到了我這等境界,你會發現你給與我們的幫助其實並不比你給與我們的低,相信你還不了解靈嬰境之後境界的劃分層次,今天我們便幫你講講,望你早日修成化道境!」

「之前的戰鬥你也感覺到了靈嬰境之間差別的巨大,其實這就在於肉身與真意融合的差別,靈嬰境的突破更多在於真意融合,正如那一句話,十意化靈,百意化道,其實中間還有一個小層次:二十五!」

「二十五便是靈嬰境的力量,之後每再融合五種便能突破一小重,最後的大圓滿就是第八十道真意和第九十九道之間的變化,強如穆孜然,就是九十九道,殺一人領悟,成功化道,因此靈嬰境獲得戰功,其實就是幫助你領悟的層次,所以我說你能快速突破!」

「到了化道境,要突破只有兩種辦法,一種屬性突破的辦法已經告訴你了,另一種不同屬性的真意融合則是道意融合,也就是兩種屬性分別一百種真意的融合,融合成功便能突破一重!」

「五行融合就是化道境之上的道王境,而且力量層次比單一屬性的融合要強,只是道王境之上是怎麼突破我們就不大清楚了,但是大體上還是和真意有關,境界名稱倒是知道:道王、道皇、道尊、道聖!」

「每一個層次都有天壤之別,我覺得其中最大的困難在後期主要就是真意的領悟,想要領悟完全三千真意真的太難,太難!」

這一席話雖然很簡單,可是卻給夸克打開了一道大門,同時也讓他意識到自己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遠。

當然,夸克自通道王境還是能夠達到的,只是要突破更高的境界,非有機遇不可!

「對了,今日叫你來,還有一件事想要告訴你,那就是準備讓你去鳴鳳帝國支援一下那邊的戰場。」

「這邊估計很久都不會開戰,而且你也知道你現在的狀況進入戰場會非常危險,火龍王對於火神傳承可是等了很久,我們三個加起來也只能和他勉強打個平手,若是他執意對你出手,我們也沒辦法阻擋!」

「火龍王可是化道境中期巔峰的存在,而且後續的暗黑者大軍數量也遠不止十億,其中甚至會出現道王境的存在,也不知道他們會什麼那麼想要那些卡片,所以你現在不適合在這裡,更何況你還有親人,需要成長,把它們帶到海族戰場無疑非常合適!」

「相比你也聽說了,海族戰場戰線非常長,你的親人們甚至可以親身加入戰鬥,得到真正的歷練!」

聞言,夸克點點頭:「好吧,我回去就帶他們前往海族戰場,這一邊就望三位前輩了!」

與此同時戰神域後方,一片祥雲突然降臨,天闕,一道光門驟然打開,秦帝三人連忙站起來:「恭迎使者降臨!」

可是這卻不僅僅是一個使者,是黑壓壓的一片,不下萬人,其中每一個人身上的威勢都比秦帝要強,甚至超越,看到這一幕的瞬間,夸克絲毫不懷疑其中有著道王境的存在,每一個人的眼神都讓夸克不敢直視。

這一刻夸克只想逃離這裡,這些人的存在讓他沒有一絲一毫的安全感,總感覺被什麼東西盯著,十分難受。

也是這一瞬間,滅魂幡的方向也傳來了一股威壓,絲毫不弱於這一群化道境強者,海族方向,同樣如此!

很難想象,這一群強者要是一起交戰,整個地天會陷入怎樣的震蕩,大地崩碎只是常事,處在他們交戰的餘波之下,恐怕靈子境、靈嬰境也會化成碎片!

「三位前輩,沒什麼事,晚輩就先離開了」

「嗯,等你覺得你可以了的時候就回來這裡,到時候這裡才是你的天地!」


隨即夸克離開了,也沒有再看到那一群化道境以上的存在,可是他們留在夸克心中的印象卻是如此難以磨滅,讓夸克有著一種趕快變強的衝動,只是自己必須想辦法渡過真子境大劫,那樣自己才有繼續成長的機會!

回到雪薇等住處,夸克就將眾人聚到了一起。

「你們也看到了,這裡的戰場你們根本沒辦法插手,我也不放心你們插手,剛才秦帝前輩叫我過去,是讓我前往海族戰場支援,去那邊,你們也可以相對安穩的修鍊,而且積累戰功獲得突破也比較容易,不像這裡,以戰鬥就是成百上千萬的上亡!」

「收拾一下,我們立即就出發,這裡真的越來越危險,沒有實力,難以存活!」

聞言,眾人也能猜測不少,尤其是羅穎,它能聯繫到的珍寶閣,能帶給她的信息太多,留在這裡的卻不是最好的選擇,或許將來在回到這裡,所能看到的就只剩下碎衣、殘骨等等一切。

回到戰神城,經由已經建好的傳送陣,三人來到了東北的鳴鳳帝國,這裡,三分之二的土地已經被海水淹沒,長長的海岸線上,鳴鳳帝國的將士以及修者們正同海族戰鬥,鮮血染紅了沿岸的海水,看上去和血海無異。

眾人初來乍到,倒是沒有立即加入戰場,二是進入了戰場五千公里之後的一座大城:姜寧城!

姜寧城總人口五億,是鳴鳳帝國第二大城,現在卻是鳴鳳帝國第一大城,因為帝都已經淪陷,被那無盡地海水淹沒,現在這裡,聚集了幾乎鳴鳳帝國原來最強的一批戰力,當然其中除去了進入戰神域的那一部分。

相比較戰神域,這裡,幾乎沒有人能夠威脅到夸克等人,因為高端戰鬥力並不多,最高也就靈嬰境大圓滿,而且這樣的高手也很少出現,只有當海族之中出現了高手的時候他們才會出手,不然的話,都是放任著海族朝著戰神域繼續推進的。

現在,每一天,海族至少都會推進兩百公里,也就是說,而且推進的速度越來越快,估計達到姜寧城也就是半個月的事情。 在鳴鳳帝國,整個戰線呈西北東南走向,整個海族戰場又分三大戰場:承陽戰場,位於姜寧城北邊三萬公里;姜寧戰場,東北邊五千公里;環幕戰場,東邊三萬五千公里,三個站場都有不下於五億的海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