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中,艾雪聽到自己父親說道孟天宇找她,這嚇的她驚慌失措,急忙向自己父親提醒,擔心孟天宇對自己父母不利。

電話中,艾雪聽到自己父親說道孟天宇找她,這嚇的她驚慌失措,急忙向自己父親提醒,擔心孟天宇對自己父母不利。

「什麼?女兒說什麼?」

艾雪的父親,聽到艾雪說了一大堆,居然沒有聽明白怎麼回事。

可在他向自己女兒詢問時,一旁的孟天宇突然將他手機搶了過去。

「賤人!」

「勸你立刻給我滾回來,天亮之前看不到你,別怪我殺你全家!」

孟天宇搶過手機,面露陰冷沖着電話里的艾雪放出狠話,一字一句都是那麼鏗鏘有力。

「孟天宇你敢……!」

電話里的艾雪,聽到孟天宇的威脅,這讓她恐懼萬分,她沖着孟天宇叫喊一聲。

可他孟天宇懶得廢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遠在將軍府,坐在客廳里的艾雪,見對方電話已經掛斷,這嚇的她臉色蒼白,不知所措,心焦磨爛的不知如何是好。

「孟天宇你個瘋子!」

「居然跑到我家去鬧,這可讓我怎麼辦啊?」

艾雪面容凝重,心裏着急的很,如今的孟天宇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畢竟那可是她親生父母?

叮鈴……!

就在艾雪束手無策時,突然她的手機響了幾下。

艾雪急忙拿起手機一看,只見自己父親發了幾條微信給自己。

她打開一看,原來是一組照片。

但照片上的人,竟然是自己爸跟媽?!

照片里,自己父親倒在地上,頭破血流,被孟天宇用腳踩在頭上。

自己母親,身上的裙子千瘡百孔,被一群黑衣人圍着,正在受着百般凌辱。

「畜牲!」

「孟天宇,你簡直不是人!」

看到微信上的照片的艾雪,頓時雙目通紅,一副抓心撓肝的樣子,咬牙切齒憤怒的怒罵道。

氣惱之下艾雪,突然站起身,可因為她右腿受了傷,一下子又跌倒在地。

「嗚嗚……!」

無助的艾雪,抱着自己的手機,痛哭流涕。

因為自己的自私,造成了今日不可收拾的後果。

眼睜睜看着自己父母,被孟天宇欺凌,自己卻心有力而力不足。

咣當!

就在此時,突然艾雪身上掉了一樣東西,這到引起艾雪的注意了。

那是一塊令牌。

這是李天龍給她進入將軍府的令牌。

沒錯,看到令牌瞬間,艾雪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忙拿着令牌,跌跌撞撞朝門外跑了出去。

當她衝出門外,見到看門士兵便抓住對方,道:「請幫幫我找到你家將軍,我有重要的事跟他說?拜託你了!」

「抱歉。」

「我只是一個小兵,幫不了你。」

看門士兵看了艾雪一眼,居然直接搖頭拒絕幫忙。

因為,艾雪只是拿着令牌跑到將軍府,他們現在還沒有聯繫上將軍李天龍,證實令牌是否遺漏,所以艾雪的身份一直被他們懷疑。

所以,這個時候,艾雪主動要求他們聯繫將軍李天龍,他們果斷拒絕。

「為什麼?」

「我可是有人命關天的大事?」

「出了事,你們能擔待的起嗎?」

被士兵無情拒絕,艾雪反而惱羞成怒,提前過了一把將軍夫人的癮,沖着士兵大吼大叫。

「將軍!」

在艾雪與士兵叫嚷時,看門的士兵卻兩眼目視前方,直接抬手敬禮,口中喊出將軍兩個字。

艾雪神色一怔。

看到士兵的樣子,她扭頭看向右方,不知何時,將軍府門近前,停著兩輛車,李天龍也剛好從車上走了下來。

「是你?」

「你怎麼在外面?難道是我的人不讓你進去?」

下車的李天龍,看到一瘸一拐的艾雪,站在大門口看着自己,這讓他感到意外,誤以為艾雪一直站在門外沒有進去。

「我……?」艾雪心慌,看到李天龍回來,自己心中有委屈卻不知怎麼向李天龍開口。

「報!」

「將軍,這位小姐讓我聯繫你,說是人命關天的大事。」

艾雪不開口,守門的士兵卻向李天龍彙報原因。

「哦?」

李天龍意外,他看着艾雪,心裏略有些疑問。

「哥?」

「你可答應過我,一回來就把這個女人轟走的?」

在李天龍猶豫時,李珊珊突然跑了過來,她用手挽著自己大哥李天龍的胳膊,看着艾雪毫不客氣的說道。

「我什麼時候說過?」

李天龍兩眼瞪大,看着自己妹妹李珊珊,一副不知道的樣子。

「這個道爺可以作證!」

在李天龍問向自己妹妹時,茅十八湊到近前,直接替李珊珊大證言。

「還有我!」花雲毅也跟着湊熱鬧,因為他們都對艾雪有偏見,所以不想跟這種女人同個屋檐下。

花小蕊、蒂娜兩個人可是神情複雜,看艾雪弄得現在這種模樣,真是自作自受。

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到沒有擠兌任何人的意思,看艾雪那副有求於人的樣子,他就知道一定與孟天宇有關。

