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月身材嬌小玲瓏,面容嬌艷如花,堪稱蘿莉身材天使面貌,偏偏卻蘊含著無比強大的力量和堅不可摧的防禦。

青月身材嬌小玲瓏,面容嬌艷如花,堪稱蘿莉身材天使面貌,偏偏卻蘊含著無比強大的力量和堅不可摧的防禦。

她的動作毫無技巧,卻偏偏一身蠻力,直來直去,蠻不講理。

柳夕的腳步在背後的樹榦上一點,輕盈的一踏,然後翻身落在一根樹枝上,低頭俯視著身下的青月。

青月仍舊是一拳砸在樹榦上,「咔擦」一身,碗口粗的大樹從中而斷。

柳夕在樹榦斷裂前,又一個飛躍,跳到了另一顆樹上。

青月追了過來,一腳踢斷了大樹。

柳夕皺了皺眉,腳步一點,再次換了一棵樹。

青月毫不猶豫,一拳砸斷。

柳夕再換,青月再砸……

終於在青月砸斷第十棵樹后,她憤怒的抬頭朝另一棵樹上的柳夕吼道:「你屬猴子的嗎?給我滾下來!」

柳夕看著她,神情若有所思:「你不會爬樹?」

「我又不是猴子!」

「可你不是說自己是枇杷樹精嗎?」

青月快氣炸了,偏偏卻拿樹上的柳夕毫無辦法。

沒錯,她力大無窮,她的皮膚堅不可摧,她會精湛的易容術,她還會幻術……但是,她不會爬樹!

就像一隻老虎,明明力量可以輕易的殺死無數只貓,但貓會爬樹。

老虎只能抬頭眼巴巴的望著樹上的貓,無可奈何。

十二月之所謂派出青月前來抓捕柳夕,是評估了青月和柳夕的能力,覺得青月的能力能夠剋制住柳夕。

現在是非常時期,誅殺覺醒者之後,國安局異能組的人大量回歸國內,十二月的人已經不可能在華夏國內為所欲為。

他們想要抓捕柳夕,便必須先吸引異能組的注意力,將樊城周圍的異能者暫時調離,才有機會接觸到柳夕。

目前柳夕暴露的實力並不強,但她的手段奇多,而且戰鬥素養極高。

即使楚彥春出手,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拿下柳夕。而戰鬥時間一長,勢必會引來國安局異能者的人。

而青月的能力是一力降十會,正好可以壓制住柳夕層出不窮的手段。不管柳夕有什麼法術和技窮,統統一拳砸開。

十二月好不容易設下了這一個局,利用張老爺子的關係,將柳夕引來了此處。

柳夕果然沒有懷疑,計劃的前半部分很順利。

只可惜他們錯誤的估算了兩點。

其一是柳夕太機警,並沒有踏足進幻陣之中。

庶女毒後 其二則是青月的能力的確完美克制柳夕,可惜她竟然不會爬樹。

偏偏這是一片山林,到處都是樹。

於是,青月尷尬了。

柳夕一直站在樹上,她總不能把全部的樹都砸斷吧?

就算她有這個心也有這個力量,但卻沒這個時間。

異能組的人不是傻子,他們很快就會前來支援柳夕。

任務失敗了。

青月狠狠的踱了踱腳:「算你運氣好,下次希望你依然如此好運。」

柳夕揚了揚眉,這是打算撤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怎麼可能?

她笑了起來:「怎麼就想走了,我還沒玩夠呢?」 ?這場突如其來的戰鬥,先前是青月以絕對的力量壓制柳夕,她不得不以在樹上蹦躂的方式暫避其峰。

此時青月看出自己不可能短時間內拿下柳夕,便起了退走的心思。

可惜柳夕卻不幹了。

設套把她騙到這裡來,事先布置下幻陣,敵意滿滿的想要將她生擒活捉。現在想走就走,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青月的速度快,異能又極為擅長近身作戰,柳夕當然不打算和她正面對上。

