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易目冷如霜,卻沒有言語反擊,他會在雷神天宮之內,以行動來證明,沒有靈聖級傭兵庇護的葉雲,他想要殺死就殺死!

雷易目冷如霜,卻沒有言語反擊,他會在雷神天宮之內,以行動來證明,沒有靈聖級傭兵庇護的葉雲,他想要殺死就殺死!

葉雲看向小曦,柔聲道:「小曦,安心在這裡等待,葉雲大哥哥一定救你出來。」

「嗯,小曦會等葉雲大哥哥回來,葉雲大哥哥你要小心。」小曦的大眼睛含淚道。

小曇插話道:「葉雲大哥哥,你別忘了立下過誓言,會救我的。」

葉雲沖小曇點了點頭,鵬翼符篆催發,快速飛沖而上,追上了雷萍公主,而後快速飛臨到了雷神天宮,雷霆密布的殿宇入口。

雷神天宮入內的門欄其實極高,因為它存在於虛空中,如果修為境界不到靈將級,根本無法飛臨上來。

轟!

轟!

轟!

轟轟轟的雷聲,宛如旱天雷,在殿宇門之內狂暴傳來,那銅牆鐵壁的殿宇牆壁上,所遊走的雷紋,更是時不時的爆發出刺眼雷光。

「不會進入就得挨雷擊吧?」葉雲蹙眉道。

「應該是的。」

雷萍公主苦澀點頭,她沒有發現任何其它入口。

造化玉蝶給葉雲傳念道:「雷神天宮,所考驗的絕非只是實力與氣運,這裡的傳承屬於『雷』,進入之人,自然得經受得起『雷』的考驗。」

葉雲有點臉綠,這九大風水絕地,果真是與眾不同,從一開始進入,就得挨雷劈。

「嗚嗚,不要啊,我不要挨雷劈。」

「放了我們……求求求你們放了我們……」

「救命啊……雷易叔父……」

「……」

捆仙繩上的九個孩童,發出了驚恐的叫聲。

雷萍公主心生惻隱之心,道:「葉雲符師,不如放了他們吧?」

「我也不想如此,但是戰天侯府的人,不給點教訓不行。雷易帶著十個高手前來,我會將這九個孩童在雷神天宮之內交給他們,他們能否活著出去,就看雷易是否保住他們!」葉雲心硬如鐵道。

「你……你是個惡魔!」

「葉雲,你是個惡魔。」

「……」

有幾個小孩子,歇斯底里的罵咧道。

葉雲冷酷道:「我是惡魔?哼哼,這件事情,本來絕對不可能發生,但是你們爺爺,將自己的孫女交給別人,用來獻祭的開啟雷神天宮。這觸及了我的底線,你們的命是命,小曦的命一樣是命。小曦現在生死難料,你們也得與她一樣,我要看一看,你們的戰天侯爺爺的心,會不會痛!」

轟!

葉雲走入雷神天宮的殿宇之門,一道恐怖雷霆轟落而下,打得葉雲渾身巨疼,頭髮都開始倒豎。

轟轟轟!

忽然,又有數道雷霆轟然擊出,轟向捆仙繩上九個小孩的。

葉雲迅速抽動捆仙繩,將捆仙繩環繞身旁,引來數道雷霆,劈到自己的身上。

這一次,葉雲動用了蘊含著雷靈之符的先天魄皇,讓雷靈之符開始吸收這狂暴的雷擊之力。九道雷霆的強勢霹靂之下,葉雲也只是感覺微痛,比剛才好多了。

捆仙繩上的九個小孩,已經嚇得臉色慘白,不敢再言語一句。

雷萍公主也非常狼狽,雷霆霹靂,讓她的頭髮亂舞,看起來有幾分混亂的美。

雷易與戰天侯府的十個護衛,表情瞬間就變了。

關於雷神天宮,他們的印象多是來自於過去的記載。過去的記載中,屢次說雷神天宮非常恐怖,但是沒有真正身臨其境的人,是難以明白雷神天宮的恐怖的。

此時,看到入殿宇之門,就被雷霆轟擊的葉雲與雷萍,他們才真正的明白,這雷神天宮的可怕。

「雷易大人,這……我們真要進去嗎?」有一個護衛直接打退堂鼓道。

「進去就遭遇雷劈?雷易大人,我們扛得住嗎?」

「……」

雷易臉色陰冷道:「怎麼?你們想要臨陣脫逃?」

「不是的。」眾人急忙搖頭道。

「那還廢話什麼?跟我入內,準備斬殺葉雲!」雷易厲聲道。

雷易帶著戰戰兢兢的十個護衛,進入到雷神天宮的殿宇之門處,無盡雷霆狂暴劈來。

雷易感覺渾身骨頭都要痛麻了,這一個地方,可真不是善地。

十幾息之後。

三個戰天侯府的護衛,在要踏入雷神天宮的殿宇之門的最後一剎,轉身就飛落離開,選擇臨陣脫逃!

