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魂皇和冰璃魂皇一齊出手,兩大圓滿階的陰陽聖境強者,恐怖的氣息瞬間充斥整片天地,恐怖到極點。

雷霆魂皇和冰璃魂皇一齊出手,兩大圓滿階的陰陽聖境強者,恐怖的氣息瞬間充斥整片天地,恐怖到極點。

魯玉神色陰沉無比。

若只是一尊魂皇,他絕對能夠從容應對,甚至是直接擊殺。

但此時有林寒這個「拖油瓶」在,魯玉無法全力出手,甚至還要護佑林寒。

「魯玉大主事,他們要殺的是我,你不用保護我,直接逃走,以你的實力,他們攔不住你,便可以活命。」

林寒冷靜說道。

魯玉搖了搖頭,沉聲道:「既然我選擇守護你,那我就不會退縮,無論是為了皇室,還是為了我真龍府在整片雪州大地上立足,我都會拼盡全力,護佑你的安全!」

唰!

幾乎他話音落下的瞬間,魯玉整個人身上澎湃出一股磅礴如汪洋般的強大力量。

嗡!

他背後,兩頭完全由烈焰組成的遠古龍象,從虛空中踏出。

「二重之境的火屬性之力!」

雷霆魂皇眼眸先是一詫,但隨即便是冷哼一聲。

「吼!」

「吼!」

他背後的虛空中,也是出現了兩頭完全由天地雷霆組成的遠古龍象虛影,巍峨高大,充滿雷屬性的狂暴和毀滅氣機。

「二重之境的雷屬性之力!」

魯玉神色一沉,道:「屍閻殿的雷霆魂皇,乃是四大魂皇中攻伐力量最為強大的一位,雷,代表著毀滅,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魯玉,你不用拖延時間了,這裡已經被我們提前布置了一座隔絕靈陣,沒有人能夠發現此處的動靜的,你就和林寒這小崽子一起死在這裡吧!」

雷霆魂皇得意得長笑一聲,渾身雷霆萬丈,如一尊雷神在大地行走,朝著魯玉殺去。

「林寒,你若是選擇歸順我,我可以保你一命。」

冰璃魂皇誘惑出聲。

她渾身攜帶一股可怕的冰寒之氣,參悟的乃是冰屬性這種異種屬性之力,從九大基本屬性中的水,蛻變而來,具有更加強大的殺伐之力。 「想要我歸順,不可能的事。」

林寒冷冷一笑,嘴角劃過一絲譏諷,道:「而且,就算我歸順了,你也只是想要我身上得到那黑暗深淵中的機緣造化,你得到手后,我還是要死。」

「你看得倒是清楚。」

冰璃魂皇絕美的面容上露出一絲殺機,道:「本魂皇不明白,你現在在我面前依舊如此淡然,到底有什麼底氣?」

「底氣就是,我有一個屬下,能夠殺了你。」

林寒出聲道。

「你的屬下?能殺了我?」

冰璃魂皇神色一愣,隨即便是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譏諷道:「林寒,你知道我有多麼強大嗎,你竟然說出這種狂妄的話語,難道是臨死前,還要裝模作樣一番?」

「你認為我這是在裝模作樣?」

林寒搖了搖頭,隨即淡淡大:「閻鬼,出來吧,告訴這位美麗的魂皇強者,我是不是在裝模作樣。」

「是,公子。」

一道冷森森的聲音突然響起。

嘩!

下一刻,一團黑氣從林寒體內的四聖圖中衝出,在他的身前凝聚成為了一個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出現的瞬間,冰璃魂皇神色猛地一緊。

她覺察到,這神秘黑袍男子身上的氣息,竟然絲毫不弱於自己。

「什麼?!這是什麼手段?」

看著林寒憑空「變出來」了一個人,冰璃魂皇神色陡然一驚。

她驚呼道:「這難道是你修鍊出來的分身秘術?」

但他話音剛落的瞬間,便是自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不可能,一個化龍境九重天的小輩,怎麼可能修行出如此強大的分身!」

冰璃魂皇美眸此時滿是震動。

她本來以為能夠必殺林寒,沒想到最終林寒竟然還有如此「底牌」。

「殺了她!」

淡漠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從林寒口中發出。

「是,公子!」

閻鬼對於林寒,自然是言聽計從。

他目光銳利,猛的盯向冰璃魂皇,陰惻惻一笑道:「小女娃,敢對我家公子顯露殺意,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小女娃?」

冰璃魂皇聽到閻鬼竟然如此稱呼她,高聳的酥峰一陣起伏。

她絕色玉顏上滿是冰寒,冷聲道:「也好,那我就先殺了你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再殺了林寒!」

「小女娃年紀輕輕,這麼凶可不好,不如本座將你囚禁起來,送給我家公子當侍女,不過就是不知道,幻女那女娃娃會不會吃醋?」

閻鬼冷森森笑著,語氣中的調侃,讓冰璃魂皇氣得俏臉一陣青一陣白。

她雖然乃是一尊魂皇,但畢竟年輕,口舌之爭,又怎麼能夠敵得過閻鬼這老鬼物呢?