看見青月退走,她也不追,依舊站在樹上,手中的青蓮寶劍倒握在手裡,重重的插進了樹榦。

強悍老公你夠狠 隨後,柳夕劍訣一引,靈氣瘋狂的湧入手中的劍身,再經由劍身湧入樹榦中。又通過樹榦的經絡延伸到樹根與土地,再蔓延到周圍方圓十丈的樹林。

「萬木成森!」

柳夕輕吐法訣,無數樹枝開始瘋狂的抽枝發芽,粗大的樹榦猶如一條條靈活的手臂,裹挾著勁風,如一條條鞭影抽向青月。

全方位無死角的攻擊,漫天的落葉如同一場蓄勢已久的傾盆大雨,只在眨眼間就淹沒了青月嬌小的身子。

青月發出一聲驚怒的吼聲,全身牛奶般嫩滑的皮膚在最短的時間內變得如同最堅硬的金剛石一般。

粗大的樹枝抽打在她身上,發出一陣陣砰砰砰的巨響。無數手臂粗的樹枝抽打在她身上,頓時斷成了兩半。

青月憤怒的叫著,披散在肩頭的長發此時顯得很是狼狽,沾滿了破碎的樹葉。

她從殘樹敗葉中抬起頭,看向柳夕的眼神第一次露出被冒犯的憤怒。

吾為王者,爾等豈敢褻瀆?

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憤怒,瞬間佔據了青月全部的心神。彷彿高高在上的王者,如今卻被下賤之人侮辱時,爆發出來的天然的憤怒。

柳夕冷哼一聲,絲毫不讓的和她對瞪。

「十二月,我從沒招惹過你們,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招惹我。既然惹上了我,就必須要付出代價,否則你們學不會教訓。」

「好啊,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事先提醒你,我可不是楚彥春那種預備隊成員。」

青月話音一落,人如旋風般跑到柳夕所在的樹下,一拳便轟倒了那棵大樹。

柳夕的雙腳在樹上一頓,身如飛燕般跳到另一個樹上。

青蓮寶劍被她收回了儲物戒,柳夕春蔥般的十指如花瓣般徐徐展開,嘴裡念念有詞。

忽然間,一顆顆被青月砸倒的大樹站了起來,彷彿被無形的繩索牽引,如巨人般緩緩的將青月重重包圍。

青月皺著眉頭,戒備的看著周圍一顆顆站起來的大樹,眸子里閃過一絲疑惑和戒備。

這就是修士的手段嗎?

果然有幾分意思。

青之傀儡。

柳夕的手指輕輕的顫動,一部分站起來的大樹也隨之而動,它們如同一隻只獨角的怪獸,靠跳動著移動自己龐大的身軀。

柳夕的手指柔嫩修長,靈活的像是一個技藝驚人的鋼琴大師,又像是一名技巧嫻熟的木偶師,正在操作著一場精彩絕倫的傀儡戲。

剛才是漫天的樹枝鞭影抽向青月,現在卻是一根根粗如海碗的樹榦砸向青月,兩者的恐怖不可同日而語。

青月力量奇大,防禦驚人,然而雙拳難敵四手,在無數樹榦飛蛾撲火般的衝撞下,也免不了好幾次被樹榦砸中,身形踉蹌摔倒。

這些樹榦不是毫無章法的亂砸,它們彷彿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指揮,或橫或豎、或沖或擋,彼此之間配合的完美無缺,不給青月任何躲避的機會。

更可惡的是,這些樹全是青月現在自己砸斷的。

「你不是力量大嗎?」

柳夕看著在幾十顆大樹下形容狼狽的少女,說道:「不知和這些大樹相比,又如何?」

「鬼鬼祟祟的小人,有本事下來和我正面打。」

青月憤怒的頭髮都飛起來了,一拳狠狠的砸斷了面前撞來的大樹,抬腳踢斷了橫腰撞來的另一顆大樹,但背後還是被一顆大樹砸中,被撞了一個趔趄。

柳夕笑而不語,和一個暴力蘿莉比力氣,她又不傻。

作為回答,她空出一隻手掐訣念咒,指向地面。

地陷術!