此時已經入內的雷易,已經無法退出來,他憤怒的低吼道:「你們三人,趕緊給我滾進來,要不然等待你們的就是被斬首!」 三個臨陣脫逃的護衛,自然不會迴轉,他們既然做出了決定,就不會再猶豫。

「雷易大人,你們戰天侯府被一個小輩如此欺辱,雷霸皇帝都沒有任何錶示。我們難倒不可以認為,這是戰天侯府衰敗的序幕?」

有一個臨陣脫逃的護衛冷哼道。

「多說無益,我們並非真正的戰天侯府的護衛,我們的身份是黑甲軍之人。我們並不一定要替戰天侯賣命。」還有一個護衛,更直接道。


雷易震怒道:「你們給我等著,我從雷神天宮出來的時候,就是你們身死之期。」

「哼,等你活著出來,再說這樣的狠話吧。」

「……」

看著三個遠去的護衛,雷易的表情異常難看,等雷易壓下心中的怒火,向雷神天宮之內走去,九個小孩子從天而降,直接降臨在他的身體四周。

雷易本想要揮動力量,直接擊飛這九個從天而降的小孩,但是他及時發現了,這九個小孩子,是戰天侯府的嫡系子嗣的。

雷易急忙收回殺戮力量,而後支撐起防禦圈,要庇護這九個小孩子。

轟隆!

九道雷霆狂暴一起霹靂下來,讓雷易瞬間吐血,臉如死灰。


這真是一處讓人絕望的絕地!

……

葉雲將九個小孩子丟向雷易之後,立刻帶著雷萍向雷神天宮內部深入,在先天魄皇的雷靈符紋的幫助下,葉雲在雷神天宮中如魚得水。

雷萍公主則很狼狽,她潔凈無瑕的肌膚,都被劈出一道道焦黑痕迹。

「葉雲符師,為什麼你能無懼雷劈?」雷萍被劈的吐出小口鮮血道。

葉雲微微一笑道:「可能是我人太帥吧。」

雷萍公主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嗔聲道:「葉雲符師,你能正經點么?你沒有看到我有多慘么?」

「這可能是雷神嫉妒你的美吧。」葉雲笑道。

雷萍公主微微嘟嘴道:「葉雲符師,你什麼時候變得這樣油嘴滑舌了?」

葉雲沒有回應雷萍公主的話,他看到一條河流,一條滿是雷紋融入的巨大河流,在巨大河流上方,則有一條橫跨而過的石橋。

這石橋若隱若現,時常有恐怖雷霆迸發而出。

在石橋的周圍,還有十條雷紋密布的骨船。

巨大的雷霆河流之中的骨船,並非造化玉蝶替葉雲探查出來的,而是葉雲自己看出來的。這骨船給葉雲的感覺,與當年承載著封靈符篆的人骨載體的感覺一樣。

「這些骨船,是用靈尊級之人的骨頭所做。」造化玉蝶傳念道。

「這裡有一條跨過雷霆河流的大橋,為何還有這麼多骨船呢?」葉雲非常疑惑道。

造化玉蝶傳念道:「我無法探知,這石橋與骨船皆有屏蔽天機的奇異之陣。」

葉雲向四周看去,發現四周皆是絕路,必須要利用眼前的石橋或是骨船離開此地。

雷萍公主又挨了幾下雷劈,吞服了幾顆回神丹之後道:「葉雲符師,你還在看什麼?我們趕緊過橋啊?」

「石橋不一定是安全的。」

葉雲沉聲說了一句,向若隱若現的石橋旁靠近。

雷萍公主看著巨大的雷紋河流中,飄浮著的蘊含雷紋的骨船道:「葉雲符師,這種滿是雷紋的船,我可不敢坐。」

葉雲雙目微眯,施展透視神眼,向做邊緣的石橋看去,這石橋瞬間宛如虛空,一下子變成了不存在的。葉雲心頭一顫,感覺這是一條假石橋。

可是當葉雲目光向前看去,卻突然發現前方一米左右,石橋又真實存在了。葉雲的目光繼續向前延伸,發現石橋的一部分又消失成了虛無。

「虛虛實實,暗藏殺意。」葉雲低語道

隨後,葉雲又向雷紋密布的河流中看去,這河流之中的骨船,一個個環繞雷紋,彷彿孕育雷靈石的初始地,看著就充滿了危險。

霹靂霹靂!