站在門口的艾雪,看李珊珊幾人都在阻攔李天龍,她心裏僅有的一點自尊心自己作祟,居然沒有開口。

可,她在低頭,咬了一下嘴唇后,突然邁步來到雷凌面前,噗通一下就跪倒在地。

「雷凌,求求你救救我的爸媽?」

「他們都落在孟天宇的手裏,如果天亮之前我還不出現,孟天宇一定會殺了我爸媽!」

「求求你幫幫我!」

「我知道,你與孟天宇有仇,只要你肯幫我,我……我願意給你當牛做馬報答你?」

艾雪的見風使舵,可是沒的說。

看李天龍為難,她直接向雷凌求救。

那是因為,她知道雷凌與孟天宇的恩怨不是那麼簡單,這次如果幫助自己,也是順手而已。

況且,她可是甘願犧牲了自己,這對雷凌來說可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雷凌有些意外。

艾雪的救命稻草,應該是李天龍才對?

花小蕊、蒂娜兩人間艾雪盯上了雷凌,兩人邁步上前,站在左右挽住雷凌的胳膊。

兩人雖然沒有說話,但她們的舉動明顯是讓雷凌拒絕。

茅十八、花雲毅兩人聽到艾雪所說,到有點同情艾雪了。

禍不及家人。

艾雪犯的錯,你孟天宇找人家父母幹什麼?

李珊珊咬着嘴唇,一個是她大哥,一個是她的丈夫,她艾雪居然全都不放過?

「雷凌。」

「你不幫我幫。」

「在我管轄的範圍,有人如此膽大包天,我李天龍不能坐視不理。」

李天龍咬了咬牙,突然開口答應幫助艾雪。

於公於私,他身為鎮西將軍,就該為他人安危着想,所以此事他非換不可。

同樣,他也看不下去艾雪這副求人的樣子,他又不是鐵石心腸,當然不能看着一個女人這麼求助無門。

「行!夠爺們!」

茅十八看李天龍還能夠站出來,自己為李天龍豎起大拇指。

花雲毅一臉的古怪,看了雷凌一眼,又看向李天龍一眼,自己總覺得這件事好像哪裏不對勁。

跪地的艾雪,聽到李天龍站出來幫忙,她很是激動,轉過身直接向李天龍磕頭感謝。

「好了!」

「你在多磕幾個,恐怕你的爸媽已經死在孟天宇的手上了?」

看艾雪磕頭磕的沒完,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有意嚇唬艾雪一下。

其實,就算李天龍不答應,他也會藉此機會幹掉孟天宇。

不為別的,更不是為了讓艾雪給他當牛做馬。

他這麼做,完全是因為在醫院時,孟天宇向自己威脅說的那句話。

「雷凌,真的要去嗎?」

花小蕊眉頭緊皺,她覺得這件事有李天龍出面就夠了,沒必要雷凌也跟着去。

「你不懂。」

「這次的孟天宇,你們不覺很奇怪嗎?」

雷凌抬手拍了拍花小蕊的手,搖著頭面露凝重提醒道。

眾人神色古怪,雷凌的話似乎另有隱情。

「小蕊,我陪你進屋?」蒂娜到是很聽話,看了雷凌一眼,邁步上前牽着花小蕊的手,拉着花小蕊朝將軍府大門走了去。

李珊珊咬了咬嘴唇,看着跪地的艾雪許久,直接甩手跺腳氣沖衝進入將軍府。

花雲毅、茅十八兩人可是哭笑不得,看李天龍與雷凌既然都要幫忙,他們也可能袖手旁觀。

「上車!」

李天龍眉頭緊皺,向雷凌幾人抬手一揮,自己率先上了車。

雷凌、茅十八、花雲毅沒有猶豫,戴着一瘸一拐的艾雪上了車,

……

西京,艾家。

現在已經是深夜,艾家裏裏外外都有黑衣人看守,而屋內客廳燈火通明。

客廳的地上,鮮血淋淋,艾雪的父親倒在血泊中,此時只剩下了一口氣。

而艾雪的母親,雖然上了年紀,但風韻猶存,長的也不賴,就被孟天宇賞給自己那些弟兄當做消遣。

「孟天宇你個畜牲……!」

樓上卧室,一直傳出艾雪的母親叫罵聲,被六七個年輕男子蹴鞠,居然精力還這麼旺盛,到讓孟天宇感到佩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