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羽眼神之中寒氣散去,道:“要出手也出手了,告辭!”

霸羽眼神之中寒氣散去,道:“要出手也出手了,告辭!”

“我還會找你的,你精元力剛剛形成,還未徹底凝成。若你不想境界停滯不前,那就回去好好閉關。另外,你攻擊毫無章法,只懂一身蠻力隨便揮霍,乃莽夫之勇!勸你,前往經閣看看。”男子面無表情地說。

霸羽在剛剛突破之時就感覺不圓滿,現在聽到男子的話,也算是豁然開朗,之前的芥蒂也隨之消失。道:“多謝提醒!”

“不用謝,我只是缺少一個能夠和我對煉的人,你強大了,對我有好處!”男子突然眼神熾熱地說。

霸羽嘴角升起戲謔的弧度,沒有轉身直接離去。

“我叫龍靖海,你最好快點變強!”龍靖海期待地說。

諸位看書後,別忘記在下面頂踩的地方,來兩下哈,這樣就是支持雨露的方法 回到雲清三傑的地方,霸羽被告知雲清三傑、鴻儒、葛雲飛三人都被臨時抽調出去,執行任務去了。當霸羽再次追問,到何地去的時候,那人卻不知道。

看起來這是一此普通的任務出行,但是霸羽卻從中感覺出了一種不尋常。可以說,霸羽從魂石塔之中出來之後,就感覺到一種壓抑緊張的氛圍。

霸羽揮手讓那人下去,嘴裏輕聲說:“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事?”

山高林密的院落之中,古樹參天,足足數十丈,隔天蔽日,風拂過,沙沙作響。

突然之間,霸羽雙眼精芒吐露,竟猶如劍芒一般鋒銳,隨後他身體開始散發出淡淡的精光,滾滾精元力在他的精脈之中咆哮。

“呼……”

一陣狂風拂過,四周古木都被撼動。

“啪嚓……”

一聲脆響,數根樹冠瞬間被劈斷,滾落而下。

可是還沒等樹冠落地,霸羽一條手臂開始變得晶瑩起來,猶如白玉凝注,一根粗壯的精脈在其中懸掛,一股撕裂雲空強悍氣勢滾動而出。

“嘭!”

霸羽面色微微一變,一拳轟出,瞬間一道半圓光弧從他的拳頭之上散發而出,直接轟進地面。

瞬間,一股極端的波動從這光弧之中散發,由內而外的強悍力量震撼着這片區域。只見地面,猶如水波一般波瀾不停,四周巨樹瞬間化作齏粉。

空氣也凝滯,時間彷彿慢了下來,那來不及飛走的雲雀,也化爲無形。

可是,還沒等到這股力量走出方圓百米,那股力量竟然不受約束起來,開始變得渙散,力量瞬間減弱一半,直至力量完全消失!

“噗……”

霸羽一口兵血噴出,五臟六腑都受到震盪,渾身銀骨都裂出一道道印痕,這一拳霸羽受傷頗重!這一拳彙集霸羽全身精元力,氣勢博大,但是卻缺少一種什麼樣的東西。

“到底少了什麼?”霸羽慢慢擦拭嘴邊鮮血,幽幽地說。

霸羽檢查着自己的身體,看到銀骨的裂痕之中一片黑暗,周邊銀骨竟然徹底損壞,一點生機都沒有。

“原來是這樣!”

霸羽驚奇地說。

“精元力強大無比,根本不是一般載體可以承載,肯定是自己骨體不夠堅韌,不能發揮它全部的力量,根本不是龍靖海說的那樣!”

霸羽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十分驚喜。

“九黎鍛骨法,淬鍊戰骨,戰力無雙,一定能夠淬鍊出能夠承載精元力的骨體。”霸羽在心中喃喃地說。

“魔皇尊,九黎訣,九黎鍛骨,皇骨破天。奪天地之精,淬鍊戰骨,刻戰紋,凝鑄無上神骨!”

霸羽心領神會,說:“這剩下的血丹應該可以支撐我淬鍊銀骨。”

霸羽盤身而坐,一口將所有的天體血丹給吞噬,強大的力量在他的體內翻騰,下一瞬間,霸羽動用古印將這股力量給壓制。

隨後,心神守一,霸羽一點點挪用這股力量,按照九黎鍛骨法的步驟一步步淬鍊自己的戰骨。洶涌的力量在霸羽的古印操控之下,變得非常之乖巧,一點點精華被古印吐露而出,慢慢融於霸羽骨骼之中。


突然,霸羽就感覺到一股難以磨滅的痛苦從骨髓之中散發而出,骨脈震盪,一種強健有力的波動涌現。雖是痛苦煎熬,但霸羽體內卻擁有一種以往沒有過的生機!

“九黎鍛骨法,給我淬鍊!”霸羽長嘯!