又有雷霆劈下,讓雷萍公主痛苦之極,她忍不住道:「葉雲符師,你還在研究什麼?你再不快點做出決定,我可就要被活活劈死了。」

「不要著急,這座石橋非常危險。骨船也很玄妙,孕育了殺機。不過我覺得應該先試一試骨船。」葉雲沉聲道。


「試骨船?」

雷萍公主搖頭如撥浪鼓道:「葉雲符師,你無懼雷霆霹靂,我可不行。這骨船上明顯有雷紋存在,我跳上去不就是自尋死路么?」

「我會先試一試,如果可以你在跟我下去。」葉雲說道。

「葉雲符師,我勸你最好也不要試驗。如果這骨船是陷阱,你會直接墜入滿是雷紋的河流中,我感覺這裡的雷紋所引發的殺伐力量,不會比雷帝之城的弱,到時候你就算可以抵禦雷霆霹靂,也難逃一死。」雷萍公主勸說道。

葉雲笑了笑道:「我說試一試,並非真身去試,你不用擔心,我會死掉。」

說話間,葉雲催動出一個先天魄皇。

看到與葉雲長得一模一樣的先天魄皇,雷萍公主一下子愣怔道:「葉雲符師,你是修成了身外化身?」

「這不是身外化身。」

葉雲搖頭道:「這是我的先天魄兵晉級蛻變而成的先天魄皇。」

雷萍公主震驚道:「啊……先天魄兵凝聚成功,晉級成先天魄皇,竟然是多一具如是身外化身一樣分身?我當初怎麼就放棄了凝聚呢?」

葉雲的先天魄皇,身手矯健的向巨大河流邊緣的骨船飛衝過去。

當其飛落到葉雲認為是最安全的骨船之時,這骨船中密布的雷紋,瞬間湧向葉雲,但是它們並非在攻伐,而是變化成了普通天地靈氣。

在葉雲認為,骨船非常安全之時。

這骨船忽然間,速度極快的飛沖向了巨大河流的中心,接著它整個在解體,要落入到巨大河流之內。

葉雲的先天魄皇,爆發出無盡雷霆,反震的衝上了天空,接著它飄落在了第二條骨船之內。

轟,轟,轟!

這一艘骨船瞬間雷霆如暴雨,淹沒了葉雲先天魄皇。

如果不是葉雲的這一個先天魄皇蘊含著雷靈符篆,其本源力量就是雷霆,這樣恐怖的雷霆暴雨,足以將其毀滅無數次。

可是即便如此,葉雲的這一個先天魄皇也受損了,葉雲嘴角溢出了大口鮮血,表情異常痛苦。 葉雲的蘊含著雷靈符篆的先天魄皇,艱辛之極的從這雷霆如暴雨的骨船上飛出,而後直接返回石橋之旁的葉雲體內。

「噗嗤……」

葉雲口吐鮮血,整個人搖搖欲墜。

雷萍公主急忙扶住葉雲,焦急道:「葉雲符師,不要再嘗試了,這骨船中的先天雷紋觸動不得,一旦觸動就如雷帝之城中先天雷紋般,會化成可怕的雷劫。」

葉雲擦掉嘴角的鮮血道:「我們先退避,有人來了。」

雷萍公主看向四周光禿禿的山地,非常焦急,因為這個地方太狹窄,又太空曠,根本無法藏身。

「葉雲符師,我們能藏到什麼地方?」

雷萍公主苦澀道。

葉雲掃了眼空曠的四周,他不由蹙眉,這個地方太過空曠,真是無法躲藏。

葉雲超凡聽覺,讓他聽到有幾個人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他需要立刻做出選擇,要麼前行,要麼躲藏。

「雷萍公主,你待會抱緊我,我會讓我們暫時化為一座土山。」葉雲想到了一個辦法,他直接說出。

雷萍公主的俏臉微紅,葉雲這句話太容易讓人想歪。

「對,暫時化為一座土山,這是唯一的辦法。」葉雲又自我肯定點頭道。

雷萍公主見葉雲如此,發現他並非要佔自己的便宜,她微紅著臉,扶著葉雲向旁邊移動了八步,而後她緊抱住葉雲的身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