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無極冰劍也與死神之鐮、古石之印一樣,裡面有一個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巨大空間?

難道,無極冰劍也與死神之鐮、古石之印一樣,裡面有一個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巨大空間?

或者,巫族的七本書中,也隱藏著一個種族的秘密?

莫默想到這裡,已經心跳的快要窒息,連呼吸也不順暢起來。

「小子,你為什麼不說話,是自卑了么?」冰震天挖苦道。

「沒錯,我是自卑,我就是這片天地中的一隻螻蟻。」莫默嘴上這麼說,心中卻在不停的咒罵冰震天倚老賣老。

「知道就好。」本來冰震天還以為莫默會辯駁幾句,誰知莫默竟然直接承認了自己的渺小。

如果辯駁幾句,他或許還有點快感,但直接說服了對方,反而心中特別彆扭。這種感覺就好像他告訴別人屎是香的,別人想都不想,就說沒錯一般的感覺。

以這種方式被肯定,心中有種被拉低身份的羞辱感涌了出來。

「那你就見過天外之天了?」莫默還是忍不住問了這麼一句,這也是他現在最好奇的地方。

這句話問的特別認真,跟他滿嘴髒話有點不正經的樣子有些相悖。所以冰震天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莫默。


本來他也只是想奚落一下莫默,順便再仔細的看看莫默手上的小無極冰劍。但是憑他現在的感覺……

「小子,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冰震天的聲音也低沉了下來,似乎想起那件事,語氣也變的凝重。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麼,但是我很想知道你的答案。」莫默也不想拐彎抹角,直覺告訴他,冰震天的心中有很多秘密。

「為什麼我感覺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樣?」冰震天第一次仔仔細細的盯著莫默看了看,但是在莫默的身上,並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的東西。

「不,我完全不了解你,但是,你也沒那麼了解我。」 幸運草

「不如這樣,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問我一個問題,這樣公平一些。」冰震天想來想去,心中有了主意。

「可以,但必須是我先問。」莫默堅定的說道,他知道,很多問題可能關乎著許多人的生命,甚至有可能關乎著整個天地的起源。

「不行,我先問。」冰震天雖然對莫默很好奇,但是他並不信任莫默。

「那就算了,反正我已經有一把小無極冰劍了,到時候湊齊了他們,我自然會找到其中的秘密。」莫默說道。

「你就不怕我告訴別人,你的手上有小無極冰劍么?」冰震天陰險的說道。

「所以今天是我們互相攤牌的最好時機,如果你告訴了別人,尤其是封神帝國,你的利用價值就又少了一分。」莫默微微笑道。

「你很聰明,知道我不捨得殺了你,也很會利用我的心裡。」冰震天終於找到了莫默的閃光點。

「我豈止聰明,你若是選擇信任我,或許,將來我可以真正的挽救你想挽救的事情。」莫默說道。

「我想挽救的?」冰震天眼睛跳了一下,「你知道我想挽救什麼?」

「我自然知道,封神宮的人也知道,你無非想保住極地城。當然,你最想要的,是借著封神帝國滅掉星魂帝國。」莫默推測道。

冰震天沉吟了一會,接著又哀嘆了一聲。

「那你問吧,問完,我好問你。」冰震天還是先妥協了。

莫默心中一喜,同時也有點激動,稍微平靜了一下內心,緩緩開口問道:「無極冰劍中有什麼秘密?」

冰震天渾身一震,瞪著莫默問道:「沒有什麼秘密,你為何要問這個?」

「如果你不想繼續這個遊戲,我現在就離開這裡。如果你想繼續這個一問一答的遊戲,你就不要隱瞞什麼,不然的話,我沒有興趣冒著生命危險陪你待在這裡。」莫默說明了自己的立場。

冰震天慢慢閉上眼睛,內心好像在掙扎著什麼。

「好,我回答你的問題。」冰震天又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無極冰劍是另一個世界。」

冰震天這個回答很含糊,對於一個一點頭緒都沒有的人來說,完全無法理解一把劍怎麼就是另一個世界了。但是對於有死神之鐮的莫默來說,卻瞬間就明白了冰震天的話。

「你這麼回答問題,我根本不明白。」莫默雖然理解了冰震天的話,但是心中並不確定。

「但是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而且我這個答案是非常準確的。所以,現在輪到我問你了。」冰震天為了把這個遊戲玩的久一些,在回答問題的時候偷換了一個概念。

「好,那你問吧。」莫默已經被無極冰劍的秘密吸引住了,所以他今天肯定要搞清楚其中的答案。

「告訴我,你這個小無極冰劍從哪來的,從何人手上得到?」冰震天迫不及待的問出了這個問題。

「從拍賣行買來的。」莫默也模模糊糊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哪個拍賣行?」冰震天追問道。