“咔嚓,咔嚓……”

不斷的摩擦之聲從他的體內散發出來,這股力量就像是一把鋒寒無比的刻刀,在霸羽的銀骨之上開始慢慢雕刻。

一點點雜質被刻刀從骨骼之上剔除,甚至是銀骨內部的雜質也被一點點給剔除。如此雕刻不但極其耗費天體血丹之力,而且還會帶來無比的痛苦。

霸羽皺着眉宇,忍着無盡的痛苦,在一點點剔除體內的雜質。此刻,霸羽散發的生機越發強悍起來,四周一些被踐踏的雜草,在霸羽散發的生機之下開始瘋狂生長起來。

枯草逢春,抽芯吐綠,生機盎然!這便是,霸羽散發出來的生機之效!

萬古悠悠,人皇不過百萬載,問世人何爲長生,滿頭須臾人不知。只有肌體迸發源源不斷生機,方可問鼎巔峯!!!

“呼……”

一個時辰之後,霸羽吐出一口濁氣,臉色蒼白地說:“終於完成銅骨戰紋的雕刻了。”雖然極其痛苦,但是霸羽卻得到令人嫉妒眼紅的好處。

這個時候,他的力量從一鈞已經增長到兩鈞,一身銀骨渾然厚重,銀光璀璨,每根銀骨都是之前五倍重。一點點將要隕滅的符文在銀骨之上跳躍,猶如萬千星辰,蕩起一層層光波,光波拂過,生機盎然,就連之前所留的傷痕也完全好轉。

但是,此刻霸羽所吞噬的天體血丹,都被耗光了,可以說霸羽體內已經沒有力量淬鍊戰骨,那些符文若是沒有力量加固,定會消散。


“蒼天也阻止不了我,沒有血丹,我有煉石靈石,古印封天煉妖,無物不煉!”霸羽怒呵,彷彿是對一切的不屑。

此刻,霸羽眉頭一展,縱橫的霸氣呼之欲出,幾顆上品煉石就被他拋出!

腦海中古印異動,玄奧無比的波動立刻接連煉石,頃刻煉石之內雄渾的力量都被他給吞噬,化作一道頭髮絲般細長的水柱進入霸羽的嘴中。

一股比剛纔強大幾十倍的力量開始肆虐,霸羽的身體瞬間膨脹,強大的波動也開始在霸羽的體內散發。

“古印,給我煉、煉、煉!!!九黎鍛骨法,給我淬鍊戰骨,戰紋凝聚!!!”

又是一番雕刻,霸羽體內的力量終於被消磨乾淨,一身銀骨變得渾然天成,一點點閃耀着精芒一般的星辰在霸羽的骨骼之上時隱時現。

從整體上來看,那些星辰竟然匯聚成一枚浩瀚無比的紋路,彷彿一頭源於上古的最爲尊貴的巨獸,威嚴無比,氣勢撕裂天地。

霸羽收斂氣勢,這次他並沒有再次出手,因爲他知道這次出手必定會引來別人的關注。


“接下來就是兵陣了,神祕莫測的兵陣,我霸羽來了!”霸羽笑道。

在之前,霸羽已經將三階兵刃如何錘鍊熟練於心,但是唯獨缺少這兵陣。此刻,赤霄煉兵訣,兵陣篇!一幅幅陣圖,在霸羽腦海中升起,但是每張陣圖都散發着恐怖的威壓,若非他腦海中巨人虛像鎮壓,霸羽此刻已經變成白癡。

“終於找到一種,一階兵陣了!”霸羽喜出望外地說。

шшш● тTk дn● co

兵陣聚天地之力,幻化風雨雷電,神祕莫測,殺人無形,屠百萬神軍於無痕。器陣入兵,天生殺伐,撕裂雲際,震碎萬空。

霸羽這一番參悟就是八天,此刻霸羽才慢慢起身。說來,本該噼噼啪啪亂響的骨骼,在這時候竟然沒有一絲聲響,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平靜。

八天之中,霸羽凝練體內冶煉兵火,熟讀煉兵階兵陣,器陣。此刻,霸羽將全部精力灌注到手掌之上,一點點兵印開始出現。

一枚,兩枚,三枚……

霸羽行雲流水一般凝練出九枚,但是在第十枚之時他卻顯得艱難無比,速度極慢,足足在半個時辰之後纔將這最後一枚兵印給凝結而出。

此刻,霸羽將十枚兵印一拋,嘴裏吼道:“千里無形陣,隱!”