青月第一時間察覺到地面開始變得綿軟,踩在上面像是踩在棉花上渾然不受力。

她訝然的低頭一看,只見自己的兩隻腳已經陷入了泥土中。

她連忙抬起右腳,左腳卻陷的更深。抬起左腳,右腳又深深的陷入進去。

因為雙腳陷入泥中,青月的閃避變得越來越慢,一顆顆樹木重重的撞在她嬌小的身上,發出擂鼓一般的巨響。

對於皮膚可以變得如金剛石一般堅硬的青月來說,樹木的撞擊對她來說還算不上什麼。

讓她難以忍受的一陣陣的羞辱,尤其是她因為雙腳陷入泥土,被樹木撞到在地時,這份羞辱已經到達了極點。

青月雙眸血紅,無邊的怒火在她心底熊熊燃燒,她牛奶般雪白的皮膚也因為極度的憤怒開始充血泛紅。

「不好,青月要暴走了。」

此時,籬笆院中那座土屋裡,有人看到青月的狀態,大驚失色。

一道雪白的身影飛一般衝出,瞬間出現在青月身邊,揮手替她擋下了周圍撞來的樹木。他又一把提起青月,在地上輕盈一點,便帶著青月飛回了籬笆院內。

「楚彥春,放開我,我要殺了她,我要殺了她!」

青月掙紮起來,血紅的眸子死死的瞪著越來越遠的柳夕,臉上一片潮紅,彷彿要滴出血來一般。

楚彥春將她放下,拉住她的胳膊,皺眉道:「青月,冷靜下來。」

青月一拳轟中楚彥春,將他砸的倒飛出去,撞在搖搖欲墜的土牆上,整個屋子忽然倒塌。

楚彥春從漫天泥土灰塵中快速的沖了出來,再一次攔在青月面前,身邊漂浮著無數紙屑。

「你敢攔我?!」

青月死死的盯著楚彥春,眼中的殺氣越來越濃。

「我不敢管你,金月的命令你忘了嗎?」

楚彥春全身冷汗的出來了,只希望說出金月的名字,能夠讓即將暴走的青月恢復理智。 ?楚彥春也是萬分無奈,他和柳夕交手兩次,深知柳夕的力量並不算強,但手段卻是層出不窮,偏偏戰鬥素養又高。

單打獨鬥,柳夕不是他的對手,但他也沒有自信可以拿下柳夕。

這次行動是十二月給他的最後一次機會,甚至十二月為了配合他行動,還特意派出了五名成員。

其中四名成員幫他引開了異能組的注意,而青月則是配合他行動。

說是配合,但青月的性格霸道絕倫,又古怪驕傲。

兩人明明該是楚彥春為主,但最後卻是青月強行佔據了主動,甚至都不願意讓楚彥春配合她。

青月看不起還沒有正式加入十二月的楚彥春,也不明白金月為何一定要把楚彥春吸引進組織里。

但是青月一向我行我素慣了,怎會乖乖的聽從楚彥春的指揮,因此毫不猶豫的奪下了兩人之間的領導權。最後更是不許楚彥春插手,她要一個人活捉柳夕。

楚彥春也是心高氣傲之人,有心想讓青月出個丑,果然不干涉青月的行動,由得她自己計劃布局。

直到青月在柳夕的逼迫下即將暴走,他不得不站出來了。

因為青月一旦暴走,便會失去所有的理智,化身為人形怪獸。只要出現在她眼前所有的生命,都會被她毫無顧忌的殺死,直到她殺夠了才會清醒過來。

這裡是華夏內陸,一旦青月暴走,必然會引來華夏政府部門和異能組的聯合剿殺。到時候,誰也救不了她。

青月的身份很重要,不僅是十二月中的一員,更是十二月首領金月的親妹妹。

如果她出了事,後果不堪設想。

楚彥春已經背叛了國安局異能組,如果再得罪十二月,這個世上就真的再沒有他容身之地。

金月的名字從楚彥春嘴裡說出,彷彿帶著一股奇異的力量,頓時安撫下青月暴躁的怒火。

她喘著粗氣,狠狠的瞪著楚彥春。

楚彥春懸著的心卻漸漸落了下來,青月的眸子里,嗜血的凶光正在消退。

他吐出一口濁氣,這才轉過頭看向柳夕,然而樹林內哪裡還有柳夕的身影?

「她跑了。」

楚彥春咬了咬牙,拳頭重重的握了起來,眼角的餘光不著痕迹的看了青月一眼,眼神了滿是厭惡。

若不是為了安撫青月,他何至於讓柳夕就這麼跑了?

下次要想再找柳夕的麻煩,至少也要等到半年後了。

「沒用的廢物!要不是你阻攔我,我已經把她撕成了碎片!」

青月憤怒的大罵。

楚彥春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身邊旋轉的紙張速度陡然加快,發出尖銳的蜂鳴聲。

「怎麼,你要和我打?你夠資格嗎?」

青月不屑的看著他,眼神中戰意拳拳,似乎一言不合就要開打。

楚彥春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來,情緒已經恢復了平靜,淡淡道:「跑了就跑了吧,就讓她再逍遙快活半年。我們也快走吧,這裡應該馬上就會有警察來了。」

「瞧你那沒出息的膽小鬼樣子,什麼見鬼的警察,只要敢來,殺了就是。」

青月冷冰冰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