林寒在一旁倒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

「殺!」

冰璃魂皇不想再忍耐,她婀娜身姿一動,背後的虛空中,瞬間出現兩頭龐大的遠古龍象。

每一頭遠古龍象,都是由寒冰凝聚而成,仰天咆哮,仿若要冰凍一切。

「二重之境的異種冰屬性之力?不錯不錯。」

閻鬼讚歎的點了點頭。

「冰天神劍!」

冰璃魂皇眼眸冷若冰霜,她緩緩伸出玉手,一股恐怖的冰寒之氣,蒼茫而浩瀚,瞬間在天穹凝聚出一柄參天大劍。

轟隆!

巨大的寒冰神劍斬下,攜帶著兩頭遠古龍象的滔天力量。

別說一個人,就算是底下的一整座峽谷,都要被這寒冰神劍給劈斷。

不過下一刻讓冰璃魂皇瞳孔猛地一縮的是。

閻鬼伸出一隻強健有力的手臂,對著天穹遙遙一按。

嗡!

天地元力動蕩,一隻沉重如山嶽般的黑色大手,拔地而起,直接將那寒冰巨劍給握在手中,絲毫不可動彈。

他的溫柔 「什麼?!」

冰璃魂皇神色一瞬間變得獃滯。

「這是什麼力量!」

她發出難以置信的驚呼聲。

「小女娃,你的境界確實強大,但對於屬性的領悟還是太低太低了。」

伴隨著閻鬼那仿若教導晚輩般的話語。

他一身黑袍無風自動,在漫天風雪中,閻鬼背後的虛空踏出了整整九頭黑色的遠古龍象虛影。

吼!!

每一道虛影,都是沉凝無比,像是真正一頭遠古龍象,從太古洪荒年代踏步而來,充滿著無匹的霸主惡獸威勢。

「暗屬性之力,九重之境!!」

冰璃魂皇被嚇得一下子都說不出話來。

整個人像是失魂落魄了一般,獃獃的站立在那裡。

九重之境的暗屬性之力?

若是再進一步,那豈不就是極致層次的暗屬性之力!

當領悟到極致層次的暗屬性之力,武者便可開始渡天地大劫,成就不朽聖人。

可想而知,冰璃魂皇此時親眼見到一位領悟了九成之境的暗屬性之力存在,心中到底有多麼震撼。

要不是她能感受到閻鬼背後那九頭黑色遠古龍象的恐怖威勢,冰璃魂皇甚至覺得自己在做夢。

聖境包含陰陽,造化,涅槃,生死,輪迴。

冰璃魂皇很清楚,能夠將某種屬性之力快要參悟到極致之境,恐怕只有那最巔峰的輪迴聖境強者,才能夠參悟到這一步吧。

但現在,這種恐怖的意境,卻是出現在了一個氣息和她相仿的人身上。

這樣的人,該有多麼驚才絕艷!

但就是這種恐怖的存在,卻是屈服在林寒麾下。

冰璃魂皇看向一直站在不遠處的林寒,第一次,從一個不過十七八歲的少年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神秘和不可揣測的感覺。

「轟隆!」

「轟隆隆!」

閻鬼沒有留手,有著九頭暗屬性遠古龍象的遠古力量加持,他整個人衣袍獵獵,威勢非凡,像一尊魔神,睥睨天下,難逢敵手。

「砰!」

冰璃魂皇背後的兩頭冰屬性遠古龍象被轟得粉碎,檀口一張,吐出殷紅的血液。

差距太大了。

縱然兩者境界差不多,但閻鬼足足比冰璃魂皇多出了七頭遠古龍象的力量加持。

雖然不算是碾壓,但冰璃魂皇也算是節節敗退。

林寒站在不遠處,體內熱血微微沸騰。

「天地大道中衍生出來的屬性之力,果然恐怖!」

林寒眼神明亮。

第一次,他對參悟屬性之力,產生了強烈的興趣和追求。

若是他將每種屬性都參悟到了二重之境。

九大屬性,那就是十八頭遠古龍象的恐怖力量。

縱然境界差距很大,林寒也有自信和冰璃魂皇這種圓滿之階的陰陽聖境強者搏殺。

攻妻不備:帝少,早上好! 不過現在,林寒各大屬性之力,只是剛剛參悟到一重之境罷了。

參悟屬性之力,十分艱難。

林寒能夠在化龍境九重天,就有如此成就,若是傳出去,已經能夠驚掉一地下巴了。

「轟!」

閻鬼又是一掌轟中冰璃魂皇,將她直接從高空鎮落,掉到大地之上,撞碎了一座百丈大岳。

「嘩啦!」

冰璃魂皇從一片廢墟中衝出,美眸滿是瘋狂之色,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從她丹田中澎湃而出,似乎要施展某種禁忌殺伐秘術。

「滋啦!」

但就在這瞬間,冰璃魂皇驚怒之下,並沒有發現,她身旁的空間突然裂開。

一道空間裂縫突然出現。

毫無徵兆。

像是一張黑色的巨口,直接將冰璃魂皇給吞了進去。

隨即。

空間裂縫閉合,那處空間又恢復了穩定。

只是冰璃魂皇被放逐到了虛空亂流中,以其不過陰陽聖境的修為,肯定瞬間要被虛空亂流之中的空間風暴給撕裂。

「回到四聖圖中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