瞬間,天地之間開始散發一種淡淡的波動,將霸羽給迅速包裹,隨後霸羽就像是憑空消失一樣,一點氣息也沒有散發出來。

這是煉兵陣之中最簡單的陣法。不過,僅僅八天就能夠無師自通,一下躍身一級陣師,也只有天地之間少有的妖孽才能勉強做到。 霸羽驚奇地說:“真是殺人於無形,陣法竟如此之恐怖。”

以此陣法爲媒,於無形之中閃電出手,能有幾人能夠抵擋突然襲擊。

在接下來的幾天之中,霸羽依舊閉門不出,在慢慢參悟他的兵陣以及他的器陣。這赤霄煉兵訣兵陣篇,浩瀚博大,包羅無數玄奇兵陣,一下子便讓霸羽陷了進去。

此刻,極端玄奇的波動開始散發,不過此刻霸羽左手食指之中恐怖的毒液開始散發毒氣,然後融入那股波動之中。

“嗡……”

一陣輕微波動之音散發,一枚兵印立刻出現,此後霸羽手掌結印的速度越來越快,一枚枚兵印被他給凝練而出,足足十五枚。

隨後,霸羽將第十六枚兵印給凝成,但是這第十六枚兵印卻顯得非常模糊,僅僅在空中片刻就已經消失。

不過在這短短十幾天之中,能夠凝結十五枚兵印依舊讓霸羽非常高興。

霸羽一揮手就把這些兵印給消散,腳步踏起終於向門口走去,十幾天閉門不出,僅僅靠着一些露水充飢,但精力依舊旺盛,不得不說霸羽就是一個鬼胎。

出門而去,霸羽這次的目的地便是龍靖海嘴中所說的經閣。

經閣在這營寨之中,和魂石塔的地位相當。經閣之中,存放着一部部武學,以及一些修煉奠基,甚至還有兵陣器陣。

這次霸羽前往經閣,其主要目的就是爲了那些陣圖,若是自己突然被發現自己能夠佈陣或者煉兵,會讓人產生懷疑。所以爲了打消別人的疑慮,霸羽才前往經閣。

………………………………………………………………………………………………………………………………………………

經閣百丈高,形如四角玲瓏塔,遙遙望去陽光下,一層金輝慢慢起伏,四條脊猶如巨獸的脊骨,尖端如一柄鋒寒無比的纓槍。

霸羽踏進門去,那種厚重的氣息即刻迎面而至,雖然不如魂石塔如此雄渾,但是相差無幾。

不過空蕩蕩的經閣,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甚至在醇厚的空氣之中還夾雜着一股濃郁的酒香,讓人極爲奇怪。

“敢問是否有人在此?!”霸羽揚聲平靜地問。

但是隻聽到霸羽聲音迴盪,卻無一人應答。一會之後,霸羽眉頭一皺,再次揚聲道:“敢問是否有人在此處,霸羽來兌換功法,還請現身行個方便。”

和魂石塔同一等級的經閣,無一人看守,這打死霸羽他都不會相信。不過,這樣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此處看守之人他的修爲遠遠超過霸羽,只要不主動現身,霸羽絕不會發現。

“呼嚕……”

“呼嚕……”

“呼嚕……”

……

霸羽側耳一聽,輕微的呼嚕之聲便從簾幕之內傳出。

“這……”霸羽輕輕一說,隨後腳步慢慢踏起,對着簾門走去。

走進簾門,只見一個極爲邋遢的老頭躺在一個臭氣熏天的房間之內,整個房間連一張牀都沒有,僅僅一張草墊鋪在牆邊。

原本雪白的牆壁,已經變得烏起碼黑。嗡嗡亂飛的蒼蠅,在這房中肆無忌憚地演奏着樂章。但是,任憑這房中蒼蠅如此之多,但老者周身沒有一個蒼蠅落下。

面對如此環境,老頭酣然安眠,睡的是一個昏天地暗,不省人事。不過,在這種環境下霸羽沒有顯現一絲厭惡之色,反而對老者有一種敬佩之意。

“前輩,晚輩霸羽前來兌換功法,還請前輩行個方便。”霸羽楊聲說道。但是,霸羽的聲音就像是泥牛入海,一點回音也沒有。

霸羽知曉這一類奇人,脾氣古怪,若是冒冒然把他們給叫醒,定然會引來他們的反感。

突然,霸羽靈光一閃,一罈熊兒酒立刻出現在他的手中。隨即,整個房中都充滿一股濃郁無比的酒香,香甜醇厚,讓人沉醉。

老者鼻子手指微微一動,但是在下一刻就貴婦平靜,鼾聲依舊,根本不理會霸羽。

霸羽微微一笑,嘴裏說道:“真是好酒,既然沒有酒中知己同飲,就是仙釀喝的也是索然無味。”

“唉……如此情況,倒掉又有何妨?!”霸羽身體一轉,手中酒罈立刻被他狠狠拋出房中,說:“就是可惜了一罈美酒,可奈何沒有酒中君子。”

霸羽只感覺自己周身氣流一陣流動,在他回過神的時候就看到那個一直躺着睡覺的老者,已經盤坐而起,手中抱着剛纔丟去的酒罈,一副垂涎欲滴的猥瑣樣,讓人恨不得踹他兩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