「不好意思,該我問你了。」

「你——」

「不要激動。遊戲規則就是一人問一個問題,所以,我們還是按規則來比較好。」莫默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好,你接著問,我們不要打斷對方,回答一個問題之後,直接再問一個問題。」冰震天沒有發怒,反正還提了一個建議。

「你說無極冰劍是另一個世界,你所謂的另一個世界,是不是像一個超大的芥子空間一樣,獨立於我們這個世界?」莫默問道。

「沒錯,你怎麼知道?」冰震天心中一驚,直接反問。

「因為影宮的試練之地也是這樣的情況,所以我就猜到了。那無極冰劍為什麼被你分成了十份?」莫默回答了冰震天的問題后,接著發問。

「因為無極冰劍本來就是由十份拼接而成。你可不可以把你的小無極冰劍給我看看?」冰震天說道。

「我怎麼能保證你不把此物搶走?」莫默不太放心。

「我搶走又能放到哪裡,放在一個我認識的人身上,對我來說就是最安全的。」冰震天誠懇的說道。

莫默想了想。


「那如果給你看,可以讓我多問幾個問題么?」莫默得寸進尺。

冰震天稍微沉吟,點了點頭,說:「可以。」

莫默從乾坤袋中拿出剛才的那把小無極冰劍,然後把小無極冰劍遞到了冰震天的牢門外。

龍魂戰尊 ,說道:「原來是壬劍。」

「壬劍是什麼意思?」莫默問道。

「想知道是什麼意思,必須要告訴我,你問這些問題是為自己問的,還是為封神帝國問的?」冰震天起了戒心。

「既然我連小無極冰劍都沒有交上去,又怎麼會把秘密分享出去。」

「嗯,不錯,我相信你這個理由。那我就告訴你這個秘密,無極冰劍分十把,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每個字代表一把。」

「哦?那其他的幾把呢?」莫默心跳不已。

「全都被我留給了族人,我的族人替天下生靈,守護著落漠大陸。你呢,本來是死罪,為什麼又投靠了封神宮?」

「我本無根,無處依附。投靠哪裡還不是一樣。」

「既然無處依附,不如加入我極地城怎麼樣?」冰震天問道。

「我都沒有去過極地城,怎麼會加入極地城。何況,我並不覺得你們極地城有什麼好的。」莫默說道。

「極地城雖然沒有什麼好的。但是卻世代守護著落漠大陸,如果沒有我,恐怕落漠大陸已經不是人類在統治了。」冰震天說道。

「為什麼?」莫默眼皮一跳,有一種非常不詳的感覺。

「無極冰劍中的那個世界里,有一個恐怖的種族。如果不是我拆分了無極冰劍,那個種族的人就會來到我們的世界。如此的話,落漠大陸恐怕就遭遇大劫了。所以,我的身份,並不是只有外面傳說的那麼簡單。」冰震天說出了這個驚人的秘密。

「恐怖的種族?你說無極冰劍的芥子空間里,還藏著一個種族?」莫默難以置信的確認了一遍。

「我沒有任何理由騙你,我也相信,你沒有任何理由把這個秘密泄漏出去。」冰震天說道。

「我不是沒有理由把這個秘密泄漏出去,而是沒有這個膽量把這個秘密泄漏出去。」莫默感覺自己的身體在冒冷汗。

「我理解你現在的心情,當時的我,也跟你現在一樣。這個秘密,星魂帝國的皇室可能也知道。因為這把劍本來是他們的。」冰震天說道。

「所以他們才會追殺你,對不對?」莫默問道。

「不錯,你很聰明。他們追殺了我半個落漠大陸。卻沒有搶回這把無極冰劍。同樣也因為我過度使用無極冰劍,才鬆動了無極冰劍上本身的禁制——」

「所以,你才發現了無極冰劍中的秘密,並且親手拆分了無極冰劍?」莫默總算明白了這件事情的原委。

「不錯,如果我不拆分無極冰劍,等禁制打開,那麼落漠大陸就完了。」冰震天嘆息一聲。

「呵呵,原來傳說中那個無惡不作,殺人無數的大魔頭冰震天,竟然還是個守護世界的忠貞之輩。」莫默忍不住笑道,笑容中充滿了玩味和凄涼。 「忠貞不忠貞,這是我的個性,守不守衛這片土地,是每個落漠大陸人的責任。星魂帝國皇室的野心,相較封神帝國,也不分伯仲。所以最後這大陸的版圖究竟如何變化,誰也說不清楚。」冰震天有些沉重的說。

「可你現在躲在這裡,對你、對極地城、對整個落漠大陸有什麼好處呢?」莫默有些不解。

「暫時來看,我躲在封神宮最為安全。道天帝國和冥獸帝國沒有皇室,只有家族。所以,我躲在任何一個家族,都不如躲在一個帝國的權力中樞安全。撇開安全這個因素,我還可以隨時選擇與封神帝國合作。星魂帝國想要剿滅極地城,必須穿過封神帝國或者冥獸帝國。穿過冥獸帝國的大片原始森林,他們無疑是自尋死路,所以星魂帝國想動極地城,只能先滅了封神帝國。」冰震天解釋道。

「即便你不待在封神宮的地牢里,也可以與封神帝國合作啊,為什麼非要選擇這種方式呢?」莫默還是想不明白。

「我進入地牢,並不是我的本意,而是被封神帝國的人抓了進來。當時無極冰劍剛被拆分,我的戰鬥能力大打折扣,加上封神帝國已經危及到極地城的安全,所以我便跟著他們來到了封神宮。」

「也就是說,你算是被要挾來的對不對?」莫默問道。

「可以這麼說,也不全是這樣。以當時的情形,封神帝國若是與極地城大動干戈,冥獸帝國也不會坐視不理。同樣,星魂帝國和道天帝國也會趁機攻打封神帝國的北方和西方。這樣的話,封神帝國就會腹背受敵。所以,封神帝國當時也是進退兩難。」冰震天說道。

「我若是你,當時就應該與封神帝國開戰,這樣的話,封神帝國腹背受敵後,極地城還有喘息的時間。」莫默說道。

「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如果真是那樣,現在就已經天下大亂了。整個落漠大陸,哪個帝國城池都不是一無是處,當真戰火紛飛,最後誰能來應對無極冰劍中的異族?」冰震天悲愴的說。

是啊,誰能面對這些可怕的異族。

站的高度不同,看到的世界也不一樣。

冰震天看到的,是無極冰劍中的異族。

而莫默不僅知道有幾個這樣的空間存在,還非常想知道瑤光之海的彼岸是什麼樣子的。自己的師父安耶天泰是什麼樣子的,又為什麼會死。還有瑤光之海存在的意義又是什麼,為什麼會隔開幾個大陸。

「但是你為什麼把小無極冰劍都留給了族人,這樣不是給他們陡增危險么?」莫默沉思了一會問道。


「雖然傳說極地城是我建立的。但實際上,是由八個人建立。只不過我被推崇為城主,他們一直在輔佐我而已。當我發現無極冰劍的秘密並把它拆分時,極地城中已經有將近四十多個族人。我想,不管我自己將來如何,只要把這十個小無極冰劍分散出去保管,那異族幾乎就沒有出現的可能,所以……」

「那你為何不找個地方把無極冰劍埋了?」莫默問道。

「埋了?埋到何處,一旦被人發現,後果不堪設想啊。其實老夫的心中早就有了計劃,就是找一個修鍊天才選傳承這個秘密。等這個人足夠強大了,就可以重新收集小無極冰劍,然後去異族一闖,為落漠大陸消除後患。當然,如果我找的這個修鍊天才也達不到那樣的成就,那他也只能跟我一樣,再找一個人把這個秘密傳下去。」冰震天說道。

「你的意思是,連你的族人都不知道這個秘密么?」莫默驚訝的問。

「是的,我的族人們,也不知道無極冰劍中的秘密,甚至當初跟我一起創建極地城的的幾個人,都不知道我為什麼把無極冰劍拆分了。」

「那你怎麼確定,星魂帝國的人知道無極冰劍中的秘密?」莫默追問。

「說實在的,我也不清楚他們是不是真的知道無極冰劍中的異族,但是無極冰劍本身就是一把神器,有增幅星技的作用。所以當初我拿著無極冰劍的時候,星魂帝國的人也不能奈我何。」

「增幅星技?這麼神奇。那現在這個小無極冰劍也可以增幅星技么?」莫默問道。

「自然不能。如果能的話,你怎麼可能會在拍賣行得到它。」冰震天冷哼一聲。

莫默沉吟片刻,問道:「你剛才說,希望在有生之年找到一個修鍊天才,把這個秘密告訴他。你現在已經把這個秘密告訴我了,你是在變相的說我是修鍊天才么?」

「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才只會一點旁門左道,而這次見到你的時候。不僅能夠在你身上感受到道源和鬥氣的力量,我還能感覺到一種非同尋常的星魂力量。如此來看,難道你不是一個修鍊天才么?」

「可是我並沒有星魂啊?」莫默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